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共閱兵的心理戰戰術分析(上)

人氣 816

【大紀元2015年09月22日訊】(新紀元週刊446期,作者謝田)中共九月閱兵結束了,海內外各界評論最多的,有的是關於中共的武器裝備,如何從仿蘇式裝備向仿美式準備的過渡,軍事指揮體系也似乎在更加接近美軍的建制,和山寨軍工廠自行堆砌的各種軍事「成果」;有的是關於中共內鬥的雙方,為什麼會同臺登場,讓一般人看不清葫蘆裡賣的究竟是什麼藥;還有的在琢磨,在經濟危機、社會危機和政治危機三重連袂爆發之際的紅朝,究竟還能挺上多久。

人們可能往往忽視了的一點,就是中共在這次閱兵前後,其心理戰戰術全面的、大範圍和跨國界的運用。並且,涉及這次閱兵的心理戰戰術的運用,既有其戰略性的長期目的,也有其戰術性的短期目標。分析中共閱兵的心理戰戰術,可以從其對中共高層官員本身、中國普通民眾、中共軍方將領、外國國家元首和國際世界等幾個層面的運用談起。

心理戰在臺灣也叫心戰,是軍事學上戰略戰術的一種。實際上,「不戰而屈人之兵」(孫子)的最高境界,就是心理戰。「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次之;心戰為上,兵戰次之」(諸葛武侯)的本意,也是心理戰。

所謂的「心理戰」(Psychological Warfare)或「心戰」,就是運用心理學的原理、手段和方式,利用人的弱點和錯覺,採用比如暗示、誘導、利誘、恐嚇、宣傳、離間、引導等方法,去影響和改變敵人的心理,使其在思維、意志、精神、價值觀、信仰、情感、動機和行為上發生預期的改變,用這些非常規戰爭的方法,達成作戰的目的。雖然心理學作為一個學科產生在西方,但中國文化的傳統中,對心理戰的運用,不遲於西方各國。中華民國政府當年在準備反攻大陸時,就曾經提出過「反共復國戰爭的本質,為三分軍事,七分政治」,就是以心理戰為主力的。

心理戰因為它無形、不利用冷兵器和熱兵器的特性,使之不受國際法中相關戰爭法律和慣例的束縛,戰鬥的時間和空間也幾乎沒有限制。因為心理學原理的運用,它是一種「鬥智」而不是「鬥勇」的方法,它可以在戰爭期間實施,也可以在戰前、戰後、和平時期實施。它是一種無形的戰爭,也有人稱之為一種「冷戰」。

心理戰可以從戰略的層面上展開,以達到長遠性和全面性的戰略目的;也可以在戰術的層面上展開,以達到短期性和局部性的戰術目的。中共閱兵中使用的心理戰戰術,雖然大多是戰術性的,也同時帶有戰略性的目的在內;同時,這些戰術對內部和外部使用的時候,同時還具有攻擊性和防禦性的雙重目的。

在西方的學術界和軍界,心理戰被稱為「Psychological Warfare,PSYWAR」,也包括MISO(軍事信息支援行動)、Psy Ops(心理戰行動)、Political Warfare(政治戰或政戰)、「Hearts and Minds」(心與靈)、及Propaganda(宣傳)。中共針對中國人民的洗腦和宣傳,以及對國際社會的欺騙和宣傳,也是地地道道的心理戰戰法。

在西方歷史上,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在征服歐洲和中東、吞併波斯帝國時,就成功的運用了心理戰的戰術。他甚至為希臘士兵們付聘禮的禮金,去迎娶當地的新娘,來藉以傳播希臘文化、壓制本地的文化。成吉思汗在13世紀的時候也使用了心理戰的戰術,蒙古人會先設法讓對手失去戰鬥的意志,然後再開始他們的進攻。成吉思汗的騎兵也會虛張聲勢,讓每一個戰士手持三個火炬或用馬尾綁著掃把,造成蒙古軍隊人多勢眾、鋪天蓋地的印象。

現代心理戰的運用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的,德國和英國軍方都通過大眾媒體,發行量極大的報紙、招貼畫和飛機投放的傳單,大量使用各種宣傳手段。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希特勒認為第一次大戰中德國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英國的高效率心理戰宣傳,所以他起用了臭名昭著的戈培爾,來進行反宣傳。2013年披露的美國陸軍手冊中,也有明確的心理戰和信息戰的目標和專職負責的人員。

心理戰目前被各國廣泛運用於國際政治、外交和文化等許多領域,也被專制政府用於國內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商業領域。2011年的時候,許多中東國家出現顏色革命、民主浪潮,這也是心理戰的結果。韓國和北朝鮮的對峙中,韓國方面用氣球越過三八線向朝鮮空投傳單、美元、食品、DVD和生活用品,也是一種心理戰的實施。中國廣大民眾可能沒有意識到的是,當中共媒體在大肆鼓譟、大肆宣傳什麼入市、救市、托市等的國家行為,而在國企和既得利益集團的大戶們套現溜走時集體失聲的時刻,中國的一億散戶小股民們,其實都被中共的心理戰給擊中、擊垮了!

閱兵心理戰術對象為高層官員

中共本次大閱兵的心理戰戰術,說起來可能難以置信,但其戰術的目標和對手,首先是針對中共高層官員、或者中共高層部分官員本身的!

關於中共高層誰會出席閱兵,誰可能缺席,進而反映高層內鬥的形式和結果的許多分析,好像在閱兵之後都落了空,因為內鬥雙方甚至幾方,都出現在天安門城樓上。但從中共高層官員的面部表情和肢體語言來看,以及他們每個人在電視轉播時露面的時間和頻率,以及誰與誰同時露面或不露面的安排來看,內鬥的好戲還遠遠沒有完結。

中共一直有窩裡你死我活的激烈爭鬥、但對外保持和諧、維護「黨的團結」、「黨的利益」和「黨的形象」的傳統,和相關的不成文的默契。在內鬥的翻牌、決戰未最終完成之前,每個人都心存僥倖,每個人都不認為自己輸了,每個人都不願意從公眾視線中消失,每個人也都在做困獸猶鬥、最後的拚搏。所以,掌控著局勢的習李一派,很可能利用了對手不願意被消聲、不願悄悄消失的心理,安排了這齣表面和諧的出場。但是,天安門城樓的一個個鏡頭,已經披露了游水的鴨子,是水面上的平穩和水面下的翻騰。對決的時刻,還有待登場。

(小標為編者所下)◇

責任編輯:劉菁

本文轉自446期【新紀元週刊】「商管智慧」欄目
想提前看到新紀元更多精彩文章嗎?請訪問新紀元周刊網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相關新聞
外媒:中共顛覆台灣的秘密統戰計劃
周永康心腹李崇禧受審 表態認罪不上訴
史達:習江決戰後 一場輿論運動將全面展開
鑒恆:天津爆炸和天安門之火照出的黑幕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碰禁區遭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