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巴西疫情急劇飆升 失控的背後

人氣 13395

【大紀元2020年06月28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今天是6月27日,星期六。感謝大家又準時來收看我們的週末板塊「病毒有眼睛」。連續幾個週末,我們根據不同國家、地區的情況,分別深挖了疫情嚴重的背後。從各方面的反饋來看,絕大多數的朋友還是認可的。我們今天還要談一個國家——巴西。

其實大約一個月前,我們曾談過一次巴西的情況,當時是把巴西和澳洲進行對比。因為從國情來說,這兩個國家的情況比較類似,都被中共嚴重滲透,而且最初的疫情也差不多。但是後來因為各自對中共的態度不同,兩國疫情的表現是涇渭分明。

特別是最近,巴西的中共病毒疫情似乎在加速嚴重,連續幾天確診病毒都超過了3萬例。而且巴西的流行病學專家宣布,又發現了一種起源於非洲的新型寨卡病毒。同時,蝗蟲也極有可能攻入巴西。人們喜愛的足球王國,正在遭受著多重折磨。

發現新型寨卡病毒,蝗蟲可能侵入

前天(25日)阿根廷動植物衛生檢疫局表示,蝗蟲已經入侵了阿根廷的科連特斯省。這個省向東100公里就是巴西邊境,就當地目前的天氣條件來看,蝗蟲群將會在短時間內入侵巴西。

巴西農業部門已經發出預警,宣布巴西西南地區的兩個州進入植物檢疫緊急狀態,啟動更多措施和資金應對蝗蟲。

中國有句話: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除了中共病毒瘋狂肆虐巴西之外,巴西流行病學專家近日宣布,他們發現了一種起源於非洲的新型寨卡病毒。

在本月出版的最新一期《國際傳染病雜誌》中,巴西科學家發出了警告,新型寨卡病毒有可能引發新一輪疫情。

寨卡病毒是通過蚊子傳播的病毒,早在2015年,巴西第一次發現寨卡病毒流行,當時這種病毒蔓延到了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但是最近發現的寨卡病毒,有別於以往的病毒類型,目前也沒有特效治療方法。

這兩個災難雖然只是起步階段,但也相當值得注意,一旦氾濫,很可能是另外的災難降臨。不過目前最令人憂心的,還是中共病毒疫情在巴西的肆虐。

巴西中共病毒疫情

如果除去中國和伊朗,巴西的疫情已經竄升到了全球第二位。截止到今天早上6點,大紀元調查統計的數字顯示,巴西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的總人數已經突破了128萬。死亡總數是5萬6109人,死亡率是4.38%。

聯合國在發布的新聞中表示,「巴西疫情之嚴峻直追美國」。同一時間,美國的數據是有255萬2956人確診感染,死亡是12萬7640人,死亡率是5%。

從數字上來看,無論是感染人數還是死亡人數,美國都比巴西高出了一倍左右。但需要注意的是,兩國的人口比例,巴西的人口比美國少了大約三分之一,而且當前的病毒檢測率還很低。

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瑞恩(Michael Ryan)表達了他的擔憂。他說,「巴西人口的新冠檢測率相對較低,為17%,然而檢測結果為陽性的比例較高,為31%。這基本上說明可能還有更多的病例,因此巴西大量的病例不是因為進行了大量檢測的結果,而有可能是低估了實際情況。」

3月中旬,美國的中共病毒疫情已經是風聲鶴唳了。當時巴西只有幾十人確診感染,而且傳播的速率也不高,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4月中下旬。從那以後,巴西的疫情明顯加快了傳播速率,像是坐上了火箭一樣。特別是6月4日,巴西一天內死亡接近1500人,創下了單日死亡人數的紀錄。

巴西疫情的急遽發展,也重創了醫療系統。聯合國統計數字顯示,巴西醫護人員當中,有1萬5000名醫生感染了中共病毒,有將近1萬9000名護士和在醫院工作的技術人員感染。總體而言,醫務工作者感染人數超過了4萬人,占去了全巴西病例總數的12%以上。

