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肺炎「零號病人」的追蹤與消失

【大紀元2020年03月01日訊】

前言

在人類瘟疫史上,查找「零號病人」都是最為關鍵的一個環節。

可是,中共病毒疫情發生兩個月,號稱病毒研究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共當局,還沒能完成對傳染病調查來說至關重要的來源問題,以及誰是染疫及擴散病毒的第一人。為了進一步混淆視聽,中共御用專家從一開始將病毒來源引導到「華南海鮮市場」,以躲開人們對「人工合成病毒」的指控,由於大量事實無法繼續維持這一謊言;現在他們又將病毒來源的可能性指向海外。

零號病人」在控制傳染病流行當中是最重要的患者之一,對於疾病控制機構來說是查找疫情的起源,控制疫情擴散最重要的第一手資料。可是這場中共肺炎爆發以來,一開始中共政權不僅不重視,反而隱瞞疫情;由於對疫情的隱瞞,必然導致隱瞞「零號病人」,甚至讓「零號病人」消失掉,因為這也是對疫情隱瞞而導致這場瘟疫大爆發,最直接的證據;更是人工製造病毒可能性最有力的證據之一。

由於中共政權御用的科學家們,通過官方控制的媒體,特意把疫病來源引導到「華南海鮮市場」之時,武漢P4病毒實驗室已被中共軍方的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此舉揭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可能與軍方的關聯,這種關聯令外界之前廣泛擔心的中共軍隊在武漢P4病毒實驗室開發生化武器成為可能。

一、「零號病人」的重要性

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得傳染病或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而在流行病學中,它被稱為「初始案例」或「標識病例」。找到和確認零號病人是追查流行病源頭最重要的一環,他就可以查到這個病是從哪裡來的、是怎麼傳播的,對控制疫情是至關重要的。

同時,找到「零號病人」,一是可以準確確定傳染疫病的爆發時間,二是能夠將傳染源鎖定和標識出來。

找到「零號病人」的意義:

可以對「零號病人」的接觸史、發病史、行為路徑進行排查,能夠快速找到潛在的中間宿主,以及判斷出主要的傳播方式和傳播途徑,從而採取更為有效的防控措施,來降低傳染力度。

儘管我們已經知道蝙蝠身上攜帶的中共病毒和這次新冠疫情有著95%的同源性,但中間宿主究竟是誰?專家們並沒有找到,如果找到「零號病人」對於找到中間宿主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

因此,找到他就相當於找到了一把能從源頭剪斷流行病的利器。

2011年英國一家醫院突發多例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就是通過對細菌進行基因測序而快速追蹤到了最初的病源攜帶者,並將其隔離治療,從而控制了險情。2014年埃博拉病毒的「零號病人」,也是通過病毒比對,最終確定是一名幾內亞2歲男童。

「零號病人」對應的學術用語是「原發病例」,通俗理解為在這位患者身上「某種病毒首次從動物進入了人體」。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寧毅認為,目前我們並不確認中共病毒從動物到人類的信息,「如果零號病人接觸到的是我們懷疑的蝙蝠、果子狸、穿山甲等常見暴露因素,但我們沒有發現,其他人接觸到這種暴露因素就可能發病。這就是我們尋找零號病人的意義。」

二、模糊不清的「零號病人」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內的野生動物交易一直被懷疑是導致疫情的罪魁禍首,但這名老人的經歷正為該結論帶來挑戰。有學者和網友紛紛質疑,病毒是否有潛在的其他源頭,包括是否可能與武漢病毒研究所存在關聯。

武漢市衛健委曾在一份通報中指,首名中共肺炎病例的發病時間是去年12月8日,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1月24日發表的一篇由收治中共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的論文,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12月1日。該論文由近30名中國醫療機構的研究者所撰寫,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線。

金銀潭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ICU)主任、也是上述論文作者之一的吳文娟醫生週一(2月17日)對BBC透露[i],這名12月1日發病的病患是一名年過七旬的男子。12月1日這個發病時間是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綜合家屬回憶得出的結論。

吳文娟表示,這名老人此前便患病在家,並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後者是武漢一家販賣海鮮和野味產品的交易集市。由於疫情爆發初期有大量該市場的商戶患病,一度被認為是疫情的起源地。

