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喻培耘:中國式「不安全」已進入新常態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5年01月03日訊】2014年12月31日晚發生在上海陳毅廣場這件事,是一件令人悲痛的慘事。造成慘事的原因,固然有遊人眾多、人們安全意識不足的因素,但更多應歸咎於有關部門沒有對該區域的安全承載量進行測算,沒有對安全隱患進行預判,並制定安全預案有效組織實施。當然,網上也傳有其他原因。但無論如何,一切真相終有大白的時候,到時責任人必須負責,死者必須得到告慰。

由此又想到,這塊土地上每天所發生的慘事豈止這麼一樁?雖說世界各地也時不時在發生各種安全事故,但像這個國家的安全事故這麼頻繁,類型這麼多,安全隱患這麼無處不在,確實比較少見。

這塊土地上,雖然暫沒看到基地組織,沒看到ISIS,但仍然很不安全,中國人現在也特別沒有安全感。如果要順利活到七老八十,那得處處小心,時時提防,說不定哪一天就會飛來橫禍。

讓人們缺乏安全感、不安全的地方很多很多,試枚舉部分:

這些年,水災旱災越來越頻繁,地震越來越頻繁,奇怪的傳染病越來越多,令人防不勝防。

這些年,食品、飲水、空氣越來越不安全,全國找不到多少一類水質的河流或湖泊,大多數省份都經常產生陰霾(霧霾),很難再看見藍天白雲綠水青山。除了政府的特供食品和出口到外國的食品,全國沒有哪一樣食品能絕對保證安全,很少有餐館不用地溝油和食品添加劑、人造調味劑。

病人進醫院沒有安全感,有種任人宰割的感覺,不知醫院為了錢會怎樣收拾自己,或者把小病治成大病,5塊錢就能治好的病非得宰你5000塊錢。而醫生也感到不安全,隨時要提防病人家屬拿刀砍自己。

學生沒有安全感。得提防被老師、校長或校外的流氓性侵,或被老師體罰,或被同學群毆;而老師也不安全,有可能因為得罪學生,被學生或其家長暴打甚至狠劈。而幼兒園和小學生特別不安全,因為這些年已發生無數起暴徒跑進校園對著小朋友亂砍濫殺的事件了。

工廠、工地的打工仔沒有安全感。因為一直以來的安全事故特別多,尤以採礦業和製造業為最。這些年來廠礦的爆炸、燃燒事故之頻,死人之多,實在難以計數。

外出乘車很不安全。有可能大巴車突然起火把一車人燒個皮掉肉裂甚至燒成黑炭,有可能動車開著開著就出軌,有可能車輛過橋時橋體突然斷成幾截,或者過下水道甚至在高速路上就讓積水連車帶人給吞沒了。就是在車站,你也得擔心會不會有一群穿著統一服裝的人衝過來,二話不說摸出大刀向你砍來。

外出走路不安全。有可能走著走著樓上突然掉下個磚頭匕首,或者突然出現一個沒有下水道蓋的地方,或者平地忽拉一下發生地陷,人一下子就掉下去被熱水、熱氣燙死、被沼氣熏死,或者被活埋。尤其是一些花季女孩,在路上走著走著,說不定一輛車上來就將你攔腰抱起塞入車中,從此慘遭折磨甚至失去生命。至於那些盜腎盜肝什麼的事情,人們也聽得多,而且也確實發生過。

外出集會、集體吃飯或在人多場合不安全。前兩者有可能會被認為是涉嫌山顛,一直以來,不是都有人因為在一起吃飯而被繩之以「法」嗎?在人多的場合,也可能被別人刀劈斧砍,或者被踩蹋而死,或者被直接按在地上打死。

人坐在家裡也沒有安全感。因為中國沒有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房屋「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能進」的理念,所以你得隨時提防JC、城管、臨時工什麼的破門而入。而那些被政府或開發商看上的地塊上的房屋,人呆在家裡,哪怕半夜,說不定就會湧入一群人來把你拖出去丟在幾十公里外的荒野;這還算輕的,還有可能全家老少被一幫蒙面人打得頭破血流,甚至直接開推土機來把你房子剷平,將你活埋。

