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聞看點】習講話遭刪 武漢紅會掐央視直播?

武漢肺炎疫情中,連續出現病人突然倒地的現象。(視頻截圖合成)
人氣: 4335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2月02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2月1日)繼續跟大家說武漢肺炎的疫情,會講到一些網友的爆料。其中包括一位曾染病的中醫師,親口講述自己治癒的「偏方」。再有會分析一下新華社刪改習近平「2個親自」的背後,以及中共正在全力重蹈「切爾諾貝利」覆轍。

一位自我隔離者的隔離日記

目前這場大瘟疫已經肆虐全國,所有省市全部淪陷,病源始發地武漢的情況最為嚴重。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位武漢朋友今天寫的隔離日記,我們或許可以從中管窺一點武漢民眾的真實狀況。

2月1日,晴

今天算是自我隔離的第一天。今天下午,我老公就有車把他接走。一個人在家,肯定會害怕,超級超級害怕。因為我的情況也不好,我真害怕睡著了就醒不過來了。為了我的孩子,我一定要挺過去。園子你不知道,媽媽有多想你。但是現在媽媽不能和你見面,如果這次能挺過去,往後的日子,我一定會更珍惜。

從今天開始,每天做好記錄。一定一定要堅強,不能哭,保持樂觀的態度。爸、媽,對不起!我不敢告訴你們,因為我現在情況真的很差,我不想你們擔心,請你相信女兒,我一定會堅持。

昨天去醫院拍片,雙肺感染為隨著呼吸困難。現在一個人,誰會知道我有多害怕。給自己一點希望吧,希望社區能給我聯繫到床位。希望能。以(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因為呼吸困難,看不清寫的字。

14日正好是情人節呢,17天後就是我的生日,希望那天能收到你們的祝福。

高燒10天住不上院

再來看另一位患者的情況。大陸律師干衛東發消息,他的堂弟干漢江已經染病十幾天,正在家中自行隔離。目前持續高熱,卻進不去醫院,也無法確診。干衛東表示,「武漢已經稀爛」。

干漢江也在網上曝光了自己的情況,並且公開了自己的住址和身分證號碼。他說自己的父親干章勛1月15日染上武漢肺炎,到武鋼醫院就診,治療一週無效,在21日離世。而他曾在醫院照顧父親,在他父親去世當天也開始發燒。

封城後公交和出租車都停運,自家又沒有車,只能在附近指定醫院就診。每天掛號打針要排4~5個小時,目前連續高燒38~39度以上10天,想住院沒有床位。找社區、市委、疾控中心,都說給反映了,讓在家「耐心等待」。天天打電話沒作用,得到的永遠是「等」。

干漢江說,「這就是讓我們老百姓在家等死啊!」「我天天看新聞上說的這好那好,滿滿的正能量,實際上就是報喜不報憂,負能量全部都屏蔽了!」

昨天(31日)高燒39.8℃,在老婆的陪同下,干漢江去了社區。但社區鎖門不讓進,並且喊來警察,說影響辦公。警察給遣送回家,說住院沒那麼快。要麼回家等消息,要麼送到楊春湖醫院隔離,等著核酸測試。但是楊春湖隔離區護士都不敢進去,不提供打針和藥品。

文章最後部分說,社區今天(2月1日)回覆,讓儘快去隔離,看病情大小排優先級。並且說一天隔離點只能做20個人的核酸檢測,而且只針對隔離點內部的人員,不對居民個人檢測。

老人倒斃武漢街頭

昨天一位白髮老人倒臥武漢街頭,這一幕恰好被法新社記者親眼目睹。這名男子看上去六十多嵗,手裡還握著一個購物袋。一名女子介紹,老人離世的地點,與武漢第六醫院只有一個街區之遙。

全身防護服的警察和醫務人員很快趕到,醫務人員用一條藍色毯子將老人遺體覆蓋。救護車離開後,警方用超市紙箱堆疊起來封鎖現場。法新社記者在現場觀察了2個小時,看到至少15輛救護車經過,前往處理其它通報。後來一輛車窗被塗黑的白色貨車抵達現場,工作人員將遺體裝入了一個黃色手術袋中抬上了車。

昨天一位白髮老人倒臥武漢街頭,這一幕恰好被法新社記者親眼目睹。(AFP)

新聞看點今天收到一位網友發來的視頻,拍攝者深入到武漢第五醫院,拍了一些鮮為人知的畫面,網友在文字中說「屍體滿天飛」。網友一邊拍,一邊解說。

「我是進去看的,但住院的病房就不讓看了。這武昌殯儀館裡面屍袋,乾脆我照給你看看,現在又多了。剛才三個,現在我數一下屍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有八個。哎呀,這麼多的今天死的?這是昨天的是吧?哎呦,死了這麼多啊?往裡面搬屍體。這你家什麼人啊?我的父親。已經沒有生命特徵了,這個也完了啊。這又完了一個。他的兒子已經喘不過氣了,剛才三個,現在五分鐘,又來了兩個。裡面還有屍體嗎?還有啊?這麼多?這也太多了,屍體還在搬。八個屍體。現在8個。你敢不敢去數?」

掐斷央視直播,武漢紅會後台硬?

