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姜維平:劉志軍哭了,薄熙來能笑嗎?

姜維平

劉志軍哭了,哭得很愧疚。由此想到薄熙來,不久後他也會走上法庭,但他會笑嗎?(Getty Images)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3年06月30日訊】香港雜誌《前哨》月刊7月號刊登了姜維平的文章「劉志軍哭了,薄熙來能笑嗎?」全文如下:

薄狗呼天搶地表演反算了薄賊性命

六月九日,看到有關劉志軍受審的視頻和相關報導,我相信他的辯護律師提供的情況是真實的。他說,劉志軍哭了,哭得很愧疚。由此想到薄熙來,不久後他也會走上法庭,但他會笑嗎?真的像薄粉們期待和描述的那樣,會英雄氣概,東山再起嗎?這使我想起上個世紀薄熙來在大連的自我表白。他講過多次,自己退休了,能平安地回大連養老就行。

我聽到很多人困惑不解地議論,他為甚麼這樣說?要知道那時他的仕途如日中天啊。後來我瞭解他的底細漸多,終於想明白了——從金縣到大連,從市長到書記,從基層到中央,在現有的政治體制下,他幹盡了傷天害理的壞事,他自己最清楚都做了哪些違法亂紀的勾當。所以他無時不生活在恐懼膽寒而假裝正經的困境裡,能有今天這樣的下場,既是意料之中,也是他不願接受的,但這是必然的,正像劉志軍一樣,他們都是理應嚴懲的大貪官和偽君子。

官媒的報導說,檢察機關指控劉志軍涉嫌犯罪的案卷材料共分四百七十七卷,案發後,劉志軍受賄的贓款及其濫用職權造成的損失被司法機關全部追繳,這其中僅房產就有三百七十四套,人民幣超過八億元。

檢方起訴書中的扣押內容顯示,案發後,司法機關對劉志軍的受賄贓款進行了追繳。其中,於本案扣押共計人民幣近一千八百三十六萬元、一十二萬九千七百多美元、四萬港元,於其他相關案件扣押、凍結人民幣二千三百多萬元,股票二萬七千七百股、佳電股份六十萬股、以人民幣三百萬購買的理財產品;因劉志軍濫用職權造成的經濟損失,於其他相關案件扣押凍結人民幣將近八億元、二十三萬五千多美元、二百二十三萬多歐元、十五萬七千多加元、八千五百二十五萬多港元,凍結股票賬戶九個,凍結房產三十七套,凍結伯豪瑞庭酒店百分之一百股份和房產三百三十七套,扣押汽車十六輛,凍結英才會所百分之一百股權、智波公司百分之六十股權,扣押書畫、飾品等物品六百一十二件。

北美薄狗分贓不均

非常明顯的,劉志軍與薄熙來的犯罪事實相比,絕對是小巫見大巫,這是由三個原因造成的:

一是薄比劉在政壇上混的時間要長,地位高,後台硬,影響大;

二是薄谷合謀組成的貪腐聯盟,從九十年代初就涉及海外,不僅法國商人多維爾包攬大連的建築設計工程,而且海伍德幫助其轉移財產和海外理財,又有徐明、范某、王某、孫某、富某等數百位企業家與其權錢交易,大肆斂財,不論犯罪數額還是情節都與劉志軍不可同日而語;

三是劉志軍沒有較大的徇私枉法的事,而薄谷為了保位貪財,殺人越貨,枉法追訴,甚麼壞事都幹,他比劉志軍犯罪的危害性大多了;但正因如此,薄粉的猖狂反撲也非常強烈。

其原因也有三條:一是他在位二十多年,用大連的土地和重慶的項目、省長的地位和部長的大權,給了一大批權貴和官員、商人無盡的好處,特別是軍隊裡一些人,也得到他拱手相送的「大蛋糕」 ,因此,有死黨懷念和留戀他,一點也不奇怪。

二是薄家和谷家及其親友都非常富有,尤其是薄瓜瓜藏在海外的錢,已成了敵對幫派的巨額支助資金,幾乎所有的窮文人們都可能被其收買,所以,自薄垮臺之後,為其鳴冤叫屈者不絕如縷,真是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啊。有人「勇」得與自己以前的理念和文字判若兩人,最近不是有「薄粉」在北美為錢而內鬥互揭分贓不均的醜聞嗎?

