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中外記者處境不同的背後

人氣 1443

【大紀元2018年10月28日訊近日,中共新華社從巴黎發來消息稱,「位於法國巴黎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5日發表公報說,2018年截至目前,全球共有86名記者遭到殺害,而在2016年和2017年兩年間,全球殉職記者人數達182人」。該組織還介紹稱,「2006年到2017年,全球共有超過1000名記者殉職,而2017年首次出現超過55%的遇害記者是在非武裝衝突國家遇害的現象,而對殺害記者的元凶進行懲罰的案例僅占十分之一」。

在中國人的印象中,遇難、殉職的記者或許只是那些奔赴武裝衝突第一線的戰地記者。比如意大利著名女記者奧莉阿娜‧法拉奇,「為了堅持她的準確性原則,隨時加入『探討事實真相的戰鬥』,中東戰爭中,她以在炮火中鎮定自若地塗指甲油而聞名;採訪越戰,她數次被彈片擊傷;1968年軍隊在墨西哥城屠殺示威學生時,她身中三彈……」此外,「許多迎著炮火的不朽照片都是記者用血、甚至生命換來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樣的記者往往都只出現在西方自由社會。也正是因為他們擁有自由,才能將自己追逐真相、揭露世界陰暗面的勇氣發揮到極致。但與之不同的是,如今「超過55%的遇害記者」卻出現在「非武裝衝突國家」。

從很難「對殺害記者的元凶進行懲罰」就足以看出,遭到凌駕於司法之上的權力集團關押、甚至暗殺的記者越來越多。司法懲治不了元凶,就是因為它已淪為強權、暴政的幫凶。一般來說,這種情況只會出現在司法不獨立、且由一黨獨裁的極權國家。

就拿由中共獨裁的中國大陸來說,遇難、殉職的記者倒不多見,但被投入監牢、遭到迫害的記者卻大量存在。有人指出,中國記者「活著並『高危』著的」很多。國際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曾把中國列為「記者工作環境最差」的國家之一。不僅如此,中國還連續多年被評為「被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

早在2003年,就有權威報告指出,「中國連續四年榜上有名,均列為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幾乎占全世界被關押記者總數的三分之一」。2006年,「保護記者委員會」繼續發報告稱,「中國連續八年是關押記者人數最多的國家」,「目前至少關押著31名記者」。

到了2010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日」,又有數據顯示,「中國多年以來一直是關押網絡記者和博客作家最多的國家」。此後,「保護記者委員會」在2015年的報告中指出,「中國關押了49名記者」,「創1990年首次發布此報告以來,中國關押記者人數的最高紀錄,而且仍呈現連年遞增趨勢」。

中國被關押的記者,不僅人數常年居於世界首位,其被關押的原因,也令人匪夷所思。比如《新疆法制報》的原總編室主任海萊特‧尼亞孜,只是在新疆「7.5事件」時,向有關部門提出預警,向高層領導提出建議,就被以「危害國家安全罪」判處了有期徒刑十五年。

對此,大陸有記者在接受海外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缺少新聞和言論自由實際上由來已久,從江澤民時代一直到現在,每年都有一些有良心的記者因為發布一些真實的報道而被抓捕」。他還指出,這也是「為了殺雞儆猴」,「警告其他記者要以官方的意志為導向」。不難想像,記者的咽喉一旦被獨裁的中共牢牢掐住,那麼大陸媒體所能做的,也就只剩下替政府宣傳、抹粉,竭力掩蓋其為非作歹的惡行了。

難怪有人說,「敢對世界上最虎狼的制度發聲,一點都不比站在AK47對面安全」。相比西方記者頭上的三把劍——「法律、道德和危險」,「懸在中國記者頭上的變態刀劍似乎更多」。除了「無良企業砸向媒體的金磚、看家護院黑社會的棍棒……」之外,更有「中宣部、國務院新聞辦、出版署、媒體黨委書記」。儘管這些機構、官員隸屬於不同的部門,但它(他)們只有一個姓,那就是中共這個「黨」。

既如此,大陸「媒體姓黨」,也就不足為奇了。而那些敢言的良心記者被抓、被打壓也同樣不令人奇怪了。毋庸置疑,中國記者的春天是在沒有中共的那一天。#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新京報挑戰「黨媒姓黨」?兩敏感文章被刪
無國界記者呼籲ICAO 儘速同意台媒採訪
京警暴力阻外媒記者採訪 中共假選舉引關注
黑龍江警察毆記者 清華教授發文引更多質疑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中共內鬥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斷生路
【一線採訪視頻版】浙江義烏強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珍言真語】張耀良:拘12港人 中共搜情報網絡
【薇羽看世間】疫苗在先?疫情在先?
【重播】川普發布會:中共的威脅遠超俄羅斯
【新聞看點】美籲關係對等 崔天凱威脅踩紅線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