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劫持民主 民主黨踢開共和黨鬧革命

人氣 1689

共和黨的危機真正來臨了。在失去白宮後,麥康奈爾等人認為還可以在國會層面上有所作為,但自1月20日之後,拜登發布的近60項總統令(可能還在增加),幾乎在不需要國會同意的情況下,全方位地改造美國。

民主黨的政策已無須共和黨背書

聯邦財政是由納稅人支付的稅款支撐,無論如何需要考慮全體人民的利益,但民主黨現在三權在手,公然滿足一黨之私。

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在參議院會議上就Covid-19病毒紓困法案發表講話,說一些參議院共和黨人在拜登宣誓就職後幾天就去了白宮,提議在疫情問題繼續保持兩黨合作,但被民主黨人拒絕了。民主黨單獨起草的紓困法案要點是:1. 民主黨決定在法案中加入與疫情完全無關的項目,龐大的1.9萬億美元的提案中,只有不到9%的資金(約1710億美元)用於Covid-19病毒的核心醫療,用於疫苗接種的款項不到1%(190億美元),與此同時,卻把3500億美元補貼給長期管理不善的民主黨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這個數字是疫情紓困需求的好幾倍。2. 大規模擴大奧巴馬醫改補貼,讓更富有的人可以不成比例地受益。3. 資助硅谷的地下鐵路(這是佩洛西的地盤),升級一座從紐約到加拿大的橋梁(這是舒默的地界),為計劃生育(也就是墮胎)撥款。4. 法案還包括向聯邦政府雇員提供豪華的兒童在家學習福利,不僅每人能獲得兩萬多美元的補貼,還能享有15週的帶薪假期。

白宮高級顧問塞德里克‧里士满(Cedric Richmond)3月初告訴Axios,拜登白宮將在不需要國會同意的情況下以奴隸制賠償為由,向黑人進行賠償:「像欠我們的一樣,向我們付款」(里士满先生是黑人)。

意在民主黨永久執政的H.R.1選舉改革法案

但以上信息不算最壞的消息,真正的噩耗來自於3月2日民主黨提交的H.R.1選舉改革法案。3月2日,聯邦眾議院民主黨把選舉改革法案H.R.1推到了眾議院會議大廳進行討論和投票,引發共和黨人的不滿。

H.R.1法案中爭議最大的條款包括:允許全國性大規模郵寄投票、允許16歲和17歲青少年進行選舉登記、永久允許提前投票、對網上登記進行最低限度驗證、將選票的收集合法化以及重罪犯服刑期滿後的投票權等。H.R.1還規定,各州必須在選舉日後10天內點算每一張郵寄選票;各州還必須允許「選票收集」(ballot harvesting),也就是允許受薪的政治行動者從養老院等地方收集缺席選票,這會使美國最脆弱的選民受到脅迫,增加他們的選票被篡改的風險;與此同時,州和地方選舉官員將被剝奪保持選民名單準確性的能力,被禁止核實選民資格,選民身分證件也將被禁止在各地使用。

H.R.1方案其實是民主黨在2019年初掌握眾議院後的第一個議案。自2019年初民主黨制定這個法案之後,已經在美國民主黨州與搖擺州賓州、喬州、亞利桑那等州實行,這些州的共和黨掌權者以疫情為由臨時修改選舉條例的內容,成為民主黨及其利益同盟操控2020美國大選的工具。如果通過法律形式固定下來,民主黨將成為美國的永遠執政者。正如共和黨眾議員布魯克斯(Mo Brooks)日前在接受採訪時說:「在H.R.1立法中,有幾十項條款破壞了選舉的神聖性和準確性,2020年我們在全國少數地方看到的大規模的選舉問題,以後會成為全美國的普遍現象。」在這種選舉模式下,共和黨與其它黨派如果想執政,只能希望民主黨在裝點「多黨制民主政治」門面時,恩賜配票,如同突尼斯的獨裁者本‧阿里當年所做的一樣。

公民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多黨共存與通過公平選舉實現的政黨輪替是民主政治的兩個基本特點。美國民主黨已經通過2020大選破壞了公民一人一票的制度,如果用H.R.1法案將2020大選模式固定化,那麼死亡的不是共和黨,而是美國的民主制度。

共和黨還有辦法挽回局面麼?

