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送禮清單」與「魏則西之死」

人氣 271

【大紀元2016年05月06日訊】隨著「魏則西事件」的持續發酵,越來越多內部信息和資料被悉數曝光。其中頗為惹眼的是三張曾由「莆田系上海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分區經理陳元發」發布、如今被媒體登載的照片。一張清晰的記錄著與上海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合作的多家醫院、地址及負責人的詳細名單;另兩張則是該公司給其中兩家合作醫院的領導——上至院長、政委,下至各個科室的主任贈送的具體禮金數額的清單。

通過清單上具體到人的錢數,人們很容易聯想到如今中國的醫院,尤其是公立醫院,醫生吃回扣的現象早已讓人習以為常。而最深諳其道的,恐怕就要數那些靠售賣藥品、醫療器械類產品、診療技術等發家致富的醫藥公司了。當「以藥養醫」的制度堂而皇之的被應用在各家醫院中時,藥商們便如同條件反射一般,立即開始轉變他們的執業理念。若說早年要靠廣告,多年以後仍要看療效,那麼時至今日,醫藥公司的生死存亡則完全決定在醫院高管們的一顰一笑之間。只要領導點頭,管它是什麼藥,管它有沒有療效,醫院最終答應採購才是「王道」。

如今,上海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打著「項目合作」的幌子,要將那個早已被國外淘汰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帶進醫院。不難想像,除了要跟院方公開談好利益分成之外,周到、妥帖的打點好相關科室的負責人也是極為必要的。此前聽人說起,中國的醫藥公司對牛氣哄哄的公立醫院,就得像太監伺候老佛爺一樣,決不能有絲毫怠慢,就連負責打款的財務部都得單獨備一份厚禮。這樣「禮尚往來」,才能形成默契;如此「一回生、二回熟」,大家才能放心交往,彼此的合作才能繼續進行。

就好像上述「送禮清單」上那些送出的禮金,對醫院來說,「禮到情意到」。反過來,也只有情意到了醫院,醫藥公司的銷售業績才能水漲船高。可見,這些本該擔當「救死扶傷」之責的公立醫院,如今的關注點全在醫藥公司帶著禮金而來的情意上,而非治療病患的本份上。正如所有那些同意使用「腫瘤生物免疫療法」的部隊醫院,那些院方領導以及科室主任們所在意的,只是跟「柯萊遜」公司的合作是否捆綁著個人的實惠與好處。至於什麼療法對腫瘤患者適用,什麼療法已被淘汰、毫無療效可言,對他們來說,根本就不是該操心的事兒。

回過頭來,我們在魏則西生前的那篇《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的文章中,通過「被百度騙、被醫院騙、被媒體騙」的細節性描述,在網絡上順藤摸瓜的搜索到由「百度競價排名」到「部隊醫院外包」、再由「莆田系」到「醫療監管漏洞」這一系列人為製造死亡的因素與環節。然而最終,當那些「送禮清單」被曝光之後,我們似乎才猛然發現,從醫者在利益與人道、回扣與良心之間所做的選擇,才是最終導致結局好壞、生命能否得到保護與救助的肇始之因。

也就是說,哪怕百度不辨真假、只認客戶給出的價格高低;哪怕一時間游醫成了氣候,四處招搖撞騙;甚至中國的大官小官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那些站在身體蜷縮、痛苦呻吟的患者身旁的醫生們,又如何能狠下心來,將不起作用的治療方法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在瀕死的患者身上?這種自欺欺人的感覺真的能讓他們心安理得嗎?這種眼睜睜看著一個無辜的生命一天一天走向死亡的感覺,真的能讓他們的內心無動於衷嗎?難道他們還不懂,拿回扣其實賺的是殺人的錢?

或許在世風日下的中國社會,人們已經感覺不到「送禮」可能導致的惡果是永無下限的。而最嚴重的,是能致人死亡。當下的現實也呈現出,所有送禮以及收禮之人似乎都走上了一條成為「殺人犯」的不歸路。身在其中的人並不願承認,他們認為,收點兒禮還能跟殺人扯上關係。然而如今,21歲大學生魏則西在醫院不治而亡的事實,卻如同鐵證一般,讓外界清晰的看到,「送禮清單」上那些有名有姓的醫生,他們在接受禮金的同時,就是在對魏則西的家人宣布死訊。而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是,類似的「送禮」、「收禮」不知還會製造多少「魏則西之死」?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魏則西之死 誰是真凶?
陳思敏:從魏則西事件看中共之惡
魏則西事件曝黑幕 武警醫院遭聯合調查
最新時政段子集:人人都可能是下一個魏則西
最熱視頻
中國古典舞技術技巧之「紫金冠跳」
【思想領袖】亞歷山大:加強針會適得其反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