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共甩鍋美軍 升級對美信息戰?

人氣 6988

【大紀元2020年03月15日訊】本週陸媒的一篇《發哨子的人》在遭到刪除後,網民用包括竪排,火星文,甲骨文等十多種方式進行接力傳播,蔚為奇觀。

另一方面,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週四(3月13日)在推特上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此舉立即引發美國媒體和政界人士的高度關注。官方為何如此不遺餘力地要刪除一篇文章?趙立堅此舉意味著什麼?

嘉賓:陳破空 唐靖遠
主持:方菲

熱點互動】趙立堅「甩鍋」美軍,川普回應;疫情未消,中共為何升級對美信息戰?《南華早報》最新文章爆驚人內幕!發哨人文章因同樣原因被刪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3月13日星期五。本週大陸媒體的一篇報導《發哨子的人》在遭到刪除之後,網民用十幾種不同的方式進行接力傳播,蔚為奇觀。外媒說這是繼李文亮之死,中共官員要求武漢人民感謝之後的第三次輿論風暴。另一方面,中共在國際上持續推行另類的疫情故事,週四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文上稱,疫情可能是由美國軍人帶到武漢的,引發軒然大波。

那麼為什麼中共要不遺餘力地去刪除一篇文章?那麼這個趙力堅的推文是否意味著中共信息戰的升級?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起來討論這些問題。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唐靖遠先生您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那麼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大家熟悉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先生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你好,各位觀眾好。

發哨人文章引發輿論對抗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主持人:好的,謝謝二位。先來談一談這週引發熱議的《發哨子的人》這樣一篇文章。我想先請唐靖遠先生談一下,這篇文章可以說引發了一種,不能說貓捉老鼠,但是是一種輿論的對抗的風波。那網友用十幾種方式,真的讓人歎為觀止,包括什麼甲骨文啊,還有星球大戰版也進去了。非常罕見在中國網絡上面有這樣一個網民和網警之間的對抗,您怎麼看這個事情?您覺得這個事情說明了什麼呢?

唐靖遠:首先我覺得這個事情,它其實剛好印證了中國過去一句古話叫做「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自古以來對老百姓言論這方面,其實你都知道它這個道理,你越堵塞,其實最後後果是越嚴重的。因為《發哨子的人》這篇文章,這個事情我覺得它和之前李文亮之死,其實是有一個前後聯繫的。就是說李文亮之死當初就引發了一次輿論的海嘯,可以這麼說。其實那個時候很快就被封帖、刪號什麼的,全部都給它鎮壓下去了。

但是其實你會發現民眾的這種憤怒,就是民眾對你這種封殺言論自由的這種憤怒,它其實並沒有消失,它其實是積壓在那兒了,那麼在一個合適的時間,一個合適的時機的時候,它還會再次爆發出來,所以這個就是我們看到「吹哨人」這個事件,一下子會成為一個現象級的,這麼一個就是令人驚訝的現象。因為李文亮之死這個事情本身,它其實那個餘波一直都在的。我們知道李文亮他不是說他在微博上面,他其實已經死了很長時間了,可以說。

但是非常奇特的一個現象,李文亮在微博上面留下的最後一條微博,到現在都還不斷的有人在那去留言,就是當成他還是活著的一樣。

主持人:一種紀念的。

唐靖遠:對,一種紀念一樣,每天都還跟他說話,每天跟他問好。然後這個積累已經到了什麼程度了,已經到了59萬條留言,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所以我覺得這個現象其實它和「吹哨人」這個現象,其實它是一個一前一後的,相當於是一個後效應。什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都知道李文亮也好,包括這個「發哨子的人」裡面提到艾芬這個醫生,她就是發哨子的人。他們倆其實都不只過是普通人,他們不管是發哨也好,還是吹哨也好,他這種行為只不過是做出了一個普通的正常人,在正常情況下會做出的一個舉動、一個反應,就是告訴了自己的親朋好友、一個同事。其實嚴格意義上說,他們還算不上是一種力挽狂瀾這樣的一個英雄。但是他們這樣的行為在現在已經都被視為是一種,當成是一種英雄一樣的來紀念。已經有人在形容說李文亮這個微博,這59萬條留言是一道網上的哭牆,是這麼來形容,它已經成了一種文化現象了,其實可以這麼說。

所以我覺得它這背後體現出來一個最突出的問題,就是民眾已經在把他們當成英雄來紀念的時候,它其實反過來說明,一種非常普通的正常的行為,居然都會成為一種英雄行為的時候,它說明什麼?恰恰說明這個社會的這種扭曲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人的一個正常生活的底線了,我覺得這個是第一點。

第二就是艾芬這個發哨人這件事情,就像剛才你說的,被十幾種,其實不只十幾種啦,已經起碼是幾十種這樣的形式傳播,就被形容為是一種史詩級的這種傳播的現象。它背後體現出來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就是突然在某個一瞬間,會發現大量的民眾、這些網民,他們形成了一種高度的默契。

