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運老將古思堯第11次入獄:中共最怕真相

人氣 450

【大紀元2021年04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源、梁珍香港報導)因為2019年10月參加抗議香港政府《蒙面禁令》的集會,身患直腸癌晚期、年已7旬的香港民主運動老將古思堯,週二(4月13日)被控「非法集結罪」成立,監禁5個月。他在法庭表示,人權大於政權、人民高於國家政權,並高喊口號:結束一黨專政,打倒共產黨!

古思堯承認案情但不認罪

週二,在香港東區裁判法院,法官鄧少雄在宣讀完判決後,古思堯承認案情但不認罪,並且在「求情」時表示,「坐牢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屢敗屢戰,越坐越聰明。」參與民主運動三十多年,今次入獄就是第11次坐牢。他自言這次坐牢不會是最後一次,更明言將來會繼續民主抗爭。他還表示「但希望法庭不要可憐我,不要同情我,不要對我仁慈。」

當古思堯在法庭上高喊「民主萬歲!人權萬歲!」時,有市民大喊「阿古(古思堯)撐住!」

他的發言一度遭到裁判官打斷,但古思堯繼續發言,他還高聲喊口號:「人權大於政權、人民高於國家、結束一黨專政、打倒共產黨!」有旁聽人士用鼓掌表示支持。

社民連的黃浩銘當天上午來到法院聲援古思堯。黃浩銘表示,古思堯是個鐵錚錚硬漢,他和梁國雄、已故的吳恭劭都是香港的社運先行者,將公民抗命發揚光大。古思堯的勇氣值得尊重。黃浩銘還說,大家不擔心他入獄,只擔心他的病情。

古思堯的另一位戰友,區議員曾健成表示,古思堯是一個硬漢,無論在甚麼地方、環境都會適應。而古思堯坐牢,正彰顯了香港制度的不公,入獄次數越多,說明香港政府倒行逆施越多。

五星旗不代表國家和民族

古思堯在4月12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梁珍的採訪中表示,中共這個人權惡棍,要把香港所有的不同聲音都消滅掉,把香港民主派和法輪功當成主要打壓的對象。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但還是要為香港的民主去抗爭。

在接受採訪的五天前,古思堯才從監獄獲釋回家,那已經是他第10次坐牢。由於古思堯已經身患癌症晚期,有人勸他出獄後要以治病為主,但是他一出獄就出現在街頭,參加抗爭活動。

他對記者表示:「我說這是大是大非的問題,如果面對中共的法西斯和納粹的行為,你如果不加倍努力去譴責、去抗爭,香港人更加無路可走。」

古思堯指出,中共在「港版國安法」頒布之後變得更加肆無忌憚,在香港開始大開殺戒。它這個殺戒,就不一定是殺人,而是要在香港消滅所有不同的聲音,包括泛民主派和法輪功都被列為主要的打擊對象。中共要將整個泛民連根拔起,任何壞事它都做得出來,而且是要做到盡、做到絕的。面對西方民主國家的譴責和制裁,中共是不會改變和收斂的,它現在已經是撕破臉皮了。

「中共的民憤極大,血債太深,不會因為你老老實實過日子,就放過你。它是壞事幹絕,對待自己的人民更加殘暴,對不同的聲音要趕盡殺絕。譬如對新疆的維吾爾人、穆斯林、伊斯蘭和回教,中共設立了一個一百多萬人的集中營,就是為了要消滅不同的聲音和實行種族滅絕。目的就是為了牢牢地掌握一黨專政鐵桶的江山。」

古思堯參加社會民主運動已經30年,是一名社運的老將。而中共在實施國安法後,大肆抓捕民運人士,港人認為目前香港已經進入黑暗時代,許多民主派的主要領袖,都相繼入獄,當中有些人是選擇認罪以減輕刑罰。但是古思堯自始自終都堅持自己無罪。

例如去年7月,古思堯前往法院聲援黎智英、李柱銘等15位民主人士,期間倒插中共五星血旗,並在上面塗寫「白色恐怖」、「法西斯恐怖」,被控侮辱國旗罪成立,被判囚4個月。他在庭審中直言自己是故意而為,並控訴中共「重覆整人、鬥人、殺人」,聲明自己會繼續「犯案」。

古思堯在採訪中表示,「五星旗不代表國家和民族,只代表共產黨。」目前在中國是中共當政,不過中國也可以換成國民黨執政,或者其它政黨執政。「但是中共就把它模糊化,宣稱反對共產黨,就是反對中國,反對中華民族。其實共產黨和中華民族根本就是兩回事。共產黨做得太爛、太惡、太醜,反對它是理所當然的。反對共產黨不是反對中華民族,不是反對中國。中國的錦繡山河是永遠永遠存在。」

他指出,中共口口聲聲說依法治國,但事實上它是有法不依,有法律卻沒有法治。「當民運人士、政治犯、良心犯、異見人士上法庭的時候,中共是不准有律師真正地為當事人辯護,而且不准家人旁聽,法庭隨便就判10年或8年的監禁。而且寫判詞的不是法官,而是法院的黨委書記寫。這叫什麼依法治國?中共要消除不同的聲音,特別對教授、學者、講師、記者、工會領袖、宗教領袖、維權律師,一再地把他們祕密拘捕,祕密關押,祕密審訊,祕密虐待,祕密酷刑。有良心的中國人面對這樣的情況,你如果不發聲不譴責,那就枉為人了。」

