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原:5月上旬國際繼續對中共隱瞞疫情追責

——中共隱瞞疫情大事記(十六)

人氣 200

【大紀元2020年05月27日訊】一場瘟疫浩劫,讓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遭難,也讓全世界遭難。中共隱瞞疫情,致使多少生靈塗炭!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實。中共還在繼續隱瞞,但更多的事實不斷公開,媒體、各國機構、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這場史無前例的人禍。這裡僅整理記錄了部分已知的真相,並將繼續補充新的真相,要把這慘烈的真相,傳遞給每一個人,傳遞給子孫後代。

本篇記錄的是2020年5月上旬的部分事實,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上旬趨勢(5月6日-10日)

2020年5月6日至5月10日,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繼續在國際上被曝光,世界各國連聲追責。

武漢解封1個月,很多區域卻繼續被封閉。各地繼續隱瞞病例,民眾不相信官當數字,仍然恐慌。

5月6日

5月6日,法新社報導,中共駐聯合國日內瓦大使陳旭說,中共政府不會允許國際社會調查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的來源。世界衛生組織(WHO)表示,中國(中共)拒絕了世衛再次要求進入中國調查病毒起源的請求。

同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R. Pompeo)主持新聞發布會,他說,「128天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室醫生艾芬,在網絡首次分享一名病患感染類似薩斯(SARS)病毒相關信息,她的同事李文亮醫生在網絡上與同行分享她的(檢測)報告」,「隔天,12月31日,武漢當地的衛生官員表示他們正在處理十幾名不明肺炎患者,幾天後,中國(中共)官員以『散播網絡謠言』為由,拘留了李醫生及其他七人」,「當時,中國(中共)看到了這場緊急公共衛生危機」,「它們知道。中國(中共)原本可以避免全球數十萬人的死亡,避免世界陷入經濟危機,它們有一個選擇」,「然而中國(中共)沒有這樣做,它們掩蓋了武漢的疫情,其國家衛健委(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在1月3日下令銷毀病毒樣本,讓勇於發出警告的中國公民『失蹤』,利用宣傳機構譴責那些要求透明的人」。

蓬佩奧說,「今天,已經過了120天,中方仍然拒絕與我們分享確保人類安全所需要的信息,例如病毒分離株、臨床標本以及2019年12月多位COVID-19(中共肺炎)患者的詳細信息,更不用說『零號患者』了」,「今天,這是一場持續性的威脅,各位可以詢問紐約市的醫療專業人員,我認為他們會同意這一點。我們需要各國及時和可靠地共享可靠的數據,無論是現在還是下次再度發生這樣的災難,我們需要可靠的合作夥伴」,「由於中國(中共)的選擇,各國開始了解與中國共產黨開展業務的風險,採取行動保護其人民。」

蓬佩奧舉例說,最近幾週,尼日利亞、哈薩克斯坦和法國批評中國共產黨大使的謊言和惡行。西班牙退還了中國製造的有缺陷的測試套件。捷克共和國和其它國家也收到了來自中國的偽劣的個人防護裝備。澳大利亞和瑞典呼籲對疫情進行獨立調查。「我的朋友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曾說過,『英國與北京的關係無法回到過去。』歐盟外交事務負責人也承認,布魯塞爾對中國(中共)的看法『有點天真』」。

蓬佩奧說,「共產主義政權沒有真正的『雙贏』,除非各國能得到川普總統所說的公平條款及其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的對等。現在,各國有機會為其人民進一步堅持正確之路」,「重要的是,這可能會再次發生,這就是風險」,「當我看到人們說,美國在欺負中國(中共)時,我想說,我們只要求它們透明、公開、以及做一個可靠夥伴,這也是我們對每個國家的要求」,「中方說他們想合作,很好,但是合作是付出行動,要公開,要共享信息。零號病人以及始於何處的細節都只有中國共產黨才知道,它們是可以幫助解鎖的人」,「顯然,中國共產黨誤導了世界,它們了解很多細節,但是它們沒有分享;它們有義務遵守國際衛生條例,但是它們沒有那樣做」,「世衛組織也沒有做到這一點,沒有執行,世衛組織必須要求進行調查,譚德塞應該需要像美國、澳大利亞和其它國家一樣關注這件事,因為我們仍然無法獲得所需的答案」,「這些是持續存在的重要問題,是實際問題,我們需要解決它們。」