主持人:嗯。

唐靖遠:他們以一種高度的默契來做這種接力的傳播,這種行為其實恰恰是中共最害怕的。因為中共最怕的就是民眾這種,因為他是自發的,其實沒有誰來組織,誰來當頭什麼的,但是他卻自發的出現了這樣一個像噴發一樣的這種現象,那麼對中共來說,這種自發的、高度默契的,而且又是一種對抗性的行為,我們為什麼說它是一種對抗性的行為?我們都知道就像你剛才提到,他這個很多的轉發,把它製作成什麼甲骨文啊,製作成還有摩爾斯電碼等等。

主持人:刪了又貼,貼了又刪。

唐靖遠:其實對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其實根本就是看不明白的,看不懂的,但是這個已經不重要了。所有參與這件事情的人,他們已經都知道,這個能不能讓人看明白這篇文章的內容已經不重要,重要就是什麼?我一定要把這個文章、這件事情,我的聲音一定要發出去。

主持人:它是一種姿態。

唐靖遠:對。它其實是一種非常強烈的對抗的姿態,你越要刪,不讓我發聲,我就一定要發出聲音,它其實就是已經,它的意義是在這兒了。他已經不在乎這個文章究竟能不能被人看懂,這個本身,就是文章內容本身的傳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把聲音發出去,是這一點。所以這點我覺得它背後其實說明一個非常關鍵的東西,它是什麼?就是官民之間其實是一種不可調和的矛盾的對立,它並不是官方媒體所說,它是一種行為藝術。

沒有這麼多的人會有這樣的,在這種時刻,用這種危及生命的,這麼多人死了,這麼多家破人亡是吧,拿這件事情來好像當成一種閒情逸致一樣,來作為一種行為藝術來表現,沒有人會這樣做的。他們這樣做其實就是處於一種最根本的,官民對立的不可調和的一個矛盾。所以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我們看到中共官方這種應對,他也是一方面在國內就拚命地不停地刪,對抗嘛,另一方面就是轉移矛盾的焦點,把這個焦點轉移到國外去。

就像我們看到現在的,比如拚命地煽動,把病毒來源什麼這些責任往海外去進行轉移,我看到是這麼兩點。

文章瘋傳說明兩點:民意和能量

主持人:是,破空先生也請您來談談這個現象,因為我看到網上也有人說,說我就是要看這麼一篇文章而已,然後就是轉發一篇文章而已,就是一篇講真話的文章,都要這麼前仆後繼地這樣的去看。那我看到崔永元有一句話,他說不就是一篇文章嘛,結果你把它封成一本聖經。您怎麼看這樣一個現象,就是在短時間內,這個其實是第三起輿論風暴,那這是不是就像許章潤教授所說的,真的是憤怒的人民已經不再恐懼了呢?

陳破空:這個說明了兩點,一是民意,二是能量。說民意就是中共通過操縱水軍、網軍、五毛黨、自乾五、小粉紅形成了一個虛假的民意。就好像中國的民意跟中國共產黨綁在一起,跟所謂的黨中央綁在一起,形成了所謂的萬眾一心。這是中共官方媒體、官方的網站到處所呈現的東西。但是《發哨子的人》這個《人物》雜誌所刊登的文章,被中共刪除之後,網民卻整體地行動,對中共說不,體現了一種真實的民意。

真實的民意就民意的主流是跟中共作對的,他們要了解真相,他們不相信中共的宣傳。所以這個網民的集體發酵,億萬網民、千萬網民的行動證明了真正的民意所在,一下戳穿了中共的謊言。另外一個就是能量,我們知道中共封網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沒有一個世界上的網絡有中共封得這麼嚴,嚴厲的封鎖,然後無數的敏感詞、特定詞、限制詞、過濾下架等等。封鎖的這麼嚴,但是現在這些網民,千萬網民通過了各種接力賽的方式,壓倒了中共。

他們通過16種以上的文字,什麼甲骨文啊、梵文、正文、繁體啊,甚至亂碼、錯字,還有其它的文字,比如日語、德語、韓語,甚至越南語等等。通過這些文字保存了16種版本以上,跟中共做接力賽,最終中共是敗了。也就是說中共的防火牆神話被戳穿了,這個防火牆並不是萬能的,並不是無所不能的。只要網民能夠萬眾一心,能夠通過接力賽的方式,這個互聯網的封鎖長城是可以推翻,可以戳破,可以找到它的縫隙和漏洞。

所以這次中國的網民做了勇敢的嘗試,而這已經是第三波民意的海嘯。中共已經承認前兩波的民意海嘯,這個李文亮醫生形成了輿情發酵,而中國的網信辦24小時跟蹤,所以是重大的網絡事件。之後就是中共現任的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所發起的,所謂感恩教育,要大家感恩總書記、感恩共產黨。結果出來之後,又引起了輿論發酵,排山倒海的譴責,之後不得不趕緊下架刪除。那麼這第三波輿論導向,就是力挺艾芬,力挺這篇文章,留下這篇文章,留下一個史詩般的文章。

然後據說現在連最先進的區塊鏈都已經以永久的方式,不能改變的方式留下了這個文章。這足見中國14億人民真正的民意,民心所在。

《南華早報》文章爆驚人內部 發哨人文章因同樣原因被刪

主持人:好的,謝謝破空先生。唐靖遠也請您談談,剛才我也提到有人就說,不知道是不是崔永元說的,不就是一篇文章嘛,你把它刪成了聖經一樣。就是為什麼中共要不遺餘力地去刪這麼一篇文章,到底這篇文章有什麼內容,它觸動了中共的底線或者紅線?

