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陸留學生香港參加集會 公開聲援港人抗爭

1月7日中環IFC「和你lunch守衛我城」活動中,大陸留學生Alex發表撐抗爭者宣言。(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396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香港報導)香港人的抗爭活動仍在持續。在這場運動中,香港年輕一代為了捍衛香港的自由和未來,奮力反抗中共的侵蝕;也有中國民眾面對中共的嚴密控制,支持港人反抗暴政。

1月7日中環IFC「和你lunch守衛我城」活動中,大陸留學生Alex和日本朋友發表撐抗爭者宣言。(宋碧龍/大紀元)

星期二(1月7日),一位中國留學生Alex和日本朋友手持「今日新疆、明日香港」自製海報,參加港人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商場IFC的「和你lunch守衛我城」活動,發表撐抗爭者宣言。Alex擲地有聲地告訴港人:「就算回去之後我被逮捕、被精神病,我也會支持香港追求民主自由。」

集會結束後,他告訴記者,中共黨魁毛澤東早在1945年國共和談的時候,曾對美國記者談及「中國應該變成一個自由民主黨國家」,許諾人民以「言論和免於恐懼」等「四大自由」,「但是放眼看現在的中國,有這樣的自由嗎?言論的自由有嗎?沒有!」

他說:「如果有言論自由的話,法輪功就會存在,而不會消失;香港人就可以說自己想說的話,而不用擔心被報復。所以我認為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言論的自由,是非常基本的,作為自然人所應有的自由。」

「寧做自由鬼,不做奴隸人」

為何要支持香港人的抗爭活動?他說,身為中國留學生,他的思想一直偏向自由和民主。他認為作為一個自然人,有權利選擇自由生活的方式,其中最基本的就是言論自由,「而在中國,這樣的審查制度剝奪了我們的言論自由,所以我不希望香港人變成明天的大陸人,或者明天的新疆人。希望香港人的自由,不會被這樣專制、獨裁、不義的政權所剝奪,讓他們變成像中國人一樣的奴隸。」

「我想告訴共產黨的是,今天的香港人就是不願做中共政權的奴隸。這樣的反抗我認為是正義的,也是應該的。」

作為內地人,Alex明白,表態是非常敏感的事情。「我現在的情況,可能回去以後會面臨坐牢。」他說自己是一名基督徒,知道中國知名基督徒、「秋雨之福」的牧師王怡最近被抓,被判九年,但他依然不甘沉默,「寧做自由鬼,不做奴隸人」。他認為這是對極權最好的反抗,「希望為國內,為人權為公義組織,為正義發聲的人權律師、被逮捕的709人權律師發聲。希望大家也能關注他們,關注香港抗議,關注所有為自由、民主而奮鬥和獻身的人」。

「我的思想轉變,其實也是一個非常經典的過程」

作為新一代的中國人,他亦不想一輩子只能卑微怯懦地活著,也想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夢想。「我的思想轉變,其實也是一個非常經典的過程」,他說,在2008年~2009年,中國大陸的互聯網還比現在寬鬆一些,還能用臉書、推特之類,那時他經常在谷歌(google)論壇上與人討論,他形容當時他的思想還「比較左」,但是通過網絡辯論過程,他很自然地受到人權、自由表達等理想的吸引。

「我想了解他們為什麼那麼說,為什麼會有那種思想。在了解他們的過程中,我沒有改變他們,反而被他們的思想改變。其中他們帶給我一個最大的理念,就是:中國共產黨擅長於洗腦,給人民洗腦,共產黨是一個政黨概念,而中國是一個地理概念,這完全是平行的兩個概念,沒有共產黨,照樣會有新中國。」

「所以我認為,在這種洗腦的概念下,中共幾十年如一日地給國民洗腦,這非常不應該。從此以後我的思想開始逐步轉變,對這些東西開始有一個更清晰的認識。」

出國後,他認識了一些民運人士,也經常和外國老師長談。他說在談話過程中,自己的思想變得更加完善,「我不像原來那麼激進,我的思想保持一些平衡。但是我的立場仍然追求自由、人權,這是我的基本理念,反共也是我的基本想法。」

