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尚:大陸官網自報器官移植無需等待(一)

秋 尚

人氣 12

【大紀元2012年09月28日訊】 編者按 :正值2012年第21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日內瓦聯合國萬國宮召開,由全球最大中文獨立媒體大紀元持續6年堅持曝光的中共獨裁政權活摘法輪功信仰者器官的反人類罪,首次在大會上被揭露,世界為之震驚。雖然中共一直動用所有掌控的媒體極力掩蓋這一滔天大罪,但終究掩蓋不了事實真相。本文採用的數據資料均為中國大陸官方網站自行披露。讀者可從其自行曝光的資料中印證大紀元所言無誤。本文將以系列形式呈現,數據之後輔以評述,以供讀者思考。

資料數據

中國器官移植網(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2012年11月12日發表了《主持肝移植500餘例的手術大家記第七屆「中國醫師獎」獲得者北京佑安醫院院長李寧》的文章說:「作為一名黨員,他三十年如一日,牢記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嚴於律己,勤於奉獻,廉潔行醫,時刻發揮先鋒模範作用。

2010年11月5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院長李寧(右一)在人民大會堂高興地領取第七屆「中國醫師獎」(中國器官移植網)
2010年11月5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院長李寧(右一)在人民大會堂高興地領取第七屆「中國醫師獎」(中國器官移植網)

「2007年末,一位即將畢業的花季女大學生,突發『亞急性肝功能衰竭』,生命垂危;2008年初,一位正在北京打工懷孕8個月的產婦,突發肝功能衰竭,生命危在旦夕,還未出生的嬰兒將要看不到這個燦爛的世界;同樣是在2008年,一位剛剛學成走上工作崗位的醫學博士,由於肝癌晚期,生命將逝,同時,一個溫馨的家庭將要解體。三位患者在不同時間慕名來到了北京佑安醫院。而臨危受命的都是一個人,北京佑安醫院院長、肝膽外科/肝移植中心主任、肝膽外科專家李寧教授。生命的奇蹟在該院出現了:陽光女孩得救了;母子平安了;醫學博士家庭團聚了。經過李寧教授拯救的生命已經不知有多少了,關於『生命再造』的故事在李寧身上已經不是奇聞。(主持肝移植500餘例的手術大家)」

2007年11月2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院長李寧(右二)在該院為患者施行肝移植手術(中國器官移植網)
2007年11月2日,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院長李寧(右二)在該院為患者施行肝移植手術(中國器官移植網)

評述

文中以盛讚的口氣稱李寧為「主持肝移植500餘例的手術大家」。我們卻有三個疑問。

一、3個患者都是突發性肝病,並都有生命危險。通常突發性疾病如果不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和處理,那麼患者就很難保住生命。而對於需要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突發性病症,怎麼會在極短時間內就找到合適的器官供體呢?常識告訴我們,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通常都是在漫長的等待中,而且最終是否會等到適合自己的器官都是未知的。因為這裡有幾個因素,首先得有人願意捐出自己的器官,還得此人由於某種意外而死亡,他的器官才可以用於移植。之所以等待時間長也是因為沒人知道自願捐獻的好人甚麼時候「意外」,這個概率可想而知有多低;還得捐贈人與患者的血型、配型等等都合適,才能進行這項移植手術。這些條件決定了器官移植、特別是肝臟、心臟等關鍵臟器移植的高度侷限。

那麼,在不同的3個患者都如此緊急的時候,馬上就能「找到」合適的配型,馬上就可以進行手術,並且手術成功了,因為人體器官不是任意製造的產品,無法隨意取用,所以滿足這些苛刻條件的背後只能有一個解釋,就是:這家醫院有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供其任意挑選,因為只有足夠大的量備選,才能實現立刻找到匹配器官,才能實現即使是突發病人,也可以立刻做移植手術,特別是肝臟。《百科知識》雜誌副主編、曾任職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信息研究所的張田勘先生指出,供肝和其他供體器官在我國都極其匱乏。以肝、腎移植為例,平均120名符合標準(有意願、並有相對經濟能力)的患者排隊等待一個合格的供肝(不包括親友捐獻)。這3名被李寧「救」活的患者難道不用排隊?北京佑安醫院有「換肝急診」科?

