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鳳:撒旦的彌天大謊

人氣 731

【大紀元2016年06月28日訊】每讀民國時人的文字,常常對民國才人輩出大為感慨,特別是浸透於文字中的悠遠古韻經歲月之砥礪仍然神彩奕奕實在令人感動。然而往往就在最感動時,卻突然橫出一筆大煞風景,也使人猛然意識到,這畢竟只是保留了一定古韻的現代人文字,而真正的古文古風古韻,已經在民國文字那一潮來襲時,為其湮滅。所以,在民國,找不到如蘇軾那樣喜歡談佛說鬼的文人,也找不到如紀曉蘭那樣,寫了一堆傳自野老的玄怪故事,而能堂堂正正的先正其名曰:要在「歸於醇正」,使人「知所勸懲」。

中華五千年文化說到底是一種神性具足的文明,無論哪一個領域深入核心時發現無非都是立道德之教化,祈幽贊於神明。而到了民國之世,大家無論談文化,談歷史,談哲學,談藝術,總不忘了要在接近這種文化深層的實質性討論時,卻突然冒出一句有類「本故事純屬虛構」式的注腳。——在那個時代,似乎做學問的要先亮出一種否定神性的所謂科學、進步之立場,才足以驗明正身,躋身於權威之列。於是,假科學之名義而大行其道的無神論,在那個時代是一種新趨勢,新潮流,新時尚。

而這種新趨勢,新潮流,新時尚發展至當下,經過中共黨文化的幾十年的催化,已然發酵為社會普遍的共知與常識。對於那些用無神論無法解釋的現象,理念,領域,人們會自覺自動的在心中為其製造各種答案,諸如巧合,自然,幻覺,杜撰等等。而當我們這樣去自覺接受無神論的主導時,似乎忽略了一個細節,這樣懷山襄陵般的思潮,它最初的發源在哪裡?換言之,它是否有足夠扎實而確鑿的理論源頭,值得我們將其奉若真理。

自然,說到無神論的理論源頭,最理直氣壯的依據當然還是所謂的「科學」。並且在現今的語境下,科學與迷信成了兩個對立詞,似乎科學家首先都要有種無論天地鬼神,都不知所畏的精神,否則就是偽科學。然而,如果按這樣的劃分,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兩位科學家牛頓、愛因斯坦,恐怕都要因他們的對神的信仰而要被打入偽科學之列了。更何況,又何止牛頓,愛因斯坦,數學作為西方證實主義科學的基礎學科,說到底,從它的源頭上就與神學密不可分,中國人對數的最早研究來源於道家,古希臘人對數的初期認識亦上升至宗教的高度,而提出萬物皆是數的畢達格達斯正是這種思想之代表。

無神論者的另一大理論依據則是馬克思主義。然而一些堅持無神論的所謂的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大概想不到,馬克思所說的無神論,只是選擇了與神為敵,而並非真的否定神的存在。而馬克思做為撒旦教徒的真實身份,早已被學者專家通過大量取證,蓋棺定論。或者,由於中共的資訊封鎖,中國的民眾對此甚至聞所未聞,或者即使有所耳聞也難以置信,然而《共產主義宣言》的開場白「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這句詭秘的咒語就白紙黑字的寫在大陸的政治課本中,卻不能不引人深思。一種自稱幽靈的思想,聽起來更像是魔鬼的詛咒。而馬克思在他的《Oulanem》一詩中,則完全以撒旦的口吻說道「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當我們追溯到底,赫然發現,無論是從所謂的實證主義科學,或是從馬克思主義中,都無法找到能夠證明無神的根據時,我們也許就更不必驚訝於鼓吹無神最不遺餘力的中共,在其體制內竟有眾多的人相信拜菩薩相發財,抄地藏經免災了。並且,一個連其發明者,鼓吹者都不相信的謬論卻可以使一些人不加思索而甘願受其主導,這本身不亦是一件與那謬論本身同樣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嗎。或者,仍有堅定的無神論者在找不到任何理論來佐證自己的信念時,會拋出最後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無神論如果真是無根之談,又怎麼會有如此多的人去追隨?」然而這也恰恰是我們應當彼此提醒的:如此無根之談竟然可以大行其道,若非有馬克思所代言的撒旦為之助力,還能有別的解讀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喜歡神韻表現對無神論的否絕」
無神論的阮瞻竟被鬼嚇死
犁不染:中共「無神論」的悲哀
小馬:拋卻無神論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華裔女導演一夜失寵 被控「辱華」
【新聞看點】李克強的64「穩」易富賢語出驚人
【西遊義趣】之三:唐僧寶象國逢難
【財商天下】抵制美國制裁 中共哪來的底氣?
【未解之謎】外星人引發的絕密「澤塔行動」
且吃茶──讀《儒林外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