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孛與人事遙相呼應 並非浪得虛名

文/章閣
根據星相預測人事,在史上能找到大量記載。(shutterstock)
  人氣: 933
【字號】    
   標籤: tags: ,

據媒體報導,朝鮮領導人金正恩4月11日出席勞動黨中央政治局會議後,就未公開露面,有關金正恩健康問題的傳聞甚囂塵上。有星相學家通過觀察天象,發現4月20日有兩顆千萬年彗星掃過鹿豹座,認為這個異象對應在金正恩身上。據星相家表示,「歷史上的星孛,可不是浪得虛名」,兩顆彗星同時進入鹿豹座,預計朝鮮半島時局將會發生很大變化。

星相家提到的星孛,對人間局勢的影響,在歷史上確實可以找到不少相關記載。

星孛 惡氣所生

星孛,是彗星的古稱。董仲舒認為:「孛者,惡氣之所生也。」劉向則曰:「孛星,亂臣類,纂殺之表也。」

有學者統計,在《漢書》《後漢書》中記載了幾十次「星孛」異象,人間對應地出現了災害、兵亂、弒殺等事件。

彗星,通常尾長形狀酷似掃帚,也被稱為掃帚星。在記載中,它還有其它的形狀。根據已解讀的甲骨文,商朝帝王武丁時就有對彗星的記載。

歷代正史天文志,都很重視對彗星的觀察和記錄,留下大量記述。湖南長沙馬王堆出土的《彗星占》就詳細地描繪了彗星的多種形狀。每當彗星出現,人間都會相應發生許多事。

彗星入北斗 三國君應難

根據《左傳》記載,魯文公十四年(公元前613年),「秋七月,有星孛入於北斗。周內史叔服曰:『不出七年,宋、齊、晉之君皆將死亂。』」

在古人的認知中,「北斗,大國象」,北斗象徵大國之象。彗星掃過北斗,叔服觀察此星相,預測出不到七年,宋、齊、晉三國的國君都將被殺,死於內亂。杜預為《左傳》註解:「後三年宋弒昭公,五年齊弒懿公,七年晉弒靈公」。局勢的發展,驗證了叔服的預測。

叔服在史上確有其人,精於占星及相術。文公元年(公元前626年),周天子派遣叔服去魯國參加葬禮。公孫敖聽說叔服善於觀相,於是請他為兩個兒子相面,以測命運。叔服說:「將來,公子谷可以祭祀供養您,公子難可以安葬您。谷的下頜豐滿,其後代必定會興盛於魯國。」他不僅預測了二個公子的命運,還預測了公子谷後代的命運。此事同樣載於《左傳》。

秦朝彗星異象 將軍與太后應難

《史記》記載,秦始皇帝時期,曾出現數次彗星異象,均應驗。比如「七年,彗星先出東方,見北方,五月見西方。將軍驁死……彗星復見西方十六日。夏太后死」,秦始皇七年(公元前240年),出現彗星異象,秦國名將蒙驁(?─前240年)攻打趙國,被埋伏在太行山密林深處的敵軍亂箭射殺。秦始皇祖母夏太后也於同年薨逝。

《史記·天官書》記載,秦始皇十五年出現四次彗星,「久者八十日,長或竟天」。後來秦始皇帝滅掉六國,外攘四夷,一統中原。事後列國方知,人們一心想著「合縱抗秦」,但終因天命難違,難逃亡國之命。

天文志載星孛 人間應兆

《後漢書·天文志》記載了不少星孛現象,與人事遙遙對應。

孝明永平三年(公元60年)六月,彗星掃過天船星北部,從北向南移動,持續了一百三十五天。天船星為水,這一年伊、雒之水暴漲,一直漲到津城門,沖壞了伊橋。當年有七個郡、三十二個縣都發生大水災。

永和六年(公元141年)二月,天空東部出現彗星,掃過營室、墳墓等星宿,一直掃過軒轅(星座名)中才消失。此次占星的結果是,「彗星起而在營室、墳墓,不出五年,天下有大喪。」不到五年,漢順帝劉保駕崩。

星相與人事遙相呼應,從史上的記載看,確實並非浪得虛名呢。

參考資料:
《左傳·文公十四年》
《史記·秦始皇本紀》
《史記·天官書》
《後漢書·天文志》卷101@*#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舊約聖經》記載,「索多瑪」與「蛾摩拉」是古代的兩座淫城。上帝認為這兩座城裡充斥著罪人,最後用天火將之摧毀。雖然大量宗教文獻對此都有描述,很多人仍然認為這只是神話傳說而已。
  • 席捲全球188個國家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萬人確診、三十四萬多人死亡。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中共隱瞞疫情的證據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國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聲音一再響起。另一方面,面對這種具有高度傳染性、傳播速度快、容易變異等特點的病毒的侵擾,各國政府和人類科學家依舊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製出疫苗,解決這次疫病的問題。
  •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 查士丁尼在位時,東羅馬帝國的軍事地位不可一世,國勢日盛,整個帝國充滿「羅馬永恆」的盛世歡歌,羅馬民眾普遍生活奢靡,沉緬於享樂。
  • 馬可‧奧勒留‧安東尼,出身於羅馬貴族,公元161年稱帝,與維魯斯共治羅馬帝國。當時羅馬帝國與周邊民族經常戰爭不斷。164年,瘟疫開始在帝國東部邊境的軍隊中流行,給羅馬軍隊造成了傷亡。166年,羅馬軍隊回到羅馬,帶回了戰利品,也帶回了遠勝於刀劍的瘟疫。
  • 紛繁亂象中,神的安排從未偏離,神掌管著一切,巨細無遺地查看著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對每個人是否公義的檢驗,在自救無效的當下,離神太遠的我們,是不是應該歸正對神的敬畏?我們是不是要真心懺悔:我們享樂縱慾的生活,是否早已背離神為我們做的安排?「政治正確」與道德相對主義是否讓我們喪失了原則與道義?我們的文化藝術是否越來越不辨善惡美醜,越來越墮落變異?我們的商業貿易裡有多少傷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祕密?在與倫理道德不符的科學領域裡,我們是否扮演過反神的角色?我們是否迷信神靈,卻從不遵守戒律?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發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離奇大爆炸,迄今人們對其成因仍眾說紛紜,被列為人類史上成規模毀滅事件的兩大懸案之一。
  • 這裡要說一說一次詭異的蝗災,發生在唐朝末年,蝗蟲大量襲擊淮南揚州,還出現不尋常的行動,就是攻擊畫像吃畫中人頭。《舊唐書》、《新唐書》都記載了這件蝗災。到底是怎麼回事?
  • 時大金朝已風雨飄搖,強悍的蒙古大軍鐵蹄奔騰,金朝的疆土日益縮減,並且,在與南宋的戰事中,金朝屢戰不勝,進退失據。國內朝綱鬆弛,官員們徇私舞弊、碌碌無為,各級官吏魚肉百姓,盜匪猖獗,義軍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亂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