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出租車行業官商勾結 新公司遭打砸搶

人氣 473

【大紀元2020年06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王晶採訪報導)重慶市大足區鑫前出租汽車有限公司股東王一被當地警察暴力執法。他表示,這是出租行業的黑惡壟斷勢力與當地警方勾結,對新公司的排擠和報復。

鑫前出租汽車有限公司股東王一(化名)向大紀元記者爆料,6月12日,他駕駛公司的出租車在正常行駛中被當地警察攔截。警察在檢查了他的行駛證、駕駛證後,要求其下車配合檢查。

王配合下車,用手機錄像,並依法要求警察出示有效證件,遭拒後被警察強制按在警車上,並搶奪了他的手機。

王一說,當時周圍有很多路人圍觀,他呼救:「警察打人了,救命!」隨後被拖上警車,在警車上,整治辦的大隊長袁海打了他一個耳光,隨後車上另外兩名警察也對他進行了毒打。

到了整治辦,王一又遭兩名警察毆打致暈厥,導致全身多處軟組織受傷。由於打人警察拒絕支付醫療費用,他只能開了簡單的藥回家靜養。

官商勾結 老公司排擠打壓新公司

王一所在的重慶市大足區鑫前出租汽車有限公司於2019年註冊成立,迄今不到一年時間。但成立以來卻多次遭到老公司——重慶長途汽車運輸集團有限公司大足分公司的排擠和打壓。

王一說,今年1月13日,重慶長途汽車運輸集團就曾指使一群社會黑惡勢力,在警察和圍觀路人的眾目睽睽之下行凶打人,砸碎鑫前出租車的標誌頂燈。鑫前股東的頭部被傷住院,打人者依然逍遙法外。

6月16日,當地法院對於打砸鑫前公司車輛的案件進行開庭審理,在法庭上老公司的辯護人說:「願意賠償,反正不是公司出錢。」王一說,老公司弄了三個背鍋的司機,而實際的主使者根本沒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被黑暗勢力壟斷 出租行業巧立名目榨取利益

王一透露,重慶的出租車每6年正常報廢更新,老公司規定:換新車每月的規費會上漲200元;私戶車相互轉賣每月規費(承包金)加收300元。

另外,老公司還規定:買賣車要另外收取2萬元所謂過戶費,其實就是在合同上改個名字而已,收據上卻寫「違約金」,這些收費都只收現金,沒有發票。

此外,老公司規定出租車的保險費第一年要1萬6千多元,如果用保險索賠了,來年就要恢復到第一年的收費標準。同時,出租車司機還要另行繳納公司的「交通事故罰款」,卻從來看不到保險單,收據上註明的內容是不知為何物的「安全統籌金」。

出租車公司營運證都是競標來的,也就是公司從政府手中高價買來的,然後承包給出租車個人。出租車司機需要向公司繳納規費,而事實上,公司會通過各種方式巧立名目來詐取司機的利益。為了達到對行業的壟斷,就產生了官商勾結,當地警方充當了黑惡勢力的保護傘。

王一表示,一組數據可以看出這一行業的巨大利益,以重慶永安區為例,該區總計540輛出租車,其中公司化經營的210輛,每車每月規費為9千元,每年總收入2268萬元;個體掛靠承包經營的有330輛,每車每月承包費為1千2百元,每年總收入475萬元。假如把個體掛靠承包經營的330輛車收回,全面實行公司化經營,那麼,540輛出租車,僅僅規費一項收費,每年收益將高達5832萬元。

王一表示,「老公司的黑暗壟斷,讓這個行業毫無規則可言。當地警察就是他們惡意競爭的保護傘。比如對靖邊縣出租車司機的打壓,他們的車輛已經被警察扣押超過了16個月。老百姓很多不懂法,稍有不慎就會被扣上妨礙公務的帽子,(警察)手段多得多,說心裡話我們內心是恐懼的,怕!」

最後王一表示,「雖然一直被打壓、排擠。我們仍會堅持不懈,再艱辛也要走下去,要殺要剮隨便他,我們一定要捍衛自己的合法權益,拿回本屬於我們的東西!」

責任編輯:林詩遠#

相關新聞
出租車罷運 陸媒這次膽子大
重慶再度發生出租車罷駛
重慶交警隊長酒後撒野 暴打出租車司機
浙江樂清百輛出租車聚集抗議油價上漲
最熱視頻
南瓜減肥又養胃 還防胃潰瘍 中醫教你這樣吃
【新聞看點】危機四伏 學者:逼退習解體中共
【時事縱橫】美次卿訪台 中共軍機破紀錄擾台
【紐約調查】索償20億美元 紐約餐館集體起訴政府
【十字路口】中共內鬥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斷生路
【一線採訪視頻版】浙江義烏強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