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蓮:洛杉磯札記(6)

人氣 80

【大紀元2015年08月14日訊】【六】

有一位名人說過,歷史是一個任人梳妝打扮的小姑娘,這話說的有幾分道理。因為歷史是人寫的。而這些寫歷史的人魚龍混雜,有討好權貴的,有為當權者樹碑立傳的,當然也有堅持真理的。中共的歷史屬於前兩種的不少。比如「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毛澤東力挽狂瀾、撥亂反正,帶領紅軍走向勝利」,而其實毛澤東只在該會議上被選為「周恩來的幫助者」。什麼重大決策都無他的份。又如井岡山會師說成是毛澤東與「林副統帥」。歷史上毛澤東指揮過不少敗仗,可是隻字未提。二十多年來毛的罪惡纍纍,害死幾千萬條人命,中共黨史上只唱讚美歌,從未揭露。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著名歷史學家劉節說過,「厚今薄古」是錯誤的,因為歷史學是科學,不存在「厚此薄彼」的問題。今天已經到了21世紀的信息時代,中共一貫是為本黨,為毛澤東歌功頌德的歷史,已被國內外不少富有正義感的歷史學家所揭穿,寫出了歷史的真相,還原了歷史的真面目。

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北朝鮮黨內掀起一場殘酷的爭權奪利的鬥爭。金日成用綁架、暗殺手段,打擊了親蘇派和延安派,金家是皇朝第一代佔據了權利頂峰。到了50年代初,金日成野心吞併韓國,連夜下令十五個坦克兵團越過三八線,進攻韓國,併發出最後通牒,要韓國十天內投降,由金日成接管政權。韓國總統李承晚急報聯合國。聯合國眼見情況危急,連晚召開會議,討論北朝鮮侵略行徑。這時美國總統杜魯門等領導人正在渡假,知情後立即趕回華盛頓。聯合國通過決議由26國出兵,打擊北朝鮮的侵略。北朝鮮國立有限,軍隊裝備落後,經聯合國軍隊一反擊就潰不成軍。金日成急向中國求援。當時中共中央經過多次討論,很多人反對出兵,林彪、劉少奇都不主張參戰,但毛澤東堅持,令彭德懷率部入朝。當時部隊的後勤供應被美國空軍轟炸,運不上去。戰士們在零下40度的嚴寒中只著單衣,沒有糧食,大部分戰士死於饑寒。最先被派入朝的是北平和平解放改編的傅作義部隊,這批人幾乎死亡殆盡。前年朝鮮的正義人士在網上說,毛澤東叫上百萬中國青年犧牲在朝鮮,換來的是金家皇朝和人間地獄。現在半個世紀已經過去,朝鮮人已不記得「志願軍」這回事,上世紀中國和韓國建交後,金正日下令將朝鮮的志願軍陵墓推平,紀念碑打碎,下令不准媒體提及這件事,並將中朝國境線改成「戰線」。但中共至今仍然稱這段扶植窮凶極惡的金家皇朝的「抗美援朝」為「正義戰爭」的光榮史。

「皖南事變」中共一直都宣傳是蔣介石陰謀消滅新四軍的軍事行動。近年來不少歷史學家撰文指出事實並非如此。事變的原因是中共不甘心新四軍歸屬國民革命軍系列,不服從國防部指揮,要獨立自主並大力發展經營華中地區,故意不接受命令拖延北移時間而且重新自己選擇一條出乎國防部意料之外的北移路線,進入了湯恩伯將軍的軍事禁區,因此發生了「皖南事變」。此事變的發生裡有必然與偶然兩個因素的。事變後蔣介石並沒有對中共在更大範圍內動用武力的計劃,更沒有存在發動大規模剿共戰爭的陰謀。(見《北京日報》)

關於抗日戰爭的領導者問題,無疑是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政府領導的。國民黨軍隊在正面戰場消弱了日軍主力和正面進攻。八年抗戰中國民黨共犧牲了二百多位將軍,而共產黨犧牲的主要領導人只有左權一個。八年抗戰中消滅日寇最多的是國民黨的薛岳將軍,共殲敵二十多萬。而國民黨軍隊的遠征軍第一次慘敗犧牲很大。第二次遠征經過整編集訓之後大敗日軍,確保了國際補給線,