最後他說,「如果大家對共產黨了解得不夠透徹,我希望大家看兩本書,看完之後對共產黨會有更深刻的認識:第一本比較簡單的,是喬治‧奧威爾的《動物莊園》,第二本是《1984》。」

撐港宣言

這是他在活動後發給記者的1月7日「和你lunch守衛我城」上的完整撐港宣言:

香港的朋友,大家好,我叫Alex,來自遠隔千里的大陸北方。

我知道沒有很多大陸人支持香港的自由民主運動,但是,我想告訴大家:Not every Chinese is brainwashed, I’m not. 我從大陸不遠千里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支持你們追求自由的權利,每一個人都有權選擇並決定自己自由生活的方式。你們的勇氣令我欽佩,你們對自由的嚮往令我感動,相比那些作為奴隸卻能站在統治階級思考問題的犬儒大陸人,你們讓我不勝唏噓,百感交集。

作為一個普通的大陸人,我想告訴你們,不是所有人都忘記了在汶川大地震時,你們的無私援助,也不是所有人都會忘記,在殘暴的政權開著坦克車屠殺學生後,你們冒著生命危險對六四義士進行救援的黃雀行動。

在民國初年,毛澤東就推動過湖南獨立運動,107年後的今天,中共卻痛斥香港人實現獨立的合理性跟正當性,這難道不滑天下之大稽,不十分可笑?

毛澤東在抗戰時期就曾給日本人寫信稱侵華日軍是兄弟,並多次發表言論感謝日本侵略。他在江西等地發動的暴動,並成立的蘇維埃政權,就是依靠勾結外國勢力蘇聯來推翻合法的中央政權。

2020年的現在,中共有什麼權力跟資格以勾結外國勢力之名來醜化污蔑香港人追求民主自由的偉大運動?

今天,我站在這裡,發表街頭演講,回去可能就會被消失,被逮捕,坐黑牢。根本享受不到中共承諾給人民的基本的言論自由。

中共是個慣於欺騙的政權,1945年8月日本戰敗投降,毛澤東8月底赴重慶和蔣介石談判戰後和平和建國問題。路透社記者甘貝爾向毛提出問題,甘貝爾問:中共對「自由民主的中國」的概念及界說為何?

毛答:「自由民主的中國」將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它的各級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無記名的選舉所產生,並向選舉它的人民負責。它將實現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則與羅斯福的四大自由(「言論和表達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

即使回去之後就要遭到酷刑虐待,我還是想告訴各位手足:寧做自由鬼,不做奴隸人。

我從來沒有後悔冒著風險來香港支持你們,來之前不會,現在不會,未來也不會。

如果有一天,我進了共產黨的監獄,我希望你們不會忘記曾經有一個手足滿懷真心來這裡支持過你們。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光復的是香港的自由民主精神,革的是獨裁專制不義的命。

時代賦予我們這樣的責任,我們不能也不應該辜負時代的期待,寧折不彎,在警察的暴力面前,我們威武不能屈,在誘惑面前,我們的理念及理想貧賤不能移。

在我們的生命即將終結時,我們也能光榮地說:人最寶貴的東西是生命,生命對人來說只有一次。因此,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一個人回首往事時,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愧;這樣,在他臨死的時候,能夠說,我把整個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獻給了人生最寶貴的事業——為我們的自由民主而奮鬥。

願榮光歸香港,自由萬歲,香港萬歲。God bless us.

另外,我要向在石壁監獄的梁天琦致敬,即使時間消逝,人們不會忘記曾經帶領他們追求理想的義士。

並請讓我們為已經被共產黨投入監獄判刑九年的秋雨之福的王怡牧師祈禱。

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那些為了維護殘暴政權的警察將會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人們會記住他們醜惡的嘴臉。

而你們,義士們,你們將譜寫並見證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自由樂章。

最後,我要再次高喊,香港萬歲,自由萬歲。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Free HongKong, Revolution Now.
Five demands, Not one less.

謝謝你們,不管多遲,公義總會來到,我們煲底相見。#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20-01-08 4:5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