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輝:六七香港紅潮 新華社分社發動菠蘿戰

亂港者,非港人,而是港府和其主子中共。事實上,中共禍港可以追溯到文革時期。(Getty Images)
人氣: 231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24日訊】沒有人否認,此時的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已經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而香港警方針對抗議民眾動用暴力背後的主使是中共,也已經被一個個浮現的事實所證實。可以說,亂港者,非港人,而是港府和其主子中共。事實上,中共禍港可以追溯到文革時期。

1966年,毛澤東為打倒黨內對手而發動的「文革」不僅徹底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而且害死和迫害了上億中國人,其浪潮亦在1967年席捲了毗鄰大陸、尚在英國政府治下的香港。對於發生在香港的這場運動,中共和左派稱之為「反英抗暴運動」,右派和中立者稱之為「六七暴動」。

2017年,香港評論人士、人權律師桑普先生在評論資深新聞工作者羅恩惠拍攝的呈現香港「六七暴動」的歷史紀錄片《消失的檔案》時談到,「六七暴動」雖有勞資、官民、貧困、貪腐、歧視等社會矛盾,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以毛為首的中共政權,指揮港澳工委,借鏡澳門「一二三事件」成果,志在向港英政府奪權,或者至少要架空殖民政府,因此試圖在香港把文革的階級鬥爭暴力手法挪用到香港。

人造花廠事件

引發暴動的誘因起初不過是勞資糾紛,工人們不過採取了一些輕微的抗議活動,但是在左派和中共介入後,使糾紛升級,導致暴動。直接導火索是位於九龍新浦崗的香港人造花廠爆發的工潮。

據《1967:紅潮香港》一文披露,1967年4月13日,該廠資方宣布了減少獎金、津貼等10項規定,這引起了工人們的不滿,他們遂派代表與資方談判。談判尚沒有結果,資方在4月底以生意萎縮為由,先後開除和解僱了近600名工人,並拒絕與工人進行對話。

九龍新浦崗聚居的主要是工人和貧民,其中很多是15到19歲失學的少年,左派在該地的影響力巨大。於是5月2日,人造花廠的工人在工廠外貼出了兩張大字報,一張是號召工友堅持鬥爭,不要領薪;另一張是毛的語錄,但當晚被人撕去。兩天後,工廠前門、後門和外牆貼了更多的大字報。

5月6日,警察來到現場,並與使用暴力的工人發生衝突。警方出動了200多名防暴隊員,見人就打,18名工人被拘捕。當地左派紛紛去慰問。

11日中午,當花廠工人再次在工廠門口聚集時,左派社團也趕來支持。每當一批慰問者出現,現場就想起一片掌聲,還高呼口號,朗讀毛語錄、唱革命歌曲。圍觀民眾達上千人。這導致警方又一次出動防暴隊,並發射木彈槍,127人被拘捕。

警方的行動引起了左派支持下工人更多的不滿,有工人向警方投擲石塊、玻璃瓶等,在警方應對中,一名13歲的理髮店學徒被人發現中木彈槍而死。

5月15日,中共外交部就此發表聲明,高聲譴責港英的「法西斯暴行」,並提出立即釋放被捕人員等5項要求。《人民日報》還發表了評論員文章《香港英國當局必須懸崖勒馬》。中共的聲明給予香港左派人士極大鼓勵。16日,左派成立「港九各界同胞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委員共101人,以工人為主。此後,大批左派工人每日有組織地到港督府抗議、貼大字報。

桑普先生指出,隨著「港九各界斗委會」的成立,形勢急轉直下。舉凡港督府門前狂囂、花園道事件、罷工罷市運動、沙頭角槍戰、真假炸彈(菠蘿)陣、清華街血案、林彬慘死案、空降搜索僑冠大廈、中華中學師生製造炸彈,全是歷歷在目,令人膽顫心驚。無疑,上述事件背後都有著左派和中共的影子。

新華社香港分社主導「菠蘿戰」

伴隨著左派製造的香港亂局,香港電車、巴士、街道甚至出現了土製炸彈,而炸彈安放的主使者正是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為什麼是新華社呢?原來由於英國拒絕中共在香港設立政府機構,因此1949年以後,香港新華社分社就扮演著中共「影子政府」的角色。當時設在廣州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的一個工作組,就設在該分社。

據時任香港《文匯報》總編金堯如介紹,文革爆發後,新華社香港分社領導層處於極左狀態,他們認為北京會正式出面或插手支持「反英抗暴」鬥爭,迫使港英投降,也讓他們不僅可以免於批鬥,還可以升官。

金堯如回憶,1967年6月10日左右,他去黨內「反英抗暴」總指揮部開會,一個負責灣仔、北角和筲箕灣地區鬥爭的***人,做關於他發動「菠蘿戰」第一炮結果的報告。所謂的「菠蘿戰」,即指炸彈,因其形狀似菠蘿,所以稱之。

這個人說,今天清早已經製成第一批炸彈,也進行了第一炮實驗,但很可惜讓無知的掃街阿姨都掃走了,而當時炸彈恰恰沒有爆炸。他還說:「今天凌晨二時,我令人將紙包的小小炸彈放在北角電車站駛出英皇道的電車軌道上,只要4點鐘第一輛電車出來,便會立即爆炸,試驗便告成功,以後就可以在香港大擺『菠蘿陣』,叫港英防暴隊疲於奔命,又寸步難行,叫那些白皮豬(指英國警官)、黃皮狗(指香港警察)嘗嘗我們鐵『菠蘿』的好滋味。」