唐靖遠:這篇文章其實我覺得它的確是涉及到一些比較敏感的內容,在我看它最主要涉及到兩個方面,第一方面就是關於醫護人員的感染。其實這篇文章它裡面透露出來,就是這個武漢市中心醫院,他說的是有4個已經犧牲了的,陣亡了的,然後還有4個現在是危重的。同時被感染的醫護人員是已經達到200多,可以說是武漢市所有醫院裡面是最嚴重的。那麼它裡面就是有一個比較關鍵的信息,就是醫護人員的感染,至少這個武漢市中心醫院是在1月份的上旬就已經出現了。

那麼我們都知道醫護人員的感染本身它是有非常重要的指標,就是可以人傳人的這個指標。其實客觀上他證明官方有嚴重的瞞報的行為,這個是一個。第二個比較敏感涉及到艾芬,她自己說她被領導叫去,非常嚴厲地對她進行訓示,然後威脅她,甚至給她扣了很多罪名。說她是破壞武漢的安定團結大好局面的罪人等等,這些帽子都給她扣上了,就完全是文革的那一套,弄得她壓力非常大。

所以後來她說了一句話,就很有名嘛,她說「要是我早知道是今天這個局面的話」,她說「老子到處說。」當然這句話就是一句比較激憤的語言,但是我覺得它其實從另一個側面,它反映出來一個東西,對這次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隱瞞和打壓,它是系統性的,是來自於行政力量的這種干預。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其實看到不光是這篇報導,在此之前,前面像財新網、《財經》雜誌等等都有發表過一系列的,已經好幾篇了,這樣的一些報導,很多都已經被刪除掉了,他們都涉及到很多這次瞞報真實的疫情。

主持人:而且是疫情初期。

唐靖遠:對。就是在這個關鍵的初期,就是黃金期,就是疫情剛剛爆發出來前面這一個月左右的,最黃金的時間裡面,出現了嚴重的瞞報。比如說在武漢市中西醫結合醫院的那個張繼先這個醫生,這個也是被報導披露出來的。她其實是在去年12月26日就已經接待過,一次性同一天,一家三口人同時來看病,一家三口人都是一樣的症狀。

主持人:那就是人傳人嘛。

唐靖遠:所以她就說,就憑她多年醫生的經驗,她第一感覺這已經就是可以有人傳人了,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跡象。還有一個我們看有這樣的媒體報導,說中國的CDC,不是有一個內部開個會議,還把那個照片放出來,那照片裡面就是顯示,統計了一下武漢市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那張照片裡面顯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就是武漢市第一醫院的醫生,第一個最早的被感染的是在12月27日。

所以我們看剛才提到張繼先說的這個例子是在26日,那麼27日就已經出現了最早發現的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我們就可以肯定地說武漢市的衛建委,這個情況他們其實在去年底,就是12月份之內,他們就已經掌握到這個病有人傳人的證據了,其實這已經是有證據了。但是他們一直隱瞞,隱瞞到了什麼時間,隱瞞到了1月20號,就是到鍾南山來開會宣布為止,這個是第一個重要的內情。那麼另外一個我們看見剛剛,就是《南華早報》發布的。

主持人:是,今天,好像有個最新的文章。

唐靖遠:他說他們是從政府內部拿到的一份文件。我覺得這篇報導披露出來的內情是更加怵目驚心,可以這麼說。因為它裡面有提到幾個重要的數據,我就簡單地說一下。首先第一個它提到的是,真正的他們發現的第一例的病人,根據政府內部這份文件,是在去年的11月份就已經出現了。還不是《柳葉刀》論文所說的那個12月1日,還在那之前更早。而且是在去年的11月份他們就已經報告了有至少9個病例,男的是4個,5個是女的。

這9個病例他們都沒有能夠確認到,究竟哪一個是屬於零號病人。而且在去年12月17日開始起,因為那個時候其實他們已經就不斷的有進行報告。

主持人:有新的病人在出現了。

唐靖遠:對,每天都有病例的出現,他們已經在記錄,他們記錄的一個突變是去年的12月17日就開始出現。什麼意思?從去年12月17日開始起就出現兩位數的突變。

主持人:每天增加兩位數。

唐靖遠:就是每天都是增加以兩位數,在此之前,每天是一位數,個位數來增加的。從12的17日開始起就以兩位數、兩位數這樣增加,這是非常快的速度。但是我們看見的是官方居然,就是武漢市在去年12月31日,武漢衛建委剛剛公布這個事情的時候,都還是說這個瘟疫是可防可控。其實他當時武漢官方公布的數據,只有27例「不明肺炎」是這麼來說的。但是根據《南華早報》這篇報導,在今年的1月1日,元旦這天的時候,其實官方有記錄的這份文件,收到的病例已經是381人。

