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蓮蓬芬芳

作者:青松
每個人的世界都有一些無形的界限。有些界限,我們自己都沒意識到。(王嘉益/大紀元)
  人氣: 299
【字號】    
   標籤: tags: , ,

帶孩子去朋友家玩,朋友拿出老家寄來的新鮮蓮蓬遞給孩子,說很好吃。小傢伙只吃過煮在粥裏的蓮子,還從來沒見過新鮮的蓮蓬,不會吃,所以從阿姨手裏接過來,直接就去啃。

看著孩子憨憨的樣子,我們都笑出聲。朋友趕緊做示範,教給小傢伙怎麼剝蓮蓬。新鮮的蓮蓬,我倒是見過,但新鮮的蓮子,真的沒有吃過。看著朋友那麼輕鬆地就剝出蓮子,我十分驚詫,因為和記憶中的不同。

在老家,荷花並不多見。我小時候,家裏養過荷花,好像只開過一朵花。大人再三向我們強調,一定不能摘,要等蓮子長熟。我們看著蓮蓬一點點長大,後來天轉涼,蓮蓬變黑變乾。最後,大人取出蓮子,皮也是黑的,而且特別硬,很難剝開。即使煮熟了吃,蓮子心也是苦的。

所以,我印象中,蓮子就是那種黑硬難剝的樣子。在超市偶爾會買到蓮子,都是加工好的,已經烘乾,方便存放。對於新鮮的蓮蓬、蓮子,我極少想到。沒有吃過新鮮的蓮子,所以不知道那樣堅硬的蓮子也曾經嬌嫩過。

朋友聽我講了這段經歷,呵呵笑著,讓我一定要嘗一嘗剛剛從新鮮蓮蓬裏剝出的蓮子。新鮮的蓮子氣味芬芳,脆生生、水靈靈的,幾乎品不出苦味,與乾蓮子相比簡直天壤之別。不光我喜歡,小朋友也愛吃。

我同朋友開玩笑說,從小就會背「採蓮」詩,但卻從來不知道採的蓮子這樣好吃。我一直以為採蓮就像採花一樣,是為了休閒呢,想不到是有實際用處的。朋友笑出聲,說真的沒想到會有人沒吃過新鮮蓮子……

果然,每個人的世界都有一些無形的界限。有些界限,我們自己都沒意識到。伴著蓮蓬淡淡的芬芳,我忍不住感慨大千世界的博大,我們這一生真是需要不停學習、反思,去充實,去打破自己的界限……@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晨曦裡的蓮花開得最是落落大方,一朵朵粉紅的花在靜寂的大地上,恣意翻弄著溫柔的晨風,瘦長的枝梗撐著大如臉龐的綠葉,護著花朵。葉掌裡滾動著點點露珠,盛的都是種蓮人的汗水,汗水比露珠還重,難怪儘管晨風溫柔,葉子仍然搖蕩不停。
  • 自小就喜歡上荷花。曾記小學四、五年級的美術課本就有大幅荷的插圖,心裡渴望著,什麼時候讓我看到真正的荷花呢?
  • 她們總是在黃昏裡來到。西天的紅雲薄了,田野遠遠的,溫柔,寂靜得像一方晾曬在風裡的絹。
  • 炎炎夏日,來杯清涼飲料,或吃碗冰沙最能消暑熱,然而,貪吃寒涼食物、喝多涼水,容易形成痰濕,讓人感覺容易疲倦,頭腦昏沉。夏季應當多食用季盛產的食材,可消暑解熱,或喝杯慈禧太后御用茶飲來抗熱化濕,都是不錯的夏季養生。
  • 岳飛和郭靖這樣的俠之大者,一生戎馬為國為民,英名赫赫永垂青史,誰會嘲笑他們沒見過世面。
  • 〈子夜歌〉的哀婉,也反映了南朝社會的頹廢浮靡;人們沉溺於聲色感受與愛情的追尋中,終究換不來長久的幸福與真正平安。
  • 弗朗茨‧澤拉菲庫斯‧彼得‧舒伯特(德語: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年1月31日-1828年11月19日)是奧地利作曲家、早期浪漫主義音樂的代表人物,也是公認的古典主義音樂最後一位巨匠。
  • 晴美憤怒地掛上電話,然後把手機摔在床上,一個人衝進了廁所,把蓮蓬頭打開來,把水往自己的頭上沖刷,試圖冷靜自己的情緒,但仍澆熄不了她的怒火。 她一直回想著媽媽對她說的話,像是:「我是為妳好,如果不快點結婚的話,妳會孤家寡人一個,到時候變成老姑婆!」
  • 蓮花超凡脫俗,是花中君子,是凌波仙子,也是高層次生命境界的象徵。蓮,入世、出凡,成仙、成佛,說盡俗仙的境界。
  • 傳統的曆法中有著中國先祖的智慧,其中所承載深厚文化,近年來被人們逐漸地認識到,黃曆曆法又逐漸回歸到人們的視野當中,人們在重溫二十四節氣蘊含的深意,以及重視黃曆曆法中的傳統節日。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