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5月上旬国际继续对中共隐瞒疫情追责

——中共隐瞒疫情大事记(十六)

人气 200

【大纪元2020年05月27日讯】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5月上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上旬趋势(5月6日-10日)

2020年5月6日至5月10日,中共隐瞒疫情真相继续在国际上被曝光,世界各国连声追责。

武汉解封1个月,很多区域却继续被封闭。各地继续隐瞒病例,民众不相信官当数字,仍然恐慌。

5月6日

5月6日,法新社报导,中共驻联合国日内瓦大使陈旭说,中共政府不会允许国际社会调查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的来源。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中国(中共)拒绝了世卫再次要求进入中国调查病毒起源的请求。

同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R. Pompeo)主持新闻发布会,他说,“128天前,武汉中心医院急诊室医生艾芬,在网络首次分享一名病患感染类似萨斯(SARS)病毒相关信息,她的同事李文亮医生在网络上与同行分享她的(检测)报告”,“隔天,12月31日,武汉当地的卫生官员表示他们正在处理十几名不明肺炎患者,几天后,中国(中共)官员以‘散播网络谣言’为由,拘留了李医生及其他七人”,“当时,中国(中共)看到了这场紧急公共卫生危机”,“它们知道。中国(中共)原本可以避免全球数十万人的死亡,避免世界陷入经济危机,它们有一个选择”,“然而中国(中共)没有这样做,它们掩盖了武汉的疫情,其国家卫健委(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在1月3日下令销毁病毒样本,让勇于发出警告的中国公民‘失踪’,利用宣传机构谴责那些要求透明的人”。

蓬佩奥说,“今天,已经过了120天,中方仍然拒绝与我们分享确保人类安全所需要的信息,例如病毒分离株、临床标本以及2019年12月多位COVID-19(中共肺炎)患者的详细信息,更不用说‘零号患者’了”,“今天,这是一场持续性的威胁,各位可以询问纽约市的医疗专业人员,我认为他们会同意这一点。我们需要各国及时和可靠地共享可靠的数据,无论是现在还是下次再度发生这样的灾难,我们需要可靠的合作伙伴”,“由于中国(中共)的选择,各国开始了解与中国共产党开展业务的风险,采取行动保护其人民。”

蓬佩奥举例说,最近几周,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和法国批评中国共产党大使的谎言和恶行。西班牙退还了中国制造的有缺陷的测试套件。捷克共和国和其它国家也收到了来自中国的伪劣的个人防护装备。澳大利亚和瑞典呼吁对疫情进行独立调查。“我的朋友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曾说过,‘英国与北京的关系无法回到过去。’欧盟外交事务负责人也承认,布鲁塞尔对中国(中共)的看法‘有点天真’”。

蓬佩奥说,“共产主义政权没有真正的‘双赢’,除非各国能得到川普总统所说的公平条款及其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的对等。现在,各国有机会为其人民进一步坚持正确之路”,“重要的是,这可能会再次发生,这就是风险”,“当我看到人们说,美国在欺负中国(中共)时,我想说,我们只要求它们透明、公开、以及做一个可靠伙伴,这也是我们对每个国家的要求”,“中方说他们想合作,很好,但是合作是付出行动,要公开,要共享信息。零号病人以及始于何处的细节都只有中国共产党才知道,它们是可以帮助解锁的人”,“显然,中国共产党误导了世界,它们了解很多细节,但是它们没有分享;它们有义务遵守国际卫生条例,但是它们没有那样做”,“世卫组织也没有做到这一点,没有执行,世卫组织必须要求进行调查,谭德塞应该需要像美国、澳大利亚和其它国家一样关注这件事,因为我们仍然无法获得所需的答案”,“这些是持续存在的重要问题,是实际问题,我们需要解决它们。”

5月6日,意大利议会外交委员会就中共和世卫组织在疫情问题上的责任举行听证会。意大利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北方联盟党代表要求政府澄清与北京的过度亲近的立场。联盟党派与委员会副主席保罗‧福门蒂尼(Paolo Formentini)感到非常不满意,他说,“我们不认为处理得好,相反非常差,中共政府使得全球陷入疫情的危机,其延迟通报疫情情况,使得全球其它国家无法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并且它们没有通报真实的疫情感染人数,以及交代病毒的来源”,“我们的政府可能是唯一一个没有要求中国(中共)交代这些问题的西方民主国家”,“所谓的中意友谊,特别是五星党人大力宣扬的,还有所谓的赠送的口罩,不过都是强大的(宣传)工具,强迫我们的国家在地缘政治上进行选择。那些口罩大部分是我们花大价钱买来的——2.09亿欧元,但这些消息没有告诉意大利民众,媒体上也没有报导这些消息”,“如果世卫组织的态度不能迅速发生改变、其领导层不进行改革,我们也在评估是否也要像美国川普总统那样,中止意大利对世卫组织提供的资金。”