主持人:是,他好像12月31日是200多人。

唐靖遠:260多。

主持人:對,266,那1月1日就已經是300多。

唐靖遠:就已經是381人。而且到了1月17日,我們知道武漢市官方的衛建委發布的通報,還是說被感染確診的病例只有41例。那麼我們都知道剛才提到,在1月1日的時候,其實官方記錄已經達到381,那麼在1月17日,已經又過去了半個月,人數增長到了多少,其實是不難想像的。那個時候他們居然公布出來數字只有41例。

主持人:一直41例,好幾天。

唐靖遠:縮水了10倍以上,你可以看到,它縮水了這麼多。而且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也是被大陸的媒體他們自己披露出來的,由於官方在初期的時候,給武漢的醫生發布了診療手冊裡面有兩個版本,一個白皮書、一個綠皮書。他們醫生是按照白皮書去執行的,這個白皮書裡面訂下一條非常嚴厲的標準,要被確診的病例必須有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就是這一條。那麼它其實相當於把所有的跟華南海鮮市場其實沒有關係的大多數病例,尤其到後期,已經跟海鮮市場沒有關係了,全部就都被他們排除出去了。

所以它帶來了一個直接的後果,就是什麼呢?這是武漢市衛健委下發的白皮書,那麼武漢市衛健委它其實是聽命於湖北省衛健委的,所以我們就完全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而且是這個衛健委系統,而且是國家衛建委在1月3日的時候還發布了一個三號文,要求所有這些搞基因測序的這些公司,全部都要銷毀他們的樣本,像這個以前我們做節目談到過這個問題。它只能由指定的機構來做這個基因的檢測,那麼這個也是由衛健委系統下發的。

所以我們就從這兩點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個瞞報它其實是中央級別的瞞報。而且是由國家行政力量,CDC其實是屬於國家機構,它是以國家機構的行政力量來干預的,是出自於中央級別的瞞報,它是系統的。所以它其實就是一個系統的國家政府的行為,它絕對不是哪一個個別的官員失職或者是瀆職等等,它不是這麼一個概念。

趙立堅指控美軍 實質是一種宣戰行為

主持人:好的。破空先生也請您談一下,一個就是說對於越來越多的報導,揭示出早期疫情隱瞞的內幕的情況,您怎麼看?因為中共方面是基本上從來不承認自己在早期有這樣大的責任。另外一方面,我們看到它不但不承認早期的責任,現在還在製造另外一種故事。把它自己製造成全球抗疫的領導,那麼最新的事件就是昨天,在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通過推特,發出了他的一個指稱,他指控說是有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武漢的。那這個事情引發了軒然大波,您怎麼看這兩方面不同的操作呢?

陳破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這個人上來就不同尋常,他是帶著特殊任務來的。當然應該說他說這樣的話,其他的發言人還不肯說,所以就安排他當發言人來說。那麼其他發言人像耿爽跟華春瑩,連這種話都不敢說,他敢說。他怎麼說呢?他說他抓住了美國一場公聽會的其中一句話斷章取義,說這個公開聽證會是由國家疾控中心的主任面對議員的質問,在美國這種公開聽證會都是火藥味十足的。

那麼民意代表面對官員,都是要尖銳地提問,一直讓官員無所躲藏,可以說雞蛋裡挑骨頭。那麼其中就有一句話說,就問到說,有些表面上看來屬於流感的人是否實際上屬於中共肺炎,這位疾控中心的主任就回答說:一些病例確診是如此。但是他說的顯然是指現在式、進行式,並不是說過去的事情,也就是說目前正在美國發作的新型冠狀病毒、來自於中國的中共肺炎在美國正在擴散,在這個過程之中,美國的方法是先有人去報告了病例之後,先測試是不是流感?如果不是流感再測中共肺炎,這個程序。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有少量的、個別的例子發生了誤會,這有可能。

趙立堅就拿這句話做文章,說逮到一個現行,連續發出一系列質問,說美國的零號病人究竟是什麼?感染了多少人、醫院的名字是什麼?然後就說「可能」,他用了「可能」兩個字,可能是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然後又說美國應該要透明,美國要公開數據,美國欠中國一個解釋或欠世界一個解釋。他這番話中間那句話是主要的,中間的話指的是去年10月份軍運會在武漢召開,10月18日到10月27日,召開的時候有100多個國家的9000多個代表,如果說那個時候有中共肺炎發生的話,那麼當時與會的代表,各國都會爆出案例來,沒有任何人爆出這樣的病例。當時已經被《南方週末》所證明了,有5名外籍人員得了病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都說了得的是瘧疾而不是其它,這個在2月下旬已經有了說法。

那麼實際上趙立堅在說這個似是而非的時候,他掩蓋了去年10月份之前中國所發生的一系列怪事,就是在軍運會之前的一個月,9月18日中共在武漢搞了一次病毒演練,說演練在航班上發現了病毒,而且病毒就叫新型冠狀病毒,中共已經有了名稱,然後啟動了疾控中心、安保中心、警務等等系統,整個是應急響應,這個演練是跟軍運會毫無……就是說在軍運會之前一個月美國人還沒去、外國人還沒去它就在演練了,它怎麼知道這個事會發生?