而且,他不怕坐牢,坐牢已經成為他生活的一部份。「坐牢,你明白200%是沒有自由的,食物也非常差的,比如飯菜是沒有油沒有鹽的,但是都要承受,就是捱得苦中苦就更加堅定。是吧?我喜歡看書,我坐牢的時候有雜誌,有書,有報紙看就可以了,吸收知識,這叫作既來之則安之。」

2021年4月13日上午,在東區法庭宣判之前,社民連成員前來聲援即將進入法庭的古思堯(左)。(溫蒂/大紀元 )

中共最怕法輪功講真相

連日來,中共派暴徒多次襲擊了法輪功學員在街頭擺設的真相點,12日凌晨更有四名暴徒闖入印刷廠,毀壞了承印香港《大紀元時報》的新時代印刷廠的設備,導致工廠暫時停工維修。

古思堯認為,中共不怕民主黨,不怕公民黨,不怕民間人權陣線,但是中共害怕法輪功,因為法輪功不但是合法團體,而且還是國際性的團體,法輪功的真相點,曝光真相,天天揭露中共的醜陋面目,講到中共的本質上,令香港人和全世界認識到中共的邪惡本質,令中共在全世界都抬不起頭,所以中共最害怕法輪功。

「法輪功第一方面是講真話,影響力大,是得到全世界,特別是國會議員和有民主法治理念的人的衷心感佩。特別是一些國會議員受到法輪功的影響很大,他們本來想跟中國大陸做生意還有所避忌,但是他自己過不了良心的那一關,因為他們吸收了法輪功一些積極的因素,所以人就會改變的。所以法輪功要一往無前。」

他還說,《大紀元》是全球性的,天天有報導,在民主、人權、法治方面,對全世界的進步力量,是一個指路的明燈,現在已經很勇敢了,更加得到全世界的嚮往。所以中共千方百計企圖消滅《大紀元》,它隨時隨地,不要說打爛這些機器,它還會放火焚燒。而這些命令都是上面下令的,香港政府都知道。

「香港政府無能為力,因為它是傀儡政府,接納中聯辦的指示,特別是中共的指示,以後香港政府也都不要臉面。你眼睜睜看著那些暴徒把法輪功的印刷廠等,又打爛又焚燒,為什麼港府不出面?它只能夠在表面上講一兩句,但是慢慢香港政府就會放棄它自己應該做的事。」

利用黑幫迫害法輪功

古思堯說,中共對付法輪功,只能找一些社團,比如青關會,香港的土共、建制等等,因為這些團體很多,但是能夠出謀獻策、指揮的,福建商會、廣東社團、廣西社團、南海社團、九龍社團、香港社團、新界社團,全部都是由這些社團分工合作。還有黑幫,黑幫一定是中共的同盟軍。反正黑幫就是要錢,認錢不認人,中共給錢就替中共辦事,心狠手辣。

「黑幫做完有什麼好處呢,它可以開賭檔,開毒品檔,包娼包賭,它做什麼違法的事,政府就會包容,中共政權都會指令香港政府對黑幫包容,這些就是黑幫獲得的報酬。所以上水元朗,福建商會這些黑幫做起事來,真的是心狠手辣,是典型的中共的同盟軍。而黑幫也得按照共產黨要求做事,共產黨要求不可以講真話,不可以有愛心。民建聯、經民聯,所有土共親共的組織,一不小心講了真話,它所有的一切都化為烏有。比如曾鈺成、前政協委員劉夢熊,講過真話,不要說稍微批判中共,連提意見都不行,一講真話呢,結局就像田北俊那樣。」

田北俊是香港親共人士,曾經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和立法局議員,以及中共全國政協第10至12屆全國委員會委員。2014年10月24日在雨傘運動期間,田北俊反對占領行動,批評時任香港特首梁振英,要求梁振英辭職。4天后,田北俊被中共撤銷政協委員資格,同日辭去自由黨黨魁。

古思堯說,「共產黨的標準,有權就有一切,沒權就什麼都沒有,就算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甚至國家主席、黨書記、軍委主席,一旦失去權力,他自己本身的人權保障都沒有,一切都沒有的。他有權就有一切,沒權就什麼都沒有。比如說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等,都不是因為貪腐而下台的,全部都是權力鬥爭輸了的,他就豬狗不如,就是這個樣子。」

古思堯還提出建議,法輪功學員對那些黑幫惡棍也不需要避忌,對黑幫的所作所為,就是譴責和揭露它們,「它做一次你就譴責一次,就算那些大惡人,普通話叫做惹不起還躲得起,但你避開它呢,它就更加肆無忌憚,所以一定就要揭露它們。」@#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新聞
組圖:黃之鋒古思堯被指反蒙面法 應訊後保釋
【新聞聚焦10.2】川普宣布他和夫人確診染疫
【役情最前線】土耳其人洗版中共大使推特:別像黑手黨!
反禁蒙面法 黃之鋒再添4月刑期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成都49中墜樓謎案 3版本哪個靠譜
【拍案驚奇】飛彈狂轟以色列 鐵穹上演震撼攔截
【新聞看點】以巴激烈衝突 美調解 蓬佩奧揭內幕
【財商天下】受習近平關照?寧德時代發跡内幕
【橫河觀點】美制裁610誰怕了 記者遇襲幕後誰?
【秦鵬直播】美再制裁中共官員 港警處長嫖妓被查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