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社會嚴重分裂,民族怎麼復興?

晴朗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1月25日訊】習近平上位伊始就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樹為旗幟,在中共思想庫的陳年舊貨已經黴爛腐朽的今天,要凝聚民心似乎只剩下「愛國」、「復興」這一類宏大話語多少還管點用的了。追溯後文革這三十五年,這一副藥方已不算新,八十年代的愛國宣傳還很有點說服力,因為那時候改革開放中的國家正向著世界文明主流逐步靠近和匯合,愛國主旋律相當有效地填補了因為文革十年浩劫留下的信仰危機。

六四以後,信仰何止危機,簡直是精神真空!在這個時期,中共把愛國升級加碼為民族主義,並加入仇外的虎狼猛藥,這是八十年代的愛國主義並不包含的內容,之後民族主義又升級為赤裸裸的國家主義。愛國話語從「奮起」跳躍為「騰飛」,後來更被「強國」和「盛世」的造句所取代。

習近平的「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但是舊瓶,裏面裝的也不是新酒,況且時代不同了,呈現在眼前的社會也不同了。簡言之,第五代習李面對的是一個嚴重分裂的中國,這並非是從領土疆域意義上的分裂,也不僅僅是貧富懸殊的社會分裂,更在於日益覺醒的民眾和統治階層在是非黑白價值判斷上的嚴重分裂。

最典型的就是自從毒奶風暴至今,中國食品安全在普通百姓當中造成的集體焦慮;中國每況愈下的環境污染所造成的生存危機,對這些關乎基本民生的問題,官方的認知和標準說詞,和民眾的認知嚴重對立。更因官方把這些沒有什麼政治色彩的矛盾上升為政治問題,而加劇了統治者和被統治者的對立。

舉一個例子,環境破壞造成的空氣污染,已經構成迫在眉睫的全民生存危機,北京環保局這些年一再把妖霧彌天的重度污染公佈為「輕微污染」,使得北京市民都把美國大使館公佈的PM2.5數值統計當作權威標準,而中國官方總把這個關乎大眾生存的問題加以政治化,一再指責美國「妖魔化」,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到官方媒體都痛斥美國駐華使館「唯恐天下不亂」、「違反維也納國際外交公約」、北京環保官員更聲稱美國使館公佈的空氣數值「不符合中國標準」,是「不嚴謹、不規範、不科學」。然而誰更嚴謹、更規範、更科學,老百姓心裏自有一桿秤,官方的謾駡無法轉移和化解民怨。

還有就是駱家輝成了網路曝光率最高的公眾人物,他廣受線民頌揚的種種花絮不必列舉了,但對駱家輝所代表的價值觀的判斷,統治者和被統治者認知的巨大落差,鮮明地反映出中國的社會分裂。官方喉舌媒體光明網發表的「雷人」奇文,叫做《警惕駱家輝帶來的美國「新殖民主義」》,指他一系列的表演都是展示給中國人民看,「暴露了美國以華治華,煽動中國政治動亂的卑鄙用心」:是「為美國收攬中國民心,強化中國民眾崇洋媚外的奴性,進而分化中國的意識形態,才是這位華裔大使的如意算盤。」

央視主持芮成鋼對駱家輝的提問,更能反映出雙方價值觀的南轅北轍。他的提問是:「您坐經濟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國欠中國的錢?」這一「雷人」提問,暴露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的醜陋和荒誕,中國政府購買一萬一千多億美元的國債,並不代表美國欠了中國的錢,那是中國政府把錢放到他們認為較為穩妥的籃子裏的投資,至於為什麼不把錢放到國內投資?為什麼不擴大內需?為什麼不建立社會保障體系和走共富之路?從另一角度說,中美經濟互惠互補的格局,對中國的重要性超過了美國對華的倚仗。畢竟沒有了中國這座「世界工廠」和中方持有的巨額美國國債,美國日子吃緊許多,卻還可以過下去;但中國失去了美國市場,豈止經濟大幅萎縮凋敝,更會出現大規模動亂!

目前中國社會的權貴階層和普通民眾從經濟層面到思想認知以及是非判斷的嚴重分裂,正是習李新政面臨的第一重困境,光喊「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口號,解決不了現實矛盾。習近平強調反貪,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關於「內需」的調整,許諾讓人民得到「改革的紅利」,以及對最近「只緣妖霧又重來」北京空氣極度污染允許民眾公開批評,王岐山向體制內人士推薦《舊制度和大革命》這本書,這都說明第五代中共政權並非沒有看到社會對立的危機,也想做一些事情去緩解危機。問題是類似的諾言和舉措,十年前胡溫上位時差不多都說過和嘗試過,卻難越雷池半步。這是因為這個體制非常不幸地喪失了自我省視和自我更新的能力。

《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新聞
江澤民被逼退四線 「大老虎 」或將拋出
德媒:習近平創造中國熱詞:籠子
習近平「老虎蒼蠅」一起打 老虎「浮出水面」?
未普:胡習為何擔憂亡黨亡國?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美最大退休基金華裔高管閃辭
【十字路口】武漢疫情驚人 戰狼放軟6大因素
【紀元播報】獨家:中共一網打盡式輿情維穩揭祕
【一線採訪視頻版】中共黑手伸向中產階級?北京民宅被強拆
【珍言真語】程翔:跳過北戴河 習避問責圖連任
【羅廚尋味】薑蔥水浸鯇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