2020年6月2日,在COVID-19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巴西馬瑙斯塔魯馬附近的Nossa Senhora Aparecida公墓挖墓者在埋葬了。(攝影:Michael DANTAS /法新社)

病毒有眼睛,親共疫情重

巴西遭受如此的重創,顯然不是偶然的。我們來給巴西把把脈,看看它的脈像在反映著什麼。

我們這個板塊叫做「病毒有眼睛」。因為我們在統計整理各國各地區疫情資料的時候發現,有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

凡是跟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包括各個地區、各個組織和機構也是一樣,跟中共關係親密的,疫情都很嚴重。所以我們就開設了這樣一個板塊「病毒有眼睛」,其實後面還有一句話,「親共疫情重」。

抓住了這個特點,再去看疫情重的國家、地區,就不難發現背後的問題。

巴西「震中」聖保羅最早接受孔子學院

和其它國家相比,巴西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是集中在大城市,比如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聖保羅累計確診病例是25萬,死亡超過了1.3萬。里約累計確診超過了10萬。

聖保羅州州長在3月下旬就實施了嚴格的「全面封鎖」,但是到了4月初,卻成了整個巴西疫情的「震中」。防疫最早,為什麼卻成了最重的地區?而且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是巴西最高的,這個現象很值得深思。

深挖發現,早在2008年,聖保羅州立大學就與湖北大學有了合作,在7月24日開設了巴西第一家孔子學院。

這個孔子學院是巴西四所孔院中最受中共待見的,2016年被選為全球13所試點文化孔院之一。截止到去年,這家孔子學院在聖保羅的13座城市和周邊城市,設立了16個漢語教學點。

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曾說過,中共在海外開設孔子學院,它是以傳播推廣中文為幌子,實際是中共的大外宣機構。

孔子學院是由中共教育部監督和控制、中宣部負責的項目。早在李長春任中宣部長的時候,他就把孔子學院描述成「一個將我們的文化(黨文化)擴展到海外的誘人品牌」。

說白了,中共打著孔子的名義,向國外宣傳中共的紅色意識形態,增強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

而聖保羅是巴西最早接受孔子學院的,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在這裡散播紅色意識形態的病毒已經有12年了。可見聖保羅中毒之深。

聖保羅州長親共

聖保羅州州長若昂·多里亞(João Doria)是一位富有的商人。因為生意上的關係,使他與中共的關係拉得比較近。

2019年8月,多里亞訪問了中國。事後他形容那次中國之行「富有顯著成果」,他還表示,聖保羅州有義務和責任在各層級上繼續保持與中國良好的夥伴關係。

他說是與中國保持良好的夥伴關係,實際是與中共保持這種關係。所以在今年的4月6日,聖保羅與上海舉行了視頻交流會。這是中共舉辦的所謂抗擊肺炎疫情的經驗交流。

中共抗擊疫情的經驗是什麼呢?沒有疫苗,沒有特效藥,這是人所共知的。它所謂的抗擊疫情經驗,就是野蠻的強制性封鎖。封住戶、封樓棟、封小區、封城市,一直到封省、封全國。直到現在,它還限制海外的華人回國。

中共的經驗交流,就是把這些傳授給聖保羅。也許強制性的封鎖在中國大陸有效,但是在聖保羅卻沒有效果。

這次所謂的經驗交流,成了聖保羅的轉捩點,聖保羅的疫情馬上出現了持續竄升。原本醫療資源就匱乏的醫院,有3000多員工被隔離,確診700多人。4月底聖保羅確診病例數占全國三分之一,死亡超過全國四成。

5月23日有媒體報導,通過空拍,看到當地公墓已挖掘數不清的墓穴,工人仍持續動工。家屬們只能在墓地哀悼幾分鐘,便會有人來催促他們離開,接著另一批家屬帶著遺體進入墓園。

還有一點需要提起,多里亞是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的最主要反對者之一。博索納羅的很多政見,多里亞都持反對態度。

