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100)

《共產主義黑皮書》:老撾——逃亡的人口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

人氣 131

【大紀元2020年08月13日訊】人人都聽說過越南船民的戲劇性事件,但在越南1975年事件後成為共產主義者的老撾,已經見證了人口中比例較大一部分的逃亡。無可否認,老撾人為了逃亡必須做的所有事情就是穿越湄公河進入泰國。由於大多數老撾人口住在河谷或附近,也由於鎮壓相對有限,離開相當容易。約30萬人(10%的人口)逃離了該國,包括山區大大超過30%的赫蒙(Hmong)少數民族(約10萬人)以及約90%的知識分子、技術人員和官員。在共產主義亞洲,只有1950年至1953年的朝鮮才有較大一部分人口逃離該國。

自1945年以來,老撾的命運一直視越南的命運而定。法國人和後來的美國人都向一個基本上是右翼的君主制國家提供了他們的支持,包括軍事支持。越南共產黨人支持由當地少數共產黨人主導的巴特寮(Pathet Lao)。這些人總是與越南有著個人聯繫。該運動完全依靠越南的軍事支持。該國人口稀少的東部地區直接參與了越南衝突的美國階段。胡志明的供應線經過該地區,因此它受到美國人的無情轟炸。美國中央情報局在當地赫蒙族中建立了一場強大的武裝反共運動。在隨後的軍事行動中沒有發生重大暴行。這場行動一般是斷斷續續的、間歇性的。到1975年,共產黨人控制了東部地區的大部分,但只是該國人口的三分之一。其餘的控制區沿湄公河向西延伸,包括約60萬名被拘禁的難民(20%的居民)。

在新的印度支那政治格局中奪取政權是相當和平的,是一種亞洲的「天鵝絨革命」。中立派前首相梭發那.富馬親王(Souvanna Phouma)成為新政權的特別顧問。該政權由被廢國王的親屬蘇發努馮親王(Prince Souphanouvong)領導。這個新的「人民民主共和國」效仿越南。幾乎所有舊政權的官員(約3萬人)都被發配到沿越南邊境的北部和東部偏遠省份的再教育營。那裡氣候惡劣,不適合居住。許多人待在那裡長達5年。約3,000名「不知悔改的罪犯」──主要是警察和軍官──被關押在南俄(Nam Ngum)群島上管理體制特別嚴苛的營地。王室本身於1977年被捕,最後一位王子在拘留期間死亡。這類事件可能足以解釋大多數逃離事件。這些逃離事件往往非常引人注目。逃離該國的人挨槍擊並不罕見。

與越南事件模式的主要區別在於,存在一支多達數千人、主要由赫蒙族組成的反共游擊隊。1977年,游擊隊的抵抗引發了萬象的充分關注,導致政府下令對其活動地區進行了空中轟炸。未經證實的說法聲稱,出現化學或生物武器造成的「黃雨」。可以肯定的是,在戰爭期間被動員後,赫蒙族游擊隊參加了從該國大規模撤離的活動。1975年,大隊的赫蒙族平民動身前往泰國,導致至少一起與共產黨軍隊的嚴重事件。難民們描述稱,至少有45,000名受害者在行程中遇害或死於飢餓。1991年,泰國的營地仍有來自老撾的55,000人等待最終的命運,包括來自山區的45,000名赫蒙族人。一些人後來設法在法屬圭亞那(French Guyana)獲得了庇護。

已有幾次對國家和黨的領導人的清洗,但這些並沒有流血。其中一次發生在1979年,是與中國關係破裂的一部分;另一次發生在1990年,當時有人主張實行一條類似於在東歐所奉行的路線。1988年約5萬名越南士兵離開、進行一系列自由經濟改革,以及重新開放與泰國的邊界,也緩和了氣氛。今天的政治犯很少,共產黨的宣傳也相當薄弱。但只有數千難民回到了這個「百萬大象之國」。老撾依然極端貧窮和落後,其未來取決於同共產政權高峰期離開的數十萬富裕和受過教育的人增進聯繫。(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名家專欄】「毅力號」和火星計劃背後的英雄
讓年輕人成為捍衛自由真理和正義的倡導者
【名家專欄】越南行重燃我對共產主義怒火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美3艦圍遼寧號 溫家寶碰禁區遭封?
【未解之謎】報恩的白牛 印度男孩五次轉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