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國誤判中共八十年

人氣 4237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訊】1936年,一位已在華7年了的30歲的美國記者,來到西北蘇區,採訪了三個多月(包括多次與毛澤東長談),出了本書,深深地影響了美國人對中共的認知;直到80年後,一位70歲億萬富翁奇蹟般地贏得了美國總統大選,美國才開始認清中共。

那位美國記者,名叫斯諾,那本書就是《紅星照耀中國》(中文譯名《西行漫記》)。這本書成為了中共最早也是最成功的一次大外宣。《西行漫記》開始是以單篇報導文章與讀者見面的。多家英美報刊向斯諾高價索取報導圖片,例如美國《生活》(Life)雜誌以一千美元索購蘇區圖片七十五張。英文單行本最早於1937年10月在倫敦推出,一再加印,依然供不應求;在美國印行數十萬冊,擁有數百萬讀者。這是中共的正面形象(斯諾眼中的)第一次呈現在美國和西方讀者面前。

《西行漫記》的影響,不亞於甚至超過了《震撼世界的十天》——美國記者約翰‧里德寫的關於俄國十月暴動的一本書,列寧作序,稱「我希望這本書能發行千百萬冊,譯成各種文字」。

美國總統羅斯福讀了《紅星照耀中國》,三次約見斯諾(1942年2月24日、1944年5月26日、1945年3月3日),聽他講述中共的情況,調整了美國的對華政策,考慮過同中共合作和向延安提供類似給予南斯拉夫游擊戰爭那樣的援助。

當時,日本偷襲珍珠港,美中聯合對日作戰。羅斯福支持蔣介石,同時又希望中國各派政治力量,特別是國共兩黨團結起來,從而有效地進行抗戰。美國決定與中共直接接觸。1944年7月22日至1947年3月,美軍向延安派駐觀察組(「迪克西使團」)。組長包瑞德負責軍事情報,謝偉思負責政治分析向國務院報告。謝首途延安,一住三個多月,和毛交談五十餘次。毛視為「外交統戰的開始」,稱他為「戰友」。觀察組為毛和中共大唱讚歌。

事實上,美軍和美國政府中,有著一股強有力的親中共聲浪。抗戰勝利後,美國派聲名卓著的馬歇爾來華調停國共衝突,卻鎩羽而歸。(1946年第二次四平會戰,林彪部隊幾乎全給打垮了,馬歇爾卻不讓蔣介石趁勝追擊,搞和平談判。林彪趁這個機會,在東北搞「放開大路,占領兩廂」,半年以後,就恢復元氣了。再捲土重來,國民黨就已經打不了了。蔣介石最恨的兩個人,馬歇爾是其中之一。)

「馬歇爾對蔣介石成見太深」,認為民國政府不可救藥,而相信中共是一個「農民改革者」,可寄予希望。因此,馬歇爾1947年初回到華府,總統杜魯門馬上就對國民政府斷援,長達一年。馬歇爾也很快榮升國務卿。

所以,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1947年冷戰開始,美國提出「杜魯門主義」( 「自由人民正在抵抗少數武裝分子或外來勢力征服之意圖,美國政策必須支持他們」),相對蘇聯大力支援中共而言,美國對國民政府的援助不多,甚至一度中斷。美國也沒有軍事介入國共內戰。對中共抱有幻想,直至「塵埃落定」。雖然國民黨快速丟掉大陸有多重原因,但美國也應承擔其相應責任。

中共竊據中國的戰略惡果很快就顯現了出來。中蘇連成一片,美國被迫退到海上,組建三條島鏈來圍堵中共、截斷共產主義的擴張。還先後被迫打了韓戰(1950-1953)與越戰(1955-1975)這兩場大規模的局部戰爭,損失慘重。

尤其,在韓戰中,白宮姑息忍讓決策,1951年4月12日解除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的軍職,不容其堅決抗共。其後,麥克阿瑟在美國國會說,由於對華政策的失敗,引起一連串災難,是美國百年來政治的最大敗筆,「我們未來幾代人要為此付出代價:或許要一百年之久。」如金鐘先生《華府統帥部的中國因素——名將之爭:馬歇爾與麥克阿瑟》一文中所說:韓戰是「美國高層繼『失去中國』後,又一次姑息縱敵,是大陸失敗的繼續,麥帥事件顯示中共毒素侵染力不容低估。」

