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送礼清单”与“魏则西之死”

人气 271

【大纪元2016年05月06日讯】随着“魏则西事件”的持续发酵,越来越多内部信息和资料被悉数曝光。其中颇为惹眼的是三张曾由“莆田系上海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区经理陈元发”发布、如今被媒体登载的照片。一张清晰的记录着与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合作的多家医院、地址及负责人的详细名单;另两张则是该公司给其中两家合作医院的领导——上至院长、政委,下至各个科室的主任赠送的具体礼金数额的清单。

通过清单上具体到人的钱数,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如今中国的医院,尤其是公立医院,医生吃回扣的现象早已让人习以为常。而最深谙其道的,恐怕就要数那些靠售卖药品、医疗器械类产品、诊疗技术等发家致富的医药公司了。当“以药养医”的制度堂而皇之的被应用在各家医院中时,药商们便如同条件反射一般,立即开始转变他们的执业理念。若说早年要靠广告,多年以后仍要看疗效,那么时至今日,医药公司的生死存亡则完全决定在医院高管们的一颦一笑之间。只要领导点头,管它是什么药,管它有没有疗效,医院最终答应采购才是“王道”。

如今,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打着“项目合作”的幌子,要将那个早已被国外淘汰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带进医院。不难想像,除了要跟院方公开谈好利益分成之外,周到、妥帖的打点好相关科室的负责人也是极为必要的。此前听人说起,中国的医药公司对牛气哄哄的公立医院,就得像太监伺候老佛爷一样,决不能有丝毫怠慢,就连负责打款的财务部都得单独备一份厚礼。这样“礼尚往来”,才能形成默契;如此“一回生、二回熟”,大家才能放心交往,彼此的合作才能继续进行。

就好像上述“送礼清单”上那些送出的礼金,对医院来说,“礼到情意到”。反过来,也只有情意到了医院,医药公司的销售业绩才能水涨船高。可见,这些本该担当“救死扶伤”之责的公立医院,如今的关注点全在医药公司带着礼金而来的情意上,而非治疗病患的本分上。正如所有那些同意使用“肿瘤生物免疫疗法”的部队医院,那些院方领导以及科室主任们所在意的,只是跟“柯莱逊”公司的合作是否捆绑着个人的实惠与好处。至于什么疗法对肿瘤患者适用,什么疗法已被淘汰、毫无疗效可言,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该操心的事儿。

回过头来,我们在魏则西生前的那篇《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文章中,通过“被百度骗、被医院骗、被媒体骗”的细节性描述,在网络上顺藤摸瓜的搜索到由“百度竞价排名”到“部队医院外包”、再由“莆田系”到“医疗监管漏洞”这一系列人为制造死亡的因素与环节。然而最终,当那些“送礼清单”被曝光之后,我们似乎才猛然发现,从医者在利益与人道、回扣与良心之间所做的选择,才是最终导致结局好坏、生命能否得到保护与救助的肇始之因。

也就是说,哪怕百度不辨真假、只认客户给出的价格高低;哪怕一时间游医成了气候,四处招摇撞骗;甚至中国的大官小官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那些站在身体蜷缩、痛苦呻吟的患者身旁的医生们,又如何能狠下心来,将不起作用的治疗方法一次又一次的使用在濒死的患者身上?这种自欺欺人的感觉真的能让他们心安理得吗?这种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生命一天一天走向死亡的感觉,真的能让他们的内心无动于衷吗?难道他们还不懂,拿回扣其实赚的是杀人的钱?

或许在世风日下的中国社会,人们已经感觉不到“送礼”可能导致的恶果是永无下限的。而最严重的,是能致人死亡。当下的现实也呈现出,所有送礼以及收礼之人似乎都走上了一条成为“杀人犯”的不归路。身在其中的人并不愿承认,他们认为,收点儿礼还能跟杀人扯上关系。然而如今,21岁大学生魏则西在医院不治而亡的事实,却如同铁证一般,让外界清晰的看到,“送礼清单”上那些有名有姓的医生,他们在接受礼金的同时,就是在对魏则西的家人宣布死讯。而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类似的“送礼”、“收礼”不知还会制造多少“魏则西之死”?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魏则西之死 谁是真凶?
陈思敏:从魏则西事件看中共之恶
魏则西事件曝黑幕 武警医院遭联合调查
最新时政段子集:人人都可能是下一个魏则西
最热视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