還有一個奇怪的事,再之前7月份,寧夏首府銀川也發生了同樣的演練。再之前大家眾所周知,就是3月份加拿大的國家微生物實驗室被盜,兩起高級病毒被盜到中國,7月份逮捕了偷盜者,就是中共的特工科學家邱香果夫婦和她的學生,邱香果夫婦在7月份被扣押,學生也被扣押,一直被加拿大扣押至今。還有後來中國的瘟疫爆發之後,在美國發生了一個事情,一個哈佛大學的教授被捕,是因為他向中共提供了美國病毒研究有關的技術,而他得到了中共優厚的報酬。

所有這些事情加在一起就是,美國和加拿大研究病毒是為了研究疫苗,做防疫用,而中共為什麼盜取這些病毒?盜取了之後幹什麼呢?實際上是在做生化武器的研製用。所以盜取了之後在中國最高的病毒實驗室:武漢P4病毒實驗室,這個病毒實驗室背後掩藏了一系列的東西,跟中共軍方合作的生化武器計劃,也就是說真正的這次源頭是武漢病毒實驗室洩漏,是生化武器的走漏。趙立堅把中方所做所為全部掐掉,單挑美國一個公開聽證會的一句話,來大作文章向美國質問。

但是要說的是,當趙立堅在做這個質問的時候,這樣的公聽會永遠不可能在中國發生。到現在為止中國沒有一場公聽會。如果說在北京舉行一場公共聽證會,讓官員坐在台上,讓民意代表尖銳提問,讓世界各地的記者都坐在下面觀察提問,然後全國轉播、全世界直播,看看是什麼場景,究竟是美國隱瞞了?還是中國隱瞞了?只要看公開性、透明度就可以一目了然。

這個趙立堅,我要說的是他在發這個推文對美國做這樣的指控的時候,事實上是一種戰爭指控,是對美國的宣戰。因為如果他認為是美國把病毒帶到了中國引發了這場大瘟疫,那麼就是說美國對中國發動了生化戰爭,那就是說中共應該還擊,這是一個重大的事情,也就是說在宣戰了。如果說中共不收回這個話,就隱含著中美攤牌、中美對決,必須把這個事情搞清楚,究竟誰是誰非?最終有可能就擦槍走火,走向一場全面對抗,乃至第三次世界大戰。

趙立堅指控絕非個人行為 標誌中共信息戰由防守轉為進攻

主持人:好,謝謝破空先生。唐靖遠先生我想問您,因為確實是這樣,在有關病毒來源的,所謂零號病人上面,外界對中共有很多的疑問,但是中共從來沒有給過解釋,現在趙立堅卻說美國欠中國一個解釋。在外交層面他發出這樣一個指控其實是相當嚴重的,所以今天美國國務院召見了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您覺得他為什麼要在沒有什麼根據的情況下扔出這麼一個指控?到底中共方面想做什麼呢?

唐靖遠:我覺得有兩方面,首先第一個就是說,上次我們有談到過中共在對美國發起一種系統的一個文宣的攻勢,其實就是一場信息戰。它不是分三個層面嗎?首先是通過民間輿論的造勢,然後是由鍾南山這種專家出來引導,最高的層面就是到政府官員出面來定調,由習近平包括趙立堅。趙立堅這一次我覺得是帶有一個標誌性的,就是他標誌著現在整個這場信息戰已經是由中共政府層面的人出面來唱主角了。我為什麼說趙立堅這是一個標誌呢?因為趙立堅他不是一般的媒體人,他是中國外交部的發言人,所以他,尤其是在很正式的情況下,他說出來這樣的話,不是代表他的個人行為。

主持人:而且中、英文兩個語言。

唐靖遠:對,他發了兩次,英文和中文分別發了一次,這是一種很正式的行為,所以這個不代表他的……我沒有把它看成他的個人行為、個人見解,因為這很有可能代表中共的政府行為。其實我們看見就剛才你提到的美國政府馬上就召見了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就說明美國政府也是把趙立堅的這篇推文視為一個政府行為,所以提出了非常嚴厲的抗議。

那麼他的這個行為說明了什麼問題呢?我覺得它標誌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標誌著中共這一場信息戰、這個文宣戰,已經在從防守轉為進攻。什麼意思呢?我們知道中共最開始的時候它是一種本能地為了自保,就是由於這瘟疫一下子失控了,不但是在國內蔓延甚至已經蔓延到國際上去了,那麼這重大的問責、責任該由誰來背?它是本能的一種想要自保、想要推卸責任。反正就是我們攪混水,說病毒的來源像鍾南山說的,它不一定是發源於中國,現在這個說法更進了一層,明確地說這個病毒來自於美國,已經變成這樣了。

其實這是一種從防守到進攻的轉變,什麼意思?就是說中共已經從被動的、為了自保的、單純的推卸責任,已經把它變成針對美國發動了一場主動進攻的信息戰。它進攻什麼呢?它就是要藉嫁禍的行為來打擊美國的國家形象,打擊美國世界領頭羊這樣的地位,同時呢,發動這樣的信息戰是全方位的,全國的輿論都調動起來,它的目的是要讓美國在防疫問題上陷入一種混亂狀態。我覺得它是有這個動機在裡面。