5月6日,意大利議會外交委員會就中共和世衛組織在疫情問題上的責任舉行聽證會。意大利外交事務委員會的北方聯盟黨代表要求政府澄清與北京的過度親近的立場。聯盟黨派與委員會副主席保羅‧福門蒂尼(Paolo Formentini)感到非常不滿意,他說,「我們不認為處理得好,相反非常差,中共政府使得全球陷入疫情的危機,其延遲通報疫情情況,使得全球其它國家無法做好應對疫情的準備,並且它們沒有通報真實的疫情感染人數,以及交代病毒的來源」,「我們的政府可能是唯一一個沒有要求中國(中共)交代這些問題的西方民主國家」,「所謂的中意友誼,特別是五星黨人大力宣揚的,還有所謂的贈送的口罩,不過都是強大的(宣傳)工具,強迫我們的國家在地緣政治上進行選擇。那些口罩大部分是我們花大價錢買來的——2.09億歐元,但這些消息沒有告訴意大利民眾,媒體上也沒有報導這些消息」,「如果世衛組織的態度不能迅速發生改變、其領導層不進行改革,我們也在評估是否也要像美國川普總統那樣,中止意大利對世衛組織提供的資金。」

5月7日

5月7日,美國聯邦眾議員利茲・切尼(Liz Cheney)與其他14名同僚共同提案,要求將中共駐美大使館所在位址的街名改為「李文亮廣場」。中共駐美大使館目前的地址是華府西北區國際街3505號(3505 International Place, N.W.)。切尼(Liz Cheney)在一份聲明中說,她「很榮幸」主導這項提案,並且獲得14名同黨眾議員的支持,「這個改名會不斷地提醒世界和中國(中共)政府,真理和自由將占上風,我們不會忘記李醫生的英勇,中國共產黨將為其毀滅性的謊言承擔後果。」她說。參議院四名議員亦於週四提出相同訴求的法案,提案人包括湯姆‧科頓(Tom Cotton)、本‧薩斯(Ben Sasse)、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和馬莎‧布萊克本(R-Tenn)。科頓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國共產黨希望世界忘記曾試圖警告同行的李文亮醫生」,「我們可以通過將他的名字永遠地置於迫害他以及造成他死亡的政權的大使館之外,以確保他的名字永遠不會被遺忘。」

5月7日,「政治」(politico)網站刊登了歐盟對外關係委員會亞洲計劃的主管揚卡‧厄特爾(Janka Oertel)的文章,他深刻剖析了在疫情期間,中共對歐洲的戰狼政策。他認為,北京正在全世界搶奪對這場疫情的話語權,試圖操控和左右歐洲對這場疫情的看法,然而它所採用的脅迫和撒謊的手段,卻讓歐洲領導人警醒。自中共病毒大流行開始以來,北京加大了對歐洲的宣傳力度:在意大利,中共外交官散布這種病毒起源於意大利的說法;在德國,中共試圖要德國政府配合,為其抗疫唱讚歌;在法國,中共外交官造謠法國「養老院護理人員擅離職守、集體逃離,導致老人成批餓死、病死」;在英國,華為公司等英國首相約翰遜一出院,就發出公開信進行威脅:若排除華為參與,將是「犯下錯誤」。歐洲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直接跟中共產生衝突。跟川普不同,歐洲領袖們一開始並沒有責怪中共隱瞞這場危機,然而,北京沒有對歐洲的合作立場進行戰略利用,而是採取侵略性的拙劣進攻,企圖消除任何批評的聲音。中共的做法激怒了從巴黎到海牙、從布魯塞爾到柏林的歐洲領袖們。如果過去幾週的恐嚇戰略是中共對歐洲的永久性信號,那麼歐洲對中共可能採取更加嚴厲的措施。最終,北京可能會發現自己犯了一個巨大的戰略錯誤:在這場爭奪話語權的戰爭中,失去歐洲的支持,將會付出巨大代價。

5月8日

5月8日,鄂城區政府網站發布一則通報稱,4日晚,官方接到一例學生復學核酸檢測呈陽性報告。通報中沒有說明是哪一所學校,只說此學生是鄂州市某高中高三的學生,老家住某鎮某村農村,現租住在市城區某小區。1月23日,該生隨父母回老家居住,3月25日隨父母一起回主城區小區居住。老家某村無確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5月4日前14天,學生無外出旅行史,現已隔離治療,對密切接觸者進行隔離管理。由於高三、初三均是升學年級,上述情況牽動無數家長的心,在網絡引發熱議。