給整個抗戰勝利打下了堅定的基礎。抗日戰爭中國民黨軍隊的王大主力(新一軍,新六軍、第五軍、十八軍、七十四軍)英勇抗敵,流血奮戰,為勝利擊敗日寇做出了巨大貢獻,功不可沒。

抗戰的勝利還得力於宋美齡,她訪美時在國會發表了轟動世界的著名演講,使中國人民的抗戰得到美國和世界人民的支持,她請求美國派了陳納德航空大隊(飛虎隊)來華參戰,狠狠打擊日寇,奪回制空權,加速了日寇的失敗。宋美齡在抗戰中的豐功偉績是中國人民抗日史上光輝燦爛的一頁,是功德無量的。

1937年9月25日,八路軍15師林彪、聶榮臻指揮的戰鬥「平型關之戰」中共一直宣傳說此役是「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勝利。」「敵板垣兵團為我八路軍包圍予以殲滅,斃敵在五千以上」「而且還俘虜千餘。」(1957年人民出版社《抗戰中的中國軍事》)但事實完全不是這樣。

1937年9月日軍鐵蹄踏向山西首先攻打位於晉、冀、蒙三省(縣)交界處的山西省天鎮縣,12日天鎮縣陷落。日軍統帥部命板垣王師團等共五萬人攻擊山西內長城防線,企圖進攻太原。中國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指揮所部退守平型關、雁門關一帶。並命第六集團軍,第七集團軍,共七個軍防守雁門關一帶。另第十八集團軍(八路軍)朱德司令的115師、120師、129師分別馳援平型關,雁門關,五台山配合作戰。此處第35軍軍長傅作義又率領兩個師增援,日軍攻擊受重挫。此時八路115師正、副師長林彪,聶榮臻命令主力685/686兩個團在河南鎮平型關東北公路兩側山地有利形勢伏擊日軍。9月25日,日軍一支押運衣服、糧食、彈藥的輜重隊共七十輛馬車,八十一輛日產卡車先後進入伏擊圈,戰鬥隨機打響。雙方激戰七個多小時,日軍被殲。之後日軍派遣察哈爾賓團策應,國民黨軍隊34軍203旅堅決抵抗,犧牲慘重,旅長梁鑒堂陣亡,日軍佔領平型關。緊接著就是更大規模,死傷更慘重的西口戰役,娘子關戰役和太原保衛戰。最後的11月9日太原淪陷為標誌整個太原戰役或稱山西會戰結束。從史實來看,所謂「殲敵五千人」「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勝利」的「平型關戰鬥」只是整個太原戰役的一個小部分。

八路軍115師投入的兵力只有兩個團,所殲之敵是日軍在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和第七集團軍總司令傅作義指揮的部隊圍殲之下,逃竄出來的一支小小輜重部隊。平型關所殲之敵只有五百人左右。所繳獲的武器也不多。1942年12月18日,八路軍副總指揮彭德懷在太行軍分區營幹部會議上談到這些戰鬥時說:「平型關是個伏擊戰,敵人事先完全沒有想到,但我們沒有抓到一個俘虜,只繳獲不到一百支布槍。」這一戰鬥也不是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勝利,第一次勝利是江橋戰役。1931年11月上旬,東北齊齊哈爾南嫩江橋地區爆發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江橋戰鬥。中國軍隊消滅日偽軍千餘人,這是九一八以來中國軍隊第一次有組織的大規模抗擊日本侵略者的阻擊戰,是抗日戰爭的首戰。史學界一致認為這才是「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次戰利。」太原戰役是一個整體,平型關之戰只是平型關戰役的一小部分。中共過分誇大它,而把國民黨部隊十萬人參戰,萬餘人犧牲隻字不提,這是十分不公正地對待歷史的表現。