就在我們整理稿件的時候,收到了一位網友的網絡截圖和視頻爆料。

截圖是澎湃新聞的微博,文字顯示是「央視記者探訪武漢紅十字會  在倉庫物資分發處受到保安阻攔」。說的是今天(2月1日)下午,央視記者試圖探訪武漢紅十字會,在倉庫物資分發處受到保安阻攔,直接切斷了央視的直播。澎湃質疑,武漢紅十字會連央視記者都硬攔?

下面留言的網友表示,「央視直播被紅十字會保安掐斷了,1300W(萬)在線群眾,我真的服了,震撼我全家。」下面跟帖說,「震驚全中國!!!」

有網友猜測,「紅十字連央視記者都敢攔,這倉庫莫不是藏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也有網友表示,「不要逼得太緊,萬一倉庫起火呢。」

我查閱了湖北省紅十字會的相關資料,上面顯示湖北省紅十字會會長是趙海山。公開資料顯示,現年58歲的趙海山是現任湖北省政府黨組成員、副省長。早期在航天部第三研究院8358所任職,後來去了天津任職,再後來到了湖北當官。

2011.10~2018.11,這段期間,趙海山一直在天津市任官職。2018年11月,他到了湖北省任副省長,黨組成員。

這裡有個細節。大家還記得2015年天津港大爆炸事故嗎?那起爆炸事故,官方報告死亡人數至少165人,還有近800人失蹤。那個時候,趙海山恰好是在天津科委任黨委書記、主任職務。後來2016年2月,中共公布事故調查報告處理人員名當中,沒有他的名字。

趙海山在那起事故中沒有被問責,但有網友說他是「帶罪轉任」到湖北繼續當官。紅十字會的保安有這麼壯的膽氣、敢把央視的直播掐斷,與他的後台硬有關?

中共官員有特供

網友發來的另一段視頻,還是跟紅會有關,可能會給您另一種震撼。

今天下午2:30,在武漢紅十字會物資儲放點——武漢國際博覽中心A1展館,來了一輛公務車。車上的一個人從紅會領了一箱3M口罩,被另一個人放進了車子後備箱。然後領口罩的這個人又徑直走進了倉庫,沒有任何人阻攔。車上的司機面對詢問,回答說口罩是「給領導配的」。

從視頻中的截圖中看,這輛公務用車上寫著監督電話:027-82624205。車牌照是「鄂A0260W」。「鄂」是湖北省的簡稱,這個牌照經過網友核實,是武漢市政府辦公廳的公務用車。

我查閱這個電話,發現與武漢市紀委監察委網站公布的電話相同。網站提示說,這是「投訴電話」。

我們再來看網友爆料的另一段視頻,是一位紅會內部員工拍下。視頻中顯示,大大小小的紙箱擺放的到處都是,拍攝者說「你們看一看啊,這是我們收的郵件啊,看看大家」。

爆料網友說,這些紙箱中裝的都是海外援助大陸的醫用物資。但是這些物資都被武漢紅十字會囤積在武漢國博展覽中心A1倉庫。

大家都知道,現在網絡上到處都是武漢各家醫院求援的帖子,醫護人員早就說物資用光了。紅會收到這麼多的物資,為什麼不發放呢?

另外昨天有網友說,協和醫院的醫生因為向社會求援而得罪了當局,結果受到懲罰。沒有防護用品的情況下,醫生們只好用床單自製口罩,用雨衣當作防護服。

在各方不斷曝光下,湖北紅會今天發出了道歉聲明,承認內部分配物資有問題。這也證明,網友所曝光的的消息是真實的,並非空穴來風。

習近平講話央視直播 新華社刪改

說到這,想起了前兩天習近平會見世衛總幹事譚德塞(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時說的一句話:「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央視畫面中,完整地保留了習的這句話。

法廣認為,他說「親自」,可能是為了突出自己的「核心」,「一切都是聽我指揮的」,表明「他對專權的認知程度已經到了情不自禁的地步」。

但是隨後新華社的通稿中,變成了「成立了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統一領導,統一指揮,分類指導各地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從「親自指揮」到「統一指揮」,一個詞的變化,明顯淡化了習的個人成分。法廣認為,新華社篡改習的講話,應該是王滬寧的授意。

