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權活動家:活摘器官是五千年一遇的邪惡

侯文卓女士認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五千年一見的罪惡。圖為,侯文卓女士在今年在國會山前舉辦的六四紀念活動中。(攝影:任喬生/大紀元)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2年09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梁耀渥太華採訪報導)本月召開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21次會議上,發生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暴行被廣泛曝光,成為會後交流場合議論和關注的國際焦點話題。根據最新消息,曾經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王立軍被判十五年徒刑。

對此,本報記者週四採訪了目前居住在渥太華的人權活動家侯文卓女士,侯女士目前在加拿大政府的女權組織工作。

侯文卓女士認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真實的,是五千年一遇的罪惡。她認為,王立軍害人害己的命運恰恰是中共自己的命運。她認為,中國人應當感謝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在用自己的血肉之軀換真相和人的良知。

侯文卓: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比高智晟律師遭受的更嚴重

曾在渥太華大學做客座教授的侯文卓女士在人權課上曾經邀請過大衛•喬高,給自己的學生講他和大衛•麥塔斯針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調查的經歷,也邀請過法輪功學員講述,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迫害。

侯女士說:「大衛•喬高作為加拿大的前國會議員,又是著名的人權律師,他的話不會是空穴來風的,他花了幾年的時間作了大量的調研。他雖然不能到中國境內去,但海外也是採訪了眾多的法輪功學員,間接地通過電話也採訪了一些中國國內的人士。」

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的報告被提交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原人權委員會的酷刑專員諾瓦克本人也去過中國。她說:「諾瓦克這樣一位有很高公信力的聯合國人權專員,他認可,而且他認為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合寫的報告是很有可信度的。中國政府拿不出任何一個事實上的證據來反駁,只能口頭上來反駁一下。他們無法說明突然上漲的那麼多被移植的器官是從哪來的,沒有任何一種可以自圓其說的解釋方法。所有的證據都指明(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種器官移植是最有可能的,這個證據太充分了。」

侯女士說,自己在國內的時候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情況不是很瞭解,只有當高智晟律師遭到的慘無人道的酷刑虐待曝光以後,才讓大家,也讓她徹底震動了。

侯女士說:「高律師受的酷刑,用加拿大一些著名律師,如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和斯蒂夫•阿什利等國際人權律師的話來說,有史以來沒有哪個人權律師或者哪個人權工作者,像高智晟付出那麼大的犧牲,沒有過。就是在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也沒有聽說過那樣的酷刑。就是在希特勒時代,也沒有聽說過那樣的酷刑。」

「但是,要是說高律師受到的酷刑和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相比,絕對不會更嚴重、更多。因為(中共)沒有膽量把高律師整死,更沒有膽量去盜取他的器官。(中共)是像畜生一樣虐待高律師,但是還是有些畏懼他在世界範圍內廣泛的知名度。我們由此就可以想像(中共)到底對法輪功學員做了一些甚麼樣的千古難容的罪惡。」

活摘器官是五千年一遇的邪惡

侯女士提到,前兩天看到滕彪律師在微博留言表示:「我們這一代人,遇到了50年一遇的大旱,100年一遇的大雪,500年一遇的地震,1000年一遇的大雨。我在想,這是為甚麼呢?原來我們遇上了5000年一遇的政府。」

侯女士說:「中國五千以來都沒有這麼樣邪惡的政府。中國歷史上也還是有許多酷刑的,但是能把人當畜生一樣的成批地殺,殺完了把器官摘了,比把人當奴隸都不如。現在西方社會連動物都不可能受到這樣的虐待的,連貓、狗都不可以受到這樣的虐待的。真的是喪盡天良,沒有一點點做人的起碼良知和底線。」

「甚麼樣的人才能做出這樣的事呢?我覺得王立軍是一個手上沾滿了鮮血的劊子手。他知道殘忍的中共的絞肉機早晚也得把他絞進去,但他不願意成為這個絞肉機鍘刀下的孤魂野鬼,但他為了保命,於是他逃到美國使館,這是專政集權統治一個莫大的自我嘲諷。」

王立軍的命運是中共命運的縮影

她說:「(中共)是一個自我殘殺的組織,毛澤東害死了劉少奇,實際上也間接害死了朱德和周恩來,毛澤東能把他身邊的戰友全部害死。薄熙來如此崇拜毛澤東,他崇拜的並不是毛澤東有任何道義或偉大思想,他就崇拜毛澤東不擇手段、心狠毒辣。(現今)中國是一個以惡為榮的社會,在共產黨的情況下,惡就是榮,狠就是美。這樣一個是非顛倒、善惡顛倒、喪盡天良的制度,它暴露出來它是不合人類社會,不合整個宇宙最起碼的存在規則的。中共也不過幾十的歷史,也就是我們中華5000年曆史長河中的一個小浪花而已。中國人再怎麼被中共愚弄,也仍然還是會醒的,現在醒過來的人越來越多。它自己最後就會葬送在自己的手中,殺人者必被殺。」

侯女士認為,王立軍自己個人的命運,其實就是中共命運的縮影。他害死別人早晚要害了自己。文強的命運其實也是中共所有人命運的一個縮影。

侯女士本人也被蒙上黑頭套,被中共非法關押了18天。當時警察沒敢打她。「現在中共對所有的維權人士變本加厲的,越來越不顧及臉面,」她認為,這就是末世的瘋狂。

法輪功學員以血肉之軀換真相 中國人應該感謝

侯文卓說:「我覺得中國人應該感謝法輪功學員。任何的專制體制,任何有悖於人類善和文明的體制,它都有巨大的欺騙性。朝鮮也有這樣的情況。欺騙性其中的一個特點是,人們認同這套洗腦的東西,很多人不敢碰,也不想了解法輪功。專制體制就像催眠術一樣把你弄暈了,確實有這樣的情況。但中國人不會一直昏睡下去。」

「我覺得信仰和修行是個人的自由。法輪功學員以自己的血肉之軀,付出生命的代價,為中國人換來了一些真相和清醒。」

侯女士曾在國會山曾碰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她的妹妹一夜之間突然不知所蹤。她說:「如果她的妹妹是被摘取了器官,這對任何一個家庭,會是甚麼樣的痛苦。」

侯女士說:「我們不是說中國人都要去信法輪功,和六四的學生一樣,他們所奉獻出來的血肉和生命,能不能換來中國有自由和人權保障的一天呢?真的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法輪功學員的血淚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我覺得王立軍在『恰當的』時候被迫把真相提出來,最起碼在關鍵的時候為中國的轉型起到了一個作用。」

(責任編輯:岳東卿)

評論
2012-09-24 10: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