博索納羅在競選的時候曾經指出,中共雖然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但中共是有野心的,「想要主宰巴西經濟關鍵部門」,是一個對巴西的「掠奪者」。

博索納羅當時還表示,在外交政策中趨於拉近與美國的關係,遠離中共,增強與其它國家的聯繫。他也是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

圖為2020年3月20日,巴西總統Jair Bolsonaro向媒體發表講話。(EVARISTO SA/AFP/Getty Images)

因為他在競選中有大量對中共的強硬言詞,當時被很多人稱為「巴西川普」。意思是說他可能像川普一樣,當選之後對中共持強硬態度。

憑著「巴西高於一切、上帝高於所有」的競選口號,博索納羅贏得了大量選民。但是他就任後,並沒有出現人們所期盼的對中共像川普一樣的強硬。原因可能是他有像多里亞一樣的眾多反對者,對他的施政形成了牽絆。

不過這並不是說博索納羅沒有問題,這個問題,我們後面會談到,這裡先說對博索納羅的牽絆。

巴西政界腐敗

在對博索納羅的牽絆當中,多里亞只是其中一個。

2019年元旦,博索納羅就任巴西總統,上任僅一年,中共病毒就來了。博索納羅的觀點是不能因為疫情而使經濟停擺,不贊同鎖國戒嚴。他認為這對防疫控疫沒有多大的幫助,所以倡導復工。但是很多人反對他的主張,使他的政令無法推行,其中就有多里亞和巴西副總統漢密爾頓·莫里奥(Hamilton Mourão)。

莫里奧是親共左翼聯盟的代表人物,有著巴西的軍方背景。他和巴西政治家奧古斯托·赫勒諾(Augusto Heleno)對博索納羅的阻力最大。

據澳洲民族台SBS報導,莫里奥在去年曾經宣布,巴西正在建設的5G網絡不會封禁華為。同時還強調不會與中共「降級」關係,巴西應該選擇「靈活和務實」的立場。

莫里奧的說法,直接是與博索納羅唱反調,旗幟鮮明地要與中共保持著親密的關係。相比較博索納羅,莫里奧們在巴西政界可謂是樹大根深。

博索納羅的前任是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如果不是被彈劾下台,她可能還要繼續在巴西執政,這也是一位典型的親共派。

在今年3月19日,博索納羅之子、現任參議員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曾發推文,斥責中共隱匿事實,使無數生命死去。推文中說「中國(中共)應該被譴責,民主才是解決方案。」「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帶著一個名字:中國共產黨。」

隨後這個羅塞夫就批評愛德華多,說他「不公平、荒謬」,是「屈從於沮喪的駐美大使候選人」。

羅塞夫在2000年加入巴西勞工黨,BBC曾指出,巴西勞工黨是民主社會主義政黨,是具有馬克思主義背景的左翼政黨;2010年,在左翼聯盟支持下,當選巴西總統;2016年,因為非法操縱預算,隱藏日益增加的財政赤字而遭到彈劾下台。

此外,巴西的現任參議長、眾議長也先後對愛德華多進行批評,並且向中共政府道歉,說愛德華多的言詞與巴中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性相悖等等。同時還列舉了兩位前總統、擁有二百多名成員的巴西眾議院巴中議員陣線和三百多名成員的農貿業議員陣線,以及參議院巴中友好小組、巴西主要政黨領袖、十多名州長、工商界代表、知名學者、資深評論員、智庫和大量網民等紛紛以公告、信函、發帖等形式,譴責愛德華多的「荒謬」言辭,聲援中方立場。強調中共抗擊疫情舉措有力、成效顯著,是巴西和國際社會學習的榜樣……

對中共的擴張照單全收

巴西與中共建交是1974年,在2003到2016年的十幾年中,巴西都是左翼勞工黨(PT)執政。這個期間,巴中關係有了突飛猛進。2012年,巴西成了第一個與中共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拉美國家。

這幾年全球經濟都面臨下行的壓力,但巴中雙邊貿易額卻在持續攀升。2018年達到上千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中共不僅成了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巴西最主要的投資國。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指出,中共紅色資本在巴西的投資,從最初的農業、採礦業等等資源領域,現在已經擴大到了電信、金融服務和電力等事關國家命脈的領域。

