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不如麻雀和魚蝦——人民的幸福指數

許多大陸「人民」的故事,悲涼透心。(公有領域)

人氣: 7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10日訊】「人民」,一直被各級黨官掛在嘴邊,被喉舌媒體置於高處。許多「人民」的故事,悲涼透心。

6月7日,中國公民廖祖笙寫下了《暫住祖國的艱難》,講述了他無法辦理暫住證的「奇遇」。他寫道:「『奇遇』,再度令我深感恐懼。……我深知自己只有離開了這個『法治國家』,才會有真正的安全可言。」

他說:「我羨慕屋簷下的麻雀,可以自由地飛往山的那邊;我羨慕河水中的魚蝦,可以自由地遊往想去的水域……我一家三口無疑都屬於人民的一員,但苟活在這樣的『共和國』,掙扎在這樣『法治國家』,有些在紙上『當家作主』了的庶民,卻真確活得就連麻雀和魚蝦都不如。」

讀著苦澀的自述,回想起去年3月10日廖祖笙的吶喊:「強烈要求離開中國!」「請將護照辦給我們,讓我夫婦倆的劫後餘生,可以真正免於恐懼免於挨餓,讓上天補償給我們的小女,就此也能有個相對正常的人生。」

一年過去了。這一家三口未能離開,繼續在祖國暫住。他們的呼聲,石沉大海。

這位閩籍作家,因為堅持追查2006年兒子遇害的真相,遭到廣東政法委等部門的打壓,生存之路被一再公然堵塞,親友也受到國保的騷擾和恐嚇。

廖祖笙本是受害者,卻被剝奪了為兒伸冤的權利、申請護照和出境的權利、辦理暫住證的權利、女兒上學的權利,因為他是「犯罪人員」。他這樣自辯:「殺人、整人『沒罪』,將人逼上梁山『沒罪』,那麼我就更不可能『有罪』。」

大陸公安局的檔案裡,監獄的鐵牢裡,都裝著哪些「罪犯」?

2016年11月底,「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四川綿陽公安羈押,後被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祕密罪」移送綿陽市法院。黃琦拒絕認罪,警方恐嚇要重判他。

2017年11月,黃琦的母親、84歲的蒲文清從四川進京,向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控告綿陽警察虐待和陷害她的兒子。蒲文清要求當局立即放人,「他既不殺人又不放火,什麼壞事都沒做,憑什麼判他呢?」

山東記者齊崇懷以反腐和「揭黑」出名,因此惹怒了當地官員。2007年6月,齊崇懷被捕,後被判刑4年,後又被加刑8年,期間險遭滅口。據他透露,菏澤市委書記陳光曾親自給滕州市公安局發賀電,祝賀他們逮捕了齊崇懷。

孫敏是遼寧省鞍山市的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自2000年起,她歷經綁架、洗腦、勞教、判刑、酷刑等迫害,被迫流離失所15年之久。2018年3月8日,孫敏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50歲。

2018年4月19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在被關押三個月後,被以「煽顛罪」和「妨害公務罪」正式批捕,之前他的執業證書被司法局註銷。余文生多年致力於人權辯護及維權活動,代理過大量法輪功案件,曾當庭指出江澤民一夥對法輪功的打壓是違法和違憲的。

黑白顛倒。好人成罪犯,有理無處講,有冤無處伸。千千萬萬的「人民」,生活在夾縫,在邊緣。他們是訪民、貧民、冤民、「鼠民」,無足輕重。

忽然想到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據報導,該攝製組走了31個省區,共採訪108個人物,被官媒贊為「深入到中國人民的偉大實踐」。然而,那些以生命為代價,敢於揭露謊言、說真話、傳真相,在苦難中抗爭的同胞,卻不在「輝煌」的鏡頭裡。#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6-10 5: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