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進退維谷的等候

作者:青松

或許有些冥冥中的安排都是以耐心等候為條件的,我們需要有足夠的堅韌與定力,等得下來,才能熬得雲開見月明。(fotolia)

  人氣: 192
【字號】    
   標籤: tags: ,

車庫的出入口新換了車牌識別裝置。昨天入庫的時候出現問題,我們的車牌不能識別,給工作人員電話,他手動操作給打開欄杆的。我問他,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問題,他說正在調試,偶爾會出現識別不了的情況,慢慢都會解決。

昨天出問題,還不算特別麻煩,因為我們前後沒有車輛,只是耽擱一會兒。今天早上,問題麻煩了。我們開到出口,車牌還是不能正常識別,欄杆沒有打開。附近又沒有工作人員,給物業辦公室打電話,還沒有人上班。

先生下車,決定去找值班的保安人員協助解決。車堵在出口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我想把車倒回車庫。但是還沒等動,後面已經有幾輛車依次跟過來。車道是單行的,我們出不去,他們也出不去,他們停在後面,我們也沒法倒回去,一排車就這樣卡住了。

我打開車門,告訴後面的司機,已經去找工作人員,請他們稍等。我坐回車裏,看著眼前這進退都行不通的場景,如坐針氈。幾分鐘後,先生找來保安人員給打開欄杆,已經排了老長的車隊終於依次駛開……

回想剛剛坐在車裏的短短幾分鐘,似乎經歷了漫長的歲月。有時候,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等候便成了我們唯一的選擇。卡在進退之間,很難懷著平和冷靜的心態去等,煩躁焦慮默默升級。明知道情緒無用,我們還是很難壓得住。

仔細想想,生活中的好多場景其實都是最生動的課堂。就像我們卡在車庫出口,半米之外,就是自由的空間,但我們越不過那道欄杆。前進與後退,都將打亂秩序,甚至帶來危險,代價是無法估量的。人生的無奈,多來自於此吧:太多牽制,太多我們無法改變的因素。

進退維谷的時候,我們看似是被動地等待,其實是在磨練內心,就像我那如坐針氈的幾分鐘。或許有些冥冥中的安排都是以耐心等候為條件的,我們需要有足夠的堅韌與定力,等得下來,才能熬得雲開見月明……@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20年1月28日,美國神韻巡迴藝術團的全球巡迴演出抵達荷蘭布雷達的沙賽劇院(BREDA Chassé Theater),精采的首場演出令觀眾席不時爆發熱烈掌聲,古老而雋永的神傳文化讓觀眾們流連忘返。
  • 華人不熟悉民主選舉嗎? 有國內來的友人告訴我們說,從中國移民來的人,可能會比較欠缺所謂「選舉制度」的概念,但我們卻不以為然。真正搞不太清礎的是何謂「民意代表」和「民選官員」的概念,而不是選舉制度。
  • 歷史上孫權的父親孫堅允文允武,可以說是一個大英雄,那麼孫堅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而國賊董卓又是怎麼死的呢?
  • 青州兵從黃巾軍起家,被曹操收編,跟隨曹操征戰四方,在曹操去世後解散,就像上天給予曹操的兵器,隨著曹操走上歷史舞臺,又隨著曹操走下歷史舞臺,讓人唏噓不已。
  • 都會男女會客室
    感情的確很難像天秤一樣,付出與獲得無法取得平衡。然而,相愛的力量有多大,就能走多遠!
  • 陳陶(約812年—約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詩人。其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1],《隴西行》為其傳世名篇:「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伶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2]大中時,遊學長安,後隱居南昌西山。有詩集十卷,已散佚,後人輯有《陳嵩伯詩集》一卷。《全唐詩》存錄其詩二卷[3]。
  • 一千多年以前,一個平凡的春日的清晨,陣陣清脆的鳥鳴聲,擾亂了一個隱士的睡夢。隱士醒來後,沒有空閒去責怪那喧鬧的啼鳥,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整夜的瀟瀟風雨,又想到窗外的滿樹芳菲,此時大半都已凋落了吧?
  • 在強權甚至邪惡統治的年代,我們或許沒有反抗的勇氣,但我們有不合作的權利,有不助紂為虐的選擇。聽說在像家鄉這樣民風傳統的古老城鎮,文革的衝擊遠比大城市來的小,打死人的案例鮮有發生。所以我們家的故事不會是鳳毛麟角。
  • 示意圖:唐 周昉《簪花仕女圖》描繪了唐代的宮廷生活。(公有領域)
    丈夫是皇帝,外公是皇帝,舅舅是皇帝,表哥是皇帝,她的一個兒子也是皇帝,三個孫子還是皇帝。輕而易舉,她就能成為武則天第二。可是當百官請求她代行皇權的時候,她拒絕了。她是史上唯一經歷了八朝皇帝的女人,以五朝太后、太皇太后之尊,挽大唐於風雨飄搖。
  • 寶釵,《十二金釵圖冊》,清 費丹旭繪,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塵世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入泥淖,她相信「東風捲得均勻」, 所以風雨陰晴,「任他隨聚隨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