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中共設立「密碼法」的目的是什麼

人氣 2489

【大紀元2019年12月30日訊】「密碼法」已將於2020年1月1日生效,在此之前,已經有一個名為「國家密碼管理局」的機構運作數年了,究其前身,相信大家都熟悉,其最早的名字叫做「中央機要室」,就是主管收發重要電報並進行加密解密的。中共早期曾經有過什麼「龍潭三傑」的,其實就是寄生在國民黨核心要害部門的機要特務人員,偽裝取得國民黨高層人員的信任後,把涉及中共生死存亡的重要信息發送給中共,諜報工作是中共早期能夠存活和發展的重要手段。

今日的「國家密碼管理局」相比於當年小小的「中央機要室」可謂不可同日而語了,其權力範圍也隨著時代發展而逐步擴充。尤其當「密碼法」頒布實施後,搖身一變,儼然成為未來中共生存和發展的指望了,且看相關報道:「新時代密碼工作的堅強法律保障」;「區塊鏈,換道超車的突破口」;「我國必須走在區塊鏈發展的前列」…縱觀這些言論,毫不隱諱對民間加密信息加強管控與企圖通過區塊鏈技術重新定義國際經濟政治新秩序的意圖,其志可謂不小。

「IP/IC/IQ卡,統統告訴我密碼」,這句耳熟能詳的台詞正在成為事實。中共對社會的管控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最早的戶口管理極大地限制了人口流動,將人口固化在「單位」和村莊裡;當人口流動不能遏止而成為社會常態上,就在戶口基礎上添加了身分證管理;當互聯網發展到一定程度從而出現互聯網金融後,又來個「密碼法」,真可謂是鳥槍換炮,與時俱進了,儘管名詞變換個不停,但本質和核心不變,那就是掌控一切社會資源。古代社會有宗法制度,鄉村自治,皇權雖然威重,然而有「皇權不下縣」的說法;西方更是自由社會,相當於縣級的權力結構已經是民主選舉產生了,而在當今之中國,就連網上發個加密的信息,也需要在「黨」的管理之下,在這種自上而下的層層網羅中,民間力量永遠也沒有生存發展的空間。

除了增強對民眾的管控之外,中共此次推出「密碼法」的著眼點更看重的是區塊鏈技術所對應的虛擬貨幣。本文的主旨不在於論述貨幣的本質到底是什麼,但從古至今,貨幣的產生與發展離不開威權和信任。古代帝王有資格發行貨幣,其威權來自於天授,信任產生於威權;西方社會講究信託,只要政府與民眾存在信任,貨幣就不會崩潰。中共所治下的中國是個畸形社會,所謂的「信任」其實是在中共的恐嚇和欺騙之下產生的,自然不能長久,這個中共自己也知道,所以經濟上高度依賴出口創匯,其實也是依賴外匯儲備所帶來的貨幣穩定,一旦匯率有不穩定因素,必然花大力氣進行外匯管制,同時把手伸向海外,搞什麼「一帶一路」,在為國內產業尋求海外市場的同時,也試圖擴大人民幣的影響,強化人民幣的地位。然而美元才真正在國際上擁有支配權,人民幣難以被海外政府和民眾接受,中共此時才把注意力放在了虛擬貨幣上,所謂「換道超車」云云,正是這一背景下產生的臆想。

然而虛擬貨幣真能成為中共的救命稻草嗎?比特幣的主要特徵是它的去中心化、公開透明和不可更改等特點,基於此,比特幣才獲得了大量民眾的信任,才能成為投資人追捧的對象,而中共的「密碼法」的圖謀等於給虛擬貨幣增加了一個中心,同時在處處管制的同時給虛擬貨幣的公開透明蒙上了一層煙霧,也就是說:民眾信任的是去中心化、公開透明的比特幣,而不是一個有中心的、不夠透明的「人民虛擬貨幣」。搞不好,中共很可能又製造出一個類似支付寶、微信支付之外的支付工具來,能否被國際社會所接受,我們且拭目以待。

中共不去試圖增加民眾的信任來強化貨幣,妄圖僅靠一種技術實現資本和產業輸出的野心,雖肯定不會成功,但也不可小覷,它必然給國際和國內社會帶來一定程度的衝擊,至少會欺騙坑害不少民眾,圈住不少資源,或者轉嫁很多危機。惟望海內外有識之士,別被中共的眩目宣傳所迷惑,虛擬終歸於虛擬,現實還是要歸於現實。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姆欽:很擔心臉書加密貨幣被恐怖分子濫用
習近平為區塊鏈背書 股市熱炒 央視急降溫
揭祕中共大推區塊鏈的目的和前景
【新聞看點】習為何推區塊鏈 風險與騙局惹議
最熱視頻
【紀元播報】強力回擊!川普禁中國客機飛美
【拍案驚奇】六四更多細節 中共特工亂美國曝光
【直播】香港支聯會:遍地燭光悼六四
【直播】6.4疫情追蹤:郝海東嚇壞共產黨
【新聞第一現場】美暴徒講中文 中領館或參與
【有冇搞錯】中央猶豫 港共急切 林鄭北京碰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