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儻:一個要靠強盜伸張正義的國家

人氣 439

【大紀元2021年10月23日訊】10月10日台灣雙十節這天,對岸的福建省莆田市平海鎮上林村村民歐金中,發完最後一個微博「河南加油」之後,提刀走進鄰居歐某春家裡,砍死兩人、重傷三人,然後逃走至今下落不明。

本來,這僅僅是天天幸災樂禍美國槍擊率高發、自己老百姓買把菜刀都要實名、上行下效同一個國家同一種殘忍、顛倒天理百步笑五十步的共產黨中國三天兩頭發生,已經見怪不怪的一起普通凶殺案。但是,隨著事件原委和來龍去脈的流出,迅速引發了舉世譁然,人們幾乎異口同聲的共情歐金中:有人欽佩他的勇氣,有人喝彩他的行為,有人證實他的善良,有人難以相信他居然忍耐了五年,有人把他比作大鬧山神廟後上了梁山的林沖,更有人祈福他逃出生天永不歸案。不光是自媒體直接披露「輿論站在了受害者對面」的主流導向,連一向說謊的中國央視和欺騙成性的《環球時報》也不得不承認:相當大一部分社會大眾都把歐金中的行為視為「弱者反抗」、「快意恩仇」、「私力救濟」、「正義的反抗」 、「合理化同態復仇」,都為歐金中的舉動「叫好」、「辯護和美化」、「原諒甚至支持」。

追根溯源,歐金中案之所以引起滔天巨浪,是因為在苦難深重、冤屈遍地的中國,如今的歐金中和從前的楊佳等等受壓迫、遭凌辱、被無視的弱者們即便不想再忍侮偷生、決心豁出了性命、寧死也不願像螻蟻一樣苟活,他們這種同歸於盡式自力救濟的發生機會率,也是微乎其微、不足挂齒的,完全憑運氣和偶然。更典型的情形、更大量的事實、更顯著的概率是:弱者們進退唯谷的抉擇尚未做出、自力救濟的利刃還沒舉起,就已經被專政的鐵騎踏為塵埃、就已經被強權的巨輪碾成齏粉。正由於此,我從今天的歐金中事件,聯想到了幾年前兩個更加慘絕人寰、恥絕人寰的血案。

在中外舊時代或舊時代題材的文學作品裡,有很多「俠盜」的故事。最有名的,中國是《水滸傳》,外國是羅賓漢。這些「俠盜」如果細分起來,其實有兩類:第一類,對強惡者是盜,對弱善者是俠,他們劫富濟貧、除暴安良,雖然手段粗疏非法,但目的是替天行道;第二類,他們殺人越貨、明火執仗,但也盜亦有道、有所不為,而且在關鍵時刻,往往還做出一些出人意料、讓人瞠目的義舉。

俠盜的故事,說明儘管時代和地域不同,人類卻都會有一個共同的社會文化心理,就是相信:當社會黑暗、潰敗到了極點的時候,為這個世界守住底線的,只能靠有良知或者良知未泯的強盜了;當人們對官員、政府的公信力絕望到徹底心死的時候,只能期待有良知或者良知未泯的強盜實在看不下去而挺身出來匡正這個世界;當國家一切腐爛到了無可救藥的時候,最後的救濟力量不是法律、不是道德、不是教會、不是憲法法院,而是有良知或者良知未泯的強盜。

人們常說「官匪一家」,其實「官匪一家」是盛世才會出現的現象,等而下之的世道從來就是「官不如匪」。

今天的中國,已經到了上述的那個時候;今天的中國,已經需要有良知或者良知未泯的強盜出來主持公道和匡扶正義了——只可惜,禮崩樂壞、國將不國的今天中國早就誕生不了第一類「俠盜」,而只能寄希望偶爾出個第二類的「俠盜」。

