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華人談武漢肺炎 大陸親人為何反目?

海外華人的推文。(推特截圖)

人氣: 376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2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洛杉磯報導)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海內外華人的反應呈現兩極分化。當海外華人試圖和國內親人報告他們在互聯網防火牆以外看到的信息時,卻遭到家人的不理解甚至反目。

南加居民陳太太生日剛好在正月,往年在國內的父母和兄弟姊妹都會趁過年休息祝賀她生日快樂。今年卻沒任何人給她來信祝賀,「就想她們有多生我的氣吧,感覺防我比防『瘟神』還厲害」。

原來是因為陳太太「和國內家人講疫情,我大年初二就被我爸發信罵了。過了幾天,我先生在我娘家的家族群裡發了一條消息,我弟弟和他來往了幾句,說他傳謠,最後他們直接就把我先生從群裡踢了出來,一家人都對我沒有好態度。我想他們可能真的承受不了這些現實,寧可相信這一切都是假的最好了。中共的宣傳實在是深入骨髓呀!這些日子,我們心情一直都不好,心裡一直有種悲涼的感覺。」

陳太太的老家是山東臨沂,山東第一個封城的地方。

「昨天又跟我爸吵了一架」

北美華人e網論壇上一位網友說:「昨天又跟我爸吵了一架,這是冠狀病毒流行以來的第二架。他還是堅持認為這次的病毒是美國的生化攻擊,說美國人是世界上最壞的種族——明明自己境內流感已經肆虐到天怒人怨、哀嚎遍地了,死亡率比肺炎高多了,死的人比中國多多了,美國自己沒執行力封城斷航,一天到晚宣傳中國的肺炎死了多少人,還有臉跟中國斷航?還不給支援⋯⋯」

「我說他消息閉塞。他說我被美國洗腦了,良心大大地壞,然後憤而掛電話了。」

「他是從內心深處相信黨、相信政府,覺得壞事都是美國人做的。搞得我也疑惑了⋯⋯也許我們在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

「表姐在微信給我說好自為之、各自安好——是啥意思?」

另一位網友說:「加入了家裡的群,包括我家人和姨媽家一家人。我和表姐們都很熟悉。她們都是機關普通幹部。前一段時間,有人在群裡,貼了華(春瑩)的發言說美國對中國沒有實質的支持。我貼了幾張圖,說明美國對中國是有很多幫助,美國是中國的朋友。結果,有人就說不要傳謠,要相信黨。」

「我退了群,覺得沒啥意思。今天表姐發微信說,在美國不容易,你們要保重。我給她科普了一些共慘黨的罪行和真相。結果她給我說,好自為之,各自安好。這是要跟我切割的意思嗎? 如果是的話,我覺得也沒必要跟她多費話了。」

「這次病毒事件,對家族群裡的人,很失望。看見的全是人民日報的調調。」

精神科醫生:中國社會患有群體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紐約精神科醫生楊景端認為,這種認知分裂現象起源於慢性「創傷後應激綜合症」(PTSD)。

他在2005年一次極具前瞻性的演講《中國社會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中說:「你們海外的人可能都知道,當你跟大陸人講一些你知道的消息時,他不愛聽,甚至還跟你吵,還很生氣。這叫認知分裂症——社會心理學上一個重要概念,描述了一個現象:當一個人面對兩個互相對立的信息時,特別是當一個信息很殘酷,他不舒服,很痛苦,又不能做什麼,一做他的生命又有危險。他就必須要否定一個、進一步合理化另外一個。就看哪一個對他來講更安全。所以他迴避政治問題。一談政治就害怕,這是慢性「創傷後應激綜合症」(PTSD)。」

他說中國社會存在一種群體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而中共就是製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大師」:「它對生命的滅絕和對生存權利的剝奪,從建政一開始,每一次政治運動,三反五反、反右、鎮壓反革命,到文化大革命、六四、鎮壓法輪功⋯⋯它一次一次地告訴人們:我會毫不猶豫地對你下手。它又有給你小恩小惠的權力。它控制了你的所有生活資料,給你分房子、提級、給你平反,它讓你得到好處,但是有一個前提,所有這些好處都是在恐怖的框架之下,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最愛說一句話:人最大的人權是生存的權利,讓你們時時刻刻感覺到:你的生存就在一念之間。」

除了時時刻刻的恐怖威脅加上小恩小惠,讓人產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還必須有另外一個條件:輿論控制。

楊景端說:「為什麼中共千方百計地要控制筆桿子、控制輿論工具,就是讓你的思想意識根本不會接受到第二種信息。除了它給你的,你不會相信任何人跟你說的話。這對它來講就是生命線,就是製造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一個重要條件之一。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從小就要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所有的輿論都告訴你:只有共產黨能把中國管住。」

最後,當人們感到絕望、無路可逃、再努力也是徒勞時,就會產生匪夷所思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加上一次又一次的運動,讓中國人民反覆受到創傷,反覆感受恐怖,使得他們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永遠得不到康復。

儘管如此,楊景端認為:「我們中國人既沒有瘋也沒有病,只是太熱愛生命了,太想活著了。否則我為什麼要得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啊?不就是為了活下來嗎。只好認同共產黨以求生存。」

為此,楊景端呼籲海外華人對大陸同胞要有耐心:「不管他現在對你的說法做法,是什麼樣的態度,我們不能夠責備、嘲笑、謾罵、或者施加壓力。我們要讓他們始終感覺到,我們在支持他們,我們理解他們。我們千方百計地想要他們知道真相。至於說他願意接受到什麼程度,那應該是他自己有一點時間和空間來做。我們一定要揭露施暴者的邪惡和偽善。特別是偽善。讓所有中國人知道:你(中共政府)給我發工資是應該的,那本來就是我的勞動所得。你沒有權力來殺我。最殘暴的人就是最虛弱的人。害怕的應該是暴君而不是我們。」

被國內家人踢出群的陳太太說:「現在國內親戚都不理我們,我暫時也不想和他們聯繫,看看後面事態發展的情況再說吧,現在我們老家那只是封閉管理了,死的還沒有那麼多,也許只有事到臨頭了,他們才會害怕。」◇

責任編輯:孟文瀾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評論
2020-02-14 6: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