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陳省華夫婦嚴教高官兒子

作者:曾敬賢

陳省華的三個兒子,有兩個是狀元出身,都做到宰相、節度使之類大官。但陳省華仍然嚴格管教兒子們,絲毫不因為他們官高勢重而放鬆對他們的要求。(shutterstock)

  人氣: 67
【字號】    
   標籤: tags: ,

陳省華,字善則,宋代閬中(今屬四川)人。他在後蜀孟昶時任西水尉,入宋後,歷任太子中允、光祿卿、左諫議大夫等。陳省華為官有才於,而其治家,則更以謹嚴,聞名於當時。

陳省華有三個兒子。長子陳堯叟,宋太宗端拱年間(988–989)狀元,累官至工部尚書、戶部尚書,拜同平章事,充樞密使。他又是個醫學家,在嶺南為官時,曾以醫學造福於少數民族。

次子陳堯佐,進士出身,累官至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以太子太師致仕。他同時又是個書法家,也善詩。

第三子陳堯咨,宋真宗咸平年間(998–1003)狀元,累官至翰林學士、武信軍節度使。他工書善射,自號「小由基」(養由基為古代著名的神箭手)。

按過去的眼光來看,陳省華的三個兒子,有兩個是狀元出身,都做到宰相、節度使之類大官,可謂很有出息。但陳省華仍然嚴格管教兒子們,絲毫不因為他們官高勢重而放鬆對他們的要求。

大兒子陳堯叟,娶馬尚書的女兒為妻,兒媳婦雖貴為尚書之女,卻照樣得像普通人家的家庭婦女一樣,親手燒菜煮飯、操持家務。有一天,馬尚書上朝時,遇到了親家陳省華,特意請求陳省華道:「我女兒在家時,從來沒有做過家務事,能否讓我的女兒免去這些事情?」

陳省華回答親家說:「我也並沒有叫令嬡做什麼,不過是讓她跟著我的老妻一道下廚房,燒燒飯菜而已。」馬尚書一聽,婆婆和媳婦同樣操持家務,便再也無話可說了。

家中只要有賓客來訪,陳省華總是讓他三個當了朝廷大官的兒子,恭恭敬敬地站立一旁侍候。客人見朝廷高官站立一旁侍候自己,都顯得侷促不安,想要離開。陳省華笑著安慰客人道:「他們不過是兒女晚輩罷了。」

陳省華家中有一匹烈馬,不僅無法駕馭,還常常踢人、咬人,已有不少人被它所傷害。一天陳省華回到家中,忽然發現馬棚裡不見了這匹烈馬,便追問家人:這馬到哪裡去了。一問,才知道原來是自己的兒子、翰林學士陳堯咨,因這匹烈馬桀驁不馴,把它賣給了一位商人。

陳省華得知詳情,立刻把兒子找來,對陳堯咨說:「這匹馬我們養了多時,都沒有辦法制服它,那買馬的人,怎麼能夠馴服得了它呢?你這明明是嫁禍於人,怎麼能夠做這樣的事情呢?」立刻逼著陳堯咨去將這匹烈馬追了回來,將錢退還給那位商人,才肯作罷。他又再三告誡兒子:這匹烈馬以後絕對不許再賣給別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陳省華的影響下,他的妻子馮夫人對身為高官的兒子們,管教也同樣很嚴格。陳省華死後,馮夫人更時時注意教育兒子。小兒子陳堯咨是神箭手,射起箭來百發百中。他當荊南太守時,有一次,請假回家省親,馮夫人問自己的兒子:「你當了荊南太守,有什麼非同尋常的政績嗎?」

陳堯咨不無自豪地回復母親道:「荊南地處交通要道,來往的客人非常多。他們看到我非常善於射箭,個個讚歎,都十分佩服我。」他原以為母親聽了他的話,也會為他感到驕傲。誰知馮夫人聽完兒子的話十分生氣,對陳堯咨說:「你父親在世時,教你以忠孝輔佐國家。如今你不知對百姓施以仁政教化,卻專門逞你的匹夫之勇,這難道是你父親的意願嗎?」她操起棍棒便責打兒子,將陳堯咨身上所佩朝廷賜給的金魚都打碎了。

(《宋‧陳堯佐傳》《能改齋漫錄》)@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