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國將重回「黑炮」時代?

石山

人氣 5251

【大紀元2021年10月21日訊】《有冇搞錯》。10月21日。

礦山機械工程師趙書信,在郵電局發電報,上面只有幾個字,「丟失黑炮301找趙」。發電報的電信局職工認為可疑,報告了公安局。公安局於是立案,對趙工程師進行全面調查。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什麼是電報。九十年代以前,還沒有手機,更沒有iPhone這種智慧型手機了。在中國大陸,普通的有線的電話都非常稀罕,所以如果有緊急事件要聯絡,大家只好打電報。電報要去郵電局,寫上收件人地址姓名,然後寫事情。電報是按字收費的,我忘記多少錢了,大概是一個漢字幾毛錢,但數字的話,只要連在一起,多少數字都只算一個字。所以啊,大家會儘量減少字數,有些用數字表達。

「丟失黑炮301找趙」,字面理解,丟了一個黑炮,去和301有關的地方或者人去找,最後的「趙」是署名。公安局起了疑心,進行調查,原來是趙工程師出差的時候,最喜歡的象棋丟了一個黑炮,要他朋友去酒店房間找。本來這事就完了,但疑點仍在。公安局認為,一副象棋就幾毛錢,最多一兩塊錢人民幣,打個電報就幾塊錢,完全不合邏輯。這時候,礦山正好從德國引進一套設備,趙工程師會德語,和德國工程師一起工作好長時間了。於是礦山黨委把趙工調走,臨時請了另外一個不懂機械的翻譯。最後,整套設備安裝試車的時候出了大事故,損失了幾百萬。而那顆「黑炮」也被找到,寄回來了。

黑炮事件》這個電影,其實拍的一般,故事敘述的方法和拍攝技術其實挺中國的,但當年引起很多討論。說實話,現在中國電影技術有不少進步,但這類電影恐怕很難被許可上映了。

我們今天不是討論電影,而是說那個時代。《黑炮事件》是八十年代的故事,中國那時剛剛改革開放,社會仍充滿封閉時代的各種做法和觀念。但比更早十年、二十年,情況已經非常不同了,畢竟那時候中國大陸已經是封閉年代末期和開放時代早期了。

文革期間的抓間諜人民戰爭」,可以做到不可思議的恐怖地步。

中國著名的黃梅戲演員嚴鳳英,曾經紅遍華人世界,「天仙配」中的唱曲,現在仍然很流行。文革中被懷疑是特務,熬不過酷刑,她選擇自殺。所在劇團的軍代表下令,當著眾人的面,用斧頭砍開這位著名女演員的屍體,尋找她藏在肚子裡面的發報機。這事,中共官方媒體後來有公開報導,年齡大一點的中國人都知道。

那個時代,就是「人民戰爭」的年代,什麼都是「人民戰爭」,抓特務反間諜,當然也是「人民戰爭」。而現在,用「人民戰爭」來反間諜,大概又要回來了。

美國CIA要設立中國任務中心,公開招聘會說漢語的人,包括會普通話、廣東話、客家話、上海話,據說年薪最高17萬美元。

這個消息在中國引起了軒然大波,民間網絡上不用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了,國防部回應了,解放軍的一個公眾號,直接說要動用朝陽大媽和撈銅漁民,用人民戰爭來對抗CIA的這個中國任務中心。這就讓人不得不懷疑,中共想把中國大陸送回那個嚴鳳英的時代,想起了「黑炮時代」了。

這個事情,想起來挺滑稽的。想一下,朝陽大媽們帶著紅袖標,蜂擁而上對付007占士邦(James Bond),那是什麼畫面?

當然事情不那麼簡單,當局是希望全國人民提高警惕,像是黑炮事件中的各位同志一樣,隨時報告可疑人物和可疑事件。只不過,這個做法,根本就是抓錯用神了。

情報工作,其實就三種方法:第一,派人偷情報,當然要身手敏捷,要反應迅速,還要通曉各種語言和知識,和占士邦一樣;第二,是收買線人,在對方陣營中找到目標,用錢或其它利益誘惑,獲得有用的情報;第三,是利用各種公開的資訊和獲得的線索,進行分析總結,得出有價值的結論。

現代的諜報工作,說句實話,第三種最重要。多年前有美國情報界的人說,現在的情報工作,數據和資訊分析,占了情報工作的95%以上。我可以說,美國CIA聘請的通曉漢語人才,恐怕九成九都是做情報分析的。

美國想要培訓一個信得過的會中文甚至各種方言的占士邦,而且還要派到中國去工作,可能性基本為零。原因很簡單,在CIA工作,除了一般的背景調查之外,還要最高級別的安全背景審查,就是secrurity clearance。本來,派一個白人或者黑人去,你就是把天津話、山東話、河北話、四川話、山西話甚至東北口音都學會,估計也沒用,對吧。但如果請一個從中國來的中國語言天才,加上專業天才,我估計他的安全背景審查可能就通不過了,因為過去的經歷太複雜,而且根本就無法驗證。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找一個土生土長的,父母甚至爺爺奶奶都是美國人的東亞黃種人了。但這批人通常能找到好工作,在和平時期,誰願意去冒險呢?這還要考慮他本人政治傾向等等。

我們假設CIA真的運氣特別好,真的找到了這種人,培訓個三年五年,能夠成功潛入中國,人數有多少?三個?五個?十個?八個?如果中共動員人民戰爭來應付,恐怕也是得不償失。比如《黑炮事件》中,礦山損失了數百萬人民幣。朝陽大媽,那都是有成本的,每人出勤一天,少則50人民幣,多的有100多呢,都是要錢的。

