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子:重回地攤

人氣 352

【大紀元2020年06月05日訊】直到今天,我總算知道了一個真相:這幾十年來,如果不是城管用拳腳和皮鞋攔著,中國的經濟早就一飛沖天,中國的老百姓早就過上了北歐地區人民那樣的高檔生活。甚至我對當初城管們毒打小販夏俊峰的心理動機也有了新的發現:完全是出於仇富心理,出於對一個即將暴富的鄉下人赤裸裸的嫉妒。

我說這些,都是有根據的,並非憑空捏造,你現在可以隨便搜索一下地攤經濟這幾個字,來自官媒的無數數據都會告訴你擺地攤有多好掙。據我目前看到的讓我印象深刻的幾個攤主,其中之一是個姑娘,她擺了四天攤,就買了一部奧迪,另一位是個小伙子,他的戰績是一晚上流水四萬。

這種印鈔票式的掙錢速度當然不會只讓我一個人目瞪口呆,於是,那天我的一個同樣吃驚的朋友問我:照這樣下去這些擺攤的人會不會一個晚上賺到十萬啊?

我輕蔑地打量了一眼他那副沒見過世面的表情說道,當然會,而且這一天即將到來。你忘了,就在幾個月前,那些陌生人往派出所裡砸的錢嗎?從一萬砸到五萬,前後也不過是半個月而已,所以,這擺攤發財的速度應該也不會慢。

毋庸置疑,多災多難的2020年裡,唯一值得高興的事就是中國人突然發現了地攤經濟這種一夜暴富的發財模式。其實我說地攤經濟已經不準確了,按照官方的正確提法,應該說成夜市經濟。把地攤這個表述改成更有文化、更加高級的夜市,意味著我們的領導人們高瞻遠矚知錯就改的決心。你看,自從領導們發現擺地攤這麼好掙以後,他們就不讓城管上街打人了,甚至還規定一個城管必須負責三個攤位,務必讓他們做大做強越賺越多。

如果這都不算愛,那還有什麼算是愛,算是對老百姓的刻骨的愛?

可是,像我這樣的槓精,還是對一個晚上賺四萬、擺了三天就買奧迪這種事覺得有些蹊蹺。鋪一塊布往路中間一坐,吆喝兩句,大家就把錢乖乖交到我手裡,這種好事過去也有,只是那時名字不叫占道經營,那時叫攔路搶劫。做那種買賣的人,也不叫攤主,叫綠林好漢。

其實,我想說的是,天下沒有那樣好賺的錢,劉謙在春晚變錢都不敢一晚上變那麼多,一下子掏出四百張毛主席,這樣的騙法就沒人信了。應該說,這樣的騙法太沒人性了。

把擺地攤叫作經濟,就像是一個移花接木的騙局,就像有人說的,擺地攤不是經濟,它頂多算是窮人們走投無路下的自我救濟。

不要跟我說八十年代中國經濟開放的那個早春時節,就是走街串巷的小販、燈火通明的夜市成為城市繁榮的一個重要註腳。時過境遷之後的重操舊業,不但不可能再造生機,還會淪為時代的笑柄。

七八十年代,城鄉格局尚且清晰,城市的商業發展剛剛起步,傳統家庭作坊式的手工業還未凋零,城市的功能空間還未固化,流動性的小商販和夜市還能很容易地找到棲身的場所,市民們的生活還需要夜市經濟提供一些補充,城市的管理者還對流動經濟保有更多的善意,互聯網經濟還是人們聞所未聞的概念……這樣的時代,擺地攤是可以為成為經濟繁榮的一種手段的。

可是,今天再把生活無著的下崗人員們趕到大街上去,對我來說,更像是一種社會向個人推卸責任的行為。放任自流、自生自滅,以給予自由的名義行放棄責任之實,讓身無長技的人民在寒風凜冽的街頭為一口飯互相傾軋、垂死掙扎。

這樣的求生經濟,會帶來什麼後果呢?能不能解決溫飽,甚至一夜暴富我不知道,而對流動性經營缺乏規範管理有效監督,造成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假貨橫行,劣品泛濫,一種游擊戰式的民間互害模式在夜市經濟的名義下悄悄肆虐。

我們本來可以不用走到這一步的,不是嗎?畢竟這個地球的經濟模式已經發展到了馬斯克的商業太空旅行模式了,我們原本不用返祖到在街頭的幾塊方磚上謀求生路。

可是,我知道走到今天這一步,那些提倡擺地攤的領導們一定也有難言的無奈,讓更多的人在街頭找一口飯吃而忙碌,總比更多飢腸轆轆的人們在夜裡咬牙切齒地尋思著鋌而走險來得安全一些吧。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叫做布瓦吉吉的突尼斯小販,2010年12月17日,這個26歲的年輕人因為失業而在街頭擺起了地攤,卻不幸被警察粗暴對待,縱火自焚不治身亡。隨後引發的整個阿拉伯世界的連鎖革命,這個擺地攤引發的運動被人們稱作「阿拉伯之春」。

其實,我想說的是,地攤究竟會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新世界,我們還有待觀察。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地攤經濟」攤位費暴漲 市場環境仍糟
于建嶸擺地攤賣鞋 賀衛方也來「搶生意」
中共鼓吹地攤經濟 分析:無力解決失業問題
王思聰旗下公司破產拍賣 網友:轉型擺地攤了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駭人的數據庫
南瓜減肥又養胃 還防胃潰瘍 中醫教你這樣吃
【新聞看點】危機四伏 學者:逼退習解體中共
【時事縱橫】美次卿訪台 中共軍機破紀錄擾台
【紐約調查】索償20億美元 紐約餐館集體起訴政府
【十字路口】中共內鬥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斷生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