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我們能比天津死難者幸運多少?

人氣 222

【大紀元2015年08月29日訊】截至天津大爆炸發生的第16天,來自官方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遇難者一共有145人,並已確認身份。面對生命的隕落,不少人在感傷他人不幸的同時,也著重抒發著自己對「活著」的慶幸與感恩。在他們看來,沒有死於這樣的災難,實在是太幸運了。感慨之餘,甚至還會陷入一種「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得意與亢奮情緒中。

從這種自我安慰中,我們其實不難看出,這樣的人對死亡,或許擁有著相比其他人更深邃的恐懼。他們不願回想,此次大難之前,天災人禍一直是如影隨行;他們也不願展望,後福享盡之後,生命仍將不可逆轉的走向終結。若說「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那麼相較於在其它無數的災難中,默默無聞、不為人知,甚至被隱瞞不報的死難者,那些在天津此次大爆炸之後被找到、被確認身份、被家人領回、被外界關注、使旁觀者內心觸動的生命,也算是死的轟轟烈烈了。

網絡上有文章指出,引起天津大爆炸的劇毒物質,是被違規堆放在現場的700噸氰化鈉。在中國,這種易燃易爆的危險品其實並不是罕見之物,它的大量使用主要是用來提煉黃金的。顯然,這是一種需要官商共謀才能實現的暴利產業。但需要指出的是,用氰化鈉來提煉黃金將造成堪比「生化危機」的污染問題,從而直接導致周邊的民眾中毒死亡。

瞭解了氰化鈉的用途之後,我們就會發現,這種劇毒物質不僅能引爆炸死人,還能以污染的方式毒死人。更令人觸目驚心的是,中國境內從天山之巔到福建紫金山,從吉林樺甸到山東招遠,還有已經發生了污染事故的河南欒川、甘肅舟曲,以及位於黃河中、上游的內蒙古,都在大規模的使用這種「氰化納堆浸提金術」。然而,至今這類由國家來操控的項目、工程仍處在不被公開的保密、封鎖狀態中。因此,無論是已經死亡,還是那些雖然活著、但隨時都在飽受著死亡威脅的當地居民,他們的生命都只能猶如鴻毛一般,無聲的隕落、白白的消失。

可見,這樣的生命根本就不比天津大爆炸的死難者幸運。更重要的是,舉國上下、鮮有例外的身處在各類污染之中的我們,又能比他們幸運多少呢?放眼如今的中國,官商共謀的所謂「發展項目」又何止「提煉黃金」這一個?而那些飄散在空氣中、排入河流中、滲進土地中、足以致人患癌、中毒的用於工業生產、農業種植的化學物質又何止「氰化鈉」這一項?還有,被苛以重稅的官方所逼,不得不偷工減料、使用假冒偽劣的黑心商販,無不讓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等基本生活都充滿了生命安全難以保障的恐懼與擔憂。

就在前兩天,有新聞報導稱,因食用了「毒蛋糕」而被確診為「亞硝酸鹽中毒」的一家七口,在要求查明真相,懲處責任人時,居然遭到當地政府官員的勸阻,理由是「不能影響政府形象」。或許這類案例所展現的,只是在「急性中毒」事件中,並未嚴重到引發死亡的特例。然而,只要想到仍在吸入了髒空氣、喝進了不達標的污染水,以及每日不知食用了多少劇毒農藥之後所引發的「慢性中毒」中受盡折磨與煎熬的中國人,那些自以為比亡者幸運的生者就會悲催的意識到,因這種「慢性中毒」而導致的死亡,在禁止追究、問責的今日中國,是不可能泛起任何水花、激起任何波瀾的。這些數以億計的死難者或將更加「默默無聞」。

於是,源自「他人亡故,我還在」的這種慶幸與驕傲,在劇毒遍佈的中國實在是不值得推崇備至。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別人,還是自己,每個人曾經或即將遭遇的非正常死亡,都並非是歸於善始善終的自然,而是源於人為導致的戕害。準確的說,我們一直都處在「被死亡」的狀態中。若要讓每個中國人真正倍感幸運的活著,就絕不是坐在這裡,看著先走的人而發出感慨,慶幸自己是晚走的那撥;而是將導致我們陷入死亡威脅的罪魁揪出來,時時刻刻爭取自己活著的權利。說到底,人的幸運不是因為還沒死,而是由於我們有選擇活著的權利。

責任編輯:尚一

相關新聞
港人擔心天津爆炸污染供港蔬菜
鑒恆:天津爆炸「災難體」詩歌感動了誰?
民眾擔憂天津鹽場會否遭污染 占全國海鹽產量1/4
天津爆炸後 火箭基地飯堂停購當地食材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