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教育】

做個有主見的音樂聆聽者

文/沈亮寬
font print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5月17日訊】我喜歡開車時聽音樂,在懷兒子的整個孕期,車上聽音樂的習慣也從無間斷過。兒子出生後,不論孩子是否聽懂,我一定放上各式各樣的音樂讓他聆聽。隨著他漸漸長大,邊聽音樂我就會邊告訴他關於曲名、簡短的作曲家介紹及一些我自己對曲子的理解和曲子應用的手法等。當樂曲中的樂器出現比較特殊的手法,如振音、裝飾音或不同之拍號等等,我都會告訴兒子並以最淺顯的解釋讓他知道,甚至有時不管他是否能理解或聽懂,我純粹只是想讓兒子知道我的想法而已。我深信,久了,孩子不但會習慣,隨著年齡的增長,到了一定程度,也慢慢會開始發問,並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

最近我又再度迷上蕭邦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尤其以第二及第三樂章為最。那天去接六歲的兒子放學時,得知兒子當天在學校受到老師表揚,心情十分愉快,因此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就大聲的播放蕭邦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之第三樂章讓他聽,希望那種熱情奔放的快樂感覺能繼續延伸。兒子從沒聽過這首曲子,我從照後鏡中發現他非常專注的聆聽,聽完整個樂章時我們也差不多到家,待我停好車時音樂也正好結束,兒子突然響起如雷的掌聲並告訴我他好喜愛這首曲子,他說:「媽媽,這曲子讓我好想跳舞!」我告訴他:「沒錯!這正是蕭邦以波蘭的馬祖卡舞曲所譜成的圓舞曲的主題。」

隔幾天,兒子從他爸爸的iPad中找尋想聆聽的古典樂曲,後來他選了蕭邦的《小狗圓舞曲》來聆聽,但沒想到他突然跟我說:「媽媽,這首《小狗圓舞曲》很像蕭邦的鋼琴協奏曲的那個馬祖卡舞曲,很可愛,讓我很想跳轉轉轉的舞。」當時兒子對舞曲的敏感度,及對曲子能瞬間抓到的感覺,令我感到非常驚訝。當然作曲家以特定風格及手法所寫出的曲子,確實也容易了解,只是兒子當時的直接反應及聯結卻是十分難能可貴的。因此我也趁機告訴他《小狗圓舞曲》也是蕭邦的作品,是他看到小狗追著自己的尾巴轉的模樣而寫出這首曲子的。

曾經,我在車上也放過百老匯歌舞劇《歌劇魅影》精選輯讓兒子聽,無奈這支我最愛的音樂作品之一,卻得不到兒子的青睞,原因是一開始以半音階出場的音樂,上下來回所造成的恐慌及不安定感讓他害怕,因此這張CD音樂仍列入兒子的拒絕往來戶。當時兒子還非常有主見的強烈表達他的決心,要我馬上換掉此CD,一秒都不想多聽,我只好快速換樂,以免他的眼淚攻勢。

在作家楊照一文〈學音樂,要先感到快樂!〉中,他提到:「我喜歡讓孩子去思考音樂,我希望她有自己的主見,千萬別小看孩子,如果你鼓勵,孩子真的可以做到。」我看到這句話,特別感同身受。學音樂是需要興趣來支持孩子繼續下去,而能夠陪孩子一起聽音樂、一起感受、甚至一起討論音樂,慢慢帶領孩子思考並做個有主見的音樂聆聽者,這是一種日積月累的教導,經由這種潛移默化的引導下,相信孩子日後在練習自己所學的樂器時,會有較深刻的理解與感受,進而促發積極的學習動力與興趣。

◆作者沈亮寬來自臺灣,Nyack college講師。專業長笛演奏,並有24年教學經驗。2007年取得皇后學院音樂教育文憑,2007取得紐約州教育證照,1998年紐約大學音樂演奏碩士。曾獲紐約器樂傑出成就獎、西方凱斯儲備大學甘迺迪音樂創意獎、臺灣長笛演奏成人組冠軍。