該醫院這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的庫存人群都是甚麼人呢?解釋只有一個——善良平和的法輪功學員。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官方網站的冗長罪惡名單上,北京佑安醫院赫然其中。隨著江澤民1999年迫害法輪功的罪惡開始,中共衛生部2007年8月批準成立的器官移植醫院和中心暴增至164家,衛生部醫政司司長王羽透露,中國內地這164家醫院每年進行3000多例肝移植手術,截至當年6月底已累計完成14613例。此前,中國有600多家醫院開展器官移植,毫無管控。而重災區之一的北京佑安醫院被控的犯罪項目就是肝臟活摘(無異於殺人),而我們知道,那個主持人就是該院院長、刀手李寧。

知名演員傅彪2004年9月查出罹患肝癌,一個月就進行了第一次換肝手術,因病情惡化,僅8個月後又第二次換肝。據知情人說,兩次費用100多萬人民幣。錢多錢少不說,肝哪裡來的?有多少活人的肝臟候著他?他在北京武警醫院做的手術。《財經》2012年3月發文說,「武警醫院是北京市最大的肝臟移植中心。武警押著犯人走,難免不讓人產生聯想,誰有器官誰是爺,近水樓台先得月。」大家可以聯想。

二、文章說,經過李寧拯救的生命已經不知多少了。李院長,在你操刀取走一個健康人的寶貴肝臟之後,他(她)還活著嗎?請你回答。你「救」了多少人肯定都登記在案,因為那是你炫耀的光環,可你同時殺了多少無辜的人?你如果不讚同這個質疑,最好的辦法是能拿出所有「捐獻者」的檔案給聯合國人權調查組,以證實自己的清白。沒人相信你能拿出來,因此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因為世界上最權威的醫療機構和頂級醫學專家,已經異口同聲的說「不」!這不可能!根據移植領域的科學規律和中國少得可憐的自願捐獻器官者的人數(姑且加上數量有限的死刑犯),說李院長只是救人而沒殺人,肯定是撒謊!

三、文章讚譽「李寧是主持肝移植500餘例的手術大家」。而這500餘例手術就是500多個人被全挖或部份割去了肝臟。請問李院長,你免費或廉價得到法輪功學員的「供體」,剖肚挖肝,移植到病患體內,完成了「救人」,病人給了你多少錢?你付給了供體多少,還是根本不用給,完事後毀屍滅跡,讓人命蒸發,自己獨吞血錢?據海內外多家網站和媒體披露,大陸肝臟移植費用高達數十萬到百萬人民幣,以一隻肝臟50萬計,你不僅殺了500多人,還換來2億5000萬!高額的利潤讓你不顧醫生的操守,淪為與中共沆瀣一氣的劊子手,戴上「移植大家」的光環不令你毛骨悚然嗎?

最後,文中說,經李寧拯救的生命不知多少了。也就是說,他們使用的器官也不知多少了。一家醫院一個醫生就可以做到500餘例移植手術,如此輕鬆拿到合適的器官,那麼,中共允許試點的164家醫院(不算那些非法移植的幾百家),醫生多的數不勝數,家家、人人比著創收致富,這樣計算的話,這個數字就非常恐怖了。因為,他們拿到合適的器官非常容易,尤其軍隊、武警醫院,所以,對於善良的人們來說,這真的太恐怖。隨便殺人,隨便摘器官,還是國家行為,這還是人的社會嗎?

相關新聞
律師朱婉琪央廣節目談中共活摘器官 籲全球制止
【周曉輝】:兩年輕男女現身聯合國會議 掀中共高層博弈驚天黑幕
【劉曉】:拒絕相信納粹毒氣室與質疑活摘器官
【玉清心】:全球圍剿「活摘器官」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彭帥「活動自由」?趙克志為何丟官
【遠見快評】滴滴退市騰訊遭連擊 習一石三鳥?
【方菲訪談】程曉農:中共「新時代」針對美國
沈四海:張高麗醜聞續炒熱 兩派各懷鬼胎
【秦鵬直播】南非出現新變種 美英等發旅行禁令
【十字路口】中共整肅台商 恐自吞三毒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