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毅:克格勃高層披露 共產體制熱衷虛構反動事件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9月19日訊】提起克格勃,想必人們並不陌生。從已揭秘的前蘇聯檔案中顯示,共產黨魁下達的大清洗,大屠殺命令,克格勃做為蘇共特別的工具勢必執行。以至後來蘇聯解體後,克格勃的形象在俄語影視中,幾乎佔據了所有冷血陰險的負面角色。

克格勃第一副主席,也即第五局的重要人物菲•博布科夫,在蘇聯解體後以回憶錄的形式撰寫了《克格勃與政權》一書。在這本書中,博布科夫不僅披露了很多鮮為人知的克格勃內部細節,而且也以大量實例,敘述了共產體制下的一大特色,通過虛構反動組織,虛構反動事件,來掩蓋蘇共的暴力統治,導致了日漸加深的社會矛盾,民族衝突和蘇共存在的政治危機。

博布科夫回憶說,在克格勃裡本來有一些人是很不錯的同事朋友,但因整個體制要求的絕對「忠誠」,於是虛構內部和外部的敵人便蔚然成風,所以一些同事就被人構陷為勾結英美勢力的叛徒等等,在眾人面前進行公開大審判。做為同事,儘管明知對方是冤枉的,但也不敢為其辯解說話,甚至不惜落井下石,撇清和自己的關係。

書中列舉到,有一個名門望族,也是蘇共委員給斯大林寫信,說情報部門正在策反,正在組建反動組織。於是這個委員並煞有其事的「揭發」了,情報部門所有的策劃和陰謀,並整理了十多頁的文字報告上呈「告密」。當時蘇共體制的克格勃「預防警告」工作機制,形成的整個大環境社會風氣,使人覺的保障自身安全的最好方式就是告密,編製各種各樣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論,使極端高壓的情緒予以釋放。

有一個副部長虛構了有人顛覆蘇共的密謀之事,唯一的證據就是副部長的一封親筆信。根據副部長的告密,有20多個人被關押,而且面對「莫須有」的顛覆反動事件,這20多個人最後居然都供認不諱。共產體制下形成的特色心理,說你反動,那就別指望為自己洗脫辯護。結果,「莫須有」事件的始作俑者,也被這20多個人公認為密謀分子之一,一同遭到處決。

面對大量的民族問題,蘇共為了威懾和統治,就希望克格勃在「調查」中,虛擬反動事件,反動的組織,以便有藉口進行干涉和打擊。為了滿足黨魁的喜好,克格勃也會對其口味的,特別「製造」出反動組織。這些都是克格勃「預防警告」工作機制導致的負面效應,以滿足黨魁和蘇共體制的特點,殫盡竭慮地監督、監視社會和民眾,加劇人與人之間的隔膜猜疑、彼此戒備,整個社會處於緊張激烈的人際關係中。人們在警告、威脅、危險和恐懼下,不得不學會了保持沉默、隱蔽自己的真實的想法。

1967年克格勃主席安德羅波夫、總檢察長魯堅科等人給(蘇共)中央的一份報告,令(蘇共)政治局委員們格外震驚。在報告中,起草者們列舉了一些「前所未聞」的向蘇共挑釁的例子,比如:克雷先科夫企圖在紅場上用自製炸藥炸死自己等等。由於精神病院不夠用,因此沒過多久,勞改營管理總局又增加了5所精神病院。直到1988年,「政治精神病學」才走到盡頭。內務部把16所監獄精神病院移交給衛生部,有5所被取締。約有80萬人因此被匆忙的摘掉了精神病患者的大帽子。

由於蘇共統治壓制、禁錮和摧殘民眾的獨立見解,自主思想和創新精神,為了統治的危機尋找出路,在國內國際上企圖刻意營造政治開明、社會穩定、國泰民安、形勢一片大好的假象。蘇共黨魁迷信的共產主義,從始至終只帶來了兩種顏色,黑色的爭鬥與紅色的血腥,並一再錯失從根本體制上入手,解決社會矛盾的契機,最終蘇聯在民意的拋棄下,徹底解體。

對比前蘇聯的歷史,看看現在中共治下的局面,用不了多久也會走它「蘇聯老大哥」的路,超過上億的中國民眾和平的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風起雲湧的三退大勢,去共運動,豈是少數人對中共的幻想,所能阻擋的?

評論
2013-09-19 9: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