因為從12月初疫情爆發,習幾乎沒有多少反應,「指揮得很糟」。這個時候說「親自指揮」,相當於把一切責任都揹在了身上。其次,如果說「親自指揮」,等於是說李克強這個小組長是「形同虛設」。而抗疫任務十分艱巨,要不停奔波到一線視察、指導,但習至今沒有去過武漢。所以不如說「統一指揮」,既沒有放權,又不擔責任。

中共全力重蹈「切爾諾貝利」覆轍

言歸正傳,不管是不是「親自」,很多網民把中共的處理手法,與當年蘇聯時代切爾諾貝利核洩漏事故相提並論。

1986年蘇共時期,切爾諾貝利核電廠發生爆炸。蘇共當地官員隱瞞了核輻射擴散的消息,只是附近3萬多居民被核輻射36小時後才撤離。而前去救災的消防員在不知情、沒有足夠防護裝備的情況下,近距離被核輻射,以致後來出現人體病變等等。

後來清理殘垣敗瓦,前蘇共政府向西德借用月球車,同樣隱瞞了核輻射數據,致使月球車很快出現了死機。最後蘇共又派出60萬人去救災,等於是執行「自殺式任務」。

切爾諾貝利事件,外界普遍認為加速了蘇共倒台。而如今中共官員處理武漢肺炎的手法,與蘇共官員極其相似。可以看出,共產黨並不看重人的生命,它看重的是自己的權力,看重的是政權穩定。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中共早已經惹得天怒人怨,中國大陸的茶壺風暴醞釀很久了。中共處理這場瘟疫的做法,顯示出它正在全力重蹈切爾諾貝利的覆轍。跡象顯示,這場瘟疫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唐靖遠指出,當人們的親人沒了,甚至自己也瀕臨死亡的時候,很難想像人們會做出什麼。

美澳拒中國旅客入境

武漢肺炎疫情日趨嚴重,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今天宣布,即日起拒絕所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入境。從中國前往澳洲的澳洲公民和居民,要接受14天的隔離。

昨天下午,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在白宮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川普總統簽署了命令,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定為「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並採取限制從中國抵達美國旅客的一系列入境措施,從美東時間2月2日下午5點開始生效。

另外,外籍旅客在抵達美國前的2個星期,如果去過中國,將會被拒絕入境,但美國公民的直系親屬及綠卡持有者不會受限。不過只要抵美前14天內曾到過湖北,所有人入境美國都要先接受健康檢查,並且必須接受被監視的14天自我隔離。

稍早時候,美國疾控中心(CDC)宣布,對從武漢撤離的195名美國人進行14天隔離。這是美國50年來,第一次採取這麼大規模的隔離措施。

同一天,美國三家航空公司達美航空、聯合航空和美國航空,都宣布暫停所有飛往中國大陸的航班。前天美國國務院已經發布了最高級別的旅行警告,警告美國人不要前往中國大陸。

據中共外交部說,已經有62個國家針對中國公民採取了入境管制措施,其中包括中共的小兄弟朝鮮和中共的好朋友俄羅斯。

從目前公布的全球染病患者來看,新加坡是中國之外的第二高,有16例確診。隨後是泰國和日本,各有14例。這些病患數字,與當初武漢一下發現27例還差很多,但是各國都不敢放鬆警惕,紛紛拉響了警報。那麼中共在發現疫情之後,是怎麼做的呢?

中共「專家」寫論文,「讓武漢按兵不動」

網友給我發來兩張微信朋友圈的截圖,因為字跡模糊,所以網友把文字也一併發給了我。

這是一篇轉發的文章,題目是「這樣的院士太無恥而可惡!」大概意思是說,去年12月初,武漢一發現疫情,中共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帶著8名院士就到了武漢。但他們不是首先關心如何防控病毒,而是首先搶取武漢疾控中心科研人員掌握的病毒資料數據,隨即馬上趕回北京。

離開武漢時,高福這個團隊說「要給我們至少兩週時間,等病原分析完成後再決定」。但是這些中共專家們拿到數據後,他們幹了什麼呢?趕寫文章。

1月25日,高福領銜的「專家」團隊第一篇研究論文,發表在了《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隨後醫學權威雜誌《柳葉刀》,也連續發表了這個「專家」團隊的8篇論文。

文章表示,「事後恍然大悟,他(高福團隊)是讓武漢按兵不動,讓他們完成論文後再說」。

文章指出,「內行知道:啟動疾控應當先於病原分析!可人家(高福『專家』團隊)代表的是最高專業權威機構啊!被動的武漢政府、可憐的武漢人民、受牽連之苦的全國人民被害慘了!」

文章氣憤地表示,「武漢生死攸關!搶救分秒如金!高福等院士卻置武漢人民生死於不顧,大搞名利雙收!白白失去了早期發現、早期撲滅的黃金時段。把武漢坑慘了!把國家坑慘了!把全國人民坑慘了!」

