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年內擊敗IS 川普運用了哪些戰術(多圖/視頻)

過去,美國主導的聯軍在打擊ISIS上進展有限。川普上任後不到一年,就實踐競選承諾擊敗ISIS。(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氣: 4980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1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導)過去幾年,美國主導的聯軍在打擊伊拉克及敘利亞境內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上進展有限。川普上任後不到一年,就實踐競選承諾擊敗IS。外界驚異於川普採取了什麼樣的戰術。

時間返回到2016年8月,數百名伊斯蘭國(IS)極端分子,被美國主導的聯軍逼出敘利亞北部的一座城市,長長的潰敗隊伍在沙漠中前進,對美國空軍A-10雷霆攻擊機隊(暱稱疣豬(Warthog))來說,這是囊中之物。

然而,華府轟炸IS的命令遲遲未到,美國空軍無用武之地,眼睜睜地看著極端分子成功脫逃。

前總統奧巴馬稱IS是「不成材的二軍」(Jayvee Team),不重視IS激進分子正在興起的警告。然而,這個二軍卻發展成為全球威脅最大的IS恐怖組織。

福克斯新聞報導,同樣在2016年8月,當時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特朗普)說,如果當選,他會「迅速且果斷地轟炸IS」,「沒有必要聽從那些在反恐戰爭中失敗的政治人物的意見」。

川普上任後,任命外號「瘋狗」的四星上將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出任國防部長,並稱馬蒂斯是「將軍中的將軍」。

美國防長詹姆斯・馬蒂斯(James Mattis),川普稱他是「將軍中的將軍」。(THIERRY CHARLIER/AFP/Getty Images)

川普充分授權 不到一年擊敗伊拉克及敘利亞的IS

今年占領敘利亞及伊拉克部分領土的IS節節敗退,11月3日,敘利亞政府宣布收復IS在敘利亞的最後一個主要城市代爾祖爾(Deir ez-Zor),11月17日,伊拉克重新奪回IS在伊拉克的最後一個城鎮拉瓦(Rawa)。

12月9日,伊拉克總理阿巴迪(Haider Al-Abadi)說,和IS長達三年多的戰爭結束,所有占領伊拉克的IS極端分子都已潰敗。

川普在上任後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把伊拉克及敘利亞的IS打得落花流水,速度之快令外界驚異不已,川普再次展現了他實踐競選承諾的決心。

川普如何做到的?專家說,川普徹底廢除了奧巴馬阻撓前方將士的交戰規則,取而代之的是充分授權,放手前線的指揮官做決策,而不是由華府下命令。

有了川普的充分授權,馬蒂斯五月時強調,軍事指揮官不會再受制於過去奧巴馬執政時期的微觀管理或者「緩慢的決策步調」。這樣的重大改變,伊拉克境內IS的潰敗速度,甚至超乎美國軍方指揮官的期望。

美軍官:找不到這麼棒的領導團隊

美國駐伊拉克空軍准將布里格安德魯・克羅夫特(Andrew Croft)告訴福克斯新聞,「現在的(華府)領導團隊確實是我們取得成功的關鍵,我無法找到更好的領導團隊了,他們讓軍隊充分發揮最大的效能。」

美國主導的聯軍7月奪回IS在伊拉克的總部摩蘇爾(Mosul)、8月拿下塔爾阿法爾(Tal Afar)、10月哈維傑 (Hawija)、11月拉瓦。

「事情發展的比我預料的更快」,克羅夫特說,「我們和伊拉克安全部隊可以不受約束地追捕和瞄準IS首腦、瞄准他們的指揮及控制系統。」

7月20日,川普和副總統彭斯,在防長馬蒂斯的陪同下視察國防部。(Alex Wong/Getty Images)

在敘利亞邊界卡恩鎮(Al Qaim)打擊IS激進分子的美國海軍上校塞斯・佛森(Seth Folsom)亦有同感,他原本並不期待可以在明年春天之前擊敗IS,甚至認為需要更長的時間。但是,聯軍只花了幾天的時間,就把IS極端分子趕出卡恩鎮。

美軍官:我們被賦予明確的任務

「我們真的有一個使命,那就是讓在安巴爾(Anbar)的伊拉克安全部隊,有足夠的軍事力量擊敗IS。我覺得我們已經完成了這個使命。」佛森說。

「這陣子,我從來沒有受到約束,相反,在很多方面,我感到很自由,因為我們被賦予的任務很明確,而且是無庸置疑的。」

美軍派在伊拉克的海軍陸戰隊最高將領羅伯特・索夫格(Robert Sofge)准將告訴福克斯新聞,他的指揮官很高興分散他們注意力的繁文縟節消失了,而且在伊拉克的任務相當明確。

索夫格說,有人批評(川普)放鬆交戰規則將給這裡的平民帶來危險,這是「絕對不正確的」。

「我們運用精確打擊戰術,完全符合國際標準」,他說,「我們沒有降低這個標準,完全遵行這個標準,但是我們現在能夠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運用這種精確打擊的能力,我認為結果是有說服力的。」

伊拉克國防發言人:「在奧巴馬執政時期,我們看不到這些」

受到美媒的影響,伊拉克聯合作戰指揮部發言人拉索爾准將(Yahya Rasool)說,當看到川普入主白宮時,「我感到悲觀」。

「但是過了一段時間,我開始看到一個嶄新的策略,就是美軍對武裝和訓練的方式,採取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策略。我看到聯軍比以前更快速地幫助伊拉克,似乎得到很多的支持,在奧巴馬執政時,我們看不到這些。」

伊拉克士兵觀看川普去年當選總統當天發表演說。(AHMAD AL-RUBAYE/AFP/Getty Images)

對於川普和奧巴馬應對恐怖組織的政策不同可能造成的影響,佛森說:「如果一個國家變成一個失敗的國家,變成一個無法無天的地區,就是在為下一個911恐怖襲擊事件設定完美的條件。如果我們無法掌握哪些地區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極端主義種子將開始發芽盛開。」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7-12-10 9: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