(責任編輯:索妮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Jason是一位六年級生,從來沒學過任何樂器,甚至對學音樂有偏見,認為音樂是女生才學的,男生不該碰音樂。
  • 在我教學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樂及非音樂主修的學生,有秉持對音樂的喜愛而努力鑽研、練習自己樂器的人,也有極少部分願意認真去了解音樂的內涵而涉獵各種相關書籍者;然而也有許多學生沒興趣去看與音樂、藝術相關的書籍,或無心多聽自己主修樂器以外的音樂。倘若音樂不是他們的主修,或可不需強求;但對於想要以音樂為專業的人或學樂器的人,我認為除了應該努力不懈勤練樂器,也該充實自己音樂的涵養與見解。
  • 最近幫一位老師代課,發現這位老師上課使用的課本太多了。學生中有一對姊妹,七年級的姊姊上課時間是45分鐘,二年級的妹妹上課時間30分鐘,在短短的上課時間內,姊姊就使用了六本課本做教材,而妹妹也有五本課本之多。當我看到這些課本,不禁感到驚訝,一般45分鐘課程我使用3本課本左右,30分鐘則約2本(因人而異)。一開始覺得是否自己用的課本太少了?經過代課過程才發現,原來這位老師從不教導學生樂理或講述其他與音樂相關的事宜,上課中只要學生有練不好的地方,只是要求回家努力練習,幾乎不花時間了解為什麼學生練不好或講解如何佐以理論來達到貫徹音樂的教學及事半功倍的效果,無怪乎需要使用許多課本。然而東方學生的家長普遍認為課本越多,表示老師教學越認真,其實不然。
  • 教學生涯中,常有學生或家長抱怨某些練太久的曲子可否換成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無味?有時也會遇到學生、甚至家長來請求不要練習基礎的東西,如音階、琶音等等行不行?又或者少練一點可不可以?而我總是反問他們,是不是可以不吃飯或、天天喝幾口水來過日子呢?
  • 許多學生在練習樂器的過程中,時常會忘記或忽略慢練的好處,總認為快,才能顯現自己的了不起、才感覺過癮,殊不知欲速則不達,一味求快,很容易浮現技巧性及音樂性的問題,致使練習進程遲滯不前;相反的,以慢工出細活的方式練習,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 (大紀元記者呂如松美國拉斯維加斯報導)3月16日下午,神韻國際藝術團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斯密思表演藝術中心雷諾劇院的演出,現場觀眾爆滿。Richard Bullock先生觀賞了神韻晚會後感歎道:「神韻歌唱演員棒極了!他們讓我印象非常深刻。音質、音調都極其優美。這些歌唱家們真讓我尤其難忘!他們表演的太漂亮了!」
  • 許多人時常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只有聲樂、銅管或任何吹奏的樂器,因有換氣的需要,才需要呼吸,殊不知鋼琴、弦樂器或甚至打擊樂器都需要呼吸來幫助肌肉和心情的放鬆,並藉由呼吸來提升演奏及詮釋的技巧。手指技巧固然重要,但這些技巧都需要一條無形的扭帶將之串起而組成有生命的樂音,那就是呼吸。
  • 教學中常會遇到學生搞不清楚休止符這個符號真正的用意在哪兒,大家都知道休止符是「休息」,但卻極少數人會將它視為「音符」。當學生對於休止符可有可無的對待,時常讓我感到不解,我便問他們一句話:「你們認為無法開口說話而需用手語的人是不是也和我們一樣都是人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休止符也是和其他音符一樣的。」
  • 許多學生在音樂演奏開始前,往往耐不住性子就急忙的開始;或演奏完一曲時,就急忙的將手中的樂器放下,好像多停留一秒鐘都覺得多餘。然而,從這一小小動作可以看到學生對待樂曲的態度,並且透露其音樂老師的教學品質。
  • 許多學生在音樂演奏開始前,往往耐不住性子就急忙的開始;或演奏完一曲時,就急忙的將手中的樂器放下,好像多停留一秒鐘都覺得多餘。然而,從這一小小動作可以看到學生對待樂曲的態度,並且透露其音樂老師的教學品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