2016年時,巴西甚至重啟了「中國巴西高層協調與合作委員會」。重啟這個組織,相當於是與中共建立了非正式的盟友關係。

在與中共這種複雜勾連的背景下,博索納羅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施政,難度非常大。可以想見,往屆巴西政府對中共的要求是不敢拒絕的。

早在2016年,華為就和巴西教育部,簽署了深化合作協議,把合作的項目範圍擴大到了巴西全國最頂尖的ICT大學,雙方還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直到2019年,國際社會對華為的危害已經非常警惕,美國也多次發出警告,指出華為是中共的間諜情報機構。

但是即使這樣,副總統莫里奧仍然堅持不能拒絕華為。他在去年5月訪華時,還專門去會見了華為總裁任正非。

巴西不是「一帶一路」參與國,但2015年左翼勞工黨與中共簽署了一份22億美元的協議。這是一份長達2500公里的輸電線路投資合同。中共黨媒曾經刊文稱,中巴關係的緯度和內涵,已經和「一帶一路」倡議高度吻合。

換句話說,這份協議,雖然不是一帶一路協議,但是比一帶一路協議並不差。巴西不是一帶一路參與國,卻勝似一帶一路參與國。

在博索納羅就任前,中共已經參與了一系列巴西大型的基建項目。

比如2018年,中共國企收購了巴西的第二大港口——巴拉那瓜港口。這項收購案,代表著中共的紅色勢力已經深入了巴西腹地。

再比如2018年5月,中國葛洲壩海投公司通過其巴西子公司,收購了巴西聖保羅「聖諾倫索」供水系統公司100%股權。中共聲稱這是中共「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總投資額8.6億美元左右。

可以說,在左翼聯盟的控制下,巴西對中共的要求是來者不拒。無論是孔子學院、華為還是一帶一路,巴西是照單全收。

總統博索納羅軟化?

事實證明,巴西被瘟疫重創,與左翼聯盟的罪過有直接的關係。但如果當朝執政者博索納羅能夠不受左翼的牽絆,按照競選時的主張去施政,可能也會有所改觀。

就像澳洲一樣,往屆澳洲政府也是比較親共,被中共滲透得很厲害。但是當朝執政者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對中共表現得相當強硬,甚至可以用「亮眼」來形容他的強硬態度。

澳洲的疫情最初也是比較嚴重的,但是在4月19日,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公開喊話,北京應該配合國際調查,查清病毒來源。2天後,澳洲總理莫里森力挺佩恩,並且主動與美國等聯繫,推動國際調查。

莫里森因為對中共強硬,現在是人氣飆漲,而且也改變了澳洲疫情。從4月中下旬開始,澳洲疫情幾乎停滯了。總新增確診患者一直停留在7000多人,變化非常小。截止到5月中旬,在護理病房躺著的還不到10個人。今早6點大紀元統計的數字顯示,澳洲總感染人數仍然是7600多人,死亡104人。

舉澳洲的例子,是為了說明博索納羅在對待中共的態度上,可能出了問題。

大家應該還記得,博索納羅競選的時候,曾直擊中共,批評它要買下整個巴西。他的這番話當時成為許多媒體的頭條新聞。但是他上台後,漸漸改變了對中共的態度,甚至期盼與中國做生意。

去年10月,博索納羅訪問中國,與中方共同發表聯合聲明,說要「加強和深化中巴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訪問期間,他與中共簽訂了10份合作諒解備忘錄、議定書、協議、許可、安排等,涉及外交、礦產能源、農業、稅務海關、高等教育、孔子學院等多個方面。博索納羅還宣布,將給中國遊客免簽待遇。

巴西總統Jair Bolsonaro(R) 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9年11月14日的巴西金磚會議上。(PAVEL GOLOVKIN/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博索納羅的變化,BBC在當時的報導中,用了這樣的一個標題「一改飄忽態度盼中國投資」。文章提到,去年7月,博索納羅就有所表示,「有意願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關係,與中國簽署更多貿易協議,推動雙邊經貿合作再上一個台階。」「巴西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願意向中國這個亞洲巨人出售大豆、肉類、石油和鐵礦石。」

