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二十年服飾之緣

文/林雨荷

不知道從甚麼時候愛上衣服的,那一陣子,愛得還有點癡狂。(Fotolia)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6月22日訊】不知道從甚麼時候愛上衣服的,那一陣子,愛得還有點癡狂。

可能是從看過一本關於時裝設計師可可•香奈兒的傳記開始的吧。香奈兒的優雅,香奈兒的美麗,香奈兒的愛情故事……一切的種種,都讓我無可救藥的愛上了她。

我把香奈兒的照片打印出來,寫上她的名言「絕不再接受任何人的憐憫,使自己變成最美麗,最愉快,最有名的女性,要生活在被人的嫉妒中」,後面貼上我的照片,然後過塑,把照片貼在我書桌前。

那陣子,香奈兒就是我的偶像,每每看到她美麗優雅又有點冷漠的面容時,就給了我,一個一無所有、獨自苦苦奮鬥的女孩子,一種勇氣和力量,讓我雖然生活得很艱難,卻依然保持一顆高傲的內心。

愛屋及烏吧。我愛上了時裝設計,省吃儉用,買來一本本厚厚的精裝本時裝書籍,嘗試著自己設計衣服,無意中培養了自己的品味。夢想可以讀上時裝設計專業,但卻抵不過現實的殘酷。成為設計師的夢,漸行漸遠…….

那時候,我是憤世嫉俗的,非常不屑於普普通通的生活,追求的就是一種心跳的速度,從服飾上,我的穿著都是「奇裝異服」,絕對不在乎路人的眼光。

等到有一天,我熬成了白領麗人,擁有自己寬敞的辦公室和大班台,我其實依然並不喜歡中規中矩的著裝,套裙套裝從來都不是我的囊中物。記得有一次,看中了一套藍色長裙,外加黑色長袍,還有個大辮繩一樣的項鏈和一頂黑帽子,明知道叫價太高,差不多1500元人民幣,那在20幾年前是個不小的數字了,我還是挪不動步子,終於買下來,只穿過一次。後來移民時,我還把它帶到了加拿大,但最終還是被我忍痛捐了出去。

移民後很長一段的日子,是在接二連三生養孩子、為生計奔波中度過。我對衣的興趣就維持在人類最基本的需求上,衣服穿了一年又一年,別人送的衣服無論好壞,照單全收。偶爾可能會在大賣場的少女部買一兩件便宜的少女裝。不是為了裝嫩,而是少女裝真的便宜,買大號的,我就都能穿起來。

今年,我居然又和衣接上了緣,不知天高地厚地做起了時裝版面編輯。那已經被塵封在我記憶深處對香奈兒的愛又回來了,對衣的熱情似乎也死灰復燃。

那些熟悉的大師的名字,香奈兒,阿瑪尼,迪奧,范斯哲,三宅一生…….就像老朋友一樣,一一出現在我的眼前,筆下。

大師就是大師,經典依然是經典。然而,如今的我已經不是離經叛道的少女,蛻變成一個開始追尋傳統,宣揚傳統生活的中年女性,今天我看衣、看時尚的感覺還是不一樣了。很多時裝的變異和怪誕是我無法接受的,堅持優雅和經典才是我唯一的選擇,好在我有這個權利來選擇把甚麼樣的時尚理念帶給讀者。

二十來年光景,不過是衣之緣分、衣之旅,已經看到我的蛻變。這個世界本沒有永恆,一切都在變幻中。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5-06-22 10: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