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與福報

作者 : 智真

(攝影: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45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的包巽權,浙江人,為人很正直。少年時是有名的秀才,後來放棄了科舉而從事處理刑部案件的工作十多年,對每年二月會試和八月鄉試,早已不放在心上了。

道光辛亥年間,包巽權被任命為江西贛縣縣令的秘書。他到任後,看到有一例有關幾名盜賊的案子,前任縣令判犯人成死罪,他在閱讀此案卷時,產生了懷疑。於是報告縣令複審,經查果然都是良民,是被捕役所誣陷。縣令準備開釋他們,但審訊官陰謀逃避罪責,想盡辦法來阻止縣令,縣令幾乎被他迷惑。包巽權極力據理抗爭,最後竟為這些百姓雪洗了冤案,並將誣陷之人全部繩之以法。

第二年戊子年正月初,包巽權忽然夢見天榜上有自己的名字,他認為不過是一個夢就沒當回事。事隔兩月,他又夢見天榜,旁邊有人說:「天榜已定,應該快點回鄉去備考!」醒後,仍然沒有在意。

又過了一天,突然縣令來催促他回去應試,包巽權奇怪的說:「你和我相交有多年了,我放棄功名舉業之事,你應該很清楚。今天怎麼突然說出這話?」

縣令笑著說:「我並不是不知道你早已無志於功名。昨夜,我夢中好像去了一個王宮大殿進香,有一役吏領著我到了走廊,見牆上有一長榜,列有許多名字,都是按省會分列的。那位役吏說:『這是本科秋榜。』我仔細看過榜上所列人名、地名,看到浙江省有你的名字。我也想你從來不去參加考試,怎麼會中榜呢?役吏說:『是因為上年所辦的開釋良民被誣為盜的那一冤案,上天特地回報他的功名。』我一下子醒了。所以特來勸說尊駕!」

包巽權聽他所說的名次,與自己的夢正相符合,但還是有些猶豫不定。縣令平素精於卜卦,就為他打了一卦,得吉兆,就說:「這次去一定中。你此次往返的路費我給你包下了,怎麼樣?」包巽權不得已,就收拾行李回了老家。

包巽權考試時,因文筆荒疏已久了,寫不出八股文,考場中,三門考試,都用散行(非八股定式)寫成。閱卷官看了以後,認為不合規制,就放在一邊,不予推薦。後來主考官忽然認為所薦考卷中沒有散行文字是個缺陷,必須具備這種類型才合規格,閱卷官於是趕緊把包生的試卷翻找出來。主考官一看認為雖為散行,但音節有古風,竟然取中了。其名次正與他所夢相同。

其實沒有偶然發生的事情,因果關係的客觀存在,是不依人們的主觀意志而存在著的。包巽權的福報,是源於他平時做人正直和公正,為百姓平反冤獄,救了數人之命。而陷害他人的那些壞人最終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上天主持著公道,獎善罰惡,報應分明。善有善報,是勉勵人行善向善;惡有惡報,是讓人知道警惕戒備。多行善事,揚正義之舉,為自己和他人負責,是人真正明智的選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古以來,社會道德普遍低下時,往往出現瘟疫流行。而人修養道德,就會避免瘟疫降臨在自己身上;一個人重視道德修養,不僅僅對於自己有好處,對於家人也有幫助。以下是2則故事。
  • 蘇軾學識淵博,熟諳儒家、佛家經典,其詩、詞、散文、書法、繪畫等藝術獨樹一幟,自成流派,皆具有極深的造詣,後人稱其「詩、書、畫」三絕。他強調為文需「明道」、「致用」 、「有補於世」,並說「吾所為文必與道俱」。蘇詞風格多樣,拓展了詞境,創立了豪放恢宏的詞風。
  • 陸遊是南宋時傑出的詩人、詞人,他自幼學習儒、道經書,後來又研習佛典,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詩詞中,始終貫穿著憂國憂民和「氣吞殘虜」的精神,從而形成了他詩歌創作的顯著特色。
  • 漢代的上黨人鮑宣,字子都,在年輕時,擔任過上計掾的官職。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見一個書生,獨個兒趕路。他見到鮑子都以後,就和鮑子都結伴同行。在路上,書生突然得了心痛病,子都下車為他按摩,但他還是很快就死去了。
  • 人類文明之發展,縱向而成人類歷史,橫向演出文明眾部。蓋如上章所述,人類歷史始於神跡,發展運化皆由天意。而此一章則是對人類文明做一橫向之論述,所謂文明眾部者,諸如文學、哲學、科學、藝術、雜技、百工等,雖汗漫無邊,看似互不關涉,實則有一主脈可尋,或曰人類文明既為神傳文明,則不唯文明縱向之歷史出於神傳,而文明橫向之眾部也必然在諸天之下有以神會而彼此相通。
  • 伊尹擅長用草藥為人治病,藥到病除,人稱活神仙。
  • 先聖有云: 「巧言令色,鮮矣仁!」《詩.小雅.巧言》:「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晉人郭璞說:「佞人似智,巧言如簧。」《顏氏家訓.名實》中講:「誠於此者形於彼,人之虛實真偽,在乎心而不在乎跡,但察之未熟耳。一為察之所見,巧偽不如誠拙,承之以羞,大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