同日,大紀元報導,武漢解封後,其實各小區的卡點並沒有撤銷,現在進去小區還是要掃碼和登記。網傳武漢醫生披露,現在醫院不敢開中央空調,氣溫已經突破33℃,他們穿著防護服、戴N95口罩上班,病房就像火山口一樣難受。大紀元採訪武漢市中心的市民吳先生證實,「我爸在政府部門上班,單位也不讓開中央空調。這已經是初夏了,越來越熱,不讓開空調很難受。這是怕病毒通過中央空調傳播到整個大樓的各個房間」,「一直有所謂的無症狀感染者,而且當局也害怕大規模反彈,不敢完全放開,算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最慘的是電影院、KTV、教育培訓機構、健身房這些,壓根就開不了業。還有就是房屋租賃企業也很困難,一方面租客沒來住所以不願意交房租,另一方面房東又催收租子,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同日,武漢當地的一名志願者向大紀元記者介紹,前兩天去過同濟醫院,「我了解到的是說有一些病人還是在發燒。現在很多醫院的發熱門診沒有取消,包括城市裡邊隔離的障礙、到處查的卡點這些沒有取消」。她表示,拿無症狀感染者來說,國內的無症狀感染者不算在確診,但在國外都放在確診裡邊。而且國內的無症狀感染者還不是經過全面篩查的,只是說他們記錄下來的無症狀感染者,那真實的無症狀感染者到底有多少是不清楚的。她強調,「現在病情真實的情況其實是處於模糊的狀態,因為他們(中共當局)如果想要掩蓋的話手段太多了,比如說在晚上拉人,然後把這些人全部轉移到其它地方。就是通過確診方式的改變、篩查不一樣啊,使得國內病情的真實情況不明朗。武漢掩蓋疫情這個是重點」,「我了解到很多的外地人找不了工作,打算離開這個地方,或者說直接關門的店家非常多,這種我覺得有點像殺雞取卵的防疫方式挺恐怖的,武漢的這種災難沒有結束。」

同日,大紀元還採訪了武漢黃陂區的李惠(化名),他丈夫感染了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於2月18日去世,年僅54歲。她的丈夫是武漢的中學教師,於2月4日晚上開始發燒,2月7日才找到床位,醫院後來不允許家屬陪伴,但又不及時向家屬通報病人的情況。她丈夫去世前兩個小時,打電話到醫院才得知丈夫需要插管,兩小時後再打給醫院,丈夫已經去世了。李惠因為是親密接觸者,在醫院與家裡一共隔離了28天。3月30日,李惠在社區人員的陪同下取回了丈夫的骨灰,悄悄地將丈夫安葬在鄉下的墓地。李惠無奈地說,「安慰,死了就死了吧,誰安慰你呀,各個領導都來安慰過呀,說句漂亮話就行了,只給幾百塊錢唄,現在能找誰討公道呢,我就希望以後別人不找我們麻煩就行了。」

5月9日

5月9日,美國南卡羅來納州檢察長艾倫‧威爾遜(Alan Wilson)發出公開信,寫道,「國會聽證對於我們國家了解冠狀病毒的起源以及中國共產黨政府欺騙國際社會的行為至關重要」,「最近的報導表明,中國共產黨政府在囤積個人防護裝備的同時,卻在明知故犯地隱瞞病的嚴重性信息」,「這些欺騙術始於去年對中國衛生官員的審查和箝制台灣的預警聲」,「隨著驅逐(外國)媒體以及在西方世界進行中國(中共)式泛濫宣傳,它們繼續進行這種掩蓋。(中共的)宣傳在散布美國的不實信息,並且還向各州、地方和聯邦當局提供了可疑的無人機,還有提供給美國大學『教育』經費,而這些大學跟武漢病毒研究所相關聯」。信中還提及中共病毒在美國造成數萬人死亡,以及疫情給美國造成的經濟衝擊。到5月11日,簽署這封公開信的有18位州總檢察長。

5月10日

5月10日,大紀元報導,一份黑龍江省衛健委轉發四月初寫給省長舉報信顯示,當地掩蓋疫情。舉報者是黑龍江七台河市人民醫院的一名醫護人員,舉報信詳細披露:第一,七台河衛健委不如實上報疫情,欺上瞞下。現我院傳染病區住院30多新冠肺炎病人,網上只報16人。報誰、報幾例、那天報都必須由衛健委、由主任親自定。由於瞞報、遲報導,導緻密切接觸者不能及時查出隔離,使疫情不斷擴大蔓延;第二,我院副院長老婆發燒,不按流程就診,直接入住心內科,使得大量醫護人員和患者報被傳染,醫院和衛健委領導隱瞞不報,使病毒不斷擴散;第三,為撈取好處吃回扣,不顧醫護人員死活,購進大量劣質防護服,一碰就破,醫院紛紛退貨,現又無合格防護服,醫護人員只能忍氣冒險使用。七台河市政府在4月13日的復函中,一如中共官方貫常做法對舉報信的內容予以否認,並強調,「疫情的上報完全由專家討論組決定,任何行政人員不得干預病例確診以及信息上報工作」。覆函中承認該院副院長老婆檢測核酸呈陽性,但否認有醫護人員和同時住院的患者有感染。

更多事實,仍然需要社會各界給予補充。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中共隱瞞疫情引發全球撻伐 各國要求追責
中共吹噓中藥療效 專家:為繼續隱瞞疫情
【一線採訪視頻版】湖北公務員起訴政府隱瞞疫情
鍾南山向外媒曝武漢當局曾隱瞞疫情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加緊造神 高官知中共內情急退黨
【財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資巨頭紛紛撤離中國
【時事軍事】遠程精確打擊導彈 點中共死穴
【珍言真語】周小龍:國安警察恐嚇流氓式執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