5月7日

5月7日,美国联邦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与其他14名同僚共同提案,要求将中共驻美大使馆所在位址的街名改为“李文亮广场”。中共驻美大使馆目前的地址是华府西北区国际街3505号(3505 International Place, N.W.)。切尼(Liz Cheney)在一份声明中说,她“很荣幸”主导这项提案,并且获得14名同党众议员的支持,“这个改名会不断地提醒世界和中国(中共)政府,真理和自由将占上风,我们不会忘记李医生的英勇,中国共产党将为其毁灭性的谎言承担后果。”她说。参议院四名议员亦于周四提出相同诉求的法案,提案人包括汤姆‧科顿(Tom Cotton)、本‧萨斯(Ben Sasse)、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和马莎‧布莱克本(R-Tenn)。科顿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国共产党希望世界忘记曾试图警告同行的李文亮医生”,“我们可以通过将他的名字永远地置于迫害他以及造成他死亡的政权的大使馆之外,以确保他的名字永远不会被遗忘。”

5月7日,“政治”(politico)网站刊登了欧盟对外关系委员会亚洲计划的主管扬卡‧厄特尔(Janka Oertel)的文章,他深刻剖析了在疫情期间,中共对欧洲的战狼政策。他认为,北京正在全世界抢夺对这场疫情的话语权,试图操控和左右欧洲对这场疫情的看法,然而它所采用的胁迫和撒谎的手段,却让欧洲领导人警醒。自中共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北京加大了对欧洲的宣传力度:在意大利,中共外交官散布这种病毒起源于意大利的说法;在德国,中共试图要德国政府配合,为其抗疫唱赞歌;在法国,中共外交官造谣法国“养老院护理人员擅离职守、集体逃离,导致老人成批饿死、病死”;在英国,华为公司等英国首相约翰逊一出院,就发出公开信进行威胁:若排除华为参与,将是“犯下错误”。欧洲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直接跟中共产生冲突。跟川普不同,欧洲领袖们一开始并没有责怪中共隐瞒这场危机,然而,北京没有对欧洲的合作立场进行战略利用,而是采取侵略性的拙劣进攻,企图消除任何批评的声音。中共的做法激怒了从巴黎到海牙、从布鲁塞尔到柏林的欧洲领袖们。如果过去几周的恐吓战略是中共对欧洲的永久性信号,那么欧洲对中共可能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最终,北京可能会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战略错误:在这场争夺话语权的战争中,失去欧洲的支持,将会付出巨大代价。

5月8日

5月8日,鄂城区政府网站发布一则通报称,4日晚,官方接到一例学生复学核酸检测呈阳性报告。通报中没有说明是哪一所学校,只说此学生是鄂州市某高中高三的学生,老家住某镇某村农村,现租住在市城区某小区。1月23日,该生随父母回老家居住,3月25日随父母一起回主城区小区居住。老家某村无确诊中共肺炎(武汉肺炎)。5月4日前14天,学生无外出旅行史,现已隔离治疗,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管理。由于高三、初三均是升学年级,上述情况牵动无数家长的心,在网络引发热议。