1957年夏的反右運動,充分暴露毛澤東的險惡用心。這一年毛澤東號召全國「勞動黨整風」「言者無罪,聞者足戒」。後來說是「陰謀」實際是醞釀已久的陰謀,一下子變成「引蛇出洞」定了五十多萬「右派份子」包括內定控制使用的「准右派」共百多萬人,涉及家庭人口有數千萬人受罪。這是中國有史以來的最大冤案,其中有黨外黨內不少精英人物。這些人大禍臨頭,判刑、坐牢、勞動改造、流放自殺,有病不給治療。以言定罪,不准辯護。毛澤東眼中根本沒有什麼法律觀念,正如他自己說的「無法無天」。毛澤東說:「1957年夏天,中國上空烏雲滾滾,其源出於章羅同盟。」哪有什麼「章羅同盟」?章伯韻建議成立「政治設計院」意思是希望有一個固定的機制,使共產黨與非黨人士可以定期共商國事。毛澤東談這是要和共產黨分庭抗理,輪流坐莊。中國人民大學葛佩奇教授說:「有朝一日如果共產黨濫殺無辜,虐待人民,人民也有權利殺共產黨。」(大意如此)被評為全國大右派,鬥日鬥夜,說他還要殺共產黨。後來人們才知道葛教授是國民黨的將軍又是地下中共黨員。光明日報總編輯儲安平說:「全國從中央到地方各大小單位的領導全是共產黨,這是黨天下。難道不是黨員就不能當嗎?」(大意)毛澤東說這是反對黨領導的反革命言論。於是右派加身,大難臨頭。

這些右派份子大多是知識份子,他們在這場災難中承擔著難以言狀的悲慘和痛苦。上世紀八十年代,有一批作品對這些知識份子的遭遇和精神煉獄作了形象的描寫,如龍鳳偉的《中國的一九五七》,楊顯惠的《夾邊溝記事》,雲方的《烏泥湖年譜》,鳳鳴的《經歷──我的一九五七》,和胡平的《殘簡──中國一九五八年》等等。楊顯惠的《夾邊溝記事》是2002年天津古籍出版社出版的,據說此後就不准再印了。作者滿腔怨憤,飽含血淚的敘述,用凝重質樸的語言展現了右派份子放佛在無邊黑暗的地獄中所受的苦難。作者未加任何評論,但全書數十篇文章都是無聲的控訴。他本人沒當過右派,沒有經過大饑荒年代的悲慘生活,但他在甘肅生產建設兵團上山下鄉,結識了倖存的夾邊溝農場的右派,被他們的遭遇深深的震撼。時隔多年之後,他開始著手調查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經過三年的採訪,那些塵封的歷史才逐漸展露出它殘酷和崢嶸的一面。《夾邊溝記事》封面上赫然印著「關於飢餓與死亡的真實記述」一行字。全書重點描述了右派們超負荷繁重的勞動,精神折磨,飢餓和死亡。他們共有二千餘人,大部分是青年,其中有解放軍大尉、編輯、作家、教師、演員、工程師、新聞記者,還有共青團幹部,政府機關工作人員。最後剩下不到四百人。他們到處去挖野菜。捋草籽,抓蟋蟀,逮蚯蚓,掏老鼠窩,吃伴著農藥的麥種,人和牛馬排出來的沒有消化完的東西,甚至剛死的人的肉和內臟也拿來煮吃。《夾邊溝記事》是一部觸目驚心的知識份子人格和肉體受摧殘,右派份子受盡人間苦難的最具代表、最典型的書,作家寫出了切膚的體驗,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感,直逼人心,在對歷史的叩問中表達了對強權政治的批判和否定。作者說:「我為什麼二十多年不改初衷,旨在張揚人性和人道主義情懷。人道主義的核心是人的尊嚴,當我們面對成千上萬的在飢餓和死亡線上掙扎的卑微而弱小的螻蟻的生命,作何感想?中國缺少憤怒的作家,這是中國文學的悲哀。」自己有一種迫不及待的心情,表明創作《夾邊溝記事》的目的就是為了保存反右鬥爭運動的文化記憶:知道這段歷史的人已經不多了。當年的事件製造者有意把它封存起來,當年的生還者大都逝世少數倖存者又都三緘其口。作者將調查來的故事講述出來,意在翻開這頁封塵了四十年的歷史,希望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並告慰那些長眠在荒漠戈壁灘上的靈魂:「歷史不會忘記夾邊溝的,我們關注前人的歷史,就是關注我們自己。」另一位描寫了反右的作家虹影說:「苦難意識之所以變成飢餓,是由於喪失記憶。作為一個民族,我覺得我們失去了記憶。在這個意義上,描寫了反右和三年飢餓的書,不只是寫給六十年代的,實際上我們欠了七十年代、八十年代、甚至九十年代,下一代,我們以後的年代一筆債:」應該補上這一課,恢復被迫失去的記憶。」