人民戰爭,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游擊戰加人民戰爭,運動戰加殲滅戰,根據中共的說法,這是毛澤東軍事思想的精華。只不過,人民戰爭是有條件的,就是意識形態上、價值觀取向上,必須有絕對的優勢,老百姓自動自覺地協助,自發地採取行動。這不是一種自上而下可以命令的戰爭方式。

現在中共卻沒有這個自信了。如今中國大陸,政府施加的管制,已經比文革時期更為嚴厲了。文革時期,大部分的革命舉動都是自下而上的,是底層民眾在某種意識形態激發下的自發自覺行為,所以自上而下的官方管制,比現在更為鬆懈。

所以,人民戰爭,其實已經成為中共害怕擔憂的一種東西了。

解放軍公眾號呼籲人民戰爭對付CIA,既捉錯了用神,又不符合實際,但卻十分符合中共目前的精神。

國家主義的專制體制本身就是一種類戰爭狀態制度,它需要有一個明確而且即時的直接威脅,需要一個明確的敵人。沒有了敵人,這個體制就會鬆懈,專制權力就會慢慢流失。所以CIA招聘中文專才,當然是不能放過的宣傳素材。

中國正在走向進一步的極權專制,這一點無庸置疑。

10月18日,中共政治局開會,討論六中全會的相關問題。中共官媒報導,會議第一確定11月8日召開六種全會,第二,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的框架和主要精神。注意,不是通過了這個百年歷史決議,而是通過了這個百年歷史決議的框架和精神。

中共歷史上有三個歷史決議。第一個是1945年4月20日,六屆七中全會,通過了「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批判了前幾位共產黨的領導人,確立了毛澤東的路線。三天之後,也就是1945年4月23日,中共召開七大,毛澤東正式擔任中共黨主席,正式成為「毛主席」,劉少奇在會上提出毛澤東思想,喊出了毛主席萬歲的口號。

中共第二個歷史決議,是1981年十一屆六中全會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直接否定了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否定了毛澤東「階級鬥爭為綱」的建國路線,再次確認三種全會的「經濟建設為綱」,確認改革開放。1982年中共召開十二大,改黨章,取消黨主席,設立顧問委員會,鄧小平當上軍委主席,奠定了鄧小平時代。

下個月,中共十九大六中全會,將再次通過一個歷史決議,距離上次歷史決議的時間是40年。顯然,這次決議也是為了確定中共的另外一個「歷史階段」,我們姑且稱之為「習近平階段」。事實上中共官媒也在做這樣的宣傳,說:毛澤東讓中國人站起來,鄧小平讓中國人富起來,習近平讓中國人強起來。

所以,習近平將和毛鄧並列,其他華國鋒、趙紫陽、胡耀邦、江澤民、胡錦濤等等,都是過渡人物,比階段性領袖當然都是等而下之了。

但這次中共的「歷史決議」以及「階段性領袖」的確立,和以前兩次有所相同也有所不同。相同的地方,在於都是否定上一階段的領袖和路線,比如毛澤東否定了陳獨秀、王明中共領袖,鄧小平否定了毛澤東和華國鋒,而習近平將否定鄧小平和江澤民、胡錦濤。這不是危言聳聽,比如鄧小平說「經濟建設為中心,一百年不動搖」,看來可能要否定,未來要崛起,要重建中共意識形態和社會體制的結構。還有用「共同富裕」否定「先富起來」,用「復興」和「崛起」否定「韜光養晦、絕不當頭」。制度上,很可能是終身制的黨主席,否定有任期限制的總書記。

但也有很不一樣的地方。1945年和1981年,都是權力鬥爭徹底勝利之後的結果,而目前習近平和中共其它派別的權力鬥爭仍未結束,尚在進行當中。

極權專制體制建立在個人權威之上,古代封建王朝,皇帝的個人權威來自血統,現代專制體制的個人權威沒有這個優勢,因此需要大力建樹個人權威。過去這些年,中共的走向正是如此,大力建樹習近平的個人權威,黨內「毫無忠誠意識」成了嚴重罪行,比貪污受賄嚴重得多,正是因為這個政治需要。

但個人權威卻不能靠任命達到,在一個開放型的社會,這一點也無法通過宣傳來達到,所以必須重新封閉。但這個封閉的過程,卻遭到了中國各階層的反對,包括黨內各派別,社會上各利益團體,甚至普通小粉紅們,都在反對。我認為這是中共一個無法達成的任務。這決定了中共這次的回頭路,必將做成專制的夾生飯,最後導致中共崩潰。

當然,這個時間就難說了,過程中中國人難免還要經歷各種各樣的「黑炮時代」。

石山角度:https://www.youmaker.com/c/ShiShan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美中衝突 比冷戰更「熱」
【有冇搞錯】從大停電看官員躺平
【有冇搞錯】長津湖——改變了中美國策的戰役
【有冇搞錯】美國怎麼打台海之戰?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印俄結盟防共 普京釜底抽薪?
【新聞大家談】冬奧會遭抵制 中共尷尬大變臉
【財商天下】打造稀土巨頭 中共欲搶全球定價權
【秦鵬直播】高智晟張展獲獎 美官員籲北京放人
【思想領袖】漢森:中共如何利用美國精英
【直播預告】普世人權與活摘器官牟利研討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