大家知道,去年10月,正是美中貿易戰火力正猛的時候。博索納羅卻表示願意向中共出售大豆、肉類、石油和鐵礦石等等,從一定意義上說,他相當於是在表明,願意幫助中共跟美國打貿易戰。

到了去年11月,博索納羅又邀請了習近平到巴西參加「金磚」會議。他在與習近平共同參加的活動中又一次說,「我們(巴西)希望的不僅是擴大貿易關係,還想要多元化。」

在這次會面當中,巴西又與中共簽了9項條約、計劃、議定書和備忘錄,涉及投資、商業、醫學、基礎設施、中共廣電總台等領域和部門。

巴西如何走?生死攸關

事實表明,博索納羅並沒有沿著他競選時的道路走下去,而是出現了軟化,甚至是有所轉向,變得有些親共了。他與中共簽下這麼多的合作協議,無異於進一步向中共敞開大門,也意味著中共將更多地向巴西滲透。

我們屢次三番地強調,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其實這不是我們一家在喊,大量的事實都指向了這個天象。特別是香港民眾,已經把天滅中共製作成了展板和標語。

而這個時候,博索納羅不能按照他的競選承諾去施政。這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是沒有兌現承諾的。

中國有句話叫「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沐陽是個有神論者,相信這個世上有神,我也相信這句話講的道理。所以,我很為博索納羅擔心,也為巴西感到擔心。因為神是不可戲弄的,祂是「慈悲與威嚴同在」的。

二百多年前,巴西曾有過一次重大的抉擇。當時的執政者佩德羅一世不願服從葡萄牙的殖民統治,發出誓言「獨立或死亡」。最終在1822年,巴西贏得了獨立。

在佩德羅和兒子佩德羅二世的努力下,巴西有了長足發展。農業和蓄牧業增長了一倍,人口翻了一翻,並開始了鐵道、船運、公路及電信的建設,終止了巴西黃金、紅木等資產的流失歐洲。那是一次偉大的成功抉擇。

200年後的今天,巴西遇到了更嚴峻的歷史抉擇。面前有兩條路:親近中共和遠離中共。事實證明,親近中共可能將繼續遭受瘟疫創痛,遠離中共可能會出現轉機。在這個歷史抉擇面前,博索納羅政府和巴西人民怎麼選擇呢?

—————–

宜昌洪災嚴重

說完了病毒有眼睛這個板塊,我們把目光轉回到國內。有多位大陸網友向我們爆料,在三峽大壩全力洩洪和當地降下暴雨後,位於三峽大壩下游只有四十多公里的湖北宜昌發生了嚴重的洪澇災害。

一位網友在文字中說,「宜昌市已經下了大暴雨,包括夷陵長江大橋、CBD附近、宜昌望州崗、南苑之星、福久源等地都出現了嚴重的積水威脅,甚至部分路口已經出現了水流倒灌現象。」

這位朋友介紹,「由於三峽大壩的建立,造成了下游水質每年摻雜了成千上萬的鵝卵石堆積在長江流域宜昌段,間接提高了三峽河床的高度。如果潰壩,後果不堪設想。」

郵件中說,「現在中共官媒都似乎在打壓宜昌暴雨這件事情,相關報導基本沒有,之前黃小坤的發言『宜昌以下跑』也被闢謠了。我們這些大陸的韭菜真的很難堪,一有消息中共就通過媒體闢謠,弄的我們不知道到底該相信什麼,如同輿論的奴隸。不過中央氣象台發布了近一週的降雨,主要都集中在長江三峽流域,不求多福,只求無辜的人能夠平安。」