《夾邊溝記事》中被折磨慘死的人中還有一位是國民黨起義將領和平解放北平頭號功臣傅作義將軍的胞弟傅作棟。毛澤東對傅作義說:「你為國家為民族立了大功。我要贈給你一個像天壇一樣大的獎章。」可是卻把他的親弟弟打成右派,送去人間地獄折磨致死。(《中國現代文學研究》2014年第一期136.137頁)

而今時間已經過去了多半個世紀,關於反右的一切紀念活動都不准舉辦,而且中共還認定「反右」是正確的,錯誤只是擴大化而已。至今仍然有五人不准平反。

已經死了的,還活著的,都沒有得到任何補償。這成為中國人民藏在心靈深處的痛。

在中共看來軍統組織是十惡不赦,盡幹禍國殃民壞事的,這在史實上是很不公正的。在八年抗戰史上軍統是立了大功的。在對待歷史問題方面,中共往往置史實於不顧,竭力貶低別人提高自己。例如一直都吹噓中國共產黨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抗日的全部正面戰場都是國民黨部隊在浴血奮戰。據人民出版社的《我的河山──抗日正面戰場全紀實》所述八年抗日戰爭中,國軍正面戰場發動大會戰22次,戰役1,117次,普通戰鬥28,931次,206名將軍壯烈殉國,4,321名飛行員血灑長空,2468架戰機被擊落,海軍全軍覆沒,104艘艦艇全部打光,共計3,211,419名官兵壯烈犧牲。共產黨的部隊只在敵後打游擊戰,整個抗日戰爭的領導是國民政府,連八路軍,新四軍都是正牌的「國軍」(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國民革命軍新編第四軍)共產黨怎麼又是「中流砥柱」呢?(下接143頁)

提起軍統不能不提戴笠,他是軍統的靈魂。人們都說他是「殺人魔王」「蔣介石走狗」。但現在解密的檔案和軍統特務骨幹分子如沈醉、陳恭澎等人的回憶錄表明,這些絕不是真實完整的戴笠。作為一個中國人戴笠有著完整的強烈的民族意識,在八年抗戰中他的反日抗戰思想是「是極其清晰堅定的。他飛機失事死後,章士釗贈了一對輓聯:「生為國家,死為國家,平生是狹義風,功罪蓋棺猶未定;譽滿天下,謗滿天下,亂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後人評。」章士釗不愧為大學問家,輓聯寫的凝煉而深刻,中肯而公正。下筆縱橫捭闔,揮灑自如,對戴笠的一生作了極其恰當而又委婉的評價。

中共歷次運動對軍統成員一律判以重刑,不是槍斃,就是二十年以上或無期。但公道自在人心,歷史是公正的。軍統在八年抗戰中的豐功偉績,是流芳百世的。

淞滬抗戰前國民黨軍大員中有部分人看到中日國力差異太大,悲觀動搖,戴笠在會上堅定地說:「這次我們一定打了。」國民黨元老吳稚暉問他:「我國經濟武器都差得那麼遠,拿什麼打呢?」戴笠說:「哀兵必勝,豬飽了等人家過年宰殺,是等不來獨立平等的。」這句話給當時國民黨人震動很大,後來成了軍統對於抗日的經典創見。軍統在抗戰時期的表現,可以說是和當時的中國命運緊緊相連的。戰爭一開始軍統就迅速把工作重點轉到抗日情報和行動上,為抗戰勝利作出了特殊的貢獻。戴笠十分讚賞「破譯是勝利女神」這句軍事諜報界的名言。