目前,共和黨州正利用《憲法》賦予的自治權,從三個層面阻擊拜登政府對本州的傷害與改造,一個是拒絕執行總統令,如德州、佛羅里達州等;二是在州層面廢除2020年修改的選舉立法與行政令。但是,一個事事守法、內部凝聚力不強的黨,是很難與一個習慣在法律上打插邊球、善於用利益凝聚全黨、現在三權在握、且能控制媒體的政黨對峙。

《時代》週刊2月5日刊發的《影子競選祕史》雖然是竊選者炫耀勝利,但卻極為清晰地揭示了一個事實:無論是組織方式、社會動員能力、宣傳能力方面,共和黨還停留在工業時代的競選政治上,而民主黨早已成為一個擅長高科技運作且會採用1984方式控制社會、輿論的列寧化政黨。

民主黨的凝聚力主要來自兩點,一是利益共享,二是對黨內人士毫無原則的護短。前一點是所有現代組織、政黨的特點,但後一點本是幫會組織的特點,不應該是民主國家政黨的特點。這一護短主要體現在對本黨重要成員所做的任何違法、有悖政治倫理的事情視而不見,而且通過各種台底動作阻止追究。

以現任民主黨總統拜登為例 ,其家族早就因向外國出售影響力而身陷腐敗醜聞,美國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於2020年9月發布了《亨特·拜登、布內斯馬的腐敗行為對美國政策和相關問題的影響》,但民主黨對此視而不見,假裝不存在;美國新聞網站 Axios經過長達一年的深入調查,發現方芳自2011年開始,透過政治集會、協助競選募款或色誘等手段,接近美國地方議員及重要政治人物,藉此打入美國政治圈。加州民主黨眾議員史沃威爾(Eric Swalwell)是中共女間諜方芳滲透色誘的重點目標,但他受到民主黨的保護,仍然官居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要職;紐約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疫情期間造成老人院的老人大量死亡,三位原女下屬對他進行性騷擾指控,加州州長紐森身陷各種腐敗及政治作為不當醜聞,加州民眾「罷免紐森」 (Recall Gavin 2020)運動已收集到超過182萬簽名,但民主黨對這兩位都予以袒護。

上述做法意味這個政黨的變質墮落。但是,對一個社會中堅選民——中小企業主與政府公務員之外的工薪階層的主體紛紛拋棄的政黨來說,護短成了黨的凝聚力以及戰鬥力。共和黨雖然不可以學習民主黨這種喪失原則的護短,但內部不團結,甚至不能保護本黨選民的正當權益,會在這種爭鬥中處於下風。下列現象成為美國社會的常態:當科技公司打壓保守派言論、美國企業開除、解僱保守派議員、銀行查封保守派人士的帳戶,共和黨不能給予適當的支持;當眾議員瑪喬麗·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 因為反對各種政治正確而被民主黨排擠在國會各委員會之外這類情況發生,而共和黨不能全力支持時,那是無法凝聚本黨人心的。

不客氣地說,在2020年大選中,搖擺州共和黨議員為民主黨的操控選舉服務,讓民主黨成功竊選,是民主黨成功竊選的重要原因。大選之後,當川普團隊及支持者為贏回選舉而艱苦鬥爭時,共和黨內部分國會議員甚至拒絕指責大選舞弊、拋棄川普,投靠民主黨,直至走到今天喪失與民主黨抗衡的力量。

CPAC大會,只是開了一個重新團結的頭。還得加強地方一級的基層組織與動員能力,讓自身的競選活動適應科技時代的需要與變化,比如要掌握高科技時代的政治運動組織能力;辦社交媒體,讓自己具備高科技時代駕馭網絡輿論的能力。現在,立法、司法、行政等三權全在對方掌握之中,輿論陣地也由民主黨占領。共和黨率領7400萬選民,想奪回美國,必須從《時代》週刊《影子競選祕史》中學習對方的戰略戰術。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學者分析拜登政府上任 美中關係及對台影響
拜登接受提問前 白宮視頻突中斷 引發猜測
拜登政府表態支持台灣 被指「溫和而模糊」
美議員推法案 擬迫使拜登將華為留在黑名單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習加緊造神 高官知中共內情急退黨
【財商天下】待不住了 外資巨頭紛紛撤離中國
【時事軍事】遠程精確打擊導彈 點中共死穴
【珍言真語】周小龍:國安警察恐嚇流氓式執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