此人還表示,這麼做一可以動搖港英統治,二可以威懾香港右派,三可以鼓動群眾進一步擴大鬥爭。

錯愕不已的金堯如馬上站起來反對,認為「我們的鬥爭怎麼能殺害自己人?將來大擺『菠蘿陣』,會殺害多少我們的香港同胞?」但他的話卻引起了在座的笑聲。他的一位好友說道:「對敵鬥爭能像數雞蛋那樣嗎?自己能不死一個人嗎?」

會議主持人也站起來說,擺「菠蘿陣」,發動武鬥,工委領導(指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們)已經作了決定,不能再在這個指揮部上討論了。

左派暴力引發社會動盪

香港左派的暴力行動,給香港社會造成了巨大衝擊。不僅銀行出現擠兌,大米被搶購,而且資金大量外流。至5月底,香港銀行存款減至84.7億,比4月份減少了5億元。還有不少人移民海外,香港經濟陷入低潮。

而面對港英針對左派暴力行動採取的措施,北京一再提出抗議。8月22日,紅衛兵還衝進英國駐北京代表處,毆打英國外交官和家屬,焚燒了9輛汽車、代辦處大樓和英國代辦的官邸。

市民反對暴動  主播被暗殺

左派們的暴力行為,使原本對工人持同情態度的香港市民普遍反感,很多不受左派控制的傳媒都反對暴動,支持政府和警察維持秩序和治安。比如香港商業廣播電台製作了一個旨在減少市民惶恐的「時事評論」節目,林彬擔任主播。在節目中,他猛烈批評發動該次暴動的左派人士,指他們擾亂香港秩序,並強烈譴責香港左派極端分子。

此外,該電台還推出了一個半小時的名為《欲罷不能》的廣播劇,嘲諷左派的行為和「想休兵也不行」的心理。林彬、尹芳玲等播音員,每日將暴徒所做的惡事通過廣播傳遞給大眾,揭露他們的醜惡面目。聲情並茂的廣播,將一個個惡徒的嘴臉曝光在大眾面前,引發大眾開懷大笑。林彬每日還加插一段評論,對左派行為加以痛罵。據說,每天全香港至少有100萬人收聽該節目。

林彬的言論引起了親共人士的仇視,他不斷受到恐嚇信和恐嚇電話。8月20日下午,兩個分別是8歲和2歲的姐弟倆在街上玩耍時被炸彈炸死,港民罵聲四起。林彬當即痛罵為野獸行為,指斥左派人士喪盡天良,罵他們是「無恥無良、低能邋遢、下流賤格的左派暴徒」。恨之入骨的親共媒體《文匯報》將林彬的名字改為「臨殯」,並公開聲稱要將其置之死地。

1967年8月24日上午,林彬駕車回電台,途中被兩名偽裝成修路工人的凶徒攔截。凶徒縱火,林彬全身著火,次日傷重死亡,終年37歲,與其同車的堂弟林光海則昏迷留醫至8月30日亦不治身亡。後據報章披露,林彬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曾一度甦醒,並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林彬遇害案在香港引起軒然大波,商業電台董事總經理何佐芝以及市民普遍譴責這種暗殺行為。當時警方懸賞五萬元緝凶,商業電台立則增加十萬元,但凶手迄今仍未被緝捕歸案。目前,此案仍是懸案,但背後一定有中共的身影。

中共出爾反爾

對於中共在「六七暴動」中的出爾反爾,金堯如是知情者之一。1966年9月底,他在回大陸時,曾與中共高官陶鑄、陳毅、葉劍英、廖承志面談文革後,左派人士應對港英政府持何種態度。他得到的回答是:「香港在海外,還是資本主義社會,你們在香港不能照搬國內一套。」「要避免在香港搞鬥爭發生大亂子,毀掉我們在香港長期工作的深厚基礎和戰略部署:長期打算,充分利用。」周恩來對此也表示認同。

然而,香港「六七暴動」中,北京卻接連發表講話、聲明,支持香港左派人士的鬥爭,甚至暗示要推翻港英政權。據說當時北京給予香港新華社分社港幣2000萬元用於鬥爭。

香港《南華早報》曾報導,根據英國政府公布的絕密檔案:為避免受到文革衝擊,「六七暴動」後,英國曾兩度考慮提前撤出並歸還香港。可見中共左禍亂港至深。

蹊蹺的是,不知是因為中共黨內鬥爭出現了新問題,還是其他原因,1967年12月中,周恩來向香港左派下達直接命令停止炸彈風潮,「六七暴動」隨即結束。

結語

這場「左派暴動」共造成51人死亡,800多人受傷,5000多人被捕,而大批暴露身分的左派人士,隨後被港英政府遣返大陸。不過,中共左派實行暗殺、放炸彈等暴力行為,在今日的香港依舊可見。按照桑普先生所言,今天香港當權派,基本上充斥著當年「六七」暴徒及其支持者。部分人更加絕口不提當年血債,不反省唯上意識,不批評共黨罪行,還要叫囂要求所謂平反或刪除刑事紀錄,簡直令人髮指。而這些或者迄今仍在危害香港之人,在中共滅亡後,也會一併被清算的。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9-08-24 2: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