通過打這種信息戰把美國的防疫工作全部搞亂,讓美國處於一種混亂狀態,其實是削弱美國。這樣的話中共很可能就有一個機會,可以搏上位,什麼意思呢?我們看見它正反兩面都在做,一面拚命地嫁禍美國、削弱美國、搞亂美國,另一方面又不斷地發出一個聲音,我們中國模式的防疫是非常成功的,現在我們要把先進的經驗要輸出到其它國家去。所以你看它現在開始派遣好幾個醫療隊,是吧,我們看見至少已經派了4個醫療隊到4個國家。

主持人:意大利、巴基斯坦……

唐靖遠:意大利、巴基斯坦,還有兩伊,伊朗和伊拉克,至少有這4個醫療隊,我們可以得到證實已經出去了。所以你就可以看見它是正反兩面同時都在做,我們可以界定一個,以趙立堅這篇推為標誌的這一系列的行為,它其實已經是一個國家戰略行為,它不是一個單純的口水戰,它是一個國家的有目的地、有計劃地、分層次有序地在進行一個國家戰略行為,目的就是要搶奪所謂領導世界的話語權,我是這麼看。

中共急於改寫歷史 對內蒙蔽民眾 對外爭奪國際主導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中共在元氣大傷還沒有恢復的時候,就已經在考慮到,要藉這個疫情來在國際上占據主導地位?

唐靖遠:對,我為什麼說它是處心積慮的一個國家戰略行動呢?它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轉變,我們記得在2月8日的時候,大陸媒體還曾經廣泛報了一條消息,是內蒙古的一個男子,他就是因為在網上發布了一條消息,說中共病毒是美國研製的生化武器,結果這個男子馬上就被拘留了、被逮捕了。

主持人:對,沒錯,我還記得。

唐靖遠:然後還罰了款,很多的媒體都報導。你可以看出在那個時候其實中共官方對這個問題的態度還是非常謹慎,它知道這種話不能隨便亂說的。但是為什麼僅僅才一個月之後,現在才3月上旬就一下子完全反過來。是由官方由官員正式地出面,說這個(病毒)就是美國帶來的。而且趙立堅這篇推文他剛才提到的,他說這是美軍帶到這個武漢去的。其實這個裡面有一個非常惡毒的的暗示,暗示這個病毒就是屬於美國軍方的生化武器。他就是暗含了這麼一個東西在裡面,所以他為什麼會發生在短短一個月之內發生這麼一個180度的逆轉一個轉彎。我覺得它背後就是由政府力量在推動著,其實是一個整體的一個計劃。

主持人:不只是一個外宣的問題。破空先生就您剛才所說的以及唐靖遠先生的分析。您也說這個相當於它在發起一場戰爭,而美國的這個政界媒體都注意到了。有政界人物他也說,章家敦說:「趙立堅這個行為,實際上他就是在指責美國在發動戰爭」,那您覺得為什麼中共要這麼做呢?

陳破空:首先,趙立堅提這個向美國發的連珠砲的這些提問,恰恰是世界向中國政府發的,你的零號病例在哪裡?感染了多少人?醫院叫什麼名字?你要透明,你要公布確切的數字,你欠世界一個解釋。因為中共每天所發布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都是虛假的,全世界都知道。

那麼它跟世界衛生組織合謀,中共耽誤了中國人民二個月的時間,後來和世界衛生組織合謀又耽誤了世界二個月的時間,加起來四個月的時間,以致於數十個國家淪陷。另外趙立堅這次在說這個話的時候是中共行為的三次升級,第一階段是用社交媒體:微信、微博的方式散播陰謀論,說美國的細菌戰、美國的生化武器帶來的。這是王滬寧主導的宣傳系,大外宣的拐彎抹角的一部分。第二個階段就是由御用專家院士鍾南山出來說話,說「疫情發生在中國,但源頭不一定在中國」,這第二階段。第三階段就上升到外交部發言人一個官方人物來說話,這是中共的升級,這個升級就表示中共是整體官方的一個策略,改寫歷史。

我們知道中共在歷史上多次改寫歷史,最嚴重的就是抗戰八年的歷史。是國軍抗日共軍不抗日,國軍浴血抗戰,而共軍跟日軍勾結跟汪精衛跟傅儀政權勾結,共同顛覆國民政府。但是居然在中共竊取了政權之後,在它所有的教科書、所有的文章寫成是國軍不抗日,中共抗日,中共成了主力。甚至在前幾年就什麼叫九三大閱兵。紀念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閱兵上,都是共軍的方隊。什麼新四軍、八路軍、什麼聯軍、什麼東北聯軍,完全沒有浴血抗戰的國軍,連一個方隊都沒有出現。它就認為它可以完全扭曲歷史,扭曲歷史、改寫歷史的對象是誰?是針對中國人民,讓中國人民一代又一代的成長起來,以為那就是抗戰史。

