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

【人生之鑰】昭雪「殺人滅屍」案 救六命連獲六子

天道不爽、果報昭然
昭雪「殺人滅屍」案,救六命獲果報的善事就發生在清朝徽州府。示意圖。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607
【字號】    
   標籤: tags: ,

平反冤案救下六條人命,結果本來膝下無子的他,事件之後連獲六子,真有這樣的果報嗎?清朝乾隆嘉慶年間,就有這樣一人,曾任安徽按察使的李奕疇(字書年),他慎治獄案,留名《清史稿》。看他怎樣審理霍邱縣民「殺人滅屍」案呢?

清朝時,安徽霍邱縣有一縣民叫范二之,家境很貧窮,其父親為他村人當雇工。范二之由於家境貧窮討不起老婆,便入贅到某村魏老太家。魏老太太只有一個女兒,也是貧戶,靠賣餛飩為生。話說范二之入贅魏家的次年正月十四日突然不見了,那時離他入贅魏家快滿一年。

魏老太叫義子韓三和鄰居到處尋找,一直都無法找到他的蹤影。范二之的父親懷疑自己的兒子被害,於是屢次到魏家尋鬧,還謾罵魏老太的義子韓三,彼此爭吵間被韓三推倒在地,於是跑到縣城控告魏家人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平靜的村落失蹤了一個人,引起一件懸案。 (Pixabay)

縣令王某提人審訊了幾次,毫無頭緒。當時,官署內僱用一個新奶媽到任,她恰與魏老太是同村人。

王縣令問她:「你知道霍邱縣魏老太家女婿的事嗎?」

奶媽說:「民婦知道,民婦恰好和她是同村人,近日從他家鄰居那兒聽說,好像是因為姦情引發了命案。」

王縣令苦於案情膠著,此時奶媽的閒談話牢牢烙入他腦中,成了他的先入為主的成見,認定范魏氏與韓三有姦情,韓三起意夥同其母女將范二之殺死滅口。(註:《清史稿》中記載犯案者有五人。)

縣令命牙吏嚴刑拷打、反覆盤問三人「人死了,屍體在何處?」

魏家母女連同義子三人受不了酷刑折磨,最後說是當時把屍體肢解了,放進鍋裡煮爛,將骨頭銼碎,潑進了土坑裡,毀屍滅跡了。三人都說出了一樣的話,於是案情就定了下來,人押送到安徽府衙,審理結果和縣府審訊一致。

明鏡高懸安徽按察使

當時安徽按察使是李奕疇(李書年,1754年—1844年)治理刑獄案件以明慎慈惠見稱。他提審此案犯人時,發現三個犯人的回答都是順口而出,好像是早就背熟了口供似的。他經過多次審問,三人也沒有改口,這讓他心中很是疑惑:這明明是殺人死罪,為何串通好答案尋死?因此他遲遲未結案。

知縣一方等不到案子結案,因為結案壓力,一直請問案子的進展,請上方快結案,否則願請發知府重審。

李按察使並不同意,他認為人命重如天,疑點沒釐清不能輕言結案,就另行委任高太守審理。

李按察使對高太守說:「霍邱縣有一懸疑命案,願委託太守明審。」

高太守說:「下官願聞其詳!」

於是李按察使把案情告訴他,叮囑他說:「此案中,還有疑點未釐清,疑犯承認了煮肉、銼骨之事,但是人的肺肝腸肚等內臟到哪去了?汝可以從此處追究,或許能露出端倪。」

高太守接手分別審訊三個犯人:「人是你們殺的話,那麼死者的肺肝腸肚等內臟的下落到底在何處?」

三人都驚愕得目瞪口呆,沒想到有這一問。三人的答話,前言不對後語,更露出漏洞。於是按察使提了當時辦差的縣衙役嚴行考訊

衙役說:「小的最初奉縣票查找范二之的時候,查知范某有兩家親戚,一是姑母,一是表伯母,就前往查緝。小的先找到范的姑母家,他姑母說:『在正月十五日,民婦的姪兒在這裡吃過元宵,然後離開了。』然後小的又去了他表伯母家,那家人說:『他正月十八日在民婦家住了一夜。』當時小人懷疑范二之沒有死,打算回縣衙稟報這些細節。」