同日,大纪元报导,武汉解封后,其实各小区的卡点并没有撤销,现在进去小区还是要扫码和登记。网传武汉医生披露,现在医院不敢开中央空调,气温已经突破33℃,他们穿着防护服、戴N95口罩上班,病房就像火山口一样难受。大纪元采访武汉市中心的市民吴先生证实,“我爸在政府部门上班,单位也不让开中央空调。这已经是初夏了,越来越热,不让开空调很难受。这是怕病毒通过中央空调传播到整个大楼的各个房间”,“一直有所谓的无症状感染者,而且当局也害怕大规模反弹,不敢完全放开,算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最惨的是电影院、KTV、教育培训机构、健身房这些,压根就开不了业。还有就是房屋租赁企业也很困难,一方面租客没来住所以不愿意交房租,另一方面房东又催收租子,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同日,武汉当地的一名志愿者向大纪元记者介绍,前两天去过同济医院,“我了解到的是说有一些病人还是在发烧。现在很多医院的发热门诊没有取消,包括城市里边隔离的障碍、到处查的卡点这些没有取消”。她表示,拿无症状感染者来说,国内的无症状感染者不算在确诊,但在国外都放在确诊里边。而且国内的无症状感染者还不是经过全面筛查的,只是说他们记录下来的无症状感染者,那真实的无症状感染者到底有多少是不清楚的。她强调,“现在病情真实的情况其实是处于模糊的状态,因为他们(中共当局)如果想要掩盖的话手段太多了,比如说在晚上拉人,然后把这些人全部转移到其它地方。就是通过确诊方式的改变、筛查不一样啊,使得国内病情的真实情况不明朗。武汉掩盖疫情这个是重点”,“我了解到很多的外地人找不了工作,打算离开这个地方,或者说直接关门的店家非常多,这种我觉得有点像杀鸡取卵的防疫方式挺恐怖的,武汉的这种灾难没有结束。”

同日,大纪元还采访了武汉黄陂区的李惠(化名),他丈夫感染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于2月18日去世,年仅54岁。她的丈夫是武汉的中学教师,于2月4日晚上开始发烧,2月7日才找到床位,医院后来不允许家属陪伴,但又不及时向家属通报病人的情况。她丈夫去世前两个小时,打电话到医院才得知丈夫需要插管,两小时后再打给医院,丈夫已经去世了。李惠因为是亲密接触者,在医院与家里一共隔离了28天。3月30日,李惠在社区人员的陪同下取回了丈夫的骨灰,悄悄地将丈夫安葬在乡下的墓地。李惠无奈地说,“安慰,死了就死了吧,谁安慰你呀,各个领导都来安慰过呀,说句漂亮话就行了,只给几百块钱呗,现在能找谁讨公道呢,我就希望以后别人不找我们麻烦就行了。”

5月9日

5月9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检察长艾伦‧威尔逊(Alan Wilson)发出公开信,写道,“国会听证对于我们国家了解冠状病毒的起源以及中国共产党政府欺骗国际社会的行为至关重要”,“最近的报导表明,中国共产党政府在囤积个人防护装备的同时,却在明知故犯地隐瞒病的严重性信息”,“这些欺骗术始于去年对中国卫生官员的审查和箝制台湾的预警声”,“随着驱逐(外国)媒体以及在西方世界进行中国(中共)式泛滥宣传,它们继续进行这种掩盖。(中共的)宣传在散布美国的不实信息,并且还向各州、地方和联邦当局提供了可疑的无人机,还有提供给美国大学‘教育’经费,而这些大学跟武汉病毒研究所相关联”。信中还提及中共病毒在美国造成数万人死亡,以及疫情给美国造成的经济冲击。到5月11日,签署这封公开信的有18位州总检察长。

5月10日

5月10日,大纪元报导,一份黑龙江省卫健委转发四月初写给省长举报信显示,当地掩盖疫情。举报者是黑龙江七台河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护人员,举报信详细披露:第一,七台河卫健委不如实上报疫情,欺上瞒下。现我院传染病区住院30多新冠肺炎病人,网上只报16人。报谁、报几例、那天报都必须由卫健委、由主任亲自定。由于瞒报、迟报导,导致密切接触者不能及时查出隔离,使疫情不断扩大蔓延;第二,我院副院长老婆发烧,不按流程就诊,直接入住心内科,使得大量医护人员和患者报被传染,医院和卫健委领导隐瞒不报,使病毒不断扩散;第三,为捞取好处吃回扣,不顾医护人员死活,购进大量劣质防护服,一碰就破,医院纷纷退货,现又无合格防护服,医护人员只能忍气冒险使用。七台河市政府在4月13日的复函中,一如中共官方贯常做法对举报信的内容予以否认,并强调,“疫情的上报完全由专家讨论组决定,任何行政人员不得干预病例确诊以及信息上报工作”。覆函中承认该院副院长老婆检测核酸呈阳性,但否认有医护人员和同时住院的患者有感染。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隐瞒疫情引发全球挞伐 各国要求追责
中共吹嘘中药疗效 专家:为继续隐瞒疫情
【一线采访视频版】湖北公务员起诉政府隐瞒疫情
钟南山向外媒曝武汉当局曾隐瞒疫情
最热视频
【大话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国都铎王朝
车评:蓝灰带出新色彩 2021 Infiniti Q50 Red Sport 400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