幾年前扎堆重審的聶樹斌、呼格冤案就是最具標誌性的事件。

1995年河北公檢法惡行首彰,先入為主的通過刑訊逼供把年僅二十歲的良好青年聶樹斌屈打成招為強姦殺人犯,並匆忙極刑槍決。10年後,系列殺人犯王書金被捕,供述的第一件案子就是被強栽到聶樹斌頭上的「玉米地強姦殺人案」。從那時又過了整整10年,製造冤案、濫殺無辜的河北公檢法在深知聶樹斌是錯判冤殺的情況下,不但沒有悔愧內疚,不僅沒有昭雪冤獄,反而想盡一切辦法、用盡一切伎倆、擇盡一切手段,企圖瞞天過海,讓屈死者永遠蒙冤,令枉法人一生逍遙。知道有人因為自己的罪行而冤死,王書金一次次挺身而出,反覆呼籲、申辯、上訴,鏗鏘有聲:「我可以再添一項罪名,但不能讓無辜者屈死。如果這樣,我在地下也會不安」、「我自己難逃一死,但要換他人清白」、「我雖然罪該萬死,但聶樹斌的這個案子我不是在替他扛,這個不存在,我自己做事自己當,不存在替誰扛的事情」、「我幹的就是我幹的,你不能讓別人背黑鍋,這不公平」 、「明明殺了4個,為啥只說3個?」、「我要還無辜者清白,以減輕自己的罪孽,得到心靈的安寧,也對殺死的人有個交代」。個體系列殺人犯王書金自己做事自己當,集體系列殺人犯河北公檢法不但自己做事自己不敢當,反而下作到強迫王書金翻供、指導王書金說謊、彩排王書金庭審;個體系列殺人犯王書金儘管凶殘,但內心裡對下地獄後面對牛頭馬面的前景還懷有恐懼和敬畏,集體系列殺人犯共產黨則「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他們不敬神、不怕鬼、不信邪、視人命如草芥、亂砍頭似兒戲;個體系列殺人犯王書金臨死想求得「減輕自己的罪孽、得到內心的安寧」,集體系列殺人犯共產黨人許永躍、張越們不但罪無可逭,而且根本沒有人心。於是,一邊是共產黨公檢法官員天誅地滅的一手遮天了10年,一邊是王金書抓住一切機會不屈不撓的呼喊了10年,最後在2016年聶樹彬案終於異地重審、撤銷原判、改判無罪。得到這個消息後,王金書如釋重負:「那件案子了結,我也能踏踏實實地走了」。2021年2月2日,王金書終於走上了刑場——當然,河北政法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無恥和難以啟齒的陰暗心理,最終也沒有把「玉米地強姦殺人案」凶手的資格成全給王書金。與此同時,聶樹斌屈死作俑者之一張越,正在服著他15年的漫漫刑期(當然不是因為對聶樹斌作的孽);最大的作俑者許永躍,則正在心安理得的享受著他部長級的高端退休待遇,而其他肇事者無一受到追責——和這些不但窮凶極惡、惡貫滿盈,而且怙惡不悛、到死都沒有良心發現的共產黨人們相比,王金書最後人性未泯的行為,毫無疑問是為這個暗無天日的國家守住底線的一個「義舉」。

 

1996年,鄰省內蒙古公檢法施惡恐落人後,毛手毛腳、照葫蘆畫瓢效仿河北,通過酷刑折磨取得口供,在「毛紡廠廁所強姦殺人案」中栽贓陷害處死了更年輕的呼格吉勒圖。9年後,系列殺人案嫌凶趙志紅落網,聲明自己是「呼格案」 的真正凶手。從那時又是整整9年,內蒙公檢法在斷定呼格實屬冤案錯殺的情況下,自始至終將錯就錯、裝聾作啞、扮鴕鳥、裝死狗。知道有人因為自己犯罪而屈死,趙志紅沒有猶豫,力斥其非。公檢法不理睬、不接受、不承認,趙志紅一不做二不休,在法庭上當庭質問檢察院為何漏訴?法庭立即打斷並動用法警禁止他繼續發聲,並草草宣判死刑,企圖殺人滅口。無數次殺人於有形的趙志紅終於看到了世間還有一種更邪惡、更歹毒的殺人於無形的黑暗勢力。但他並不罷休,祕密在手紙上寫下《償命申請書》託人夾帶出獄,裡面說:「我在生命的盡頭找回了做人的良知,復甦了人性。本著『自己做事、自己負責』的態度, 現特申請派專人從新落實、徹查此案,還死者以公道,還冤者以清白,還法律以公正,還世人以明白,也讓我沒有遺憾的面對自己生命的結局」。趙志紅在生命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終於覺醒,「找回了做人的良知,復甦了人性」,並決心以自己的行動實踐「『自己做事、自己負責』……還死者以公道,還冤者以清白,還法律以公正,還世人以明白,也讓我沒有遺憾的面對自己生命的結局」,可他哪裡能想得到,這個國家裡還有一大批從不知良知、人性、公道和公平為何物,殺人害命卻永遠不需承擔罪責的合法歹徒。 於是,一邊是共產黨公檢法官員喪盡人倫的昏天黑地了9年,一邊是趙志紅以待殺之身、一己之力和整個內蒙官場沒完沒了抗爭了9年,最後在2014年呼格吉勒圖案終於重審、撤銷原判、改判無罪。2019年7月30日,比王金書早了一年半,趙志紅終於走上了刑場——當然,也和王書金案一樣,內蒙政法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無恥和難以啟齒的陰暗心理,最終也沒有把「毛紡廠廁所強姦殺人案」 凶手的資格成全給趙志紅。和那些不但窮凶極惡、惡貫滿盈,而且怙惡不悛、到死都沒有良心發現的共產黨人們相比,趙志紅最後良知復甦的行為,毫無懸念是匡正這個慘無人道的世界的一個「義舉」。

