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隱形戰線》影評:立陶宛抗俄游擊隊傳奇

文/喬·本德爾(Joe Bendel)    翻譯/陳美冶

紀錄片《隱形戰線》重現第二次世界大戰立陶宛抗暴場面。 (Courtesy of Jonas Ohman)

人氣: 205
【字號】    
   標籤: tags: ,

片名:《隱形戰線》(The Invisible Front)
導演:喬納斯·奧曼(Jonas Ohman),文卡斯·斯魯吉尼斯(Vincas Sruoginis)
製作人:馬克·約翰斯頓(Mark Johnston)
分類:紀錄片
片長:1小時16分鐘
上映日:2014年11月7日
評分:4星(滿分5星)

近年來,俄羅斯普京主義勢力對烏克蘭發動了一場骯髒的戰爭,歷史不斷地重演讓人的心情不得不沈重。然而,有一些歷史值得普京與其分離主義者銘記在心。

蘇聯竭盡所能地從媒體和歷史文書中刪除任何提及其佔領波羅的海三國(The Baltic Republics,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時面臨當地的武裝反抗,但事實終究得以見天日。喬納斯·奧曼(Jonas Ohman),文卡斯·斯魯吉尼(Vincas Sruoginis)和馬克·約翰斯頓(Mark Johnston)合作拍攝的紀錄片《隱形戰線》(The Invisible Front)紀錄了立陶宛游擊隊英勇抗爭的始末。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波羅的海三國身陷困境,夾在蘇聯與德國兩個殘酷極權主義體系之間。戰爭結束後,蘇聯再度征服了波羅的海三國,並開始進行野蠻鎮壓,想要迫使被佔領國屈服,因此引起了反效果。

紀錄片《隱形戰線》重現第二次世界大戰立陶宛抗暴場面。 (Courtesy of Jonas Ohman)

在最全盛時期,每二十個立陶宛人中就有一人離開家園,直接參與了武裝游擊隊的地下活動,也就是「森林兄弟會」(Forest Brothers)。從風險來看,這一比例可謂高得驚人。優勒斯·盧克沙(Juozas Luksa)是該運動鼓舞人心的領導者。需要的時候他是一名戰士,但最重要的一點,他是一名記錄蘇聯暴行的記者。

盧克沙的抗暴回憶錄《森林兄弟會》提供了影片大部分的描述評論,加上倖存的游擊隊支持者的證詞;甚至還有蘇聯鎮壓人員,其中至少有一人改變了對此事的觀點。

不幸的是,在這起事件中,美國扮演了一個始終沒有出現的救難騎士角色,沒能如森林兄弟會所希望和祈禱的那樣為波羅的海三國主持公道。這絕對不是因為盧克沙這一方不夠努力的緣故。

他幾次秘密前往西方國家,希望傳達西方國家對蘇聯侵犯人權的關注,從而採取行動。 他的努力並未完全白費,在巴黎工作期間,他遇到了未來的妻子妮月蕾·布拉澤內特(Nijole Brazenaite)。 當然,他們的羅曼史注定是曇花一現。

透視盧克沙的一生,《隱形戰線》以戰爭故事作為開端,演變成張力十足、出人意料的間諜活動,中間則穿插了令人心碎的愛情故事。

所有這些都是扣人心弦的情節,而盧克沙和布拉澤內特之間的愛情故事更帶出戲劇性的高潮。

奧曼和斯魯吉尼斯採訪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關鍵人物,包括布拉澤內特,立陶宛前總統瓦爾杜斯·阿當庫斯(Valdus Adamkus),以及至少一名前俄羅斯軍官。當這位軍官說明他們在波羅的海三國的任務代號為 「隱形戰線」時,並沒有意識到這個代號聽起來有多麼不吉利。 因為蘇聯其餘地區的媒體全面封鎖了新聞。 (沒有人能說他們沒有給對方為自己說話的機會。)

立陶宛流行歌手和演員安德魯斯·馬蒙托瓦斯(Andrius Mamontovas,《香港機密》(Hong Kong Confidential)主演及演唱者)擔任盧克沙回憶錄中的旁白配音,為本片注入了國內明星的助力。

《隱形戰線》是一部結構緊湊的紀錄片。尤其在歷史動蕩的此刻,普京主義下的俄羅斯正公開入侵自由、統一的烏克蘭。製作團隊敏銳地意識到這部電影的即時性,開始籌集資金,提供烏克蘭的志願自衛隊員防彈衣和醫療包。 這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也是一部值得支持的紀錄片。

總結地說,這是一部鼓舞人心的電影,而其與烏克蘭正在發生的事件(蘇聯入侵烏克蘭)不謀而合也令人不寒而慄。 高度推薦此片,特別是沒有經歷過「受奴役國家」時代的年輕觀眾!

《隱形戰線》於2014年11月7日(星期五)在紐約電影院線上映。

作者簡介:

喬·本德爾(Joe Bendel)為獨立影評人,現居紐約。 個人官網:www.jbspins.blogspot.com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20-01-29 4: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