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上)

圖為2016年7月20日,來自廣東的民營企業家湯志衡在紐約720集會上發言。(大紀元)

人氣: 80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2013、2014年,當時整個社會經濟已經是整體下滑得非常厲害,我們的企業上升的幅度非常大,營業額達到2,000萬,而且還是處於上升階段。」來自廣東的民營企業家湯志衡說。曾經自負的他當年因高考失利,在挫折中思考人生時有幸得法修煉。一場慘無人道的迫害讓他再無寧日,而他卻能堅守善良,在商場中大獲成功。幾度春秋,他越發感到大法的彌足珍貴。

得法脫胎換骨

1996年年末,湯先生因為高考失誤,被肇慶一所並不理想的大學錄取,讀非常冷門的化工專業。從那時候起,他開始思考人生的很多問題,當時還因高考身體被搞得非常糟糕,失眠嚴重,神經衰弱,每天頭疼,還有胃病。高考失利令他感覺整個人非常頹廢。

有一天上晚自習回來,就看到有一群人在打坐,讓他感覺非常吃驚。「因為我覺得現在整個社會都那麼浮躁,有這麼一群人能靜下心來在這裡打坐,所以我就很好奇。同學就借了一本書(《轉法輪》)給我,讓我慢慢看。」他說。

湯先生第一遍看《轉法輪》,足足用了一個月,因為他當時身體反應非常大。一個月後,整個人再沒有失眠過,身心狀況都非常好。

湯先生說,「當初對我最大的一個感觸就是,我覺得這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尋求的,我要找的。最大的體會就是感覺自己前半生都白活了,因為在常人社會裡不知道遵守哪一個準則,去指導自己的人生,非常迷茫。大法給予我的真的是一個新的生命,教導了我『真、善、忍』的準則,還有生命的最終目的是返本歸真。所以看到這些我就非常震撼,發自內心非常震撼。」

他說,「其實我的學習成績一直非常好,還曾經是廣州市的優秀學生幹部,當時高考所有學校都會降分優先錄取的,在同學眼中我也是品學兼優的。但是(我知道)我的問題也是非常嚴重,我非常驕傲,看不起別人,好像高人一等。結果我的高考作文是0分。」

「有一段時間比較消極,但是得法之後,身邊所有人都覺得我整個人脫胎換骨一樣,變得非常平易近人,樂於幫助同學。我還在想,如果高考我能得法的話,再重點的大學我都能考上。因為打坐感覺內心很寧靜,而且智慧、各種思維都非常清晰。」

當時在肇慶有很多煉功點,也有不少教授、學生都在學煉大法。湯先生說,「這段時間心態很純,除了學習,基本上就是學法煉功,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能夠面對這場對非常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能夠走過來。」

上北京說句公道話

湯先生說,廣東省的迫害是從「7‧20」開始,「電視、報紙鋪天蓋地地污衊大法,我們就去了省政府請願。當時省府四周圍滿了學員,但是政府不接待,後來來了一台警車,叫學員上車。把上千的學員拉到一個學校的操場裡,登記學員的個人詳細信息。關了一天就把學員放了。」

7月份,湯先生剛剛從大學畢業,當時已經被一家私營單位接收,是一個化工公司。

被釋放的第二天,他像往常一樣去公園煉功,和我同學在肇慶體育中心,沒煉幾分鐘就有警車開過來了,把他們帶上車,把他們的單位證件扣了之後,就叫單位來領人。

湯先生說,「因為我被扣之後打算去北京,所以就辭職了。當時公司直接去學校招人的,非常器重我,本來要把我當做未來的核心員工來培養的,聽到我要走他們就挺惋惜的。」

「但是他們也知道,法輪功教我們做好人,對社會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沒辦法理解政府為什麼要這樣去做。每個人在修煉中道德提升了,身體健康了,我們都是受益者,都應該站出來說句公道話。」

當時他們剛畢業,身上也沒什麼錢,就去了北京。在途中,同學的母親得知消息後,不吃不喝以死來相逼,要他們必須回去。當時想了很久,家人如果出了危險,是不是自己沒有做好,所以他們就回去了。

後來,湯先生又去了一個國營單位上班。2000年底,他買到去北京的最後一張站票,獨自一人去了北京。「去北京之前,我從來沒離開過廣州。我一個人就想著可能會一去不復返。」他說,「我就這樣站著去了北京,站了大約24小時,也沒有感覺到餓,也沒有想到準備什麼,也不懂得怎麼去安排。」

