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雨堂主:不要在自取滅亡的路上狂奔

人氣 422

【大紀元2021年12月19日訊】本來是一堂正當的課堂講授。時間發生在南京大屠殺公祭日的第二天(12月14日),地點是上海震旦技術學院的課堂內,偏偏聽課的學生中,有一個被徹底洗腦的告密者,於是引出一件轟動全國的事件。告密者的卑鄙下賤已不值一提,況且這個告密者在網上已經遭到廣泛的憤慨與詛咒。

震旦學院宋庚一老師在這次講課中的具體言論,網上已有完整的視頻流傳。這段視頻的時間在5—6分鐘之間,宋老師在講課中所涉南京大屠殺的具體內容,都包括在內。仔細觀聽視頻,宋老師在講述南京大屠殺的時候,一個基本前提就是:「當年日軍確實在南京做了反人類的罪行」。這是前提,也是宋老師原話,完整版視頻是證據。值得讚賞的是,作為一名教師她沒有停留在對日軍「反人類罪行」這個基本判斷的層面,而是繼續推進:第一,對大屠殺遇難的人數(30萬)提出質疑,原因是這個數據缺乏史料支撐;第二,引導學生不要僅停留在「仇恨」上,對日軍侵華戰爭的根源,應當進一步追問。

我強調視頻的完整性,是因為宋老師在質疑遇難人數30萬的同時,指出這個數據可能是7萬、3萬,或者「也可能是50萬」。但告密者為了凸現宋老師犯有「賣國罪」,或者為讓自己的立功更能受到賞識,將完整版視頻中所述的「50萬」一句刪除了。這是告密者終身無法洗刷的恥辱。

一個教師或任何一個居民,對南京大屠殺遇難人數是否有質疑的權利?在我看,「遇難人數」越不容質疑,越顯示這個「遇難人數」值得質疑。只有客觀、真實的數字,才是開放的、允許任何質疑的。也只有經得起質疑的數據,才是真實可靠的。這也涉及到言論自由的問題,可笑的是,不久前CCP還吹噓「全過程民主」,真不知天下還有「羞恥」二字。當這個正當質疑到了司馬南的嘴裡,就成了「公然否認南京大屠殺遇難人數的真實性」。此類蠻橫的強詞奪理,恰恰是公然混淆了「質疑」與「否認」的不同含義,不值一駁。南京大屠殺的「遇難人數」,牆內外本來就存在不同說法。「30萬」一說究竟出自何處?有何依據?至今並不清晰。多年來,有人認為「遇難人數」是「10萬」,有人認為是「幾千」。12月11日歷史學家張憲文先生在南京大學接受《新京報》記者李丹丹採訪,指出南京大屠殺,至今僅僅找到1.6萬個遇難者名字;另據不久前新華社消息,在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的牆上,新增110人,至今為止這個人數是10,615人。

如果按司馬南之流的說法,這些都是「公然否認」。南京大屠殺距今已有94年,94年來對於遇難者人數,CCP官方至今也沒有給出一個準確數據。當初納粹黨衛軍對猶太人的屠殺,不僅有客觀的數據,而且有每個遇害者的姓名。這個責任,不要往中華民國政府身上推。日寇投降前夕,CCP在蘇共的幫助和美國綏靖政策的助長下,積極準備搶奪抗戰果實,民國政府無暇顧及。民國政府與CCP在抗戰中的真實貢獻,CCP敢公諸於世嗎?幸好藉助電子信息的現代化,國共雙方在抗戰中的實際表現,早已在牆內民眾中傳播,CCP想繼續行騙也騙不了。日軍執行南京大屠殺的部隊進入緬甸後,遭孫立人將軍指揮的新一軍全殲,為大屠殺中受難者報仇雪恥,CCP對此卻裝聾作啞,充耳不聞。

尤其是CCP黨魁毛澤東,暗中指示潘漢年等人與日軍聯手,企圖消耗、消滅國軍抗日的力量。1949年以後,毛數次公開感謝日本皇軍,強調沒有皇軍侵略中國,我們共產黨就不能到北平看京戲。從這一點上看,公然否認南京大屠殺者,不是別人,正是毛與他的同黨。這一切,震旦學院的官員們究竟是真不明白?還是假不明白?你們罔顧一切歷史的真實,卻對一個正義的女教師,因在課堂上提出合理的質疑,根據一個卑鄙告密者的視頻,就「快刀斬亂麻」,迅速作出「開除教職」的處理。

其實在上世紀50年代初,南京就有學者開始對大屠殺作調查研究,但是這方面的研究成果在CCP專政下有誰會當一回事?其實也表明正是CCP,企圖掩蓋南京大屠殺的歷史。這不奇怪。早在二戰後期蘇共紅軍入侵東北,瘋狂燒殺姦淫,掠奪工業設施,所犯罪行的具體數據,從來就無人問津,反而把蘇共當成「老大哥」捧上天。1946年,CCP為了奪取長春,林彪的第四野戰軍將長春死死圍起來,絕不許一個老弱病殘出城,長春城裡多少百姓因此活活餓死,這又是誰之罪?1958年底大饑荒爆發,學者們的研究顯示,因大饑荒而遇難的人數,在3000—4000萬之間,這相當於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多少倍?文革十年中,因迫害至死、被活活打死,或因武鬥中被打死,總數起碼在2000萬,這又是誰之罪?還有,8964中,手無寸鐵的學生與市民,有多少死於坦克的碾壓與機槍的掃射?遵紀守法的法輪功學員,又有多少活活被打死?還有多少遭到極端野蠻的活取人體器官?究竟是誰規定?只有日寇殘殺中國人是有罪,而中國人更大規模的殘殺中國人,不僅無罪,而且不許私下議論;究竟是誰規定?蘇共在東北燒殺姦淫不僅無罪,而且有功。

與此形成對照的是,一位教師僅僅對南京大屠殺的遇難人數提出正當質疑,就讓一部分人義憤填膺。這究竟是動了誰的祖墳?究竟驚動了誰的玻璃心?細想起來,CCP正處在狗急跳牆的當口。不久前,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喊話習近平,其實是警告——誰如果敢動台灣,等於自殺。最近日本首相就不久北京冬奧會的開幕,也表示「沒有打算」出席。加上此前北京冬奧會遭到全球廣泛抵制,CCP能不惱羞成怒嗎?其實CCP不懂,二戰時的日本軍國主義曾給中國人民與日本民眾帶來災難,但與當下日本政府不是同一回事。利用民眾曾經對日本軍國主義仇恨,企圖重新轉移到日本政府的身上,同時藉此掩蓋自己的深重罪行,註定無法得逞。CCP用自己的邏輯推測外界的一切,並將仇恨發洩在一名普通教師身上,終將自釀惡果。
奉勸處在CCP體制內的人們:不要在自取滅亡的路上狂奔。你們迫害無數知識分子,迫害大批維權律師,迫害失去土地的農民……,又對一個無辜的女教師下手,就能挽救自身的命運嗎?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詩:中共自取滅亡
一女子為揭開南京大屠殺真相付出生命
觀雨堂主:誰抽了習近平耳光?
【新聞看點】上海女教師說真話 中共為何狂批?
最熱視頻
【林瀾對話】栗戰書奉命「演戲」 習為何隱身?
【思想領袖】加拿大「自由車隊」的真實故事
【微視頻】王毅聯合國行 討好「絕大多數國家」
【未解之謎】擁擠的身體 人能擁有多個靈魂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