「他住在離海鮮市場四五站(公交站)遠的地方,」吳文娟說。「而且因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門。」

據《柳葉刀》刊載的論文披露,該老人的家人在其發病後,均未出現發燒或呼吸系統症狀,其與後來的病人間也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而在他發病10天後,才另有3人出現相關症狀,其中2人也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三、指「零號病人」是研究員

華南理工大學學者肖波濤日前發表報告指出[ii]:武漢病毒實驗室有研究人員被蝙蝠血液及尿液濺到,之後自我隔離14日,報告並質疑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病毒源頭之說,到了最近,大陸傳媒又傳出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一名女研究員黃燕玲就是所謂的「零號病人」,即今次中共病毒肺炎的第一個染疫病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

更使得事件陷入撲朔迷離的是,當大陸新京報的記者向該所查詢有關零號病人的傳聞時,該所首先否認有黃燕玲這個研究員,但知悉該所網上確有這個人的名字之後,又承認此人曾在該所工作,但現在已經離職,去向不明。

中共病毒疫情發生兩個月,當局還沒能完成對傳染病調查至重要的源頭,以及誰是染疫及擴散病毒的第一人,但近日大陸傳出「零號病人」是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P4病毒實驗室一名女研究生黃燕玲,指她做實驗時被泄漏病毒感染死亡,遺體火化時又感染殯葬人員,令疫情傳播。

新京報向該所專研蝙蝠中共病毒的研究員石正麗,及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求證,兩人都稱不清楚該所是否有黃燕玲其人,稱研究所有逾千工作人員,疫情中無一人感染。網民隨即指研究所官網上有黃的名字,惟名下內容已刪除。

網上又突然流出該所所長王延軼給員工郵件截圖,內容包括「不明原因肺炎已引發社會恐慌」、「全所相關工作正在開展」、「衞健委要求不許向外透露疫情」等。郵件是1月2日上午10點發出;說明衞健委1月2日前就已對疫情做指示,再證當局隱瞞疫情,罔顧百姓生命安危。

武漢P4病毒實驗室是中國、也是世界頂級病毒研究機構,由法國幫忙設計建設,標誌中國擁有研究利用烈性病原體的硬件條件。目前全球僅美、英、法等九國擁有P4病毒實驗室。有報道指,武漢疫情發生後,中共軍方生化武器專家、軍事醫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長陳薇少將已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揭示該實驗室可能與軍方有關。

四、俄羅斯衛生部報告:新病毒是重組結合體

俄羅斯聯邦官方網站在1月29日發表,第1版《預防、診斷、治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報告,並於2月3日發表第2版,是根據第一版改編,但是相關內容在第二版中,並沒有太大變化。一共是51頁,上面有俄羅斯衛生部長以及俄羅斯聯邦消費者保護局局長的雙簽名。

內容指出,中共肺炎是一種由蝙蝠所攜帶的病毒與另一種未知病毒的結合,基因排列順序和SARS有70%的吻合,是一個綜合體。

另外,文件也指出,此種合成病毒對心肺疾病、高血壓及抽菸者,致死率高達25%,因為病毒是通過人體中的ACE2細胞(人體細胞的血管張力素轉化酶2)相互吸收,上訴3種人的ACE2細胞較高。另外,透過支持療法康復的痊癒者,他們體內的抗體相當不穩定,有再度被感染的可能,因此俄羅斯科學家也認為,利用康復者的血清進行治療,有潛在的風險。

中國中共肺炎是人工合成病毒的傳言甚囂塵上,事實上,俄羅斯衛生部日前發布的一份官方報告就揭露出中共病毒可能是一種重組的的病毒。

報告裡所附的臨時指南透露,於2019年12月出現的中共病毒,從臨床訊息來看想要預防和治療是相當有限的,其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出現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

俄羅斯衛生部表示,中共病毒屬於RNA的單鏈病毒,在冠狀病毒家族裡歸類於β-CoV,同家族的還有SARS和MERS。

該指南第4頁提到,「中共病毒可能是蝙蝠冠狀病毒與未知病毒重組而成」,其遺傳序列與SARS相似程度達到70%。目前並不完全了解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髮病機制,被感染後似乎並不能免疫,有可能發生再度感染。

