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欲擠進理想大學 中國「小留學生」登陸紐約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3年05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海寧編譯報導)爲了體驗全面浸入式的美國文化,並增加進入美國理想大學的機會,有越來越多來自中國富豪家庭的「小留學生」登陸紐約。

《紐約時報》報導,樂盟曼哈頓預備高中(Léman Manhattan Preparatory School)二年級的學生張偉玲(音譯)表示,她渴望以「美國方式」,比中國同齡人更自信和更有活力的進行溝通。

新生史益佳(音譯)希望她獲布朗大學錄取的機會能夠增加。三年級學生孟媛(音譯)想要獲得西方式的獨立以及更好的購物體驗。當她在參加田徑訓練、做作業之餘,她會到古德曼百貨(Bergdorf Goodman)尋找路易威登限量版手袋,或到到哥倫布環島著名的「本尊」(Per Se)餐廳享用價值295美元的品嚐套餐。

紐約市的私立學校一直是城裡年輕富有學生的天下,他們的家庭生活和教育既讓人鄙夷,又令人嫉妒。但這些學生是上海房地產大亨、航運巨頭、豪華酒店老闆及中國東部沿海地區醫生的子女。這些來自中國富裕家庭、在紐約上學的孩子群體雖小,但卻不斷增長。

根據國土安全部的數據,2012年共有638名持有簽證的中國學生在紐約市讀高中,而五年前祇有114名。

中國學生湧入並非一帆風順。很多學校,特別是那些招生人數欠佳的學校,已開始積極延攬國際學生和那些能夠支付全額學費的家長,即使這意味著接收英語水平有限的學生。中國國內每年有數以千計的學生申請進入美國大學。一些學生及其父母已將在這裡讀高中視作累積優勢的途徑。他們也想從比國內更為全面的教育模式中獲益,包括美國大學申請所必須包括的課外活動項目。

15歲的益佳在樂盟打籃球。她說,「在國內,我沒有課外活動,因為我們有太多作業。」

有很多中國學生就讀於樂盟。這所新成立不久的營利性學校力圖吸引更多的申請者。

2012年9月,樂盟迎來了27名中國學生,佔其高中人數的五分之一。此外還有10名來自其他國家的學生。

學生們居住在華爾街一棟住宅大樓的獨立單房公寓裡。樓下是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mpany)的商店,對面是特朗普(Trump)辦公大樓。這些公寓都配有大理石浴室、豆袋沙發,以及雙層床。學生們受到宿舍管理員的監管。管理員住在同一個大樓裡,全天24小時服務,以幫助他們更好地適應新城市的生活。每年學費為6.8萬美元,非寄宿學生的學費為3.64萬美元。

中國學生與美國同學一起上課,一起解二次方程式,分析《了不起的蓋茨比》(The Great Gatsby)等美國名著中的片段。課餘時,他們會去探索紐約。他們和宿舍管理員一起觀看百老匯和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的演出,在Soho區購買名牌運動鞋,在華爾街的美容中心美甲。每週日學校還會有一名廚師為他們烹製華夫餅和芝士煎蛋捲。

樂盟曼哈頓預備學校原名為克萊爾蒙特預備學校(Claremont Preparatory Academy),兩年前被梅里塔斯(Meritas)國際寄宿學校連鎖集團收購。該校並非紐約市唯一一家招收中國學生的私立高中,但卻是目前唯一為中國學生提供住宿的學校。位於曼哈頓中城的比克曼高中(Beekman School)有四名中國學生,但他們住在當地居民家中。

去年,位於切爾西的營利性學校「大道世界學校」(Avenues: The World School)向北京的20名申請者發放了錄取通知書。但由於學生的簽證批准延宕,該校無法接收這些學生。世界學校稱這個問題將在2016年得到解決,屆時該校將開放一個能容納200名學生的國際學生宿舍。

樂盟曼哈頓預備學校的管理人員表示,跨文化交流增進了整個學校的多樣性。中國學生學習和發現了萬聖節、學校舞會和戲劇。美國學生則學習如何成為好客的主人。

樂盟校長亞歷山大(Drew Alexander)說:「我們是一種共生關係。」三年級學生羅森塔爾(Max Rosenthal)說,他經常在討論美國內戰戰役和禁酒時期的道德觀時和中國同學結對。他說:「你需要向別人解釋的時候,能幫助你更全面的理解問題。」

但也有學生表示,需要向別人解釋也會造成阻礙。二年級生萬尼布爾(Osiris Vanible)說:「我喜歡他們在這兒。但我說的很多東西他們都不理解。你要突破這個語言障礙才行。」

上週的一堂英語課上,這種語言障礙十分明顯。三年級的學生在討論莫里森(Toni Morrison)的小說《所羅門之歌》(Song of Solomon)。

英文名稱作「Monroe」的孟媛傾聽著討論,並插話發表意見。她給自己取名夢露,來自美國總統門羅(James Monroe)和其偶像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討論的中心是小說對非洲裔美國女性及其奮鬥的描繪。但她的中國同學至少有兩人打開了一個翻譯網站,翻譯他們不懂的詞組。還有一些學生靠在線閱讀這本小說的中文譯本來跟上討論。坐在教室後面的第二位教師則在做筆記,以供那些課後需要的學生。

這位教師名叫曼納斯(Jessica Manners)。她說,她班上的國際學生很難理解一些對美國學生來說很簡單的細微含義。她說:「我試著比平時説話慢,而且我幾乎從不點那些沒舉手的學生來回答問題。」

校長亞歷山大說,在錄取前外國學生需掌握「最低程度的英語水平」。一旦錄取,很多海外學生會接受一些不同於美國同學的測驗和家庭作業以及更簡單的閱讀材料。那些需要更多幫助的學生則需要上一門特殊的英語課程。

美嘉國際顧問集團(Usaedu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Group)是幫助中國學生入讀美國學校的幾所國際中介機構之一。其代表徐妮可(Nicole Xu)說,這種對美國的完全浸入是中國家長想把孩子送到美國的主要原因。

6歲的偉玲來自蒙古高原,是企業家之女。她說,她的父母想找到一個讓她學習更有效地談判並學會更多解決實際問題技能的地方。她說,她的父母認為這兩种特質更可能在美國找到而不是中國,而且有利於生意。她說:「在中國,我們只學紙上談兵。」

一些父母通過電子郵件表示他們很快就看到了美國教育的效果。

夢露的母親胡玉蘭(音譯)說,當夢露回到上海過寒假時,她發現孩子表現出以前沒有的自立。18歲的夢露現在加入了田徑隊,還學會了游泳。但或許最值得稱道的是,夢露改變了一個由來已久的習慣:不再需要每天早上把早餐送到她床前。胡玉蘭在郵件中說:「她真的變了。」

(責任編輯:張東光)

評論
2013-05-14 12:5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