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軍事】高超音速導彈的核能力 或引火燒身

人氣 2879

【大紀元2021年10月28日訊】今日社會,武器和軍隊作用,被賦予比殺戮更深的意義。強大的軍力,往往用作威懾,維持世界和平,及人類安全。戰爭,雖然變得隱蔽,但從未停止。【時事軍事】帶您到最前面,看清正邪之爭的細節和真相。

一份美國國會研究局(CRS)的報告強調了對高超音速導彈的關注,稱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在這類威脅面前缺乏足夠可信的應對能力。高超音速導彈似乎正在打破軍事力量的平衡,迫使西方國家忙於發展相應的能力或尋求應對措施。

近年來,在全球軍事高技術領域發生了很多事,引發了美國及其西方盟友新的擔憂。俄羅斯、中共和北韓這些與美國關係緊張的國家,都聲稱他們開發了高超音速導彈,並誇張地將其描繪成一種全新的、無法防禦的、可以一擊制勝的殺手鐧。這些宣傳試圖讓人們相信,這些導彈可以在雷達上不被察覺,使被襲擊國家幾乎不能預測其軌跡或目標,使現有的導彈防禦系統徒勞無功。

今年8月中旬,中共測試了一枚低軌道繞行地球具有核能力的高超音速導彈,事後中共官方否認它是一種制導武器,因為所有的消息來源都稱它以超過20英里(32公里)的誤差錯過了目標。與之相反的是北韓官方高調聲稱自己成功試射了高超音速導彈,而國際社會對此持懷疑態度。韓國和美國軍方表示,根據對其速度等特徵的評估,它還處於發展的初始階段。

中共和北韓的高超音速導彈更接近於彈道導彈,如中共的DF-17、DF-41等,都是靠火箭發射到大氣層外獲得高超音速,再返回到大氣層靠慣性滑翔。這種導彈除了在大氣中高超音速飛行產生的高溫以外,還有重返大氣層時等離子體作用造成通信中斷的問題。使這種導彈在末端的攻擊階段,很難建立對移動目標的跟蹤和鎖定,這也是外界懷疑它對移動目標攻擊的有效性的原因。

這些消息如果向宣傳的那樣達到了他們所說的能力,那麼世界軍事力量的平衡有可能將會被重置,然而對這個問題的答案並不那麼肯定。原因是人們並沒有看到可信的數據能證明他們的高超音速導彈具備了其宣傳的性能,特別是在高超音速狀態下準確擊中移動目標的能力。因為在重返大氣的高超音速飛行條件下,數據傳輸、目標探測和跟蹤、彈頭的控制等都是極具挑戰的問題。中共的所謂高超音速技術目前所取得的進展,只不過是在傳統的彈道導彈攻擊方式中增加了一種新的運載手段而已。

但是中共的這些精度不足的導彈如果攜帶核彈頭,那就另當別論了。它們不可預測的飛行路線,這個被廣泛視為關鍵優勢的能力,可能會變成它們的劣勢,因為對其目標的不確定性可能導致沒有被攻擊的國家錯誤地做出反應。也可能由於對這種武器核能力的模糊認識,而錯誤地引發核對抗。斯坦福大學的軍備控制專家卡梅倫.特雷西(Cameron Tracy)說,解決方案是將高超音速技術納入核軍備控制談判中,但目前中共和北韓都沒有加入任何條約。

相比之下,俄羅斯的鋯石導彈則有所不同,它更接近美國正在研製的高超音速巡航導彈,但它是採用兩級固體火箭發動機推進,達到高超音速飛行。美國的高超音速巡航導彈是採用高超音速沖壓發動機,在戰術使用上更具優勢,它們可以從轟炸機和戰鬥機上發射。

俄羅斯國防部說,塞維羅文斯克號潛艇在巴倫支海對模擬目標進行了兩次鋯石巡航導彈的發射。鋯石的測試將在今年底結束,它將在2022年裝備俄羅斯海軍。

俄羅斯總統普京曾表示,鋯石將能夠以9倍音速飛行,射程為1000公里(620英里)。普京強調,它的部署將大大提升俄羅斯的軍事能力。

從美國相關的研製方向來說,高超音速導彈被賦予了三個特徵,一是它具有與洲際彈道導彈相當的超過音速5倍以上的飛行速度;二是它可以像巡航導彈那樣改變飛行軌跡,躲避攔截或建立跟蹤;三是精確制導,能夠打擊地面或海上移動目標。

