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對兒童教育的最大威脅是什麼?

人氣 735

【大紀元2021年10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Cal Thomas撰文/信宇編譯)今天對兒童教育的最大威脅是什麼?是全球新冠疫情(COVID-19),還是無知?我會選擇後者,且有越來越多的證據來支持我這個觀點。

今年8月,俄勒岡州州長凱特‧布朗(Kate Brown)私下簽署了一項法案,取消了要求高中生在畢業前證明他們精通寫作、閱讀和數學等技能的規定。這項法律的有效期為三年。全球新冠疫情被指責為導致學生學業落後的罪魁禍首,但真正的幕後推手是由州長發言人查爾斯‧博伊爾(Charles Boyle)透露的,他說現行的考核標準讓那些考試成績不理想的學生失望了,新的標準將有效幫助該州的「黑人、拉丁裔、拉丁美洲人、土著人、亞洲人、太平洋島民、部落和有色學生等」。我很驚訝他沒有像拜登總統經常做的那樣,把LGBTQI(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疑性戀者、雙性人)等族群亦涵蓋其中。

在紐約,即將離任的市長比爾‧德布拉西奧(Bill de Blasio)下令取消該市的學生天賦和才能計劃。您可能已經猜到原因了。批評者們聲稱該計劃涉嫌種族主義,因為白人和亞洲學生占據了該計劃獲益者的絕大多數。德布拉西奧將讓目前已經註冊的兒童完成該計劃,但不會接受新學生加入該計劃。與之相對,《紐約時報》報導稱,「該系統將被一個新計劃所取代,新計劃將為小學高年級的學生提供加速學習的機會。」誰將有資格參加該計劃?誰負責資格審查?如果遇到與現在一樣的種族和民族不平衡問題,那該如何公正對待?

而德布拉西奧竟然公開聲稱,「我敢打賭,很多家長會看好這個計劃,並據此把子女留在公立學校。」然而事實恰恰相反。根據《紐約郵報》查看的教育部(DOE)內部記錄,城市公立學校的入學新生數量已經下降至89萬名學生以下,而十年前的新生總數超過100萬。全球新冠疫情只是其中的部分原因。家庭教育和大量人口搬離紐約可能是造成新生總數銳減的主要原因。根據教育部公布的數據,在過去五年中,包括COVID-19爆發之前,紐約市公立學校學生總數減少了至少10%。

美國教育的衰落並不是什麼新鮮話題,但近年來某些政客大肆放大自己的意識形態和政治傾向,從而無情地加速了教育衰敗進程。

過去數年我曾撰文專題探討了兒童獎學金基金(CSF),因為該基金事實上成功令大批學生受益,這自然是基金的首要目標核應有之義,而不是取悅政界人士和教師工會。根據CSF官方網站介紹,「在紐約市,接受我們校友調查的CSF校友中有99.4%在2018年按時畢業,而紐約市公立學校最近的平均畢業率則為77.3%。在獲益CSF的畢業校友中,87%表示他們計劃進入大學深造。」在實施CSF計劃的其它城市中,CSF獲益學生和公立學校學生之間也存在同樣的差距。

尤其令人高興的是,或者說值得欣慰的是,大部分少數族裔學生證實,他們已經從失敗的公立學校教育中解脫出來,獲得了真正的教育機會,再也不用被迫套上道德框架,按照別人設定的標準行事做人。在網站上我們可以讀到許多類似的感人案例。

自成立以來,CSF已經為185,000名兒童發放了總價值8.85億美元的獎學金。在過去的一個學年中,CSF和當地合作夥伴發放了總計4690萬美元的獎學金。不同於公立學校教育,擇校教育已經與家庭教育一道,成為越來越受到家長和學生歡迎教育模式。假如有更多的政界人士支持和倡導擇校教育模式,更多的孩子將因而得到救助。

削減學生天賦和才能課程,不要求孩子們掌握閱讀、寫作或基本數學等技能,將失去教育的應有之義,限制孩子們的未來工作和職業發展。可以毫不客氣地說,這是一種赤裸裸虐待兒童的行為。

原文:Defining Education Dow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卡爾‧托馬斯(Cal Thomas)擔任聯合專欄作家、作家和廣播評論員已經超過35年了。他的最新著作是《美國的到期日:帝國和超級大國的衰落與美國的未來》(America’s Expiration Date: The Fall of Empires and Superpowers and the Future of the United States)。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教育歧途 極權主義和變性人
【名家專欄】極權教育將在美國學校現身
【名家專欄】學校性教育背後的極權主義議程
【名家專欄】應從內部拯救美國高等教育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出口增長見頂 互聯網行業「過冬」
【橫河觀點】美小城基諾沙判決 拷問社會和法治
【時事軍事】美軍最新格鬥導彈 將阻斷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