韓戰之後至尼克松訪華期間,美國對中共的一個重大誤判,是對中共發展核武器無所作為。中共50年代中期就開始搞核武、導彈,十多年時間搞出了「兩彈一星」。蔣介石曾在中共核爆炸不久提出,應採取軍事行動,在研製出核運載工具之前,摧毀它的核設施。但在美國人那裡,蔣碰了軟釘子。顯然,美國對中共核野心及核瘋狂的認識明顯不足。現在追悔莫及。(據赫魯曉夫回憶,毛澤東曾經對他說:如果核戰讓世界人口損失一半,但還會剩下一半,那樣帝國主義將會被全部毀滅,而社會主義還會存在……當然,美國和蘇聯先後也曾動過念頭,對中共核設施進行「外科手術」,但陰差陽錯,都未成行。也算是中共運氣好極了。)

1972年尼克松訪華是中美關係的一個轉折點,更是對中共的一次歷史性的誤判。共產黨竊國後,毛澤東治國無術、鬥爭在行,反右、大躍進、大饑荒、文革等等,國家到了崩潰的邊緣,9.13林彪事件標誌著毛的政治破產,對外還「兩個拳頭打人」(既反美又反蘇),內外交困。居然,尼克松這時來與中共和解,真是對毛、對中共大拉一把。(蔣介石最恨的兩個人,尼克松是其中一個。)

尼克松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一搞就是44年。其中,1979年中美建交,中共出兵越南讓美國喜不自勝,聯合抗蘇和中共的「改革開放」,使中美關係進入蜜月期。可是,1989年的六四大屠殺,給許多美國人澆了一盆冰水,令他們清醒許多,包括美國漢學權威費正清。費與中共頗有關係,在1991年去世前兩天出版的《中國新史》一書中,改變了以往的觀點,認為:中共政權是專制王朝的現代翻版,如果不是日本侵略,南京政府也可以逐漸導使中國現代化,而中共的崛起也並非不可壓制。

美國政府卻沒有被澆清醒。布什政府雖然表面上聯合制裁中國,但卻暗地裡派特使訪華,沒多久制裁就不了了之。之後的克林頓政府,先是把中共人權問題和最惠國待遇脫鉤,後又放中共進入WTO。中共利用經濟利益橫掃美國和西方。美國政府還自欺欺人地說:中國的經濟發展將會推動政治民主化,中國將融入國際大家庭。

2001年小布什上台,因中美矛盾有所發展,一度欲調整對華政策,但立即又被「9.11」模糊了戰略視野,將恐怖主義作為美國的主要敵人,竟聯合中共反恐。一些人鼓吹「中美國」,中美聯合主導全球治理。2009年「社會主義總統」奧巴馬上台,對中共綏靖的路就走得更遠了。中共乘機做大,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全球野心膨脹。美國這才感覺到了危險,開始醞釀對華政策調整。

2016年奇蹟般當選美國總統的那個人,就是川普,就是他完成了美國對華政策的歷史性轉折。他不是從尼克松那兒開始轉,而是從1936年——中共的正面形象第一次呈現在美國人面前——開始轉。亡羊補牢,未為晚也!

川普從2017年莊園會談給習近平一段轉型時間開始,經2018年開打美中貿易戰,再到2020年的美中新冷戰,內清共產主義流毒,外抗中共全面滲透。

川普正在徹底糾正美國對中共的誤判。今年6月26日,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奧布萊恩發表對華政策講話,反思美國對中共的錯誤估計——「隨著中國日益富裕和強盛,我們相信中國共產黨會實現自由化,可以滿足本國人民日益強烈的民主渴望。」他說:「這種錯誤的估計已成為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對外政策最大的敗筆。」

「那麼,我們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我們為什麼不能看清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答案很簡單,是因為我們沒有注意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的確,自來到世上的那一天起,共產黨的本質從來就沒變過。因此,我們可以說,中美新冷戰,就是解體中共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終極之戰。只有如此一戰,美國才能走出誤判中共八十年的這個沼澤,才能協助中國人民解體中共,才能開闢中美關係和世界未來的新天地。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林輝:還原中共「英雄模範」之埃德加•斯諾
國安顧問:忽視共產意識形態 美國誤判中共
林傲霜:特朗普政府打擊的是中共而非中國
川普:中共所為可恥 連任後要針對它做很多事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思想領袖】庫奇內利談移民 邊界 中國問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