到北京後,在一個同修家裡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們就去天安門打橫幅了。他們橫幅一拉出來,就有一大堆警察撲過來打他們,把他們抓到警車上了,抓到天安門廣場的一個地下室,裡面的鐵籠子裡關滿了學員。他當晚被送到清河看守所。

湯先生還記得,在大巴車上,有個女學員喊法輪大法好,有個警察過來打她。他說:「當時我站起來說不許打人,警察一腳把我從車的前端整個人踢飛了,眼鏡掉了,雖然我被打得這麼重,但是我並沒有感覺到疼痛。」

在清河看守所,一個北京老師曾在這裡被活活打死。在這裡,看管他們的犯人說出的每一句話都讓他震驚得不得了。他說:「有個牢頭說你不報姓名我就用牙籤插你的手指,把刷子塞到屁股裡折磨你……沒想到共產黨這麼黑暗、陰毒,從來沒想到這個社會會壞到這種程度,對共產黨之前的認識完全顛覆了。」

「後來登記行李,我傻乎乎地寫了姓名,後來才反應過來,它就是用這種辦法把你的信息套出來。不只是我,我覺得所有學員都非常老實,警察用一些手段很容易就把我們騙了。」湯先生說。

第一次經歷酷刑、毒打

湯先生被押回廣州花都看守所,治安拘留半個月。「我一進去(看守所)就受到毒打,整個人懵了,真的沒辦法想像這個社會殘忍到這種地步。進看守所的第一天,牢頭找一個打手說『監規七下』,我沒反應過來,四五犯人就把我壓住手腳,趴在牆上,腰要往外弓,每個犯人輪流跳起來,利用下降的重力用手臂的肘部猛擊腰椎,每打一下我都是慘叫的,一直打了七下整個人被打得趴在地上。那種痛苦真是刻骨銘心,永遠都不會忘記。」

「看守所還強迫我們做非常重的體力活,搬鋼筋啊。7、8月天氣很熱,有一次我出現中暑症狀,但是那些人也不管,根本不把人當人看,還是要幹活,說你是在裝死吧。」他說,「裡面的警察和犯人都是,已經是在這種體制下完全是麻木的了,沒有人性的。他也不把一個生命當作人看。」

15天終於挨過去了。後來有一個人出來就告訴他,他被釋放的當天,「610」來了,要把人提走(帶去學習班),發現看守所提早(到期)把他放了。

後來,湯先生因為是年輕人、大學生,被重點監控。2000年12月,派出所一個片警到他家說所長要找他談話,跟他們去一趟。結果一到門口就被帶上手銬,當場他媽媽就哭暈在地上,也沒人管她。

湯先生被拉到洗腦班。洗腦班在廣州花都梯面戒毒所,地處一個深山的山坳裡面,非常偏僻,據說吸毒犯人被打死直接就扔進山坳了。

在戒毒所裡,一部分是強制戒毒的,另一部分是監視居住的,是沒有時間期限的。湯先生說,「中共在利用法律的漏洞。這些完全是沒有人性的,在任何一個國家,你沒有證據怎麼可以把人關在那裡呢?」

第一期洗腦班二十多人,其中一個是高三的在校學生,正準備高考。湯先生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裡,半夜又送進一個殺人犯,戴著腳鐐、手鐐的,湯先生有一張被子,就拿給他蓋,他很感動。

每天白天,強迫學員到一個房間裡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學員不看,他們就放高音喇叭。後來大家一起絕食,一個星期後被釋放回家。

湯先生說,廣東省剛開始並不是真心要迫害法輪功,只是迫於江澤民的壓力。因為廣東人比較重利益,一般對政治不感興趣,除非是上面壓下來一定要抓、一定要判的人才動。但是2000年之後,江澤民直接下令誅連,包括用金錢獎勵各級迫害法輪功的人員。所以鎮壓就一步步升級了。

「這次去北京,經歷酷刑、毒打、關押、做苦力,當時有朋友問我後不後悔,我就說我真的沒有後悔,雖然後面經歷的遠遠超出我的想像力,但我覺得不管怎麼樣,這是我應該做的,應該走出來告訴別人我修煉法輪功得益。」他說。#

接下文:

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中)

成功企業家的修煉故事和經營祕訣(下)

責任編輯:李穹

評論
2019-05-15 11: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