按察使問:「後來呢?報告了嗎?」

衙役回答說:「可是當小的回到縣衙時,犯人已經認罪了。小的私下報告主管,反而遭到斥罵.說小的不應該把案情搞亂而向上報告,因此,小的就不敢再多話了。」

按察使聽完後,感慨地說:「范二之果當沒死,案中有冤情,斷不可草率結案啊!」

他下令屬下責令范二之的父親,再去尋人。這個案子就懸著,等待進一步證據、證人的發現。

半年後,案子有了轉機。 (Pixabay)。

半年後某一天。

按察使大堂前來了一個人,風塵僕僕,跪地啼哭喊叫:「草民是范二之,前來投案。」

來人正是范二之。李按察使立刻升堂親自審訊他。范自陳說:「草民因為欠了一身賭債,被人追債,只好在一月十四日離家,潛逃外省。昨天遇到一個鄰居,他告訴草民家中遭遇危難,草民的妻子、岳母都被抓捕入獄了。草民才急急趕過來投案說明真相。」

於是,李按察使把他置於個室,同時命人提三個「犯人」,再次個別詰問謀殺被害人情狀。結果和之前一樣。他明示三人明日是行刑之日,三人仍然點頭認罪。

這時,李按察使就命人將范二之帶到三個主犯面前來。他們突然見到范二之現身,都錯愕不已。

范的妻子上前一把扯住丈夫哭嚎,激動地說:「你到底是人還是鬼?這些日子你都跑去哪兒啦?連累我們在這兒受罪啊!」

魏老太怒道:「我原以為一家子性命都將被你斷送,你今天又跑回來幹什麼?」魏氏母女倆半年的壓抑、驚恐盡付哭聲中,一旁的韓三則仰面哈哈大笑。

悲乎?喜乎?端坐大堂上的李按察使一時無語。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開始質問三個「犯人」:「你們既然蒙受冤枉,之前的審問中,你們為何都不說真話翻供?」

韓三表示:「小人經過縣衙門、府衙門十多次審訊,受夠了刑,非常害怕痛苦。我們的答話是縣差教說的。他且說倘若我們翻供,就得重來過,再審,得遭受更多回的苦。小人早已經膽顫心寒,只希望早日結案,一死了之,何敢冀望伸冤呢?」

李按察使撫卷感嘆……這時,辦案的知縣和知府兩人聞訊趕來,踉蹌進了門,伏在地上哽泣地說:「只有大人您能救下官!」李按察使好言相勸說:「汝等平時常笑我辦案多疑、不善決斷,今天這個案子不正是我多疑,才得以一雪冤情的嗎?若依照你們的審訊結案,魏老太母女和韓三都得判處極刑;范父誣告他人,府、縣官員失職,都應該抵命,合計起來,這一算就有六顆人頭將落地。」……

昭雪冤案  陰德果報

此件冤案得到昭雪,城中百姓萬口稱頌,說按察使做了一件大陰德的事,讓人撥雲霧見青天,必有厚報。這一年,李奕疇按察使已經年過五十,一直無子,就在來年他意外得了一子,取名「銘皖」,就是銘記這一件事的。銘皖在道光庚子年中進士,李奕疇是乾隆庚子年進士,父子相隔一甲子都是庚子進士,同列道光皇帝的恩榮宴,一時傳為佳話。李銘皖後來任刑部廣西司主事、蘇州府知府,也是《蘇州府志》的修撰者之一。

李按察使後來總共連生六子,和此件冤案水落石出救回的六人剛好同數,果報昭然,應驗天道不爽,真是奇妙呀!道光十九年,李奕疇獲得恩寵加贈太子少保官銜,享壽九十一歲去世。天報善人,善有善報,此理亙古常在呀!@*#

資料來源:
梁恭辰《北東園筆錄》《清史稿·列傳一百四十六》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