中醫師的「天賜良方」

節目最後,還是帶給大家一點希望。一位南陽的中醫師,去武漢後也染上了武漢肺炎。他用了一個很簡單的方法就治癒了,不少人都在使用這個「天賜良方」。

「這裡給大家分享一個病案,這個病案就是我本人。我是臘月二十二從武漢回的南陽,到家第二天開始感冒發燒,渾身酸、困、疼。發燒,燒多高我不知道,因為我從來沒有量過。然後呢用西藥退燒,西藥消炎的也用了,抗病毒的也用了,中藥的藥方也用了。它能控制住症狀,會輕,但它始終沒有完全好。這個情況維持了多久呢?大概也就是一週多的時間,8天吧,大概是這樣的事。」

「其實是在第六天的時候有點咳嗽,輕度咳嗽,咳嗽的時候,偶爾會吐那麼一口或兩口痰,但是是鐵鏽色的痰,帶血絲。我就知道這個病已經深入了,但是自己還在積極地運動。」

「在第8天的晚上,燒,發燒,渾身麻、冷、渾身疼,躺在被窩裡面蓋老厚都不行。突然間想起來咱們群裡邊的『大醫』,我們親愛的譚老師,說了一個方:就是大蒜如何如何。我趕緊起來,剝了8頭大蒜。8頭啊,可不是8瓣。8頭大蒜剝下來呢,把它拍碎,放了7紙杯的水,就這樣煮了一鍋的水,一鍋大蒜水。」

「水開2~3分鐘,大蒜熟了。這個時候連喝帶吃,那天半夜,我用了是2紙杯的水和吃的。吃完呢,因為還在燒嘛,我就睡了。第二天早上,一覺醒來,燒也不燒,渾身也不疼了。頭兩天咳嗽的鐵鏽色的痰,它已經變成白色的了,就這麼快!」

「大蒜這個東西呢,是好東西。但是有的時候,咱們大家還真是想不起來去用它。因為經常用,太普通了,太普遍了,我們都不當回事。還是感謝我們的譚老師,他在群裡邊說過這個事,突然間提醒了我。一用,行之有效,且療效確切。就從那天開始過來,我是每天兩次大蒜水,現在是一家喝,也不咳嗽了,渾身沒一點事了。現在是好好的,完全正常。」

「不是說我作為一個中醫,連個感冒都看不了?不是說你看了看不了,當你遇到這個事的時候,你如何去治療它,如何採用比較合適的方法,及時準確地去治療它。」

「大家不要害怕,我正兒八經地在武漢待了多長時間了。回來鎮裡邊,我們鄉裡邊,衛生院幾乎天天打電話問我如何如何,我沒一點事。我又不發燒,又不咳嗽,現在精精神神的。你讓我來個旋風腳、二踢腳,我還能蹦老高,這不就沒事了唄。」

「(大蒜水)我們全家每天喝兩次,熬一鍋,涼了熱一熱,就這樣每天喝。現在一個村左鄰右舍全都喝大蒜水,就這麼簡單的事,怕啥了?」

「大蒜這個東西,不是說抗炎抗毒,或者是抗啥啥。大蒜中醫上來講,它就清熱解毒。就這四個字,把所有東西全概括了,怕什麼了?它還辛,辛辣嘛,還毒表,裡外全給你搞了。」

「武漢那邊有一群病號,我給他們推薦這個東西,他們已經把這個方法推薦給新疆那邊的病人了,所有的病人反饋呢『非常好』。我這兩天還在吃甘蔗,甘蔗稱為皮脂液。一邊喝大蒜水,一邊吃甘蔗,我都有三天沒吃飯了。現在過年的,什麼吃餃子、吃這個、吃那個,我就空腹,喝大蒜水,吃甘蔗。一天兩根甘蔗,兩根甘蔗的意思是我們當地的細甘蔗,其實也不燒了。兩根細甘蔗那就相當於粗甘蔗的大概有5節吧,那麼多,一天的量。天天如此,餓了喝點開水,吃甘蔗。這也算是激發自己潛能的一種方法,這叫飢餓療法。」

「甘蔗這個東西也相當養人啊,稱為皮脂液嘛,也走肺,這個季節正用的一個東西。當然大家也可以用白蘿蔔、大白菜幫啊、藕節啊,蓮藕嘛,像這些東西、白梨啊,熬成水,一家人都喝就可以了。因為這個季節所用的東西,它就能調治這個季節的病,就這麼簡單。」

這個方法大家可以試一試,看看是不是有效。如果有效,您可以給新聞看點發送一份反饋,說一下您的情況。不過,需要向大家說明一點,我們收到的郵件太多,不能一一回覆,請您見諒。最後祝您和家人平平安安。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20-02-02 6: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