與中共和俄羅斯的項目不同,大多數美國的高超音速武器不是為使用核彈頭而設計。因此,美國的高超音速武器需要更高的精確度,並且在技術上比中共和俄羅斯的核武系統更具挑戰性。原因是核導彈與常規導彈相比精度要求低得多,由於核爆炸的影響範圍大,即使精度低10倍甚至100倍,也會一樣有效。

10月19日美國國會的報告顯示,美國正在對多項進攻性高超音速武器和高超音速技術項目進行研究、開發、測試和評估(RDT&E)。

美國有6個以上的高超音速武器系統在開發中,包括空軍的「空射快速反應武器」(ARRW)、陸軍和海軍聯合的「通用高超音速滑翔體」(CHGB)、海軍的「中級常規快速打擊」(CPS)系統,陸軍的「遠程高超音速武器」(LRHW)、空軍的「高超音速常規打擊武器」(HCSW)和「高超音速沖壓動力武器概念」(HAWC)。祕密的五角大樓研究實體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也正在進行一項單獨的武器發展計劃。

美國空軍將在2022年啟動高超音速攻擊巡航導彈(HACM)計劃,以開發一種整合空軍和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的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它可以從轟炸機和戰鬥機上發射,能夠達到7馬赫以上的飛行速度。這種先進戰術武器能夠穿透敵方現代防空系統,並迅速和精確地攻擊關鍵的時間敏感目標。

2018年6月,美國國防部宣布,美國海軍領導正在開發一個供各軍種使用的通用高超音速飛行器。這項海軍的常規快速打擊(CPS)項目將在2022年進行測試,計劃在2025年之前部署在祖姆沃爾特級驅逐艦和俄亥俄級潛艇上,在2028年之前部署在弗吉尼亞級潛艇上。

針對高超音速導彈的防禦,美國國防部也開始加大力度。2018年9月,美國導彈防禦局(MDA)制定了一項高超音速防禦計劃。探討高超音速導彈防禦方案,包括攔截導彈、超高速彈藥、激光武器和電子攻擊系統。

去年1月,美國國防部公布了一份草案,要求為高超音速區域防禦計劃提供原型方案。這項工作旨在減少攔截器的關鍵技術和集成風險在不成熟的領域進行模擬,並將攔截器的技術準備程度(TRL)提高到5級。

同時,美國正在準備一種打擊高超音速導彈的防禦武器。美國海軍和導彈防禦局正在研製一種標準-6導彈(SM-6)的變種,以對付高超音速導彈。五角大樓表示,這種新導彈將在今年晚些時候進行測試。

負責研究和工程的國防部代理副部長芭芭拉.麥奎斯頓(Barbara McQuiston)上週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國防小組會議的證詞中提到了這項測試。她說,導彈防禦局與美國海軍合作,在SM-6導彈海基終端(SBT)防禦的飛行測試中展示了對付機動威脅的早期能力,它將在今年晚些時候進一步展示這種能力,以應對區域性的高超音速威脅。

雷神公司的SM-6,可能主導海軍的規劃。在裝備海軍285艘水面艦艇和潛艇的10種主要導彈中,只有SM-6能夠打擊海上、空中和大氣層邊緣的目標。

今年3月,政府問責局(GAO)關於美國高超音速武器發展的報告中顯示,SM-6 Block IB導彈是目前正在開發的項目之一。這是開發高超音速防禦武器的一個很好的起點,可以用來對付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噴氣式高超音速巡航導彈和先進彈道導彈。

撰文:夏洛山(《大紀元時報》記者,曾經歷過十幾年的軍隊生活,主要從事軍隊的教學和一些技術管理工作)
製作:時事軍事製作組
訂閱《時事軍事-夏洛山》YouTube頻道:https://bit.ly/3EqiiTG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時事軍事】AI競爭 美國是否會輸給中共
【軍事熱點】北約積極應對俄羅斯核威脅
【時事軍事】中共軍機不打自傷 台海難得安靜
【軍事熱點】美國國會要求增產F-35戰鬥機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美抵制冬奧 中共威脅報復 俄捅2刀
【遠見快評】抵制冬奧 美中3大領域鏖戰啟動
【微視頻】滴滴退市 股民的機會來了?
【探索時分】台灣F16V成軍 飛行員赴美訓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