三是薄熙來原本是學新聞出身的,玩輿論界絕對是行家高手,所以,為其製造的謠言五花八門,一會是公開信,一會是假照片,一會是「政變計劃」,一會是日本記者的目擊見聞,甚至還有「跳樓哥」的行為藝術、高檢女法醫的演講秀、大學老師的公開信,以至產生於遼寧丹東的「政治預言」,等等,這一切能使薄熙來笑到最後嗎?

薄熙來翻不了身

我可以明確地闡述我的觀點:薄熙來翻不了身,因為他貪腐和枉法的罪證是堆積如山的,是確鑿鐵打的,儘管官媒掩蓋了一些東西,司法也不夠透明,但這不是他不夠判刑,而是黨內外的程序沒有走完,或者是因為中南海高層沒達成共識——假如政治局已定了判決結果,就會對案情進行梳理,不是擴大而可能是縮水,為了保他的命,就會剪裁掉一些罪行,但「薄粉」的喧囂會使持剪的那些人的手發抖,決策者會想,他有這麼多死黨,這麼大能量,薄本人又不服,放過他等於做面對毒蛇的農夫,所以,情況就會裂變。所以,劉志軍也許是前車之鑒,管他真哭假哭,反正是眼淚掉下來了。薄熙來慣於表演,不知道最後如何謝幕才好。

不過,依我看,劉志軍可能是真的悔罪和內疚。官媒報導說,劉志軍的辯護人錢列陽律師講,從代理案件之初到開庭,他會見劉志軍的次數已超過十次,而劉志軍本人的認罪態度一直非常好,系完全認罪,對於兩項罪名,均要求律師為他做罪輕辯護,而不是無罪辯護。然而,在法庭辯論階段,首先提出對劉志軍「可以從輕判決」 的是檢方。

據律師講,在發表量刑意見時,檢察機關表示,劉志軍受賄事實中有絕大部份是他本人主動坦白的,當時司法機關尚未掌握這些事實。此外,檢方還表示,就本案涉及的受賄以及濫用職權的犯罪,無論是損失還是其涉及的贓款都已經追回了,損失也都挽回了,沒有造成很嚴重的後果,這也成為公訴機關認為劉志軍可以從輕處罰的依據之一。

丹東薄狗天方夜譚

如果真的由檢方主動提出劉應從輕判決,鑒於中國司法的不獨立性,似乎可以推斷,劉將被判死緩。

但假如這只「大老虎」免死,薄又不哭而強硬,薄粉還鼓噪不已,那麼,薄的小命就危險了,就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刻。他的貪腐數額大,情節極其嚴重,還參與了谷開來的謀殺案,以及更多的惡性案件,尤其他還想反敗為勝,困在丹東的薄黨、丹東市領導戴玉林還策劃一篇預言,把薄描寫成一條天空中的龍,並暗示丹東籍的范長龍會起兵救他,那麼,這只「大老虎」不死,誰死呢?所以,劉志軍一哭,薄熙來要保命也得哭,不哭,就非常麻煩。

偏偏薄又是一個善於表演的戲子,以前都是演硬漢形象的,甚麼「做官大智慧」、「愛蓮說」、「既幹活又乾淨啊」、「沒有任何財產啊」 ,等等,把「哭」 的路都堵死了,這樣一來,真下不來台,但再難也得「閃」一下法庭。

誰都知道:法庭歷來是勝利者的陣地,只不過在重慶時,薄是台上的,如今他是台下的,如此荒謬而已。

薄狗的雙重標準

就薄粉來說,假如王錚在李莊判刑時,就能像楊金柱那樣豪俠;假如王雪梅在龔剛模出庭驗傷時,就手舞足蹈地提出質疑;假如某些所謂中國問題專家在薄主持世界華文媒體協會時;就用英文解說「重慶現象」,而不是拍馬屁騙錢貪財,那麼,現在站在薄、谷的一邊,幫助他不哭而笑就會有人信服。所以我說,薄粉們的力挺並不能救主;而只是幫倒忙。觀察一個人的言辭向來需要完整的人格描述,而不是基於片段和盲從。假如誰以為薄熙來在庭上不哭而裝好漢,就能名垂千古,就徹底地錯了。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3-06-30 4:4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