五、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同時下令銷毀新冠疫情證據

中共肺炎在全國蔓延,全國感染人數成了中共的一個最大祕密,各地紛紛掩蓋疫情真相。

2月18日,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刊發的論文顯示: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武漢和湖北就可能已經出現了104名中共病毒的感染者,並在之後的10天裡增加了653人(其中88.5%在湖北省內),然後再在2020年1月11日到20日之間又暴增5417(77.6%在湖北省內),並在1月的最後10天裡徹底爆發,新出現了26468人發病(湖北占74.7%),但隨著防控手段的升級,在2月的前11天裡新增人數放緩到了12030人。[iii]

論文談到在去年12月31日前,武漢和湖北就可能已出現了104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但武漢市衛健委12月31日首次公開發布通報時稱,目前僅發現27例病例。兩者相差近5倍。

而全國確診病例1月1日至10日裡增加了653人(其中88.5%在湖北省內)。但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通報稱,截至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病例僅有41例。兩者之間相差約15倍。

該論文還說,1月11日到20日之間,全國又暴增5,417例(77.6%在湖北省內),達6,174病例 。但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數據是:截至1月20日18時,全國共有217例確診病例(武漢市198例)。全國少報28倍,武漢少報22倍多。

日前,大紀元獲悉遼寧省衛健委下令要求朝陽市衛健委相關人員銷毀中共肺炎疫情的內部文件。文件說的是朝陽市衛健委按照省衛健委要求,要求朝陽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辦公室、北票市政府辦公室、龍城區政府辦公室、雙塔區政府辦公室、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政府辦公室、建平縣政府辦公室等相關人員,在傳遞有關中共肺炎信息時,都已簽署《保密承諾書》。承諾書內容都是一樣的,只是簽署人不同而已。

該承諾書說,對於2月21日發送的保密數據,他們本人承諾:

1. 立即銷毀保留在電腦、U盤、手機等儲存設備裡的數據文件,以及拍攝的照片、記錄的文字等信息。

2. 絕不以任何原因、任何方式複製、使用或向其他人發送上述數據資料。

3. 除法律規定的形式外,不得向其它機構和個人泄漏此信息。

如有違反上述內容的,其本人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和一切後果。

文件稱,目前,朝陽市交通局、凌源市政府辦公室、龍城區政府辦公室,已經銷毀了相關數據。

六、結語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同時下令銷毀新冠疫情證據,這是致使中共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最為重要的原因。

中共政權的維持依靠的是謊言和暴力,即使在疫情全面危及到人民的生命之時,這個共產黨的邪惡政權依然是、而且公開的叫囂:在防治中共病毒當中要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

最近幾天,疫情正在迅速的向世界擴散,為了進一步混淆視聽,中共御用專家從一開始將病毒來源引導到「華南海鮮市場」,以躲開人們對「人工合成病毒」的指控,由於大量事實無法繼續維持這一謊言;現在他們又將病毒來源的可能性指向海外。這也是中共有意讓「零號病人」消失的原因。

責任編輯:高義

 

[i] 汪宜青,模糊不清的「零號病人」與病毒來源爭議,2020年 2月 18日

[ii]甄樹基,武漢研究所外泄病毒傳言未止又有消息指「零號病人」是研究員,2020年 2月 17日

[iii] 環球時報-環球網,中國疾控中心最新重磅論文:去年或已有104名感染者,2020年 2月 18日

相關新聞
王友群:關於中共病毒研究所的三個「謠言」
【一線採訪】北京爆發疫情 實情被掩蓋
歸真:共產新冠病毒為禍世間溯源
王友群:習近平面臨保黨還是保命的選擇
最熱視頻
【直播】白宮簡報會:抗議持續 暴力緩解
【珍言真語】從六四倖存 林洋鋐為反送中辯護
【有冇搞錯】網傳李克強檢討信 習李之爭表面化
【胡乃文開講】牙不好原因在腎?中醫2招保養 牙齒不鬆動
【新聞看點】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亂大外宣
【思想領袖】中共屢用藥品短缺威脅美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