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透過遊戲商下廣告 中共控制他國輿論

《王者榮耀》示意圖。(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1042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6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徐翠玲台灣台北報導)對於台灣賣得最好前10款手遊中有8款來自中國廠商,時事評論員徐嶔煌表示,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廠商背後都有中國政府支撐,中國政府不僅透過遊戲箝制中國境內言論,更藉遊戲商在社群媒體臉書、YouTube等下廣告影響境外他國輿論、進行洗腦等文化入侵活動,以及捧紅親共政治人物。

移動平台數據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第1季台灣賣的最好前10名手遊,只有《天堂M》和《超異域公主連結☆Re:Dive》2款出自日韓廠商,其它8款遊戲均為中國廠商研發。

中國遊戲大量充斥台灣市場,徐嶔煌表示,這現象好一陣子了。台灣過去也開發遊戲,但後來以代理遊戲為大宗。台灣遊戲商與中國遊戲商多年前開始競爭,最大的差異在於台灣遊戲商是靠自己的錢,中國遊戲商如發行《王者榮耀》的騰訊,看似民營企業背後卻有國家力量,且其它國家遊戲進到中國市場是用另一套管理方式,台灣遊戲與中國遊戲競爭,先天就處於不對等地位。

徐嶔煌說,中國所開發的遊戲最大問題是言論管制。馬雲旗下阿里遊戲取得日本光榮特庫摩授權開發《新三國志手機版》,管制過雨傘革命等政治敏感字眼,比較莫名其妙的是玩三國志角色一定有曹操,但玩家在遊戲中只要在對話框打出曹操的操就會轉成星號,被當成不雅字。

徐嶔煌指出,中國遊戲還有奇怪的禁令,如中共將4月4日定為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國殤日,當天不准玩遊戲,強迫全球玩家悼念。很多遊戲玩家是付費的,且線上遊戲高付費玩家付費從台幣上萬到數十萬、百萬不等。這種類型的客戶,遊戲商通常都會儘量提供完整營運,只有中國遊戲商直接斷線24小時。

徐嶔煌表示,中共這一兩年對遊戲的管制措施比以前多,三不五時調整、更改關鍵字。去年被封鎖的關鍵字是反送中,今年很多玩家抱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國殤日停服,玩家才發現原來抱怨就會被直接封鎖帳號永久停權,繳了錢也不會退費。中國遊戲商對待遊戲玩家的態度跟流氓一樣。

據報導,台灣廠商網銀國際代理中國網遊《劍俠情緣叄》,台灣玩家在聊天中提及「武漢肺炎」就被封鎖10年,網銀以「遊戲可以代理,自由不行」為由,結束與中國原廠合作。此舉獲得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館長」陳之漢等支持。

中資併購遊戲業 文化入侵、洗錢

徐嶔煌表示,中資這幾年悄悄在全世界併購遊戲業,包括股權入股,像美國大遊戲商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就看到中資的影子。從不被注意的遊戲業著手,對中共來說是最好的文化入侵與洗腦管道。

徐嶔煌說,中國在遊戲布局很多,可以合法干預自己國家跟其它國家,《新三國志手機版》東南亞玩家很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殤日強迫馬來西亞、新加坡玩家參與,被迫停機一天,就是很特殊的文化入侵。

徐嶔煌指出,中國政府對遊戲管理介入很深,原因之一是遊戲可能變成中國洗錢的管道,遊戲公司架構龐大很容易讓非法資金洗白變成合法資金。樂陞案就有人質疑,中國貪官用手上的錢大量購買遊戲虛擬寶物,轉為遊戲公司獲利,公司再把獲利分配給股東,股東之一若包括貪官,貪官手上的錢就洗白了。樂陞的轉投資架構很複雜,樂陞當時跟百尺竿頭轉投資架構一層又一層,非常適合塞不同股東進去分享公司獲利。

遊戲廣告利潤大 成箝制輿論工具

徐嶔煌表示,遊戲廣告利潤很大,遊戲商下的都是網路廣告,在網路變成最大廣告主,客群大部分與臉書、YouTube用戶重疊。遊戲商占YouTube的廣告比重很高,可進一步影響YouTube等相關播放政策。中國遊戲商的做法是他們不喜歡的關鍵字如香港、反送中、中國失業等,都會要求YouTube封鎖。

徐嶔煌指出,中國開發很多遊戲,最終目的不是只有遊戲收益,而是龐大的收益可以讓中國(中共)拿來當武器,箝制全世界的社群、影音網站的輿論。YouTube這兩三年都有封鎖言論狀況。

徐嶔煌說,館長2018年開罵民進黨時,他透露,抱大把銀子請他代言的很多是中資遊戲商,但2019年他轉罵國民黨、韓國瑜之後,中資遊戲商就撤退了。這些遊戲商的廣告說撤就撤逼人妥協,產生實質影響力。

徐嶔煌表示,2019年反送中,台灣網紅聲援反送中6、7月很夯,但到9月遇關鍵字打壓,所有談反送中或香港的關鍵字都被黃標,影片難有廣告收入,很多YouTuber因此放棄談論香港。中資遊戲商透過YouTube、臉書或其它平台,用遊戲廣告支出當作籌碼影響台灣的輿論,這才是中資遊戲最大的問題。

對於經濟部是不是該想辦法管一管?徐嶔煌表示,很難。遊戲平台透過蘋果iOS、Android上架,經濟部不可能阻止遊戲上架,而且下載遊戲通常都不花錢,大家花費最多的是虛擬寶物,形成台灣人搬錢給中資遊戲商,讓中共拿來當武器影響台灣的輿論市場。

徐嶔煌認為,中國遊戲商可以影響廣告就可以影響選舉,也可透過YouTube捧紅想捧的政治人物,例如:YouTube上傳的影片只要有韓國瑜三個字,廣告收益就比一般關鍵字來得高,中國遊戲商換個方式影響台灣政治人物,廣告支出就是很好用的武器。台灣多數玩家不知道自己玩的遊戲背後是中資,也不知道中資可以透過遊戲廣告進行統戰或影響輿論。

責任編輯:鄭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