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家工作時老闆在監控你嗎?

圖為2020年4月21日,當中共病毒(Covid-19) 爆發時,英國Bath的自由民主黨議員Wera Hobhouse在家中工作。(GEOFF CADDICK/AFP via 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6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新西蘭編譯報導)自中共病毒(Covid-19)封鎖以來,很多人開始在家工作。儘管現在已經降到了比較寬鬆的1級警報,但這幾個月養成的工作習慣可能促使他們的工作方式發生長期變化。

彼得·庫倫(Peter Cullen)是庫倫(Cullen就業法律事務所的合伙人。617日,他在Stuff網站上對此現象的利弊發表了評論文章,現編譯如下。

早在疫情爆發之前,人們就開始要求更加靈活的工作方式,這一趨勢正在不斷發展。彈性工作制據說能提高工作滿意度,改善工作與生活的平衡,減少曠工和病假。

我懷疑這種優勢被誇大了。大多數人喜歡工作場所的社交環境,並從每天在辦公室發生的互動中獲益良多。再多的技術,無論是電子郵件、Zoom還是微軟團隊,都無法替代我們所擁有的社交時間。

許多工作場所直到這場疫情才有了靈活的工作安排。封鎖要求人們迅速過渡到在家工作,包括快速實施新的軟件和技術。很多科技公司提供了一系列的選擇,現在許多新西蘭人已經對他們可能從未使用過的程序變得非常熟悉。適應了這種新的工作方式,然後隨著警報級別的變化重新適應各種變化,對員工和雇主來說無疑都有壓力。

最近,青蛙招聘組織(Frog Recruitment)900名新西蘭員工人進行了調查。結果令人震驚——64%的受訪者表示,他們現在覺得工作比封鎖前更累了。

毫無疑問,疫情威脅所帶來的壓力以及隨之而來的經濟影響是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不過,調查參與者也報告了另一個關鍵因素:工作和個人生活之間的界限消失了。

有些人可能因為封鎖的無聊而加班。還有些人可能是出於對工作不安全感的恐懼,讓工作侵占了他們的私人時間。更令人擔憂的是,由於雇主的監控,當員工在家時,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會變得模糊。科技公司報告稱,自封鎖開始以來,員工監控軟件的銷量增長了300%。這種軟件可以跟蹤鍵盤和鼠標的移動,以及員工訪問的網站,甚至可以全天對員工的屏幕進行截圖。其他更基本的版本僅顯示員工何時登錄或註銷(log in or log out)

這種性質的軟件通常被宣傳為經理們的「幫手」,因為他們不能在辦公室裡親自監督員工。這不是什麼新技術,許多組織在中共病毒(Covid-19)爆發之前就使用了某種形式的監控軟件。但是,在這麼多人都在家工作,而且可能還會繼續下去的情況下,監控每一次點擊和擊鍵是否會對我們的個人生活侵入太多呢?如果員工查看私人郵件怎麼辦?或者在工作時間外甚至是工作時間內與家人通電話?

答案將取決於雇員是否意識到被監控,以及他們的僱傭協議和政策中有哪些內容。隱私法要求雇主向員工公開他們收集的個人信息以及收集這些信息的目的。已在工作電腦上安裝監察軟件的雇主,應披露有關情況,特別是在他們准許工作電腦用於個人用途的情況下。

幾年前,沃達豐新西蘭分公司(Vodafone NZ)解僱了一名員工,原因就包括這種行為。指控包括其向朋友和家人發送電子郵件,其中含有對沃達豐及其管理人員的侮辱性言論。該員工聲稱這些郵件是私人郵件。僱傭關係部門認為,沃達豐有明確的電子郵件政策,規定該公司有權監控所有員工的電子郵件,禁止電子郵件中使用侮辱性語言。員工知道或應該知道這個政策。

現在雇主們正面臨著財務困難時期。他們的許多員工都有在家工作的習慣,並希望繼續這樣做。雇主想要監督他們的所作所為,這似乎沒有什麼不合理的。這通常會在辦公室裡進行,但如果員工不在現場,就很難進行。這就是技術介入的原因。

我預測,在家工作的新鮮感將逐漸消失,對員工和雇主都不利的因素將很快顯現。辦公室裡的社會互動是至關重要的,為人們提供了家庭之外的社交環境。在那裡你可以找到可以信賴的人。哈佛社會學家Mario Small發現,人們與同事討論重要問題,是因為他們在場。與他人交談和親近是人類所渴望的,他們會被吸引到能提供這些交流的地方。在家工作的潛在優勢必須與此相權衡。

我們或許不會回歸到舊常態,但大多數機構大幅減少了辦公室的社交聯繫,轉而依賴科技,這麼做會存在一定風險

責任編輯:筱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