後來很多人年輕的人讀到了其它資料:台灣的、美國的、世界的資料才知道,抗戰那邊的歷史被中共完全的扭曲。同樣後來關於這個大饑荒、文革、大躍進、六四大屠殺都是扭曲。那麼最近的扭曲是香港大抗爭,他們可以在媒體上集體的把香港抗爭者說成是暴徒、暴力恐怖分子。而把人神共憤的黑警、惡警說成是英雄人物,整個想顛覆香港故事。但是世界媒體記錄了香港真實的故事。

那麼現在又來了,就是這場大瘟疫中國爆發了大瘟疫,由於生化武器走漏,或者是人工病毒的走漏,極可能導致了這場大瘟疫,然後禍害了世界。然後中共當局不僅要掩蓋真相,那面對國內洶湧彭湃的民意。剛才我們舉到了網民的接力賽,壓倒了中宣部。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要編造別的故事,它的對象宣傳對象還是針對中國國內民眾。其實胡錫進今天的一句話洩露了天機,他在一邊在針對趙立堅的推文他說的話,他說外交上的一些做法不一定跟國內的民意反應能夠對應,暗示外交上有外交上的做法,以維護國家利益的靈活性,就是政權力的靈活性。但在國內是另外一回事,國內不見得是這麼回事。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中共是鋌而走險。因為它知道美國還可以甩鍋是個民主國家,它知道這個向俄羅斯甩甩不起,向北朝鮮甩不起。要向北朝鮮俄羅斯這樣甩鍋的話,恐怕早就吃上原子彈了。它覺得美國是後發制人不至於要對它動武,所以它冒了一個風險在演這齣戲。當然這個風險是非常危險的,有可能導致,因為歷史上很多事情是由這個開始的口角,發展到互相要調查,最後要求證,最後可能引發戰爭。當然也可以說簡短一句話,是不是中共政權認為自己已經面臨滅頂之災,在民意的海嘯下所以覺得要完蛋了,就跟全世界同歸於盡吧!那就在完蛋之前來個中美戰爭,大家用生物大戰、生物武器大戰,或者是核大戰,來讓整個世界同歸於盡。這個可能是中共末日計劃,或者是沉船計劃。

主持人:也是它的一種危機的體現,謝謝破空先生。

唐靖遠:我想簡單補充幾點,其實破空先生提到了一個非常關鍵的一個概念。中共為什麼敢於發起這場信息戰,它有一個最主要的目的,剛才我們說到其實它一方面是為了推卸責任為了自保保它的政權。另一方面,它要搞亂這個美國,其實它是因為看準了一點是什麼呢?我們都知道美國,民主社會都是沒有中宣部的,沒有宣傳部的。美國的這個媒體它都處在一個比較自由的一個狀態,它跟中共這種動用國家力量的從上到下各個層面的,這麼巨大的輿論宣傳的工具,它其實嚴格說是沒法對抗的。

事實上我們看見一個客觀的現象也是這樣的,美國的媒體到目前為止對中共這次信息戰的反應,其實無論是數量、還是深度各方面都是沒法比的。所以它帶來一個問題,我覺得中共它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目的是什麼?中共一貫在國內的時候打信息戰,它其實也都是這麼針對這些要迫害這些維權人士,或者是迫害它要迫害的對象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它先給你扣上一個,羅織一個天大的罪名。

主持人:先給你污名化。

唐靖遠:對,污名化,然後要你自己去自證清白。然後它還給製作很多似是而非的,一些所謂的證據來全部的指向你,目的是什麼?就像是它現在在針對美國一樣,最後它的目的是讓美國自顧不暇。它就顧著為自己不停的做各種各樣的澄清和辯解,它就再也沒有精力來干預中共它要在國際上或在國內上它要做些其它什麼這樣的事情,侵犯人權等等這樣的事情,它就沒有這樣的精力了。所以我覺得這是中共打信息戰的一個常用的手法吧,可以這麼說。

中共信息戰引發美國各界全面警惕 或加速中美脫鉤 

主持人:但是我們看到,它好像並沒有讓美國自顧不暇。因為現在就像您所說的,美國的媒體並沒有做出太多的回應。而今天川普總統在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專門提到了這個問題。川普總統回答:「我看了那篇文章(不知道它指的哪篇文章)」,他說:「我知道習主席不是這個意思」,然後他又說了一句很關鍵的話,他說:「它們知道病毒是從哪裡來的,我們所有的人都知道它是從哪裡來的」,您覺得迄今為止,美國在應對中共信息戰這方面做得足夠嗎?