四十年代初軍統的電訊部門工作人員就達四千人,電台盡五百部,其龐大的電訊網絡覆蓋了我國沿海和內陸主要城市和地區,使整個軍統機構有了很高的工作效率。1941年12月初,軍統破譯了日本外務省與夏威夷檀香山日本領事館的往來密電多份,獲得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情報。經多種途徑將此情報傳遞給美國軍方。但美方懷疑軍統破譯能力,並認為這是有意挑撥日美關係,根本不予理睬。結果美國吃了大虧。此後,美海軍司令部立即主動找軍統,協商成立「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由戴笠任主任,美國派海軍准將梅樂斯任副手。合作所在中美共同對日作戰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後來偷襲珍珠港事件的策劃者日本將領山本五十六的座機被擊落,這個罪魁禍首喪命海底,就是中美合作所在電訊偵測和破譯密碼的結果。

抗戰初期,投降成風,敵偽極其囂張。為了打擊敵偽的氣焰,軍統在極其艱難的工作環境中誅鋤叛逆,他們的行動極大地鼓舞了淪陷區人民。1933年5月7日晨,軍統行動組在北平六國飯店擊斃大漢奸,日本剛剛任命的「平津第二集團軍司令」張靖堯。

1939年軍統追殺中國現代史上「天字第一號」大漢奸汪精衛,從國內殺到國外,又從國外殺到國內,犧牲了多位勇士,嚇得汪逆及大小漢奸頭目寢食不安。

據不完全統計,光軍統的北平站,天津站在抗戰初期就先後刺殺了大漢奸張敬堯、殷汝耕、石友三、王克敏等。在上海,憑藉外國租界的掩護,僅在1937到1941的四年內,軍統的暗殺漢奸行動就有150餘次之多。整個抗戰時期軍統暗殺的大小漢奸數百人。這些行動如天羅地網,疏而不漏嚇得賣國求榮的漢奸們草木皆兵,人人自危,有力地打擊了日偽的囂張氣焰。此後軍統又將行動重點轉向對日寇的刺殺,戴笠下令各地,特別是敵占區的軍統特工,以著軍服的日本人為格殺對象,無論軍階高低,財務大小,無須申報,有機會就當面幹掉。在日戰區的北平,鄭州、武漢、廣州等地,無不活躍著軍統特工的身影,令日寇膽戰心寒。

提到敵後游擊隊,我們往往只想共產黨的鐵道游擊隊,敵後武工隊。實際上國民黨也有敵後游擊隊,而且力量很強大。在日戰區國民黨有陸軍的游擊隊,軍統的挺進軍,海軍的佈雷游擊隊等等。總人數超過一百萬人。其中軍統旗下的挺進軍,包括活動在江浙一帶近八萬餘人的忠義救國軍(由淞滬別動隊改組而來)准軍事的交通警察大隊,被軍統策反的八十多萬偽軍,還有沿海的四萬多有組織的海盜,他們在軍統指揮下長期在日戰區進行廣泛的游擊戰,有力地牽制和打擊了日軍的有生力量。

軍統在八年抗戰中所做的貢獻不容忽視,是中國人民抗戰史上光輝的一頁。到1945年戰爭結束,軍統編製中四萬五千人,有一萬八千人殉國,加上外圍,八年間軍統殉國人員超過十萬。守土抗戰是每個中國人肩負的神聖使命,軍統也不例外。隨著塵封歷史真相重現,我們必須肯定軍統的另一面──八年抗戰中,在隱蔽戰線上所做的驚心動魄的巨大貢獻。

(待續)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大陸民眾揭抗戰真相:毛澤東彌天大謊誣蔑蔣介石
【史海】抗戰時期 毛澤東與侵華日軍稱兄道弟
【史海】陳永貴曾是日軍情報員 毛澤東下令「不要再提」
美聯社:毛澤東死敵蔣介石進入大陸主流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兩岸官場大解析 王岐山告急?
【重播】蓬佩奧:聯盟印太國家抗中共威脅
【一線採訪視頻版】廣州度假村酒店現疫情被封
【一線採訪視頻版】上海人:很自豪早退出中共
【薇羽看世間】亨特中國行 神祕台灣人牽線?
【珍言真語】簡浩名:善惡有報 林鄭命運由天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