與官家打交道似乎也不太安全。中國人普遍不喜歡打官司,因為要通過正常司法途徑獲得公正公平的幾率很小;中國人也害怕進派出所和看守所,因為那裡面有「躲貓貓死」、「喝水死」、「打嗝死」等上百種中國獨創的死亡方法,加上中國又是在歷史上產生過「十大酷刑」、產生過周興、來俊臣和王立軍的國家,所以很多人一聽到、看到派出所、看守所、JC、G安、G寶這類字眼,不但毫無親切感,反而一股涼意、一陣恐懼感從心底油然而生——雖然中國塑造了幾十年的「官員是公僕、人民子弟兵和人民警察愛人民」之類形象,但在冰涼的現實面前,這些形象其實早已坍塌殆盡。

小商小販不安全。隨時得提防城管從天而降,被攆得雞飛狗跳,以致「一車貨,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甚至被攆下陡坡摔得頭破血流一命嗚呼,或者被城管跳起來用皮鞋踩頭。

上訪者不安全。因為現在地方政府都組織有專門的截訪隊,不惜代價的截訪。由此還派生出了專吃截訪飯的「安保公司」。這幫人對上訪者是連哄帶騙加暴力,甚至對待上訪者比對待敵對勢力還狠。

宗教信仰者不安全。各地拆教堂毀十字架的事幹得不少,至於是如何對待信教者的,我此處不細說了,知者自知,蒙者自蒙。

當記者不安全。只能做正面報導,如果一旦去報導事實,輕則丟飯碗,重則被追捕,或者被砍殺。我所知道的,近年來因報導負面新聞被殺的記者已有好多好多個了。

做律師不安全。很可能會因幫人打官司而被問罪,被警察把肋骨打斷,甚至在法庭上被法官喝令警察當場把律師抓起來。

爬格子寫文章的文人不安全,有一點正義感的人特別不安全。隨時可能因為一語不慎,就被請喝茶,或被課以山顛之罪,甚至被跨省追捕。由於監控技術的發達,以至上網、發貼、打電話、發信息通通變得不安全,隨時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甚至做官也沒有了安全感。貪官每天守著一大堆鈔票惶惶不可終日,或者苦苦尋思如何才能不站錯隊,隨時都恐懼會被雙規而身敗名裂;清官擔心會被人報復;而無論貪官、清官都必須時刻提防被人滅口,身上出現十幾個刀捅窟窿最後認定為自殺,這兩年認定為自殺的官員正以加速度在增加。全世界多數國家一般的政府部門外都沒有崗哨,這個國家就是縣政府外也警察、保安林立;默克爾、卡梅倫都是自己信步外出買菜,烏拉圭總統穆希卡天天開著一輛1000美元的破甲殼蟲上下班,而這個國家一個副縣長出門也必定前呼後擁,稍大一點的官出門都是警察開道,他們更不敢單獨上街買菜——這說明,官員們確實沒有安全感。

一些人就是死了也不安全,因為有可能政府會組織人來搶屍,迄今為止已發生過大大小小搶屍大戰無數起,一些地方政府耗費無數人力物力財力,甚至動用軍警,其實是為了與死者家屬爭奪區區一具屍體。不僅死了會不安全,而且死人的數字也與統計局的數字一樣,長期進行人為編造。每級政府都有一個敏感的數字標準,所以你看到每次死人,在某一級的範圍內,報上去的數字永遠低於那個數字標準。至於那些被處以死刑的人們,其器官究竟去向何方,我想天一定知,地也一定知。

因此,在這個國家,無論從事哪一類職業,似乎都已不太安全;無論吃飯、喝水、睡覺、休息、走路、乘車,都處處不安全,不僅活著不安全,死了還是不安全。廣泛的不安全,其實就是這個國家幾十年的一個常態。而由於如今這種不安全的層面越來越多,範圍越來越廣,不安全的事件越來越離奇古怪,所以中國式的不安全已經進入了一個新常態。 這種新常態下的不安全,無論表現為天災,還是表現為人禍,追根溯源其實都是人禍和體制之禍。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1-03 1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