從視頻中看,宜昌的街道已經變成了水道,水流很急。

【原聲視頻】來宜昌衝浪了,衝浪了。免費衝浪,免費衝浪。

【原聲視頻】看一下什麼叫做瀑布。

雨在不停地下,積水越來越深,不少車輛都被困在水中無法前行。連續幾則視頻都記錄了同一件事,在已經沒到腰部的積水中,一輛私家車只露出了車身上半部。車子旁邊有一名穿紅色上衣的女士,在用什麼東西砸繫著車窗,這時一名穿黃綠背心的警察走向這輛車。

在另一則視頻中顯示,一名警察站在車頭上,用榔頭砸碎了車窗。隨後,一名女子從車窗位置露出了半個身子。

另一則視頻顯示,在一個道路護欄旁,有一個騎電動車的人,在猛烈的水流前無法前行。堅持了一會,突然這個人一把抓住護欄,電動車被水快速沖走了。

有網友善意提醒,大雨還在繼續,路上到處都是陷阱,出行一定要小心。

據「湖北天氣」報導,宜昌今天上午9時降下暴雨,至上午11時,西陵區、長陽東部已出現60毫米以上降水,城區部分路段嚴重浸水,交通要道堵塞。

官方數據顯示,宜昌城區的降雨量達到了74.1毫米,伍家崗區出現了90毫米以上的降雨。而遠安的降雨量更驚人,3個小時的降雨量就達到了129.2毫米,

氣象部門預計,午後到夜間,宜昌還有大到暴雨。另外,重慶、上海、湖南、貴州、湖北、河南、安徽、江蘇等8省市部分地區將有大到暴雨,其中河南、湖北、安徽局部地區有特大暴雨。

位於長江三峽大壩下游的湖北宜昌市,於6月27日遭到暴雨襲擊出現嚴重內澇,已發布暴雨紅色預警。(視頻截圖)

北京疫情平穩?

再來說說北京的疫情。從表面上看,北京疫情似乎處於平穩的狀態。中共官方通報說,北京目前累積的病例只有280例。如果爆料的信息是真實的,那麼兩者相差將近100倍。

但是網絡上有一則消息,說北京的疫情已經失控,出現了社區感染,並且有重要部門的人員感染,但是當局不許統計。截止到昨天(6月26日)早上4點,北京確診人數上萬人,死亡上千人。並且還指出,出面闢謠的北京301醫院,裡面有超過80人感染。

信息中還提到,這個數據可能只有總數的7成左右,但是「保證準確、數據全部是醫院登記系統裡的」。

由於中共封鎖嚴密,我們無法證實這個消息的真偽。不過這裡我跟大家分享一位台灣朋友的投稿,她講述了自己一家人2003年在北京SARS疫情期間的經歷。

台灣網友的SARS經歷

作者在文中介紹,2000年參加了一次台灣針灸協會主辦的北京考察交流,並在當年和先生去了一趟北京。然後就被中共的宣傳給吸引住了,因為當時中共正在籌辦08奧運。

作者認為,中國大陸的蓬勃發展「很有發展潛力」,「可以到那邊進修中醫及投資,未來可定居在那裡」。

2002年暑假,夫妻兩人帶著女兒就搬到了北京定居。最初託熟人在右安門租了房子,但是發現那邊的人對他們「另眼相看,甚至虎視眈眈,感覺治安情況不是很好」。於是不到一個月,搬離了那個地方。

沒想到,在搬離時,山東籍的房東對他們惡言相向。作者當時就在心裡想,「大陸人怎麼翻臉像翻書一樣?」

他們選擇了北京工人體育場附近的一棟大樓,距離芳草地小學比較近。

熟悉北京的朋友可能知道,那邊也是一片使館區,不少國家的使館就坐落在那邊。可想而知,這個位置的房租是很貴的。不過有保安,作者認為這樣會相對安全一些。

但是不久,有一次在街上,他們親眼看到一件事情。一位中年男子腋下夾著一個包包,被一位年輕小伙子給搶走了。中年男子一直追搶包的小伙子,路上的行人就在那看,沒有人伸援手。成了純純粹粹的看客和吃瓜群眾,都在看熱鬧,沒有人制止犯罪。