唐靖遠:我覺得他們其實是從政府的層面來說,我覺得應該是前所未有的頭一次比較這麼重視的。我們知道過去其實中共有過很多次嫁禍美國,就是搞「反美宣傳」。美國其實長期以來都已經習以為常,覺得就是把它當成是一種一般的口水戰。但是這一次我覺得美國是有所不同的,尤其是川普代表了美國政府。因為他們可能真的意識到中共這次是,對美國國家的安全構成了威脅的一次行動。因為我們看到中共這種宣傳這種抹黑,已經達到了一種針對,剛才陳先生提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我非常贊同。它是一種戰爭行為,為什麼呢?我舉一個例子,就是中共的國防大學有個教授叫梁方,他還公然,他還不是一般人他是有身分的,是一個國防大學的教授,他就在公然在微博發了一篇微博說,憑空捏造了一篇《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這篇報導裡面公開地承認中共病毒是美國的生化武器。它就居然達到這樣一個,公開睜著眼睛說瞎話的。

然後還有一個例子,我們看到大陸的網絡普遍地都在傳一條消息,川普總統已經於某年某月某日,甚至幾點幾分被驗證,就是證實他中共病毒的測試是陽性。結果我們後來一查發現,它是把幾年以前,2016年新聞週刊的一篇報導提到川普的一篇報導,它拿來做了一個假翻譯。利用大多數的老百姓因為英文不太好,看不懂,所以偽造這麼一個信息。

主持人:正如上次它們把CNN的一個報導,那英文都在下面了。就可以明明白白的人家說:「是美國發現第一例不明來源的社區感染的病例」,它就翻成說「美國承認病源來自(美國)」。

唐靖遠:對,它說美國承認最初的病例是來自美國本地,就這種手法其實是很相似的。所以我覺得它們這些所有這種行為表現出來是一種完全針對敵國的行為。因為只有在戰爭狀態下,你對你的敵國才會出現這樣大面積的舉國動員的,對對方的國家、民族,包括它的政府首腦一種全面的抹黑。它不是已經一般意義上的這種口水戰,它真的是一種戰爭行為。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覺得美國會怎麼回應呢?因為我們看到很多政界的人物,包括金里奇、章家敦,包括白邦瑞這些很重量級的政界人物都注意到了趙立堅這篇推文。它其實代表了中共信息戰的一種升級。您覺得他們會怎麼回應呢?下一步。

陳破空:除了美國的議員和政界人士、評論人士做了強而有力的回應之外。最重要的是美國國務院召見了中國大使崔天凱,那麼召見的內容全文在各方報導不齊。那麼究竟崔天凱說了什麼?美國這位助理國務卿說了什麼?不全。但是其中有一個報導顯示,這個助理國務卿說了最後一句話。說向中方提出了抗議,說如果不收回這樣的話,這樣毫無根據的指控的話。就意謂有可能讓中美關係最後決裂。如果這句話屬實的話,那就證明即便中美不開戰,也可能中美會走向進一步的脫鉤,甚至決裂。我想這對於全世界都是一個好事情。

那就是通過貿易戰、科技戰,最後還有金融戰以至於現在中共肺炎中共起出甩鍋。真正導致美中脫鉤成為涇渭分明的兩大陣營。民主就是民主,專制就是專制,自由世界跟極權的對壘是新的冷戰,或者是將來的熱戰。如果是這個狀況的話,對中國人民來說,對世界人民來說,未嘗不是福氣。因為大家都可以看穿,可以界定誰是真正的敵人,那是北京政權。

主持人:您剛才說中共信息戰的升級在某方面也是主要是,為了針對中國國內的民眾,所以它要改寫歷史,就像它過去做過那樣。那您覺得這次它有沒有可能又一次在中國民眾方面改寫歷史,讓民眾認為歷史是像它所說的呢?

陳破空:不能排除在網路上,或者是互聯網上這個社交媒體上看到一些被洗腦的人,的確是發出了反美的浪潮、反美的叫囂。但是我們看到了這幾次巨大的輿論風暴都是衝著中國政府而去的,衝著中共當局而去的。這就說明中共當局已經知道面對洶湧而來的輿情風暴。人民是要向它們問責、問真相,問它們隱瞞的情況,甚至於有可能為死去的親人討說法。所以中共這是病急亂投醫,不顧一切了,來了超限戰。

這個超限戰就包括向美國甩鍋,有可能中共一邊在公開場合向美國甩鍋,私底下又向美國做解釋。這些都有可能,因為外交發言人耿爽、華春瑩的另外一些話又不同意,又似乎不同,耿爽說要科學專家去定論,包括國際社會美國這裡不同的看法,意思彷彿又沒有下這個結論。中共可能通過二手對美國表面上示強,暗地裡示弱,最終是想欺騙中國人民。但是現在民智已開,中國人民不是這麼好騙的。

主持人:好的,還有30秒,唐靖遠先生有什麼補充的嗎?

唐靖遠:對,我也覺得它這種想要改寫歷史的這個做法,我覺得註定是不會成功的。尤其我們都知道你要洗腦,要想改寫歷史。你在一種封閉的情況下,在中國它有長城防火牆是吧,在這種情況下它都是很難做到的。更何況在國際社會它完全都是透明的,所以它註定要失敗。

主持人:是的,而且全球在關注中國的情況。好的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精采點評,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要到了,我們也感受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新唐人《熱點互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圍繞零號病人 官方為何諱莫如深
【熱點互動】防疫復工雙重壓力 北京亂章法?
【熱點互動】《大國戰疫》給世界提供什麼?
【熱點互動】陸媒重磅報導 延續甩鍋大戰?
最熱視頻
【直播回放】5.24港人反國安惡法遊行
【老外看中國】從未說過的故事 給七年老觀眾
【紀元播報】歷史上瘟疫:神農嘗百草的祕密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