【酈劍鋒】:如何在災難中自保

酈劍鋒

人氣 7

【大紀元2012年08月28日訊】如果你是一個有心人,你就會發現,現在中國境內發生的大大小小的各類災難性的事故特別多,有點應接不暇的感覺。從暴雨(引發洪災、泥石流等)、強颱風等自然災害,到火災、礦難、橋樑坍塌、惡性交通事故,接連不斷,造成了重大的人員傷亡。難怪有網友評論說:「事故都快追尾了」,太快了,一起接著一起地發生。

有人可能認為這一切都純屬偶然,自然災害嘛。再者,這麼大的國家一年到頭什麼事沒有,不值得大驚小怪,因此會不以為意。話雖這麼說,但面對連綿不斷的災難,為自己的生命安全計,理性地作出一點思考還是值得的。

俗語說得好,蒼蠅不叮無縫的雞蛋。大洪水、薩斯、地震以及其它一些大的影響嚴重的災害,一再地光顧我們這片被中共弄得滿目瘡痍傷痕纍纍的土地,顯然不是一句「偶然」就能解釋得通的。《紅樓夢》裡女主人王熙鳳的女兒名字叫作「巧姐」,很多人可能並不知道她的名字的來歷與含義。脂硯齋在評語中曾經說過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凡事皆從巧字而來」!意思是告訴後世讀者們,世間的事情,看似偶然巧合,其實它們的發生都有其內在的和必然的邏輯依據,並非偶然之舉。即使按照中共唯物主義哲學的說法,中共也不能不承認偶然之中有必然。

受傳統文化影響,中國古代的人,很擅於從自身,從自己內在去找原因。「吾日三省吾身」、「為政以德」、「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自天子到普通百姓,都講修內以安外,不向外推責任。

面對大的災害災難,皇帝往往是開倉賑濟,下詔罪己,這幾乎是中國古代比較通行的做法。這一點比比皆是。儒學大師董仲舒在與漢武帝講「天人感應」時的一段話可謂經典:「國家將有失敗之道,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也就是說,任何災難的發生,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是對當權者、對那個社會及其裡面的人的一種警示,促其反省。《西遊記》裡「鳳仙郡冒天止雨」一回中,天庭設的「米山」、「面山」、「金鎖」也是同樣的意思,你作為一郡之王的上官郡侯不去向善,自然就是三年大旱滴雨不下。

以上這兩點,今天中國的當權者中共當然想都不會去想,更不會去做,那可是比登天還難。

大家看看中國發生的一些大災大難就會明白,黨和政府從來也不曾承認自己的原因自己的錯誤。餓死四千萬人的大躍進,政府認為是「三年自然災害」加上前蘇聯背信棄義(要賬還債,其實蘇聯沒有主動要債,更未逼債;那三年基本沒有大的水旱災害,幾乎風調雨順!);薩斯瘟疫流行,政府歸功於果子狸;汶川地震,10來萬人失去生命,政府從未承認與豆腐渣工程的關係,儘管大批校舍倒塌;主張客觀調查並報導的冉雲飛等人卻一再遭受「被失蹤」等迫害。

我們再看近一點的。去年溫州動車相撞,信號系統問題;今年7.21水漫京城,屬於天要下雨的自然災害,但奇怪在於死亡人數卻要大大掩蓋(據內部消息,大約是已公佈77名的數倍不止:北京一局長透露至少3倍以上);剛剛於24日發生的哈爾濱陽明灘大橋坍塌,更是創造了人類橋樑史上的「奇蹟」——「側翻」(130米)!因為一般的塌橋事件,或是整個大橋坍塌,或是橋面塌陷,或是橋墩塌倒,很少看到橋面像蹺蹺板或翻斗車那樣一面側翻的。政府開始說找不到塌橋的施工單位,又說質量沒有問題,「可能是超載」?讓人如墜雲霧之中。寫到這,今天又在延安附近發生大客車追尾油罐車致36人慘死的嚴重交通事故!

政府哪一次都「嚴查」,都「高度重視」,可事故不僅沒減少,反而越來越多。對此,我們寧願政府「查」不出原因,因為政府一旦「查」出來了,結果不過是給政府又找了個替罪羊來,黨和政府照樣金蟬脫殼,照樣英明偉大,照樣穩坐釣魚台,繼續麻痺人民。

人大著名學者張鳴先生曾在博客上就陽明灘大橋坍塌寫了一段話,大意是:「憑我在黑龍江多年生活所見,黑龍江天也不黑,地也不黑,就是領導黑」。張鳴先生可能接下來還有話沒說完,不好寫在明面上,我想替他續上:「中國不光領導黑,政府也黑,領導(動詞)領導(名詞,即當官者)的中共更黑!最黑!」

我們沒有要中共承認錯誤那樣的非分之想,只是提醒人們要真正地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遠離災難。中共存在的本身,對億萬中國人就是災難。所以,要避免災難,唯有遠離中共,結束中共在中國的統治。

相關新聞
【酈劍鋒】:公安局是誰家開的?
【酈劍鋒】:周克華殺人與共產黨殺人
【酈劍鋒】:人民為何不信任政府?
【酈劍鋒】:法律何時能夠尊重普通百姓的生命?
最熱視頻
2021預測:全球瘟疫更具毀滅性 善惡大決戰
史前文明:地球上真的生活著三種人?
【新聞看點】武漢封城周年 上海再現隨地倒
【唐青看時事】台海挑釁 習拜川博弈內幕
【微歷史】共產黨利用民主在三個大國奪權(上集)
【珍言真語】何良懋:社交媒體與現代科技壟斷危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