在上面兩起冤獄中,人類法制史上的奇蹟終於出現在晴天白日的「中國夢」裡:嫌疑人追著法院承罪、有證有據,法院捂著耳朵逃遁、打死不聽;嫌疑人不服控方漏訴法庭漏判,一再申辯、上述,控方、法官反覆呵斥、警告:「不要講和你無關的話」、「不要亂認你沒犯的罪」;嫌疑人主動要給受害人償命,公檢法聯合為其洗脫罪名;被告和辯護人全部訴求就是認罪判罪,公訴方和法庭所有工作就是堅決否認、證明此罪從無——要知道,中國公檢法的慣例和特色從來都是「疑罪從有」、「有罪推定」、「預設其有、不信其無」,就像對無法形成犯罪證據鏈的聶樹斌、呼格強行定罪行刑一樣——。難怪說「中國夢」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夢想,這種倒錯和顛倒,真的是空前絕後、「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泣下」 啊!

王金書、趙志紅是不折不扣的強盜,但是,如果沒有他們最後的義無反顧、堅持不懈,聶樹斌、呼格將世世代代沉冤海底,冀蒙犯罪集團將永遠不會改過自新,法律和正義將始終遭恥和蒙羞。所以,我說共產黨中國是一個要靠強盜伸張正義的國家,有錯嗎?

歐金中事件發生後,還有一個可笑復可悲的花絮:事發地「平海鎮人民政府」10月12日發出《懸賞通告》,裡面明確寫到:任何群眾如發現對破案有重大線索的,將一次性獎勵2萬元,如發現不明屍體且經查證屬於歐金中的,將一次性獎勵5萬元。 《通告》甫一公布,又一次激起輿論喧囂,有人乾脆陰謀論當地政府急欲置歐金中於死地,故蓄意慫恿民眾殺歐金中勇奪賞金,致滅口以湮蓋自己責任。有這麼一個事先尸位素餐、罔顧民生,事後草菅人命、教唆私刑的政府,歐金中不做出今日的行為,都對不起它們呀!

我想,河北、內蒙當年的政法官員們,如果見識了在當今中央政府鼓勵下公權力日復一日的肆無忌憚、膽大妄為,一定會痛心疾首自己沒能活在社會主義新時期的好年頭:當初如果有今天的好政策,直接栽以拒捕之名現場擊斃或者間接張榜招納賞金獵人要死的不要活的王金書、趙志紅,哪裡會有後來沒完沒了的囉唆?

(全文完)

(轉自議報)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千百度:莆田命案中,殺人的不止是歐金中
【前線採訪】官方聲稱毆金中拒捕時自殺 其姐質疑
千百度:面對歐金中案,媒體為何「得體的沉默」?
龍不吟:殺人,殺人,活而多苦則民不畏死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孫春蘭暗示習近平北戴河讓步?
【秦鵬直播】東南亞曝活摘煉獄 中國主犯泰國落網
【新聞看點】史文清被判死緩 習放曾慶紅一馬?
【橫河觀點】中共制裁台灣7朝野人士 統戰失敗
【十字路口】美管制令升級 中共半導體「芯」碎
【預告】全世界中華傳統武術大賽紐約登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