作者一家人看到這一幕,都感到震驚:「為什麼沒有正義感的人,伸出援手?」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看著那個搶匪,逃之夭夭了⋯⋯

隨後,作者的感觸越來越多。她在文中說,「當進入到他們的生活核心後,發現他們只是美麗的櫥窗在吸引外國人、吸引外資!當你進到他們的生活核心裡面,發現他們是那麼殘破不堪,這些都是共產體制下教育出來的人民……」

作者的女兒當時剛上小學三年級,她對爸爸媽媽說:「這裡的好人很少、壞人很多、可憐的人也很多。」

說可憐的人很多,是因為他們常常看到街上有行乞的小孩,抓著路人的腳不放!

作者說,每天生活在那樣的環境下,「看不到前邊的路,一直燒著錢。因為要過著台灣類似的生活,生活費非常高」。於是作者的先生就每天到市區去考察,看看有什麼可以投資,作者說就是「騎驢找馬」。

可是剛看到一些商機,就發現對方似乎有問題。知道她們是台灣來的,馬上就動起了歪心思,別有心機地想坑她們一下……

每天這樣的生活,只有花費,沒有收入,作者一家感到像是生活在無望中。但是也沒有回頭路,因為當時她們把整個家當都帶到了北京。

直到2003年初,SARS疫情把作者全家給嚇醒了⋯⋯

作者就讀進修的中醫藥大學,有幾位學生跟著醫生實習就診的時候,不少人在接觸了類似感冒的病人後,不久就過世了。學校給學生們發了中藥包,讓大家回去喝,但那時候,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一天,國際小學部一位美國籍學生家長告訴作者:趕快逃離北京。問她為什麼,對方說他的先生是摩根大通銀行的經理,有消息來源。說美國《時代》雜誌到北京採訪SARS病人,但是都撲空了。因為醫生和護士都被通報帶著病人搭著出租車,在二環三環一直繞。在外面繞很久,等記者離開的時候才回去醫院。護士和醫生都受不了,就把這件事給曝光出來了⋯⋯

這個消息讓作者一家人終於下定了決心,每人買了一個3M防毒面罩,逃回了台灣。作者說,「我們重要的東西帶回來,其它都留給房東,都不要了。真的是逃命逃回來!」

他們搭乘的是港龍航空,要到香港轉機再飛往高雄,當時飛機上乘客寥寥無幾,香港機場也空空盪盪。全程十幾個小時,一家人始終不敢摘下防毒面具,也不敢吃東西。

作者說,「想起來真是夢魘一場。沒想到十七年後,中共又歷史重演,在一貫的做法掩蓋疫情下,這次的中共疫情死傷比當時慘重!」

文章最後說,「我們是過來人,回憶起當時的事,我們今天把它發表出來,希望這些經驗能給一些對中共還不清楚的人,有個借鑑!」

「不能相信中共,他們都是在粉飾太平。唯有遠離中共,不要跟它站隊,了解真相才有美好的未來。」

文章分享完了。感謝這位台灣的朋友,把17年前的經歷寫出來。也為這一家人慶幸,當時能夠捨棄大量的財物,果斷逃離北京。如果他們還堅持留在北京,很難預料後來會發生什麼。

所以我們希望每一位朋友,都能像這一家人一樣,做出正確判斷。遠離中共,為自己、也是為家人掙得一份生機。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歡迎週一到週六,每天準時收看我們的新節目。也請您將新聞看點推薦給您周圍的朋友。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大紀元《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三峽庫區告急「黑天鵝」真來了?
【新聞看點】習李高層在哪?與歐盟對話碰壁
【新聞看點】強降雨凶險大 三峽到承壓極限?
【新聞看點】華為遭多國5G拋棄 美再重擊
最熱視頻
【羅廚尋味】西葫蘆炒牛肉
【珍言真語】袁弓夷:7.1港人抗爭已挫敗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醫3招緩解抽筋
【新聞看點】習近平「我將無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獨立日前夕 川普在總統山演講
【拍案驚奇】酷吏進港掌國安 港現「維權律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